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长安之乱(三)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只见郗虑一出来,便是对着刘备拱手一礼,说道:“属下以为,还不能就此离开!刚刚甘公子也只是冒险杀鸡儆猴而已,若是等那些儒生都反应过来,他们只会是更加疯狂!甘公子就算是再厉害,面对这成千上万的敌人,只怕也是敌不过!会有危险的!”

    刘备听得郗虑这么一说,似乎也是有些道理,点了点头,便是不再提离开的话,而是犹豫了片刻,一挥手,便是沉声喝道:“与孤挤出一条路!”

    刘备话音一落,在刘备身后早就等得不耐烦的众将士便是直接一拥而上,朝着那些儒生挤了过去。当然,没有刘备的命令,他们也不敢对这些儒生动刀,只能是用他们强壮的身体去将那些儒生硬生生给挤开。那些儒生哪里敌得过这些五大三粗的将士,一下子就被他们给挤得东倒西歪,转眼就是为刘备给挤出了一条道路。

    而刘备也是昂首挺胸,纵马就是慢慢地朝着蜀王府大门走去,走在那些惨叫连连的儒生中间,看到左右那些儒生叫苦跌跌的样子,刘备也是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欣喜和得意之色,双腿轻轻夹了一下坐骑,继续穿过那些儒生。

    在刘备的身后,那些文武官员也都是纷纷挤了进去,紧随刘备身后,唯有当刘禅准备跟上去的时候,突然身边一挤,甚至挤得刘禅也是有些东倒西歪。当即刘禅便是不由得怒目而视,扭过头正要开骂,却是突然愣住了,只见那挤在刘禅身边的,正是刚刚向刘备提议的谋士郗虑!一看到郗虑的那张阴测测的脸,刘禅就是立马低下头,再也不敢抬起头看那郗虑!

    而与此同时,在蜀王府的大门后面,刚刚从屋檐上跳了下来的甘洛嘿嘿一笑,朝着大门看了一眼,似乎可以还能看到门外那些儒生傻眼的模样,扭过头,笑着说道:“士元!你果然没有猜错,在那些儒家子弟当中,的确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故意在鼓动那些儒家子弟冲击我们蜀王府!我让人直接就杀了一个,剩下那些人就不敢冒头了!”

    甘洛说话的对象,却是一名身材挺拔的年轻男子,看这年轻男子的模样,却是长得极为俊秀,甘洛也算是长得很俊朗的了,可比起这年轻男子,却还是要逊色几分。这年轻男子听完甘洛的话,随即便是笑着说道:“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些儒家子弟今日来得如此突然,若说没有人在其中牵线搭桥,那是绝对不可能!不过,你也不要太过大意了,对方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我们要提防对方下一步的行动!而且,我也始终猜不透,对方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说着,这年轻男子也是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低头思索着什么。而这个时候,在不远处又是走来了一道窈窕的身影,不是旁人,正是甘信的宝贝千金甘玲。只见甘玲带着几名婢女,正盈盈走了过来,远远看着那年轻男子的身影,甘玲的俏脸就是不由得一红,不过还是很快恢复了正常,笑着对甘洛就是喊了一声:“二哥!”

    甘玲这脆生生的喊话,也是让甘洛不由得一愣,转过头看到甘玲来了,甘洛也是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下意识地就是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是看到那些士兵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甘玲,全都是被甘玲的风华所吸引,有几个甚至还忍不住流起了口水!看到这一幕,甘洛立马就是脑袋上飘起了一个大大的井字,对着左右喝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全都给老子把脑袋撇过去!瞧你们那点出息!”

    周围这些士兵全都是蓝翔特种兵,这次正好是在甘洛地率领下驻扎到蜀王府,以便应对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而甘洛作为蓝翔特种兵的统领,他说的话自然是能够镇住这些特种兵了,顿时一个个都是打了个寒颤,便是立马回过头去,坚持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而甘洛还是一脸不爽地扭过头,对甘玲说道:“三妹!你跑到这里来作甚?要是没什么事,你还是赶紧先回去吧!告诉娘,这里有我和士元,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虽然甘洛是甘信的长子,但在甘洛之前,甘信还收养了甘林为养子,而甘林与甘洛等人的关系都是胜似兄弟,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之间,还是称呼甘林为大哥,甘洛为二哥,甘玲为三妹,而甘青自然就是四弟了!甘洛虽然是有些埋怨,但他就甘玲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哪里舍得说重话责骂,这埋怨的话那是一点也说不出来,而甘玲也是盈盈一笑,说道:“二哥!我只是听娘亲的话过来看看罢了,待会就回去!娘亲可是交代了,你,你,你和庞大哥都要小心点,注意安危!”甘玲说了几句,那双美目却是不时瞟向了旁边那年轻男子,脸颊再次红了起来。

    甘洛那是多机灵的人,一看自家妹妹那模样,心里可就猜出了几分,笑呵呵地连连点头,却也不说破了,只管催促着甘玲离开。而甘玲则是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年轻男子,见到年轻男子始终都是背对着自己,显然是在顾忌着男女有别,没有跟自己说话,甘玲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丝失望,不再多言,径直离开了。

    等到甘玲离开之后,甘洛则是嬉皮笑脸地走到了那年轻男子的身边,伸手一勾,笑着说道:“行啊!士元,没想到你倒是有这等本事,我这三妹那可是从小到大,多少英杰都看不上眼,却是看上了你!果然厉害!厉害!”

    听得甘洛那没正经的说话,年轻男子也是不由得哭笑不得,摇头说道:“甘洛,你可别乱说,甘小姐何等冰清玉洁,岂能与我有什么关系!你如此胡说,我倒是没关系,可别平白坏了你妹妹的名节!”

