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明悟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哎……仔细想想,张兰过几年真的会变得很漂亮的哦,很令人期待呢。小丫头快点长大吧……呸呸呸,我想什么那我?”张仁赶紧又大力甩头:“张仁你已经有婉儿这么好的女孩子在身边还不知足吗?居然打起别人小女生的主意来了,简直禽兽不如啊!”

    定了定神,张仁叫道:“子良,子真,你们俩过来!”

    二人凑到桌前:“什么事啊老大?”

    嘣、嘣!

    张仁左右开弓,狠狠的敲了二人各一记脑崩:“你们俩小子想什么不好想张兰?我可告诉你们,好好的读书和学做事,谁也不准再打张兰的主意!”

    “哦,知道了。”这个是相对沉稳些的张信。

    张诚摸着额头的大包,咕哝道:“早就听婉儿姐说过,老大你过几年就会把张兰也收入房……放心啦老大,我们和谁争也不会和你老大争的。”

    “就是嘛。不过老大你也真是的,已经有了婉儿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准备收张兰……”

    “去死,去死!”

    随着张仁的暴喝,两个人肉足球直飞大门。耶,二比零……

    “张县令,张县令在衙中吗?”张仁的小镇连上屯田的三千军士,已经超过万人,故而从县长升为县令,年俸也提升到特俸的八百石。另外曹操支持张仁对农业及手工业的开发与改良,特许无名镇每年的税赋上缴五成,另五成由张仁自行分配。

    “哇靠,好大的声音!这谁啊?”

    张仁被震得耳膜发麻,也来不及理会趴在地上的二人就急忙赶出门去。衙门前站着个铁塔般的大汉,一张丑脸已经能吓坏小孩子,还挂着几道更吓人的伤疤,裸露在盔甲外的肌肉显得充满暴发力,背上背着一对夸张的大铁戟。张仁认识,正是被曹操称为“古之恶来”的典韦。

    (正史中典韦死于建安二年春,演义中并未说明,但从情节上来推算的话应该是在建安二年冬曹操对张绣的第二次南征。这里取用后者。)

    张仁连忙拱手施礼:“典都尉不在主公身边,来我这小县可是有要事?”

    典韦从怀里取出份书简递给张仁:“主公特差我来送信给你。”

    “我晕,你说话就不能小点声吗?”

    这么近的距离,张仁被震得双耳刺痛,又不好去揉,只能强忍着噪音打开书简。剃去那些客套话,简明的意思就是“你唯一的侍女婉儿现在在我家里教人唱歌跳舞,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你自己的床上就没人陪你了。老曹我过意不去,所以挑了两个美人出来,让典韦送去你那里陪你睡觉。再过个把月我自然会把婉儿毫发无伤的还给你,你那两个美人就不用还了,是我老曹赏你的”。

    张仁把这书简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两眼发直:“啥?老曹又送侍女给我?光是一个婉儿就已经让我有够牵肠挂肚的,那三个到时候还不得把我扯心裂肺啦!”

    典韦又取出一份书简:“婉儿姑娘听说主公让我来送信,特地也让我带了封信来。”

    “婉儿的信?”张仁连忙接过来。信上写得很简单,就是说她在曹府过得很好,白天教人唱歌跳舞,晚上和张兰有自己的专房。因为现在身份和以前不一样,也没人敢骚扰她,让他不用担心。另外还说这次曹操挑出来的美女在府中是一等一的,要他好好照顾。末了是一句老公注意身体。你受伤多次,身体不是很好,不要见了美女就不要命。张仁苦笑,婉儿还真是“关心”他。

    想想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就向典韦试探着问道:“典都尉,婉儿在主公府上还好吧?”

    典韦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跟着主公看过几次婉儿姑娘教人跳舞,跳得可真美!中间听说大公子曹昂看中了婉儿姑娘,向主公开过口想要过来,被主公狠狠的骂过之后就再也不敢做什么。主公为此特意让婉儿姑娘居住在内庭,除了出来教歌舞,其余的时候谁都见不到。”

    “这就好!”

