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说客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高顺道:“听你的。对了,张诚和张信这两个孩子我看根骨不错,想有空的时候教他们些武艺,你看如何?”

    张仁向诚信问道:“你们两个想不想学武?”

    诚信回答得很干脆:“想!”

    张仁道:“行,以后就多听高大哥的吩咐。高大哥,这俩小子也不是什么乖乖仔,要是不听你的话只管打!”

    高顺笑道:“这个我知道。”

    诚信对望了一眼,看样子对张仁有那么一点不满意。

    张仁道:“高大哥你以后就在我这里住下,现在我就让这俩小子带你去挑间房间。我这里的空房间还有很多的,挑着合适的就住下。如果缺什么就和他们说,千万别见外!”

    高顺其实很喜欢诚信这两个孩子,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随着二人去了。

    婉儿问道:“老公,这个高大哥为人可靠吗?”

    张仁道:“我敢说他是最让人放心的人。以前他追随温候的时候,被温候误解也罢,削去兵权也罢,一直无怨无悔的帮助温候。后来温候身故,他被俘后话都不说一句就想随温候而去,我觉得太可惜了,就向主公求情救了他一条命。”

    婉儿叹道:“吕温候的为人不怎么样,但他身边却有这么好的人帮他。秀姐她也是一样……”

    张仁道:“现在高大哥来我们家,我们一定要把他当成自己的家人,就像当初阿秀那样。”

    婉儿道:“婉儿明白。对了,高大哥有家室吗?”

    张仁道:“好像没有哦……怎么你问这个干什么?”

    婉儿道:“高大哥这么大的年纪都没有家室,我想在镇上帮他说个媒。”

    张仁道:“好啊!你有合适的人?”

    婉儿道:“一时半会儿的我也想不起来,过几天再看看好吗?”

    张仁道:“嗯,看你的。”

    张兰在旁边拎起张仁的耳朵道:“大人,你这会儿想不想去见见蔡琰?”

    张仁漫不经心的应道:“很想……哎哟!”

    自高顺来到张仁家,让张仁无意中得知曹操在监视他的事之后,他行事比以前更加小心了。家里大小诸事全部交给高顺去代为打理,自己平日里除了去酒店中喝点酒,就是躲在家里整理文献或是陪婉儿弹弹琴唱唱歌什么的。偶尔会来征询他一些关于民政上的事,他也以“白身”为借口给推脱掉。总之他现在就想安份的做个小老百姓,能避的事都尽量避开,免得又一不小心触怒曹操引来杀身之祸。

    按说他这么做本来没错,可是传到曹操耳中的回报就有点变了味了――

    “怎么?张仁他自丢官弃职之后,把诸事全都交给管家高顺打理,自己整日里寻欢作乐、借酒浇愁,还经常喝得酩酊大醉?”

    曹操听到这样的回报,对张仁的感觉自己都说不清。既觉得他这样自报自弃有点可惜,又始终对他当日的举动有些恼火。

    想了许久下令道:“来人,去把荀尚书和郭祭酒都请来,说孤有要事相商!”

    郭嘉与荀彧到府,曹操向二人问道:“孤这次请你们来,是想问一下有关张仁的事。你们二人也算与张仁相交最久,依你们看张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郭嘉与荀彧对视一眼,明白几个月下来曹操的火气已消,看样子是想把张仁再叫回来任职。

    郭嘉道:“主公,我与世清的私交最深,很清楚他的为人如何。世清为人心地纯良,没有心机,当日的所为也全是为主公着想才犯下大错。最近听闻他在小镇上自己开起间酒店,整日里借酒浇愁,如此自报自弃岂不可惜了他一身的才干?还望主公能不计前过,召他回来再度任职。”

    荀彧道:“奉孝所言正是。且世清往日里处理民政多有建树,才干亦属难得,能吏贤名早已远播,如今却被主公闲置于家,时日稍久只恐欲投奔主公之人会有所顾忌,对主公大业不利。若其他诸候闻讯召他前去,主公岂不失一大贤?主公眼下又正欲与袁绍争锋,正需要一个像世清这样的人才来打理后方。”

    曹操心里盘算了一下,张仁是犯了他的大忌,但看样子早就已经知错,连佩剑都交还给了他。现在躲在家里诸事不问,说不定时日稍久会对他心生不满,万一真的被其他诸候召去那除了杀掉他别无选择,这对爱才的曹操来说也是件不愿去做的事。

    曹操问道:“你们说得在理,那孤将张仁再度召回来?”

