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炼钢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婉儿取出一小袋黄金交给貂婵,言语间有些依依不舍:“秀姐,这里是老公为你备下的盘缠,还有一些是婉儿的积蓄,你收下吧,权当我的一点心意。”

    貂婵刚想推辞,张仁硬塞进她手中道:“不要推却,行走天下不带些钱在身怎么能行?就算你可以不用管我,婉儿的心意你是不能负的。”

    貂婵只好收下,向二人深深一礼:“世清、婉妹,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来看你们……婉妹,那时如果我想要世清陪我,你别吃醋啊。”

    婉儿轻轻的摇摇头:“秀姐你说这话就见外了。”

    貂婵淡淡的一笑,转身欲去。张仁忽然从车上取出吉它道:“阿秀,你再等等。让我唱完一首歌为你送别。”

    貂婵一怔,停下了脚步。

    张仁试了试音,开口唱道:“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时间被安排/演一场意外/你悄然走开……”

    貂婵静静的听完这首《千里之外》,眼中划落几滴泪珠,勿忙的擦去向二人一礼转身而去。她知道再不走的话,可能就不愿走了。

    望着貂婵远去的身影,张仁无声的将婉儿轻拥入怀。

    婉儿道:“老公,秀姐就这样走了,你不觉得可惜吗?也许你多留一下,她会留下来的。”

    张仁道:“她是去走自己选的路,我又凭什么不让她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强行留她下来,未必是件好事。”

    婉儿道:“可婉儿真的觉得好可惜……秀姐虽然脸上有伤,但人还是那么美。她如果愿意嫁给你的话,我愿意……”

    张仁轻轻按住婉儿的嘴不让她说下去:“傻丫头,别想那么多了。阿秀她说得对,我和你之间她根本就不适合介入进来,那样我分了心对谁都不好。还是那句话,我有你在身边就知足了。不过偶尔我去拈花惹草的话,你别怪我哦。”

    婉儿靠在他怀里,柔声道:“不会的啦!你自己也说过再怎么乱来,也会记得家里还有我,更何况你虽然有个风流浪子的名号,实际上从来没有乱来过。”

    张仁忽然笑道:“谁说的?我现在就很想乱来……我们赶快回去吧,我突然迫不急待的很想和你一起去造小人……”

    “造小人?”

    婉儿怔了一下就反应过来,娇羞下刚想轻锤张仁几下就被张仁抱起来扔进车里,随即张仁急冲冲的赶车回家。

    路上张仁回头望了眼貂婵远去的方向,心里默念道:“貂婵、阿秀,你一路走好!”

    貂婵离去后的张府,回复了往日的平静。

    也许是因为解开了貂婵的心结,让张仁了却了一桩心事,张仁现在全身心的投入到官渡之战的准备里去。建安四年的春耕他在徐州战场没能顾上,完全是荀彧处理的,具体的情况如何他也并不是太清楚,只是从各方面的回报上大概知道一些。另外三年的秋冬有一定的旱情,他那时有在各地修建水车之类的防旱措施,到四年春季情况有一定的好转。

    现在已是六月的夏末,张仁一有空就去小镇那里看看。小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他的试验田,各类的农作物都有一定的种植。看着田中渐渐成熟的稻粟,张仁找来经验丰富的老农诂算大致产量,亩产约在五百至五百三十斤之间。再就是土豆的种植面积与产量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想像,小镇上的军屯民屯基本上都是土豆与谷物进行三七分种,仅是三成的土豆种植就能满足日常的食用需求,剩下的七成谷物张仁问及,得到的回答竟然是用来交地租、税赋,好早日将土地盘下来!

    对此张仁也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一到小镇上招待他的肯定是各种各样的土豆吃法。不过最常见的还是将土豆磨成土豆泥,拌上些盐煮熟到也可口。

    “照这么诂算,官渡之战时粮食的储备是不用担心了,不过还是得先做一点更好的准备。”

    张仁大胆的向荀彧提出在官渡以南约百余里的地方调集一批人力,建立一个大规模种植土豆、萝卜这一类短时高产农作物的补给点。

    荀彧有些不了解:“在官渡以南百余里?你为什么会选那里?”