    张仁心头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可又想起另一件事来:“等等,曹昂和典韦?过一阵子老曹打张绣的时候,这二位都要挂掉的。是不是出言提醒一下……可是曹昂在打婉儿的主意啊!这家伙是长子,万一没挂掉到时候向我施压要婉儿,我敢得罪这个老曹的继承人吗?他没挂的话,还轮不到曹丕的。”

    想了许久,张仁的私心还是占了上风,决定不说出来。

    典韦道:“主公送人的车驾也该到了。我是急不过,就先赶来的。一会儿车驾到了,张县令你就自己安排吧。”

    张仁道:“典都尉一路辛苦了。现在天近正午,不如就在这里用过饭再回许昌。”

    典韦大嘴一咧,笑道:“太好了!我还真想在张县令这里蹭上一顿饭再回许昌。”

    “又是蹭饭!好词没见传出几个,垃圾词汇到是传得比什么都快!”

    张仁想着,便将典韦往衙内请。典韦见四下无人,悄悄的道:“张县令,你前些时候是不是送过几坛酒给郭祭酒?”

    张仁道:“是啊,那是我试用蒸馏新法酿出来的酒。因为数量不多,又自觉酒质不佳,所以只是先送了几坛给老郭品品味,让他给我出点主意。”

    典韦道:“那酒还酒质不佳?郭祭酒转送了两坛给主公,主公试饮的时候那香气直钩得我流口水。这趟来我还在私底下和许仲康约好了,打算向你买上几坛回去痛饮的。你看是不是……”

    张仁无语。他试着用蒸馏法制酒,结果不得要领,蒸出来的根本就是水与酒精的混合体,口感极差,让他觉得到是搞出来些医用酒精!后来没办法,用果汁与蒸馏水去勾兑后口感才好上一些,但度数就比现在的水酒不知高出多少。他又不会品酒,就送了些给酒鬼郭嘉,让郭嘉试试口感,现在郭嘉那里还没有回信。

    犹豫了一下,张仁道:“典都尉要喝我这酒自然可以。只是这酒酒性极烈,我怕典都尉不胜酒力,还望莫要贪杯……”

    典韦一听这话几乎是叫的:“笑话!我典韦饮酒向来都是以坛来计,在营中还从来没碰到过对手,敢自称是海量!你这酒再烈我也不放在眼里,不喝上个五、六坛我绝不罢休!张县令该不会是舍不得珍藏的好酒吧?”任何一个好酒的人都自信自身的酒量,谁要是敢怀疑那无疑就是对他的蔑视!

    张仁几乎被震晕过去,连忙避开典韦的“有效攻击范围”,向张诚张信道:“你们俩快去家里把我酿的酒运十坛过来!”心里还在暗骂:“喝上个五坛六坛?你以为还是你常喝的那种就几度的水酒啊?我看不用多,最多一坛你就得趴下!”

    结果是仅仅半坛,大概也就三斤不到,典韦就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直到次日凌晨才勉强醒来,急急忙忙的赶回去复命。曹操问清晚归的原因惊呀的道:“世清那酒你居然敢喝下半坛之多?奉孝转送我的酒我只两杯就醉得不省人事!”

    ――――――

    在与典韦喝酒的时候,张仁打听到袁术军东侵陈地,曹操正打算亲自领兵东征袁术。这些细节他看得不是很仔细,具体如何他也说不清。另外就是曹操准备二次南征张绣。

    张仁看着这豪迈的典韦,心里一直在为救不救他而斗争。最终还是为了保护婉儿的私心战了上风,任事情按原有的轨迹去发殿。唯一担心的是曹操的安全,仔细考虑过之后决定在差不多的时候写信给荀彧,用曹操自己事后的“彼虽降却未取其质”来作借口,让荀彧派人去救助。这样做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典韦醉倒,张仁安排人照顾,自己也回家去看看。曹操送他两个美人,他说不动心是骗人的。他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偶尔看见美女的时候也很想去偷偷腥。只不过一直有婉儿陪在他身边,他既没有色胆又觉得不能对不起婉儿,所以从来没有乱来过。而现在婉儿在信里都没说什么,只是让他“注意身体”,他也就有点……

