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长安之乱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甚至有不少儒生开始自发从各地赶往长安,要亲自面见刘备请愿,事情也是演变得越来越严重起来!

    “啪!”一声脆响,刘备盛怒之下,竟是一巴掌将自己面前的矮桌给拍成了两截!只见盛怒之下的刘备,整张脸都是变得铁青,双手紧紧握着拳头,甚至根本坐不住,站起身就是怒喝道:“彻查!一定要彻查!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没有缘由!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孤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使这等卑鄙无耻的下流招数!”

    “王爷息怒!”见到刘备发怒,在座的一众文武官员全都是连忙起身,对刘备躬身行礼,齐声唱喏了一句。在场职位最高的,莫过于坐在刘备身边的谋士荀彧了,荀彧上前一步,对着刘备拱手说道:“主公请息怒!以属下之见,此事的确是有人故意针对甘将军所为,所幸甘将军现在远在成都,对方想要陷害甘将军也不好下手,所以才会转而陷害刘佰!不过对方的真正目的,应该还是甘将军才是!”

    “荀大人所言极是!”荀彧话音一落,坐下的诸葛亮也是站起身,自从糜家兄妹被放回来之后,郭嘉也已经作为诸葛亮的替代者前往了益州,所以诸葛亮就一直留在了长安。当即诸葛亮便是拱手对着刘备说道:“之前属下的妻子和妻舅被贼人劫掠而去,贼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逼属下回来!显然贼人是希望属下无法为甘将军出谋划策,助甘将军顺利攻下益州!可想必贼人也没想到,就算是没有了属下相助,甘将军还是顺利拿下了益州!所以贼人才会转而又使出这等手段来陷害甘将军!虽然甘将军不在长安,但贼人却是通过陷害刘佰来陷害甘将军,用意那是再明显不过了!”

    “哼!”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响起,只见一个全身胖乎乎的身影从在座众人当中站了起来,却是当年跟着刘备一块出来打天下的老将,刘景!当年刘景与简雍一文一武,辅佐刘备,这些年过去了,刘景也早就没有出征沙场了,但作为刘备的老臣子,刘景享受的待遇可是半点也不比简雍差。而同为梧桐村的同乡,刘景那也是看着甘信、刘佰这些个小子长大的,听得荀彧与诸葛亮的分析,有人明显是要害甘信和刘佰,刘景立马就是不高兴了,喝道:“不错!刘佰那小子肯定是被人陷害的!凭什么还要把他关在牢里?应该立刻把他放出来,把真正的凶手给抓起来,碎尸万段!”

    相比起简雍的沉着,刘景的性子就有些冲动和张狂了,加上他是刘备的心腹,他这一嗓子喊了起来,周围的议论声也是小了不少,相反,不少与甘信私交不错的官员也都是纷纷出声响应。而在众人当中,刘禅的脸色却是因为这些话而变得越来越难看了,而他也只能是低着个脑袋,不让周围的人看到自己的脸色变化,而嘴巴里面也是不停地念念有词,就是在咒骂刘景多管闲事。

    “刘景!坐下!”刘备虽然也恼怒,但他毕竟是身在高位,也知道有些事绝对不能太过冲动了。若是如刘景那样直接就是将刘佰放出来,那事情反倒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当即刘备就是沉声说道:“刘佰现在在府衙待着没有坏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立刻查清楚,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孔明!上次你妻子与妻舅被劫掠的事情,你查得如何了?”

    “回主公的话!”听得刘备的喝问,还未坐回去的诸葛亮立马就是回答道:“属下经过这段时间明察暗访,却是有了一些眉目,相信用不了多久,属下就能查出究竟是何人劫掠属下妻子与妻舅!”

    听得诸葛亮的话,刘备也是显得很意外,而也没有人知道,在众人当中一直低着头的刘禅更是脸色大变。刘备立马就是点头问道:“那是再好不过了!孔明,那贼人肯定与这次暗杀孔文举之人一定是有所关联!你一定要将此人给揪出来!速度要快!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尽快抓住此人!明白吗?”

    “喏!”刘备给下了命令,诸葛亮自然是听从,立马就是躬身应喝了一句,便是退了回去。而众人也都是纷纷用羡慕的目光注视着诸葛亮,虽然诸葛亮还年轻,但光是从刘备对待诸葛亮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今后诸葛亮在刘备手下肯定是会飞黄腾达!

    而紧接着,刘备又是转过头对荀彧问道:“文若!现在那些儒家弟子的情况如何?”

    荀彧之前就已经得到刘备的吩咐,要加紧看管这些儒家子弟,不让他们在长安城内闹出什么纠纷,所以听得刘备这个时候突然发问,荀彧也是立马回答道:“回禀主公!如今聚集在城内的各地儒家子弟已经有将近三十余万人!而且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增加!不过除掉一小部分人之外,大部分的儒家子弟还是听从府衙的指挥,没有闹事的迹象!而那一小部分有些不安举动的儒家子弟,属下已经命令城中守军与府衙配合,加紧盯住这些人,相信,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嗯!”听得荀彧的回答,刘备这才是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的肃穆也是稍稍缓和了一些,不过很快又是紧皱着眉头,说道:“对于这些儒家子弟,一定不能放松监视,同样,也不能太过紧迫,千万不要激起这些儒家子弟的反感,明白吗?”

    对于当政者而言,这士林永远都是一个难应付的地方,当政者既是需要士林,同样又得防着士林。刘备一向以来,都是以仁政自居,若是在士林中的口碑变差了,对刘备的声望那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刘备也不想得罪了这帮儒家子弟!

