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困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大帅!”而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又是传来了一把喊声,却是先前被众将给抬走的阎行,此刻又是急急忙忙地拨开将士赶了过来,看着不远处的吊桥,阎行的脸色又是一变,不过却没有惊慌之色,而是沉声对着韩遂喊道:“只是吊桥被拉起来了,城门还未被关上!大帅!我们应当立刻攻城!与已经进城的兵马会合,一口气攻入城中,尚有希望获胜!”

    见到阎行跑过来了,韩遂的脸色,又是变得十分复杂起来,之前,阎行可是已经提醒过韩遂有埋伏,结果是韩遂自己不听,结果却是落得如此下场。韩遂一看到阎行,就仿佛对方在不停提醒自己自己犯了错,弄得韩遂看到阎行就觉得心里不舒服,而听得阎行后面所说的话,韩遂更是脸色一变!

    攻城?现在这个样子还继续攻城?开什么玩笑!刚刚那一番箭雨攻势,已经是将韩遂所有的斗志全都给击垮了!要不是舍不得城内那被困的六七万大军,韩遂早就掉头跑了!现在阎行还要他继续攻城,韩遂怎么会肯?当即韩遂就是立马摇头喝道:“不行!不行!肯定不行的!长安城易守难攻,我们现在又遭遇伏击,士气低落,攻城只会是白白送死啊!”

    听得韩遂的话,阎行的脸色顿时就是黯然下来了,如果说之前阎行对韩遂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话,那现在阎行可以说是对韩遂是彻底的失望了!又舍不得被困的兵马,又不肯去冒险救人,这样的主公,如何值得自己去追随?不过失望归失望,阎行还是必须要坚守自己作为韩遂部下的职责,有了上次的经验,阎行知道韩遂肯定是不会听自己的劝说去攻城的,所以阎行这次也不再浪费口舌了,立马就是改变了主意,对韩遂说道:“若是大帅执意不肯,那只有另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立刻退兵!”

    “啊?”阎行说出这么一番话,韩遂又是另外一种表情,他不肯冒险去攻城救人,可要他退兵,他又舍不得被困的那六七万兵马,所以,阎行说出让他放弃这些兵马退兵的主意,韩遂还是同样的犹豫不决。

    见到韩遂这般犹豫不决的样子,阎行也是有些着急了,立马就是劝道:“大帅!不能再犹豫了!对方既然已经有了这等埋伏,那必定不会只是这样就结束了,肯定还有别的安排!我们一定要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等到对方将梁兴他们给解决了,就该轮到我们了!”

    这次阎行倒是抓住了韩遂的软肋,听得阎行这么一说,韩遂果然是脸色大变,不再犹豫,立马就是点头说道:“说得在理!说得在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撤!赶紧撤!”

    韩遂舍不得那些被困的兵马,只是纯粹舍不得就这么舍弃这么多的兵马罢了,这些兵马的死活,显然对于韩遂来说,却是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想通了这一点,韩遂也不再坚持,直接就是翻身上马,调转马头就是朝着北方狂奔而去,那奔走的速度,还真叫一个快!阎行等人看到韩遂就这么跑了,一时间竟是没能反应过来,很快,其他几名战将也都是纷纷上马,呼啸而去,只留下阎行还在原地,脸色极为难看,最后只能是摇了摇头,指挥着大军就这么调转方向,追着韩遂而去。

    而在城头上,站在守军当中的庞统,目送着城外大军就这么离开了,脸上也是挂着微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果然不出所料,韩遂如此胆小,根本就不敢继续作战!倒也是省了我另一番谋划了!”

    庞统既然到了这里谋划,肯定是有了完全的准备,若是韩遂当真继续攻城的话,庞统也有办法应对,只是那样的话,大军的伤亡肯定会更多了。不过既然韩遂就这么跑了,那庞统也就不用扩大伤亡,这样一来,庞统也是更加满意了。

    “庞先生!难道,难道就这么放韩遂跑了?”在庞统的身边,之前那名假扮刘景的副将,却还是那副浑身是血的模样,守在庞统的身边。周仓在城内围剿那些被困在城内的凉州军,这城头上的兵马自然就是交给他来指挥了。看着城外的凉州军掉头就是跑了,这名副将也是忍不住问道:“凉州军已经丧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一口气将他们击溃岂不是更好?留下韩遂跑了,将来必定是养虎为患啊!”

    庞统倒没想到,一名小小的副将也能有这样的见识,不由得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笑着摇头说道:“眼下长安城内守军,要完全吞下韩遂这二十万大军还是有些困难!之前我之所以提醒周将军,等到敌人进来了三成兵马,就发动攻势,那也是因为以我们现在守军的实力,对付这么多的兵马已经是极限了!再多一些,就会多出一些无谓的伤亡!行了,你也是赶紧去通知埋伏在城内街道内的裴将军、廖将军和杜将军他们,让他们全都出手,将这些凉州军给尽快消灭掉!免得引起城内恐慌!至于韩遂嘛,呵呵,自然是有人收拾他!”

    听得庞统最后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也是让那副将有些捉摸不透,满脑子糊涂,不过很快这副将也没忘了自己还有任务,立马就是对着庞统躬身一礼,便是立刻转身离开了。等到副将离开之后,庞统的目光却是不由得飘向了北方,嘴角微微一勾,自言自语地说道:“或许,正好可以碰上也说不定,呵呵,如果真那么巧,那就真是天意了!”

