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华佗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皮鞭再次狠狠的落到张仁身上,张仁咬起牙关,强忍着一次次的剧痛,心里在喊:“我操!我哪根筋不对,干嘛要帮曹操背这么个黑锅!?背黑锅就背黑锅吧,死老曹也不暗地里嘱咐这些狱卒对我好一点,看这架势还不得把我打死在这里吗?老曹你该不会是想过河拆桥,真的想让我像王逅(即被曹操借头平怨的粮官)那样来个死无对证吧?真要那样算你狠!还有死老郭,三天了,你到是快来救我啊!我就快要撑不下去了!

    “不行,我绝对不能死!婉儿还在等着我,我那无名小镇还在等着我!记得原先看《还珠格格》的时候,小燕子她们三个也像这样被人往死里打,还能无所畏惧的唱着歌。老子是男子汉还能输给三个女孩子不成!没错,《还珠格格》是演戏,我这也不是在帮曹操演戏吗!”

    求生的意志令张仁再度坚强起来。眼前浮现出婉儿那柔弱的一颦一笑,还有满是泪水让人怜爱的样子,张仁顶着重重的皮鞭,咬紧牙关唱了起来:“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离开我/除非…你再也…见不到我/这重重…的伤…总在时时…提醒我/只要想起你…就快乐…”

    “md,打成这样居然还有心思唱歌?把他的嘴给我堵上!我让你唱!”

    当狱卒的皮鞭再次举起,一个声音暴喝道:“你们在干什么?住手!”

    张仁强打精神睁眼望去时,郭嘉已经快步赶到他面前。匆忙的拔出张仁口中布团,郭嘉心痛的道:“臭小子,我来晚了!”

    张仁惨笑道:“你怎么才来?三天,我被他们这样打了三天!你要是再晚来一点,只怕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郭嘉的到来令张仁强自支撑的一口底气悄然散去,就在即将昏死过去时,依稀听见曹操暴怒的声音:“孤没有下过令,谁允许你们擅自用刑的!?世清虽然有罪下狱,但再怎么样也是救过孤性命的人你们不知道吗?怎么可以如此对他!来人,把这几个劣卒拖出去斩首!”

    拼起最后一点神智,张仁喊道:“主公,不要!他们还有用……”

    ――――――

    “婉儿,婉儿!”

    张仁又一次被恶梦惊醒。只是他这次梦到的是婉儿为他挡住皮鞭,而他眼睁睁的看着却一动不能动。

    “世清你醒了!”

    郭嘉与曹操关切的脸同时凑了过来。张仁挣扎了两下被曹操强行按住:“别动,你现在浑身是伤!”

    张仁道:“主公你不该来的。”

    曹操道:“来都来了,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孤一时失策,却累得你伤成这样。若不是奉孝提醒,后果不堪设想。”

    张仁环视周围,见仆从狱卒们都站得远远的,轻声道:“打了就打了吧。这样也好,可以更好的瞒过他人。”苦肉计?

    曹操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孤已经派人去请城中名医来给你疗伤,这段时日你就在狱中好好的养伤吧。”

    张仁道:“主公,省粮令发下去了吗?军心民意如何?”

    曹操道:“发下去了。军士百姓都在依令而行,看情况局势很稳定,不会生乱;许昌城中也已经有不少富户借出很多粮草,仓中稍有起色。”

    张仁道:“那就好!我这黑锅没白背,鞭子也没白挨。主公你不宜在狱中久呆,还请早些回府吧。对外可说是亲审张仁,施以刑罚,而后念及旧功请人医治。”

    曹操叹了口气,满怀歉意的望了张仁一眼后转身而去。待曹操众人离去,郭嘉在床边坐下道:“世清,真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背黑锅的事随便找个人顶上不就行了吗?为什么你一定要自己来背?”

    张仁淡淡一笑:“老郭,这平怨的主意是我出的,当然是得我自己来演戏才能演得像。如果换个人,演得不像是小事,而依主公处事的手段会如何去做?”

