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俸禄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荀彧面色一沉:“世清,你可知错?”

    张仁无语,低头道:“张仁知错。”

    荀彧面色稍缓,道:“罢了,这事元让已经和我说过,村里人也确实是盛情难却。你现在也已经知错,回头和主公再说一下,相信主公也不会怪罪你……只是世清,真的不可以再有下一次了!”

    张仁凛然道:“张仁明白。”

    荀彧点点头,解开布袋看看雪白的大米,问道:“世清,这稻谷产量如何?”

    张仁道:“我问过郑福,他说当时按我说的方法做,每亩能收三百五十斤左右,比起同样照看的粟田要多收五十斤的样子。荀彧,我此来就是想提议明年在境内推广种植稻谷。就算一亩只多收三十斤,几千亩地下来……”

    荀彧道:“不消你说,我也有这种想法。元让那里我提出把他那里的稻谷全部换过来当种子,可是……唉!”

    张仁道:“怎么?元让不肯?”

    荀彧叹道:“不是不肯,是他性子太急,一下子把收上来的的稻米九成都去糠成米,只留下一成当种子!”

    张仁无语,这夏候?的急性子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荀彧道:“看来明年境内大规模的种植是没指望的。”

    张仁道:“要不,趁现在我军手上还有些钱帛,再派人去江南一带收集些稻种来?”

    荀彧道摇头:“怕是来不及了。主公收得山东全境,现在屯兵濮阳,我诂计过几天我们就得搬去濮阳城中,那时要修城理民,一段时间之内不可能再去做这些。世清这几天你也别乱逛,赶紧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指不定哪天我们就得搬家。”

    “要搬家!?”

    ――――――

    一晃又是半月有余。

    濮阳城门前,张仁坐在车上抬头望着濮阳城大门,心中感慨道:“又回到这濮阳城了!想我那次在濮阳,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为了逃命还不得不装成乞丐……也不用装,那样子本来就是乞丐,受尽他人冷眼,人人都唯恐躲之不及。这趟回来,也算是风风光光吧?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进去,守门的士卒还得行注目礼……”

    要不是顾及形像,怕失了礼数,张仁此刻多半会站在那里仰天长笑,然后大喊几声“濮阳城,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坐在车上发出一连串周星星式的招牌奸笑。

    婉儿坐在他身旁,皱起秀眉道:“老公,你笑的好难听!”

    张仁尴尬的干咳几声,躲进车内轻轻的抱住婉儿:“婉儿,你是不知道我曾在这濮阳城的事啊。”

    婉儿道:“婉儿知道一些。主公在将我赐给你之前,专门和我说起过你的事。听说你在这濮阳城中为了逃出城来,还扮过乞丐?”

    张仁低下头,脸上写满了无奈:“没办法啊,那时吕布军士查探得紧,一个不小心就得横尸街头。我当时身上又有伤,唯有装成一个又瘸又拐的乞丐,再用一些烂泥盖住伤口,搞得一身恶臭,一边乞讨一边混过盘查,才勉强混出的城。想想那时……算了,不去说他。”

    婉儿笑道:“老公你是怎么乞讨的?”

    张仁白了婉儿一眼,玩心忽起,趴在婉儿的大腿上色迷迷的道:“婉儿行行好,施舍给我一点东西吧……不要金不要银,不要饭菜不要衣,只要婉儿的――一个香吻!”

    婉儿急忙把张仁推开道:“别闹,这虽是在车里,外面还有人听得见那。”

    张仁笑嘻嘻的轻声道:“那就不要出什么声好了。”说罢按住婉儿,照着婉儿的樱唇便吻下去。

    车外随行的军士正在那里拉长耳朵偷听,见里面没什么声音了,心里面也痒痒的:“早就听说这张主簿和郭祭酒是差不多的德性,现在在车里就敢乱来……md俺受不了了,回头到了地儿我得找我家那婆娘去!”

    进城没行出多远,听见有人在车队旁喊道:“哪辆车驾是张主簿的车驾?”