    郭嘉想了想道:“主公到也先不必太急,且容我去探问一下再作打算不迟。”

    曹操楞了一下,与郭嘉对望了一眼才明白过来。是人都有脾气,而他这样对待张仁,张仁说不定也有心里也有气,不愿再出仕帮他也说不定。郭嘉就是想先去劝一下帮他说点好话,这样的话对大家都有好处。于是点头道:“奉孝你与世清私交一向甚好,那你就先去探望一下吧。”

    ――――――

    小镇中,张仁正躲自家的天台上享受着秋阳日光浴。

    “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

    念了句陶渊明的诗,张仁心想道:“这样的生活多好?当个甩手掌柜,整日里什么烦心事都不用去管,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饱暖思x欲的时候还有婉儿在身边,多自在!不过到真没想到高顺居然挺有商业才干的,酒店和田地这些产业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请了些人来扩大生产,现在光是酒水这一样都有不少能直接卖到许昌去,赚得钱可不少那!嘿嘿,我现在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好一句‘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看样子你小子过得挺逍遥自在的,我还以为你真的在自报自弃那!”

    张仁忽的爬起身来道:“老郭?你怎么有空来这里啊?”

    郭嘉看了眼张仁那一身日光浴的怪异打扮笑骂道:“你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

    张仁道:“你懂什么?这时的阳光不冷不热,晒在身上别提多舒服了,再说多晒晒太阳有益健康。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郭嘉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你自己好好享受吧。”

    张仁让张兰另取了一张太阳椅上天台,给郭嘉倒上一杯寒冰后道:“这么有时间来看我。主公那里不再生我的气了吧?”

    郭嘉道:“嗯,这几个月主公的气也消了,我这次来就是来问下你的意思,是不是该回去任职了。”

    张仁赶紧摇头道:“不不不,我不想再回去当官了。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指不定什么时候又一时头脑发热惹火主公,那脑袋可是会搬家的。”

    郭嘉道:“你小心一点不就行了?大不了多做事少说话。”

    张仁道:“哪有那么简单?我这段时间回想过以前的事,觉得我其实根本就不适合在官场里面混。这次是有你和荀公救回我一条命,但下一次就不见得了。再说我现在过得很好啊,娇妻美妾……哦我没妾,衣食无忧的,又不用担心会得罪谁而对我不利。这种逍遥自在的日子多好!”

    郭嘉仔细的看了看张仁,问道:“臭子小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对主公不满?”

    张仁道:“你把我当什么?的的确确是我犯了主公的忌,自己做错了事哪能去怪别人?要说我也就是有一点遗憾罢了,以前还有好多事没做完的。”

    郭嘉道:“那你现在回去再把这些事做完不好吗?”

    张仁道:“我刚才都说了我不适合在官场里混,以我的个性太容易得罪人了。至于那些没做完的事,等我整理好文献之后再找你转交给荀公去斟酌也一样。我现在就想当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开开心心的过自己的日子。”

    郭嘉道:“这么说你不想回去任职?”

    张仁道:“当然!有逍遥自在的日子不过,我回去受那份累干嘛?”

    郭嘉也不再劝,改和张仁聊起其他的事来。张仁留下郭嘉吃了顿饭,临别时郭嘉道:“臭小子,我最后再劝你一次,你想过平淡的日子我不拦你。但是我提醒你一下,既然你已经被主公惦记上了,想真正平淡是不可能的事。至于你该如何去做,自己好好想想吧。”

    ――――――

    送别郭嘉,张仁回到家里皱起了眉头。郭嘉说的没错,万一哪天曹操正式来辟他,他敢说不去的话那无疑又是在惹怒曹操。人老曹拉下面子来你不领情,不是找死吗?