    “行了吧!你就别装了!”甘洛撇了撇嘴,很不满意地哼了一句,随即又是坏笑着说道:“不过,就算是我三妹看上你了,也没用,三妹从小就是我爹的宝贝疙瘩,你将来想要和我三妹在一起,若是过不了我爹那一关,那一切都是白搭!嘿嘿!我爹疼爱三妹,恨不得一天到晚都把她踹在口袋里,你要娶我三妹,就算以前我爹如何看重你,你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对于甘洛的话,年轻男子已经是越发哭笑不得了,想解释也张不开口,不知道怎么说清楚,最后,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便是说道:“行了!我们还是顾着眼前再说吧!我看待会你还……”

    “燕王来了!燕王来了!”年轻男子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把喊声从门外传来过来,紧接着,这喊声也是越来越响亮,喊这句话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此起彼伏,先前甘洛好不容易镇住的那些儒生,似乎也是做了无用功,再次喧闹起来。

    “大伯父来了?”听得这外面传来的呼喝声,甘洛与那年轻男子全都是脸色一变,甘洛倒是脸上露出了喜色,喊道:“太好了!太好了!大伯父一来,那这些酸儒可就没办法了!我就知道,大伯父不会不管我们的!只要大伯父一声令下,全城兵马都会赶过来,保证能将那些酸儒全都赶出长安城去!”

    甘洛那是越说越兴奋,当即便是要上前打开大门,而就在他刚刚迈出一步的时候,突然一只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给拦了下来。甘洛回过头一看,正是那年轻男子,当即甘洛也是不由得一愣,满脸疑惑地问道:“士元,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甘洛,你且先等等!这件事好像有些不对劲!”年轻男子紧皱着眉头,脸上那是又惊又疑,低着头仔细思量着,却又是百思不得其解地摇了摇头,说道:“总之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你先别急着出去!先让将士们做好万全准备再说!”

    虽然不明白这年轻男子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但,甘洛也是知道这年轻男子的确是有些能耐,特别是在智谋方面,甘洛那是肯定不如对方的。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甘洛也不再反对,点了点头,便是按照年轻男子的吩咐去做了。而那年轻男子则是始终低着头,脸上阴晴不定,想了好半天,眉头那是越来越多的皱纹,显然是始终想不明白某些事情的样子。

    而此时,在蜀王府外,刘备已经是带着众人,来到了那些儒生的中间位置,不过刘备也没有继续前进的意思,而是就在这里站住了。在他的左右,那些将士们以及官员全都是停在了刘备的身后,为刘备壮大声势。在众人当中荀彧和诸葛亮两人也是相互看了一眼,却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忧虑,当即两人便是靠近了一些,正要开口,却是听得前面的刘备已经是先开口喊了起来:“孤乃刘备!你们都是圣人子弟,读书人,为何不好好在家中苦读圣人教诲,却跑到这里来胡闹?这么做,岂不是有悖圣人之训?赶紧速速离去,不要在此逗留了!”

    听得刘备的喊话,周围的那些儒生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乱说什么。之前没有人拦阻,他们当然是敢畅所欲言,随便发表几句狂言也是没关系。可如今刘备站在他们的面前,作为当今天下最有权势的人,刘备说话间,全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上位者的气势,又岂是他们这些儒生所能抵挡得住的?他们现在别说是口出狂言了,就算是张口说话都很困难,甚至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下意识转过身,真的准备离开了。

    “燕王殿下!”就在这个时候,从那些儒生当中,突然是响起了一把喊声,紧接着,就看到一名年轻白面儒生从一众儒生当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刘备的面前,对着刘备拱手一礼,说道:“学生乃是青州人氏,这次来长安,也是与在场诸位一样的目的:为孔老大人鸣冤!也希望面见燕王殿下,请求燕王殿下秉公查明孔老大人惨死之案!严惩凶手!”

    先前那些儒生被刘备给镇住了,连话都不敢说,可现在有人带了个头,这些儒生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那也是有血性的,当这个青州儒生带了这么一个头,所有人似乎一瞬间就是底气硬了起来,不仅都是站住了脚步,而且还纷纷囔了起来:“不错!不错!正是如此!我们要为孔老大人报仇!要为孔老大人鸣冤!”

    见到如此,刘备也是不由得紧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那青州儒生,脸上也是有些难看起来,沉声说道:“你们虽然还都是学子,但也都是学过圣人教诲,岂不知祸从口出的道理?孔老大人惨死,孤自然是难受,更不会坐视不管!而处理孔老大人案子的事情,自然有官府来管,岂容得你们这些学子来多事!”

    “燕王殿下有所不知!”刘备的怒喝声刚刚落下,又是一把喊声响起,紧接着,又看到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儒生走了出来,对着刘备拱手行礼,说道:“学生可是听闻,此案证据确凿,凶手早已经查明!只是因为那凶手的身份高贵,所以官府一直不肯判刑!还请燕王殿下查明此事,速速严惩凶手!让孔老大人泉下有知,也可瞑目了!”

    “对对对!严惩凶手!严惩凶手!”听得这山羊胡子儒生说完这话,周围的那些儒生也都是纷纷呼喊了起来,再无之前那吓得跟个鹌鹑一样的模样。

    刘备是真的怒了,这些儒生这么说,就分明是在逼宫,要逼得刘备去处理被官府关押的刘佰!可问题是,别说这件案子还有很多疑点,就算已经证实,的确是刘佰把那孔融给杀了,刘备也绝对不会治刘佰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