    张仁连忙放过婉儿,钻出车门道:“我是张仁。哪位找我?”

    有一骑驱马来到车旁,向张仁拱手道:“张主簿,小人在此等候多时。奉主公命,引大人前去新的府坻。”

    张仁道:“主公给我在城中安排了住处?那好,带我去吧。”

    “大人这边请。”

    张仁的两辆车离开车队,随骑士前往新家。一到门前,张仁立马傻眼――好大一个院落,光大门就有三米多高!看样子里面至少有二三十间房。

    张仁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我的新家?”

    骑士道:“不错,正是大人的新家。主公有命,大人曾在此城中救出过主公,且受尽苦难,当好好酬谢。此府坻原为城中一大户吴氏居住,吕布在时被其副将宋宪强占,全家尽没,现被主公收得。转赐于大人。”

    张仁望着大门发呆:“我和婉儿就俩人,哪用得着住这么大的地方啊?”

    正说着,大门打开,几个仆从装扮的人出来迎接:“恭迎大人回府!”

    骑士道:“大人请入内吧!我得回去复命了。告辞!”

    骑士离去,婉儿下车见张仁还在那里发呆,上前轻轻挽住他的手臂道:“老公,别发呆了,我们先进去吧。”

    “哦、哦!”

    张仁傻傻的与婉儿走进院内,一众仆从则忙着去将车上的东西搬进府来。

    在正厅坐下,张仁望望四周,有些不安的道:“婉儿,我们住这里合适吗?我是说,这里地方这么大,平时光是日常的打扫就够呛,不请仆从怕是不行。可是请仆从的话,就我当主薄那点俸禄哪里养得起?你也知道我根本就没什么产业。”

    婉儿同样皱起眉道:“我也不知道啊。可是这是主公赏赐下来的,你不收那不是不给主公面子吗……说真的,婉儿还是喜欢在鄄城住的那种小院子,平时自己收拾一下就行,也不需要什么下人。只我们两个人安安乐乐,没事的时候你……”说到这儿婉儿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张仁顿时大感头痛。按说得到曹操大笔的赏赐是好事,可是曹操好像没有考虑过他的收入情况,直接给他这么大的宅院,这不是让他坐吃山空吗?

    郭嘉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哈哈哈……想不到足智多谋的张世清,居然会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俸禄是多少!回头说给文若他们几个听,只怕要笑掉他们的大牙了!”

    张仁道:“老郭?你什么时候来的?”

    郭嘉道:“刚进来……你啊,你现在身为正九品主薄,每月的俸禄是四十石,年俸四百八十石,请几个仆从还不是随便请?”

    “四十石一个月!?”

    张仁马上就在心里算开:“一石为四钧,一钧为三十斤,那么一石就是一百二十斤,每月四十石……那不就是四千八百斤!?靠!有这么多粮食,我不请几个仆从干嘛!?”

    郭嘉道:“怪了,你升任主薄已经四月有余,怎么还会不知道自己的俸禄是多少?”

    张仁道:“我根本没去领过啊!升主薄那时还没拿俸禄,就让荀公派去元让那里,回来后又总是忙东忙西,家里又从来没缺过米,我就没过问过。再说我一直以为主薄的俸禄就比书吏高一点……”说完回头望向婉儿。

    婉儿俏脸微红:“别看我。我除了出门换些柴、菜,一向不怎么出门。家中没米时,我就去荀公府中投个门贴,晚些自然会有人送粮米来。大人是多少俸禄我也从没过问过。”

    郭嘉啼笑皆非的望着这两个活宝,叹道:“你们两个,没饿死还真是人间奇景!”

    张仁突然一下蹦起来道:“不行!我得去找荀公,把我这四个月的俸禄全要回来!”

