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见关羽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赶紧加快处理各类事物的动作,有些顾不上的地方也就不再去管。另外写了封加急的信派人送去临近的濮阳,让守将夏候惇火速调合适的人来这里接替工作。

    五天后,夏候惇调来的校尉赶到。张仁把这里该注意的事全部告诉他后,忙不迭的推说许昌有加急书信召唤,带着侍卫赶回许昌去。

    “唉,我真的不是领兵打仗的料啊……”

    一路快马加鞭,当许昌城渐渐出现在视线中时,张仁长长的吁出一口气道:“回来了回来了!说来说去还是许昌安全啊!”

    自穿越以来,张仁真正只上过两次战场。第一次是濮阳火场救老曹,第二次就是这一回的劫营夜战。可惜濮阳是逃命,劫营一战是保命,反正都是一样的狼狈不堪。

    “坚决不再上战场啦!”

    张仁心里大叫着,回头望下四个侍卫,尴尬的笑道:“你们跟着我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比起你们旧主温候和高将军,我简直是一个废物。别说是上阵厮杀,就连临阵的指挥都差劲得要命……三千人打一百人,伤亡能惨重到那种地步。”

    (一时懒性发作,这四个侍卫都没取名……暂时用abcd来命名一下吧,顺便征集一下四个人名的说。a是侍卫长用长枪,bc是近战高手都擅用剑,d是斥候兼弓箭手)

    侍卫们都默不作声,张仁也不好再说什么,带着他们直接去尚书府报到。

    赶入大厅,张仁见荀彧和郭嘉在座,问道:“荀公,你这么急着召我回来是许都发生了什么大事?”

    荀彧道:“是发生了一些事。不过你怎么晚了五、六天才回来?我算过行程,你应该在五天前就该回来的。”

    张仁道:“唉,别提了。先说下许都发生了什么事吧。”

    荀彧道:“前些天我收到黄河一带屯田点的急报,说各屯田点都被袁绍所派遣的小规模轻骑搔扰破坏,损失颇大。我担心你会有失,所以急派人去召你回来。”

    张仁道:“就这个?荀公我已经知道了……事实上我都碰上过了。”

    张仁把自己碰上的事说了一遍,郭、荀二人相继失色。

    荀彧急问道:“那里可是被袁绍注意到了?”

    张仁摇头道:“应该没有。看情况那百余骑所做的只是一般性的破坏,烧毁的也全是明面上那些仓库,暗中的地窖与山腹中的暗仓一点损失都没有。不过这些搔扰性的轻骑来去如风,事先也全无朕兆,以各屯田处的少量兵力很难提防。我抓到的那些人如果不是贪功心切,想拿我的人头去请赏,诂计也奈何不了他们。”

    郭嘉沉思道:“这一招好毒!如果加强各处的防御那主公不多的兵力势必更加分散,但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又会影响到粮草的屯积供应,全被破坏掉那重建屯点、运送各处所需粮草又会使我军士卒疲于奔命。真可谓是一石二鸟……这样的毒计,诂计是出自沮授或田丰的手笔。”

    荀彧道:“那奉孝你可以应对之策?”

    郭嘉笑道:“要应对到也不难,只要让各处的屯田军士多加防范,再下令原本种地的士卒转回战士即可。虽说会影响到一定的粮食产量,但总比被袁绍一个个的破坏掉强。”

    张仁迟疑着道:“荀公,补给点遭劫营时朱校尉重伤昏迷,不得已我临时接下了大权指挥军士反击,事后又自做主张的进行了一些重建的工作,并向濮阳的夏候将军请调守将……应该没有过份吧?”

    荀彧与郭嘉同时楞住,许久荀彧才道:“事发突然,你这样做是对的。”

    张仁道:“那就好!我怕又做错事惹出麻烦来……荀公、老郭,我刚回来觉得很累,这里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事,我想先回府去休息。”

    荀彧道:“你一路也怪辛苦的,去吧。好好休息一下,过两日再来府中不迟。”

    张仁拱手而别,剩下荀彧与郭嘉对视无言。

    郭嘉道:“荀公,好像上次的事真的把这臭小子给吓怕了……”

    荀彧道:“是有这种感觉……两军阵前主将不能指挥,他身居高位临时领军反击本是该做的事,他却害怕又被主公怪罪……”

    郭嘉道:“我最担心的是他从此束手束脚,许多本应放开胆去做的事,他却畏首畏尾的不敢去做。本来处事小心谨慎一些是好事,可他要是太过谨慎的话岂不反而误事?”