    张仁摊开地图,指了指袁绍的地盘:“荀公,以你的才智,会不明白河北袁绍的想法?”

    荀彧仔细的看过地图后道:“若袁绍大举南下,官渡的确是个必争之地,那时主公也会在官渡驻大军扼守……你是想提前作好准备?但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让袁绍放弃官渡而从别处下手?”

    张仁迟疑道:“这个……我还真没想过。”

    荀彧考虑了一会儿道:“要不先派少量人马前去,对外以屯田的名义先小规模种植,迟些再缓缓的加派人马。”

    张仁道:“也只能这样了。”

    荀彧道:“袁绍南下是迟早的事,不过目前他还在与公孙瓒交战,短时间内不会南下,这段时间我们要加紧准备。”

    张仁道:“荀公,依你看到今年秋收后粮食方面的储备能用多久?”

    荀彧道:“这个不太好说。眼下临近秋收,不记秋收后入仓的粮草,主公的存粮还能供八万人马支持四个月左右。若再加上今年秋收的粮草,吃上两年应该问题不大。”

    张仁道:“那我就安心了。”

    二人又商议起一些事,曹操来到府衙。

    曹操道:“文若、世清真是勤政啊!”

    二人一齐施礼。张仁问道:“主公何来?”

    曹操道:“适才听说圣上赐国舅董承锦衣玉袍,就过去见识了一下。”

    张仁心里一突,暗道:“献帝的血诏?曹操还是没能看出来!”

    荀彧道:“主公可是担心圣上有图主公之谋?”

    曹操摇摇头道:“锦衣与玉带我都细细看过,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或许是孤多心了吧,董承长安救天子有功,却还真的一直没有赏赐过什么,现在赐锦衣玉带算是尽尽人事罢了。”

    荀彧点点头,向曹操说起一些政事。张仁在一旁心里斗争得厉害:“说不说出来?这可是危害到曹操的一件要紧事……”

    想了许久,张仁终于还是放弃了:“算了,不说。反正董承这几个人根本就没什么权势,曹操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而且这事只不过是献帝与曹操之间的政治斗争,对权力的争夺而已,我如果多嘴插身进去,就会陷入这政治斗争的旋涡,搞不好还会背上个莫名其妙的骂名,对我以后的行政措施不利,还是装聋作哑的明哲保身好一些……对了,得处理一下刘备的事,徐州那里好不容易才回复了一些生产力,不能再让刘备取徐州的事给搞乱了。可是用什么样的借口比较好?”

    曹操问道:“世清你在想什么?”

    张仁道:“主公,现如今刘备被圣上尊为皇叔,只怕会对主公不利吧?不如……”他比了个杀的手势。

    曹操摆手道:“刘备天下知名,如果孤杀之只怕会令天下英雄望而止步,怎么能因一个而失天下人心?这个孤很早就已经说过了。再说刘备被孤困在许昌,并无用武之地,又有何忧?”

    张仁心道:“你是想收服刘备吧?不过刘黄鼠的野心之大,根本不是你能收服得了的,再往后的青梅煮酒论英雄还让你放松了警惕,草草的就放虎归山……不行,这事我得提醒你一下。”

    想到这里张仁道:“主公,刘备志大,现在困于许昌难保不会寻计脱身。主公千万小心,万万不可放他离开许昌,不然恐其日后为患。”

    曹操道:“这个我心里有数。世清,听说你在小镇上曾铸刀剑数十柄,都是世之宝刃,什么时候可以让孤开开眼界?”

    张仁道:“主公要看自当从命。若主公不嫌张仁寒舍简陋,今日便可前往一观。”

    曹操道:“甚好!”

    张仁心说早就想让你看看了,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忙粮草的事,对武器方面的改良与量产想插手都插不进去(曹操设立了监冶谒者,专管冶铁诸事,张仁身为尚书仆射虽然可以过问但无权干涉)。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

    ――――――

    曹操来到张府,张仁兴冲冲的带着曹操来到收藏室,把试制出来的各种武器全部拿出来给曹操过目。曹操一把把的检看,越看越心惊:“看过去朴实无华,但每一柄都可谓当世名器!如果量产武装给军队,那会是什么样的成果!?”