    城头这边的情况,正在拼命狂奔的韩遂,自然是不会知道了,足足跑了有一个多时辰,韩遂见到身后并没有敌人追上来,这才是止住了坐骑。而后面的众将以及阎行所率领的大军也是慢慢追了上来,在韩遂的身后汇集。或许也知道自己刚刚那样独自逃生有些太过胆怯,韩遂也是不怎么开口,只管坐在马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偶尔对上阎行的目光,韩遂的脸上也是不由得泛起了一丝羞愧之色。

    只是羞愧归羞愧,韩遂却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了,这里终究还是属于长安的地界,只有到了凉州,到了自己的地盘,韩遂才会觉得放心。所以只是稍作休息,韩遂就是急不可耐地,催促着大军继续朝着凉州方向进发。

    韩遂虽然打了个大败仗,而且,刚刚又做出了那么丢人的举动,颜面大失,但毕竟是凉州军的统帅,他在凉州军当中的威望还是颇高的,他这一发话,凉州军将士自然不敢不听。当然,也有例外的,在军中的陈宫和另一名黑衣人立马就是从军中冲了出来,陈宫冲着韩遂就是破口大骂:“韩遂!你怎么能就这么跑了?你这么一跑,那不是让我们谋划多年的计划全都付诸东流了?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吗?你,你,你简直就是该死!”

    陈宫如此生气,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原本他支持吕布,就是为了向曹操复仇,结果最后不仅没有报复到曹操,吕布又接连战败,最后更是惨死在关羽刀下!陈宫虽然智谋出众,但心胸却是不足,吕布这一死,陈宫就将仇恨的目光,集中在了刘备兄弟身上!比起当年仇恨曹操还要厉害数倍!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仇恨,陈宫才会选择投身到太平道,为太平道谋划多年,只求能够找刘备兄弟报仇!如今谋划多年终于是可以实现自己的复仇了,甚至连刘备都被自己的谋划给害死了,接下来,只要彻底毁掉刘备多年的霸业,陈宫就算是大仇得报了,可现在却是因为韩遂的愚蠢,使得一切计划全都泡了汤!而且现在太平道已经浮出了水面,陈宫想要再像以前那样躲在阴暗处慢慢谋划,已经是不可能了!这就意味着,陈宫今后已经没有可能再复仇雪恨了,这让陈宫如何能不恼?

    而听得陈宫一冲上来,就是劈头盖脸地对着自己一通呵斥,韩遂那张脸立马就是阴沉了下来,先前他心中那点愧疚也是转眼烟消云散了,直接就是冷着脸对陈宫喝道:“给我闭嘴!凉州军可是我的兵马!我要怎么做,还用不着你来插嘴!你要是想要拼命,没人拦着你!现在你就自己回去拼就是了!哼!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难道还要等着燕军追上来要你们的命吗?”

    最后一句,韩遂却是冲着左右的将士们喊的,要不是陈宫惹怒了他,韩遂还不会这般强硬。现在韩遂心中也是有着怨念,自然也是不管不顾了,直接就是喝骂起来,而那些战将也都是一向以韩遂马首是瞻,见到韩遂发怒了,他们也是连忙分头指挥着将士们继续行军。

    而被韩遂一顿呵斥的陈宫,此刻也是气得满脸涨红,指着韩遂就是怒喝道:“韩遂!你,你竟然敢对我们如此无礼?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嗯?”听得陈宫的喝骂,韩遂突然猛地扭过头,一双眼睛冒着寒光,冷冷地盯着陈宫,阴测测地哼道:“你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之间的联盟,现在已经是宣告结束了?”

    韩遂一贯善于见风使舵,这也是他一直,生存在凉州那片土地上的生存法则!之前他与太平道联手,只是希望借助太平道的力量除掉马腾,实现他的野心,而现在太平道给他带来的却是灾难,韩遂自然不会再跟着太平道一块送死了,与太平道决裂,已经是在韩遂的心里有了主意!

    “韩遂!你想要干什么?”听得韩遂的话,这次,另一名黑衣人也是立马纵马上前,挡在了陈宫与韩遂之间,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韩遂,眼中更是布满了杀意。之前他会选择退让,那是因为,韩遂手中握有的兵权,能够为太平道提供最大的帮助!可倘若韩遂真的打算与太平道决裂的话,那他也不会就此放过韩遂,他们太平道能够捧起韩遂,那也就有那个能力让韩遂狠狠摔下去!

    “我可没想过要干什么,只不过,是对你们的态度有些好奇罢了!”看到那黑衣人的模样,韩遂只是停顿了片刻,却是突然咧嘴一笑,之前脸上的阴寒瞬间就是散开了,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就连先前战败的阴霾也是消失不见。随即韩遂便是摆了摆手,笑着对陈宫以及那黑衣人说道:“两位大人,只要贵教愿意继续支持我韩遂,我韩遂当然也愿意继续为贵教提供便利!嘿嘿,我还等着贵教能帮着我当上凉王呢!”

    听得韩遂这么一说,双方之间那紧张的气氛瞬间就是消失了,先前双方对持的时候,周围凉州军的将士们也都是一个个围了过来,包括阎行等凉州战将也都是一个个面露不善地看着陈宫与黑衣人。可就连阎行他们也没想到,转眼间,韩遂就是改变了态度,又是另一个模样,倒是会让他们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而韩遂则是笑着对左右的将士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都散了吧!散了吧!我们还得赶紧回凉州呢!难道你们真的想留下来送死不成?”

    “哼!韩遂!”见到韩遂竟是突然退让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陈宫也跟着强硬起来,听得韩遂还要带着兵马退回凉州,陈宫也是满脸的不爽,立马喝道:“我们不能走!我们还要留下来!现在还有机会!那被困在城内的凉州军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杀光了!我们现在立刻掉转头,继续攻打长安城!对了!长安城的守军以为我们撤退了,说不定还会放松警惕,这个时候我们再杀个回马枪,更能见成效!韩遂,你听到了没有,我说的,我们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