    郭嘉稍一思索,道:“依主公的手段,自然是一刀喀嚓掉。反正演也演不像,不如来个死无对证方便省事。”

    张仁道:“那就是了。我出的主意,却要别人去背黑锅,还闹得个身首异处,这种事我做不出来。而如果我真要是做出这种事,相信你老郭也不会再认我这个朋友。”

    郭嘉道:“不错。真要那样做你就不是张仁,我也不会交你这个朋友。”

    张仁道:“其实最重要的一点,你觉得除了我这个当过尚书仆射,有权力调动大笔钱粮的人之外,还有谁更适合背这个黑锅?”

    郭嘉沉吟片刻,摇头道:“的确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更有说服力。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背上这样一个骂名,要主公日后如何再启用你?”

    汉代官员的选拔往往都是要有“孝廉”之名。这“孝”字,张仁这个穿越来的人父母“双亡”,已经是摊不上;而“廉”字,在张仁把这黑锅一背之后就没戏了。

    张仁道:“老郭你那么聪明的人会想不出办法来?也罢,提醒你一下。你难道忘了我那个收留了大批流民的镇子吗?”

    “镇子?流民?”

    郭嘉是何等聪明的人?转目一想便明白过来,笑骂道:“你这臭小子,天天说我精得像鬼,我看你到是比鬼还精!只要这难关一过,你就可以说是私下动用官粮去安置流民,那时主公再来个顺水推舟,说你罪不可恕但情有可原,在众人面前装模作样的骂你一顿就可以官复原职。再把你贪污官粮却是为了救济流民的事往外一传,你这贪墨骂名反倒成了爱民美名……好小子,这名利双收的无本买卖你还真是做得漂亮啊!”

    张仁嘿嘿一笑:“过奖过奖!这都是你老郭对我教导有方,亏本买卖咱可不会去做。”

    “去你的!”

    郭嘉挥起拳头就想往张仁身上擂,总算想起张仁身上有伤,没有擂下去。

    张仁道:“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我怎么也没想到主公会一时糊涂,忘了嘱咐这些狱卒别为难我。现在这一身的伤,看来没一、两个月是好不了的。”

    郭嘉鄙视了他一眼道:“活该!人都说有得必有失,你这也是报应。”

    张仁道:“老郭,我现在在牢里不能出去,得麻烦你马上去一趟镇上,帮我照看好婉儿和张诚、张信这八个孩子。你也知道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婉儿,她太过柔弱了,受不起惊吓。主公虽说答应我会照顾好我的家人,但是一则我怕主公又犯糊涂,二则有些事主公确实不太好出面,还是你去比较好。一定得快,不然我担心有人会对我落井下石,婉儿的处境就不太妙了。你可以向主公讨道旨意,以抄没家产的名义把婉儿先收作丫环收留到你府上,这样好照应些。婉儿和你也比较熟,暗中说话也方便,千万记得别让她乱了方寸。”

    郭嘉道:“行,我这就去主公那里讨旨。这里的狱卒主公已经换过心腹之人,你可以安心的养伤。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让他们直接来找我……哦对了,婉儿炒菜的手艺是和你学的吧?”

    张仁有些莫名其妙:“没错啊。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郭嘉的浪子本色又冒将出来,摇头晃脑的笑道:“难得有个这么好的机会,婉儿得在我府中当两个月的丫环,那就别浪费――我要让她天天烧好菜给我吃!”

    “你怎么不去死啊你!”

    张仁也不顾身上有伤,奋起一脚照着郭嘉的pg狠狠的踢过去……

    深夜,张仁躺在狱中床上静静的思考着。

    这次下狱,知情的几人都认为张仁所作的牺牲太大,曹操更是已经在心底把张仁当成心腹。郭嘉了解到一些张仁的想法,也只是觉得他鬼点子多,却都没想到这根本就是张仁自己苦心编出来的一个局!