    张辽与许褚侍卫曹操身侧,看着这些武器双眼冒火,恨不得马上抢过来试试。

    张仁看在眼里,向曹操道:“主公,何不选出两柄来让文远与仲康试试?”

    曹操点点头,让张辽许褚各选一柄武器再去院中试用。

    二人大喜过望,迫不急待的左挑右拣,最后终于二人都挑出一把趁手的长剑,匆匆的跑去院中一试。就连曹操也按捺不住心痒,挑了一柄剑出来。

    院中的一些草木可遭了殃,张、许二人挥剑如风,细一些的草木基本上都是一剑斩断,满院都是闪烁的寒光。许久二人才收住剑,脸上挂着不舍的神情双手捧剑交还张仁。

    张仁忙道:“二位将军如果喜欢就收着吧。张仁并不会武,这些剑在我手里也无甚用处,到是将军征战杀场才会让这剑有用武之地。”

    二人大喜,又目询曹操。曹操笑道:“即是世清的美意,你二人就收下吧。

    这边张诚张信在亭中摆下酒菜,张仁便请曹操入席。论身份张仁是不能和曹操平坐的,但曹操让张仁在桌前坐下,问道:“世清,你所铸之剑如此锋锐,可否遍及军中?”

    张仁等的就是曹操问这个,回答道:“主公,这些剑是张仁在小镇试制兵刃中的极品,材料所费甚大,遍及军中是不行的。”

    曹操有些失望。

    张仁又接着道:“不过,次一些的兵刃到是完全可以大量的生产。主公可曾听说过炼钢?”

    曹操道:“孤曾在书中看到过,自己也曾取用炼钢之法炼出钢刀百柄,称为百辟刀。不过所耗的时日与材料其多,不敢大量炼铸……怎么世清你有办法大量制做?”

    张仁道:“张仁在小镇之时有过多方尝试,有一法可大量炼钢,只是需要大量的煤石来支持。若主公有意,我愿在徐州左近带人炼钢,就近取煤。”

    曹操想了一会儿道:“眼下临近秋收,世清你未可轻离,待秋收之后再作打算不迟。至于这炼钢之法,世清可否著书教于工匠?”

    张仁有点为难,有关炼钢的资料他都是凭着打工时的记忆勉强写下来的,而许多炼钢所要的材料比例、温度掌控别说工匠,就是他自己都得凭着感觉才做到的,那哪里能写得清?

    曹操看着他为难的神色却会错了意,笑道:“哈哈哈……孤失策了。自古人之技艺岂能轻授于人?无妨,世清既有亲自铸兵之意,待秋收之后孤会让你带领工匠去做的。只是炼钢的话一定要煤石吗?”

    “废话!单凭木柴木炭哪里够炼钢所需的温度?就算凑够温度也不知要用掉多少!”

    张仁心里这么说,口里应道:“用煤比用木炭远为省事。”

    曹操点头道:“看来这煤用处极大,孤一定要加派人手多方寻探才是。”

    张仁心说如果你能找到石油就更好!不过找到张仁也不知道如何分解,知道如何分解以现在的科技水平也不一定能做得到。

    曹操又摸了摸挑出的长剑,问道:“世清,此剑孤甚是喜欢,可否割爱?”

    张仁忙不迭的应道:“主公喜欢,张仁自当奉送……”

    就这样送掉三把剑,张仁有点不甘心,暗道:“不止是武器,还有一些东西要准备一下……明天我得去找刘晔……”

    最近张仁很忙。

    自从那天曹操答应在秋收后放他去徐州办兵工厂起,他有点时间就猫进书房整理相关的资料。不过他还是有件事非常的闹心,就是他去找刘晔想参看发石车的图纸,却被刘晔礼貌的送出府去:“我从未听说过什么发石车,又哪里会有此物的图样?张――仆射一定是在哪里错听了什么有关晔的传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