    荀彧其实也算得上是半个儒家子弟,只不过当年因为他娶妻的事情,使得他在士林中的声望跌落谷底,一直以来都不为士林所承认。也正是因为如此,荀彧也是很了解得罪了士林会是怎样一个后果,所以听得刘备的话,荀彧也是立马拱手一礼,说道:“请主公放心,属下定不会让主公失望!”

    “好!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嗯!还有,公嗣!”点了点头,刘备也是知道,荀彧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所以也是很放心,随即又是转过头,看着那众人当中一直低着头的刘禅,眉头不由得一皱。以前刘禅可是一直都让自己很满意的,怎么今日却是想变了个人一样?难道孔融之死,对他的打击真的有这么大?想到这,刘备也是忍不住喊了一声刘禅的表字。

    被刘备这么一喊,刘禅也像是被吓了一跳,立马抬起头,正好迎向了刘备的目光,心中更是慌乱,连忙是将脑袋又是低了下去,站起了身,对着刘备躬身一礼,说道:“父王!孩儿在此!”

    虽然是有些不满刘禅此刻的表现,但刘禅毕竟是自己的长子,也是自己所钦定的世子,所以刘备还是沉声说道:“公嗣!你毕竟是孔文举的学生,因此你的身份对于那些儒家子弟还是有些作用的,荀文若所做的事情,你也跟着去帮帮忙,必要的时候,利用你是孔文举的学生的身份,来劝说那些儒家子弟回乡,不要让他们再留在长安城惹是生非了!”

    听得刘备的话,刘禅心中也是稍稍放松了一些,至少刘备并没有看穿什么,当即刘禅便是立马躬身一礼,说道:“孩儿,孩儿听令!”说完,刘禅便是退了回去,只是在退回去的时候,目光一抬,却是在众人当中看到了郗虑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心头一颤,又是继续坐了回去。

    处理了这些事情之后,刘备又是停顿了片刻,随即又是说道:“如今益州已经为我们所得,那接下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一举平定天下!根据甘士虎从益州传来的情报,徐荣在荆州所……”

    “报——!”刘备的话只是说到一半,就是被这一声惊呼给打断,当即刘备也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很是不爽地看着议事厅外面,只见一名军士正满头大汗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刚进议事厅,就是对着刘备单膝跪拜道:“王爷!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城内的儒家子弟突然包围了蜀王府,指责蜀王指示手下杀害了孔融,要蜀王府交出凶手!”

    “什么?”听得那军士的话,原本还是一脸不爽的刘备也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直接跳起身,就差没直接跳上面前的矮桌了。不仅是刘备,在座绝大多数的官员也都是一脸的惊愕,紧紧盯着那军士,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而刘禅则是偷偷瞥了一眼对面众人当中的郗虑,却只看到郗虑也是那样满脸惊愕的表情,就好像什么都不知情一样。很快,刘备脸上的惊愕就是转变成了愤怒,脸色也是越发难看起来,怒喝道:“混账!混账!这些酸秀才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岂能容得他们如此胡来?来人啊!立刻给孤点齐兵马,把这些酸秀才全都给孤统统赶走!”

    这些儒家子弟要是围困其他地方,刘备也不会如此愤怒,更不要说是派兵将他们驱赶,可偏偏这些儒家子弟所围困的,却是甘信的宅院!甘信那可是他的结拜兄弟,更是刘备的小舅子,就算是撇开这些关系,这些年来,甘信南征北讨,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为刘备那是立下了多少功劳,就在不久之前,甘信还是为刘备成功拿下了益州!如今甘信不在长安,刘备自然要担起保护甘信家人的职责,所以才会如此动怒!

    “主公息怒!”虽然也很惊怒,但荀彧还是能够保持冷静,立马就是上前劝住了刘备,说道:“这些儒家子弟最多只是围住蜀王府罢了,蜀王府有甘将军身边的亲兵护卫,更有孔明不久前所带回来的蓝翔特种兵保护,以那些羸弱书生,就算是他们的数量再多,也伤害不了甘将军的家人!主公若是强行驱逐这些儒家子弟,只会是有损甘将军的名声,更加坐实了那些儒家子弟对甘将军的指认!所以,还请主公三思啊!”

    听得荀彧这么一说,刘备也知道荀彧说得有道理,可刘备也不能就此坐视不理,当即便是沉声喝道:“难道孤就只能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吗?”

    “主公!”似乎也知道事情紧急,诸葛亮也是连忙再度站起身,对刘备说道:“属下以为,对待这些儒家子弟,堵不如疏,与其用强硬手段,将这些儒家子弟给驱散,倒不如将他们给说服,让他们清楚,这一切都只是有人在故意针对甘将军!”

    “堵不如疏?”听得诸葛亮的这么一番说法,刘备也是紧皱着眉头,仔细思索了好半天,似乎是有所领悟,而这个时候,与甘信关系最好的刘景可是已经坐不住了,直接就是站起身囔囔了起来:“什么狗屁堵啊疏的!我只知道,士虎的老婆孩子现在都还被那些穷酸给围住了!士虎不在,刘佰也被抓起来了,难道我就只能在这里坐着?不行!我可忍不住,主公,就让我带着一队人马,把那些穷酸统统给赶走吧!”

    “刘景!莫要胡闹!”这个时候,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简雍也是开口了,不过他却是喝止住了刘景,沉声说道:“在主公面前,不得如此无礼!一切自然有主公决断,岂容得你如此擅作主张?”

    简雍虽然是说话很是强硬,但只要稍稍有点脑子的都会听得出来,简雍这可是在帮刘景,毕竟这里可不是什么私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景如此让刘备下不了台,这也是让刘备太过难堪了,到时候就算是为了面子,刘备也不得不严惩刘景的不敬之罪。刘景只是冲动,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是听出了简雍这话的意思,只是又不好意思直接改口,只能是撇了撇嘴,就这么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