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攻破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在城外的军阵当中,甘信、赵云等燕军战将正是并肩站作了一排,抬头看着城头上的战况,时不时点了点头,唯有赵云的脸上略带着一丝忧虑。转过头正好看到赵云那模样,甘信立马就是知道赵云在担心什么,连忙是劝道:“师兄用不着太过担心了!那马超、徐晃等人都不在城中,以二师兄的身手,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听得甘信的劝说,赵云也是点了点头,可脸上的担忧之色却是化不开。之前他们攻克剑阁之后,便是直接南下攻打涪县。在攻克涪县之后,两人的师傅,枪术大师童渊却是突然赶到,并且将二师兄张任带来了,原来自从与张绣相认之后,童渊也是一直关心自己另外一个弟子张任,虽然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但童渊心中还是记挂着自己的这个弟子,最后还是忍不住赶往成都去见上一面,却是正好遇上徐荣偷袭成都的时候。在张任被徐晃砍成重伤,奄奄一息的时候,总算是被童渊给出手救了回来,这一年来的时间,童渊都是在医治张任的伤势。而张任的伤刚刚好,在听说甘信、赵云要来攻打益州,便是央求童渊带着自己赶来与两位师弟碰面。

    师兄弟见面之后,张任便是提出了一个请求,那就是让他有亲自出手报仇雪恨的机会,虽然甘信、赵云担心张任的安危,可也耐不住张任执意如此,两人也只有无奈答应。通过先前就已经联络上的内应法正,将张任悄悄安排进了成都,并且约定好了时间,由法正故意召集城内的成都城内,反对徐荣的官员密会,然后又是特意走漏风声,吸引留守城内的张松派遣兵马围剿,削弱了城守。然后再有甘信、赵云率领大军突袭成都,这样一来,也能减少强行攻打成都所造成的不必要的伤亡。

    而从现在的战况上来看,此计果然有效,在城头守军本来就不足的情况下,遭到燕军的突然袭击,几乎没有花费多少时间,燕军就已经是攻上了城头!而没有了城墙优势,燕军源源不断地冲上城头,与守军短兵相接,加上城内守军本来就不多,如此一来,要攻破成都,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只是战况虽然很好,但赵云却还是担心在城内孤军作战的张任的安危,心中也是忐忑不安,恨不得立刻亲自冲杀上去,尽早攻破城门,援助张任。而相比起赵云的担忧,甘信却是更加有信心一些,这是因为这次在城内协助张任、出谋划策的,正是那位历史上记载,有着不输于诸葛亮智慧的谋士法正!虽然现在的法正还很年轻,但甘信相信,法正能够在历史上留下那么高的评价,那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

    赵云自然不会像甘信那样熟知历史,知道法正有多厉害,在他看来,法正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书生,将张任的安危放在这么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身上,未免也太不靠谱了。想来想去,赵云还是觉得不放心,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双腿用力一夹,便是拍马上前,喝道:“士虎!我还是不放心!待我亲自上去,攻破城门!”

    “啊!”甘信也是没想到赵云说走就走,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想要招回赵云的时候,赵云已经是骑着战马冲进了军阵,加入到了冲击城头的队伍当中了。甘信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再强行阻止,毕竟现在都已经攻上城头了,对赵云来说,已经没有多少危险了,倒不如让赵云出手,也好过在这里担心。

    片刻之后,就在甘信已经看到赵云的身影出现在云梯上的时候,在旁边的陈到突然眼睛一亮,抬起手就是朝着城头上一指,喝道:“将军!城头有变!”

    “嗯?”听得陈到的话,甘信也是不由得一愣,紧接着,众将都是将目光移到了城头上,仔细一看,果然,只见那城头上本来已经被燕军完全压制住的守军突然数量多了起来,甚至有反击的迹象。当即甘信就是眉头一皱,这么看来,应该是先前被张任他们吸引过去的守军已经赶回来了,难道张任他们失败了?想到这,甘信也是不免有些着急了,加上赵云也已经冲上城头,若是这个时候发生什么意外,那赵云岂不是也有危险了?当即甘信也是再也忍不住了,立马就是冷哼一声,手中***朝着前面一指,喝道:“传令下去,全力攻城!”

    先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所以甘信还是没有下令大军全力攻打城墙,可现在见到局势有变,甘信再也不想忍耐下去了,直接就是下令,所有燕军全力攻城。倒不是说甘信真的担心局势会被翻转,这一仗已经打到这个地步,城内的守军就算是赶回来了,也是无济于事的!毕竟燕军已经杀上城头,作为守军最大的依仗,城墙已经是起不到作用了,人数和战斗力的差距,才是两军胜败的关键!在这两点上,甘信自信燕军不会输给守军,这一战,必胜无疑!

    有了甘信的这一声令下,左右的众位战将也都是忍不住了,纷纷拍马上前,转眼间,军阵中央就只剩下甘信这么一名战将。毕竟甘信现在的身份是三军统帅,没有特殊情况,他必须要坐镇军中,这是他身为统帅的职责。

    “嘿嘿!不错嘛!你还能够沉得住气,果然是比以前长进了不少啊!”这个时候,从甘信的身后传来了一把嬉笑声,只见一个身影骑着战马慢慢悠悠地从后方走到了甘信的身边,笑着看了一眼甘信,正是郭嘉郭奉孝,郭嘉看着甘信,连连点头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才能算是真正当得起统帅之名!”

    先前因为家眷被劫掠,本来应该是作为甘信的军师,随军出征的诸葛亮也是临时回长安去了,而替代诸葛亮的,正是郭嘉。而郭嘉也没想到,等他南下赶到军中的时候,甘信所率领的南征军,竟然已经是攻破了涪县,而且是随时准备攻克成都了!惊讶之余,郭嘉也是立马担起了他作为军师的职责,这次攻克成都的整个行动计划,正是出自于郭嘉的手笔!