    “没事的没事的,婉儿不会在意的。这年头女子跟了人就讲什么三从四德,男人到是可以随意放纵,老郭不就是这样的人?亏我在曹营还被称为与老郭齐名的‘浪子’,我可还真没做过什么风流事,有点对不起这名号。搞定这两美女,我以后还是多对婉儿好一些就行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看样子我的确不是什么君子……不管了,回去看看!”

    某真小人心跳加速,按捺不住激动,以几近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家去……

    ………………

    “哎哟,腰好酸……”

    揉着发酸的腰际,张仁坐直身。不过别误会,他腰酸背痛并不是因为xx过度,而是在书房的桌上趴了一夜。

    昨日某真小人急色的回到家中,曹操赏他的两位美女早就在卧室中等他。一见他回来都殷勤的上来,争着要给他“侍寝”,水蛇般的身躯不停的在他身上缠来缠去,以求得到他的欢心。结果却把这位真小人吓得魂飞天外,狼狈推说还有要事,落荒而逃的躲进书房不敢出来。

    想想这两位热情过度的美女,张仁摇头苦笑:“都是一等一的美女,身材也无可挑剔,就是那热情劲头太吓人,看那架势简直像是**里的豹女!算了吧,这种美女我惹不起,也无福消受。我还是喜欢像婉儿那样可以温柔体贴的女孩子,或者说我喜欢的是温馨浪漫的情调?”

    看看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张仁又想起自己彻夜编写文献时,婉儿总是会温柔的为他加披上件衣服,端上杯热茶,然后静静的坐在他身边陪他熬夜,那份平淡的温馨与满足的感觉既难以言喻又令人怀念。

    “我到底好不好色?如果不好色,平时我想那么多干嘛?如果好色,为什么昨天美色当头我却会逃开?都是我的人,没什么要不要负责的事,只管玩就是……我现在自己都看不透自己了。”

    张仁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走出书房去洗漱。中间悄悄的去自己卧室看了下,那二位美女尚未醒来,又暗自摇头:“婉儿从来不会比我晚起来。现在她身份虽说还是侍女,但在家中的地位完全可以安心享福,却还是要全心全力的服侍我……这二位姿色这么出众,在曹府想必是高人一等的角色,看这情形就知道了。这样的美女,真有点养不起的感觉。”

    草草的吃过早饭,张仁回到书房取出几卷有用的书简准备去县衙。

    “大人金安!”

    两位大美女齐齐的出现在门口,把张仁吓一跳。想叫却才想起来昨夜逃得太急,连二人名子都不知道:“哎……两位美女早安,你们都叫什么名子?”

    “奴婢小莲,今年十八岁。”

    “奴婢小荷,今年十七岁。”

    “小莲和小荷是吧……我这里不用那么拘束,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二人突然一左一右的缠住张仁,梨花带雨的道:“大人昨夜不肯让我们侍寝,而是在书房中过了一夜,可是嫌弃我们二人姿色不佳吗?”

    “早就听说张大人与郭大人是齐名的风流浪子,昨夜却这般君子,定是嫌弃我们二人了。”

    张仁很怕女孩子在她面前掉眼泪,可是现在这二位与其说是掉泪,到不如说是在撒娇,要多假有多假。张仁急忙推开二人道:“你们不用这样。如果你们是担心我会对你们不好而刻意逢迎我的话大可放下心来,我会对你们很好的,不用讨好我。行了,我要去衙中办公,你们就在家里玩吧,如果坐不住可以出去走走。”

    说完张仁抱起书简,逃出家门。走在路上,张仁又想起还在鄄城的时候与郭嘉一起去歌舞仿的事,心中有那么一点隐约的明悟,自己在心底想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