    为什么说是局?

    张仁这个穿越而来的现代人,对古人所谓的“忠君”思想根本就是噗之以鼻。在曹操等人看来张仁这貌似大忠的举动,实际上张仁更多的是在为自己打算。别忘了张仁只是个普通人,他也绝对不可能有那么伟大。说到底,张仁是想借用这次的事来彻底的避开许昌官场。

    曹操听从他的建议,以贪墨之名送他下狱,之后再按张仁的想法回复名誉,看起来是没错,但这是张仁故意留下的一个“政治污点”。试想下,一个敢不向上级请示就偷偷调用国库钱粮去安置流民,这一类事是地主官僚阶级们根本就无法忍受的事,还会把他放在军政中心任职?更何况张仁这次还特意拉上了皇室及汉室官员一起饿肚子!就算曹操再有本事,将来再度任用张仁,他也不得不顾忌到其他官员们的想法,那么在安置张仁官职的时候最好的选择还是让他担任外职。只要你交够了该上缴的税赋,其余的你爱怎么样怎么样。这样一来张仁就可以彻底的避开许昌官场。

    在这种情况下张仁担任某地区的行政官,他就可以安心的在自己境内大搞开发,工业也好商业也好,只要是他想得起来的他就全部要去试试。他也相信凭借自己掌握的知识,能够把一个郡县搞得有声有色,然后再利用相对优越的经济能力去渐渐的影响其他地区。他不是没想过去改写历史,但他终究只是个普通人,又能够做到多少?去改变政治格局?改变现在大众的理念?太不切实际了!不要说他没有这种能力,就算他有这种能力,没有几代人的努力能行吗?相比之下,还是尽可能的在有生之年去改进生产力,让百姓们过上好一些的日子更实际一些,至少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做到的事。

    此外,张仁这省粮令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尽全力的去避免史书上这时人吃人的事出现。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张仁不在乎这个时代的名望、权力,只要能过得安安乐乐就好。但他绝对接受不了人吃人的这种惨剧,也许他还不能管到其他诸候的地面,但至少不能让这种惨剧出现在他能够影响到的地方。

    “老郭现在应该已经把婉儿接来了吧?还有张诚、张信他们几个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当时我对曹操说‘食不加肉’,希望曹操能够做到。一个诸候领主带头做榜样,下层也会争相效仿不去吃肉,这样的话程昱应该就不会用人肉充军粮,而是想其他办法来解决。

    “可惜镇上的土豆还没能在其他郡县推广种植,不然的话情况会好上许多。今年秋收后要建议老曹大力推广……哎我到现在都没想通这时中国大张怎么会有土豆?对了,还有红薯也和土豆类似,但经过一定的加工后比土豆要好保存,现在应该是叫番薯吧?听名子好像是从西域那边传过来的,什么时候有空得查问一下。还有棉花,听说在河北一带有人种植,看来这时已经有棉布了。回头改良一下纺织工艺如何?

    “乱了乱了,先理一下头绪。都说‘衣食住行’,我就从这些方面下手吧……”

    他在这边胡思乱想,那边狱卒轻呼道:“张大人,你还醒着吧?”

    “啊、啊,醒着没睡。”

    狱卒道:“主公为你请的名医到了,我这就请他进来给你疗伤。”

    张仁道:“谢了,我正一身痛得难受。”

    为了方便照顾张仁,这牢门根本就没锁,狱卒随手推开,引着一位医师打扮的人进入牢房。看这医师大概四十几岁,神情飘逸,有些道骨仙风的感觉。

    狱卒恭敬的道:“华先生,就是这位伤者了。”

    “华先生?”

    张仁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这华先生难道是华陀?

    医师望见张仁吃惊的样子,微笑道:“怎么张大人听过我华陀的名号?”

    “哦耶!好运!撞见千古名人了!”

    张仁赶紧应道:“久闻华先生乃是天下神医,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