    听得郭嘉的赞扬,甘信只是回以淡淡一笑,正如郭嘉所言,若是换做以前的自己,听得郭嘉的赞扬,难免会沾沾自喜,甚至是得意忘形。可人总归是会成长、成熟的,特别是自从上次被天子给算计了一道之后,甘信也是越发小心谨慎,行事也是不敢再马虎大意了。

    紧紧盯着前方城头上的战况,因为刚刚甘信的命令,燕军的攻势立马就是提升了好几个档次,特别是赵云等战将加入战斗,更是让城头上的战斗立马加快了不少进度!就算是守军多出了不少人,可依然抵挡不住燕军的攻势,正在节节败退!见到如此,甘信也是放心了不少,回过头看了一眼郭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孔明那边,可是已经有了眉目?那糜家兄妹可否救出?”

    之前因为一直忙着攻取成都的事宜,所以甘信也没有顾得上问诸葛亮的情况,现在攻克成都在即,甘信这才是想起了这件事。而听得甘信的问话,郭嘉也是眼睛一眯,嘴角微微勾起,带起了一丝冷笑,说道:“已经传来了消息,据说孔明一回长安,糜家兄妹就被放回来了,只是糜家兄妹被劫掠的时候,一直都是被蒙着眼睛,所以也不知道那劫掠他们的到底是什么来路!万幸他们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总算是有惊无险!”

    “放回来了?”听得郭嘉的话,甘信的眼中立马就是闪过了一道精光,嘴角也是一样露出了一道冷笑,哼道:“这不是不打自招嘛!不过看来,他们也是不想要再惹怒孔明,多上孔明这么一个对手!哼哼,只不过,他们倒是想得天真,以为就这么把人放了,孔明就会不计较此事吗?孔明此人,那可是外柔内刚,这件事,孔明可是不会轻易就此揭过呢!他们这次倒是打错了算盘!”

    郭嘉也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是转过头,看着甘信,问道:“听你这么说,你似乎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有点头绪了,不过,还没有十足的证据!大部分还都是我的猜测罢了!”甘信也只是随口说了一句,随即抬起头,望向前方,脸上的表情立马就是有了变化,咧嘴就是笑道:“好!果然没让我失望!”

    甘信这话一说完,郭嘉也是立马转过头朝着前面一看,只见前面那一直紧闭的成都城的城门,竟是突然从内打开,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在城门内侧,两伙人马正在激烈的厮杀!而见到城门被打开,城外的燕军也只是犹豫了片刻,就是直接朝着城内冲了进去,带头的正是张辽与郝昭二将!

    甘信自然是知道,这城门被打开,就说明在城内负责里应外合的张任、法正已经是成功了,而打开了城门,这成都城的城墙再也不能成为燕军攻克成都的屏障,这成都城,算是彻底拿下了!当即甘信便是哈哈一笑,纵马就是往前狂奔,同时也不忘转过头对着郭嘉说道:“行了!郭奉孝!长安那边既然有孔明,那我们也就不用去担心了,接下来,我们先是彻底拿下这成都城再说吧!我先行一步了!”

    第四百八十八章大仇得报

    在城门内侧,在张任与严颜的率领下,一干穿着粗布衣裳、手拿菜刀铁铲的家仆正在奋力与那些守军士兵厮杀。要论战斗力,这些家仆、家兵比起经过徐荣精心训练的凉州士兵,那可是差了不止是一点半点,可架不住这些家仆的数量多,还有张任、严颜等益州战将领头!而再看凉州军这边,大部分人都已经杀上城头作战去了,留在城门这里的只不过才二三十人罢了,面对张任等益州战将已经是应付不来了,更不要说还有好几百家仆那菜刀、锄头往上落,能够苦苦支撑已经是很不错了,如何还能保住城门?

    而城门这一打开,从城外涌进来的燕军士兵,更是直接就是将这几十名凉州军士兵,全都给淹没了!随手将最后一名还在负隅顽抗的凉州士兵给斩杀,张任一甩手中长枪枪尖上的血渍,仰头就是朝着城头上望去。他的目标可不是这些普通的凉州士兵,他要为刘璋报仇,那报仇的对象,自然就是亲手杀了刘璋的张松!

    “严将军!我去杀张松狗贼去了!”当即张任便是回过头,对严颜喊了一句,也不等严颜回答,便是径直朝着城头上冲了过去。这个时候从城头到城门的石梯上,还挤满了凉州士兵,而张任却是一点也没有退缩的样子,反倒是一个人就这么提着长枪,奋力朝着城头上厮杀!

    虽然是败局已定,但凉州士兵却没有投降的意思,依旧是在奋勇厮杀,那些挤在石梯上的凉州士兵也正是见到城门被打开,正要赶下来厮杀的,眼看着张任竟然是独自冲上来了,这些凉州士兵又岂会对他客气?眼看着张任一步步往上冲,那无数的刀枪便是朝着张任身上招呼!而张任见了,也是卯足了劲拼命挥动着手中长枪,将那些攻击一一化解,脚下却是没有片刻停留,依旧是拼命往上冲!

    “给我滚开啊啊啊——!”看着那些挡在自己面前的敌人,张任简直就是杀红了眼,身上早已经多出了不少伤口,自己的鲜血和敌人的鲜血都融合在了一起,将自己的身上的铠甲都染成了血红色!可就算是如此,张任还是不肯放弃,口中怒吼着,一步一步向前,只求能够尽快杀到仇人面前,亲手将仇人手刃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