    婉儿在旁问道:“老公,郭大人这次来是不是主公有意重新取用你?”

    张仁道:“是有这个意思……可是我不想再去当官啊,官场对我来说太危险了。万一我有点什么事,你们怎么办?”

    婉儿道:“老公,婉儿其实也不希望你再去当官,可是我们得罪不起主公啊。如果你强行推脱,只怕反而会出事。”

    张仁歪着头想了许久才道:“不管他,到时候再说吧。希望老郭能在主公那里好好的说一下,也许能让主公放过我也说不定。”

    婉儿道:“也只能希望如此了。”

    ――――――

    郭嘉回到许昌直接就去找曹操回报。

    曹操道:“怎么?他现在过得逍遥自在,不愿再度出仕?”

    郭嘉道:“以他的个性会这样选择也不奇怪。世清他平时其实是很胆小怕事的人,只是头脑一发热才会做出格的事,不过我想他在经过这次的事之后会有所改变才对。”

    曹操道:“罢了,他不愿回来我也不难为他,就让他过些逍遥自在的日子吧。”

    郭嘉道:“主公,我不赞成这样做。以世清的才干早晚会引起其他诸候的注意,那时就算世清不愿出仕,搞不好还是会被其他人强辟去。”

    曹操皱眉道:“那又该如何?难道要我……”说着比了个杀的手势。

    郭嘉连忙摆手道:“不不不,主公不可!依我看当日世清还剑之时就颇有点恩尽义绝的味道,所以我觉得主公当再以厚恩待他,以世清重情的个性,受主公大恩后会图报,那时再用辟他出仕即可。”开玩笑,郭嘉现在就是想努力的让二人和解,好让张仁能安心的出仕,可不是想曹操杀张仁!

    曹操道:“听着似乎有理……不过据看张仁以前诸事可说他为人清心寡欲,金宝美女都难动其心,这让孤用什么去收他的心好?”

    郭嘉笑道:“主公你忘了婉儿和貂婵之事吗?”

    曹操有些不解的问道:“婉儿和貂婵?此二女都不是什么国色之女(貂婵在给张仁的时候已经毁了容)……等等,你是说张仁他不喜欢美女,让孤挑几个不漂亮的给他?”

    郭嘉有点哭笑不得:“主公误解我的意思了。婉儿与貂婵其实身世都很可怜,而婉儿自跟随张仁之后大有转变,貂婵更是有过田猎宴中的一舞。所以我觉得以世清的心性一般的美女不能让他动心,只有那种身世可怜,眉宇间常有忧郁之气的女子才能打动他(张仁要是知道郭嘉这样评价他肯定吐血)。如果主公安排一个这样的女子去他身边并着其加以劝说,诂计不久他就会被说服。”

    曹操沉吟道:“真是这样吗……只是这样的女子让孤上哪里去找?”

    郭嘉笑道:“主公眼下不是有一个正不知如何安排是好的人吗?”

    曹操顿然醒悟道:“你说的是她……不错,她的确与婉儿、貂婵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入夜,曹操一个人悄悄来到府中临时安排给蔡琰的居所,静静的站在那里听蔡琰弹琴。

    蔡琰的琴声哀婉凄凉,似乎在诉说着她伤心的往事,而曹操此刻的心情也绝不好过。当年他在洛阳任职不过三十来岁,去拜访蔡邕时偶然间见到还仅有十岁的蔡琰。因为他与蔡邕是平辈论交,所以当时对还是小女孩的蔡琰没怎么留意,甚至直呼蔡琰为侄女。只是数年后蔡琰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曹操在惊叹蔡琰的容姿才艺之余也渐生爱慕之心。可是论身份曹操是蔡琰的长辈,且以蔡家的家世名望,即便是卫仲道死后蔡琰也不可能嫁给他作妾室(那时的曹操已有正室丁夫人),只能在心里留下一份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