    张仁身为主薄四月有余,却不知自己的傣禄为几何的事,一时之间被曹营众人传为笑谈,曹操知道后更是笑得前仰后翻。能不笑吗?张仁出的主意让他赚来那么多的粮米钱帛,自己却连俸禄是多少都不知道去领。明明有一百五、六十石的俸禄放在大仓,却浑然不知,还为住上大宅院请不起下人犯愁。

    当问及荀彧,荀彧满脸无辜的双手一摊:“我也拿世清没办法!自他去元让那里之后就一直没去大仓领过,间中她那个侍女婉儿来投过两次名贴,我就安排人给他府上送去。可昨天问过仓吏,仓吏说世清原先住的宅院太小,放不下那么多粮米,所以两次都只是送了两石米去,其余的现在还存在大仓里那!现在听到这事,我都怀疑世清是不是把月俸四十石给误解成月俸四石。”

    暴汗!张仁不是误解,而是根本就不知道!

    曹操听到这话哭笑不得,赶紧让荀彧去安排人,送一百石粮米和价值百石的钱帛去张仁府中。人老曹可不会做拖欠员工工资的事。

    张府粮仓,张仁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一百袋沉甸甸的粮米,艰难的咽下口口水,回头向婉儿问道:“婉儿,你说这么多的粮食,我们得吃到什么时候?”

    婉儿正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一匹上好的锦缎,听见张仁问她,抬头向张仁甜甜一笑:“婉儿也不知道呢!只知道以后可以每次多煮些米,让大人放开肚子吃,每顿吃上几斤饭才好呢!让老公白白胖胖的!”

    张仁暴汗!一顿几斤饭?当他是饭桶啊!真要是那样,有命不被撑死嘛……白白不至于,胖胖是肯定的事,不过张仁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满意的。而婉儿接下来的几句话让张仁直接晕倒――

    “老公!你看这锦料多好啊!”

    “嗯,是很漂亮!正好给你做几件新衣服。以前答应给你做的,因为太忙一直没顾上。”

    “不要!老公现在虽说有些家底了,可是书上也说要‘居安思危’,我去把这些锦料收起来,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要用它来换粮米呢!”

    张仁先是一头裁在地上,然后艰难的爬起来道:“婉、婉儿,不用那么省!这料子你还是拿去做几身新衣服吧……”

    ――――――

    山东初定,曹操境内要办的事很多。大到各个军营的安置驻扎、军需供应,小到境内的治安管理以及对被吕布破坏的生产、经济的恢复,把荀彧和张仁忙得焦头烂额。

    忙碌了一个多月,濮阳及整个山东都渐渐稳定下来,荀、张二人这才松口气,至少能像以往一样一边办事一边喝茶聊天。

    这天二人正在衙中随意的处理着一些不是很重要的公文,郭嘉又冒了出来:“荀公、世清,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荀彧放下笔笑道:“奉孝回来了!”

    自曹击败吕布之后,郭嘉便请命去收集各方面的情报,算来也有一月多。张仁所处理的公文之中,就有不少是郭嘉手下的情报人员传递回来的。

    张仁问道:“老郭,这一个月你也跑了不少地方吧?各地现在的情况都怎么样?”

    郭嘉慢条期理的喝了口茶,摇晃着脑袋道:“我出马还能差到哪里去?先说说吕布。这家伙被赶出兖州后本想再投袁绍,可他还没动身,袁绍反到听从审配的意见,让手下大将颜良带了两万大军来帮主公打他。吕布得到消息后就赶紧逃,现在已经逃到徐州,刘备收留了他,让他在小沛屯军当看门狗。世清,这一点和你当日的诂计不差。”

    张仁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他现在的脸皮已经锻炼得厚如城墙。

    荀彧道:“我军现在正在休整,加上要做过冬的准备,不太适合再出兵。也罢,吕布是只恶狼,时日稍久,回复了一点气力就会伤人,必会想夺取徐州。就让他先过几天安生日子,等他们在窝里斗个两败俱伤再说。实在斗不起来,咱们出点主意,也非得让他们斗起来不可。”

    郭嘉道:“不错,坐山观虎斗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再说说袁绍,袁绍在邺城,正加紧征兵征粮,看来是打算对公孙瓒动手……世清,你觉得袁绍与公孙瓒,哪边的赢面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