    荀彧道:“同感!他如果变成一个唯唯诺诺的人,一身的出色才干只会荒废掉,成为一个只知领命而为、不思进取的庸才……本以为上次革职的事会让他有所收敛,现在看来他到是收敛得过头了。怕这怕那的哪会做得好事?”

    郭嘉道:“这么看来到还是以前那个办事风风火火的臭小子更好一点。”

    荀彧道:“难道你还想看着他头脑发热又闯出大祸来?我们是救得了他一次两次,可多了怎么办?他现在这样也许我们还能省点心。罢了,这小子的才干主要是精于内而疏于外,以后我只让他去处理后方政务,并让他放开手脚去做,但凡会碰上军事或是有什么危险的事我不让他去便是了。也许这样才能让他发挥出全面的才干来。”

    郭嘉道:“也只有这样了……”

    其实郭嘉心里也有想法。张仁虽说看上去只是精于内政,但或多或少的提出过几次军事上的“建议”,而且几次都是独树一帜的反对众人意见,曹操一不采纳就会吃大亏,在这一点上早就引起了曹操的注意,甚至私底下也曾和郭嘉提起过张仁可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以张仁现在的情况肯定是再也不敢提及这方面的事,可是那样的话曹操会如何去想?明明有着好的想法却推三阻四的不肯说出来,只会加重曹操对他的猜忌,搞不好到时惹得曹操不高兴找个借口喀嚓掉他都有可能。

    “这臭小子还真是让人费心啊……我怎么会认识他这么个混帐?还与他相交甚好的。有心想扔下他不管又觉得心有不忍,时时刻刻的去提点他自己又累又烦,我上辈子是欠了他的怎么的,这辈子来还他的帐不成……”

    不提郭嘉在那里头痛,张仁自己是悠哉悠哉的回到家中。四个侍卫早他一步回来报信,这会儿家中众人也都在等他。

    “婉儿,我回来啦!”

    这已经是张仁几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一回来就喊上这么一句,然后就顺手抱起婉儿。张信与张兰早都已经习以为常,蔡琰却在一边皱起眉头道:“夫君你回来了……”

    张仁道:“文姬,我说过好多次了别叫我夫君,叫我表字就可以。”

    蔡琰道:“有些不太习惯……”

    张仁道:“文姬你前一阵子不是叫得也挺顺口的吗?怎么现在又这样。唉不说这个了,肚子好饿,有吃的没有?”

    婉儿道:“已经准备下了。老公你先去洗个澡,洗完就可以吃了。”

    饭后张仁随便的问了一下他不在的这几天家里的事,然后去书房看了一下蔡琰新整理出来的文献。夜深时分,张仁便跑去了婉儿的房间。

    婉儿见他来又想将他推去陪蔡琰,张仁强行挤进房间道:“婉儿你干什么啊?干嘛老推我去陪文姬?”

    婉儿道:“蔡姐姐是你的正室嘛。再说……”

    张仁道:“唉,你就别提这些了好不好?说真的,你觉得现在的文姬在家里到底像什么?”

    婉儿有些不解。

    张仁道:“你不觉得文姬对我一直很冷淡吗?其实文姬嫁给我,更多的只是想寻求一个庇护她的场所,说实在的我和她到更像是挂了一个夫妻的名份在这里。现在她每天帮我处理文献,如同是一个来家里教书的先生一般。我去她那里就像是对着一块冰一样……”

    婉儿道:“你这些事我听不懂,不过你多陪陪她不就好了吗?”

    张仁道:“我才不要!说来说去还是婉儿好……至少想怎么样就就么样,嘿嘿嘿!”

    ――――――

    荀彧是让张仁休息两天再回去理事,所以张仁次日也没有急着去府衙,而是在家中陪婉儿,再就是细心的与蔡琰清理文献。

    刚刚吃完午饭,一家人都在大厅闲聊,突然大门那里传来了巨大的拍门声。

    张仁道:“这谁啊?这么用力的拍门。我去看看。”

    赶到大门前打开大门,张仁当场吓呆――

    “关、关羽!你来找我干什么?”

    关羽见到张仁,眉宇间泛起一股怒意但强自压住道:“张仆射,关某特来拜访!”说完也不管张仁,竟自走入院中。

    张仁急忙上前拦住道:“关将军,你找我有什么事?”

    关羽没说话,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张仁心道:“完了,这不是来找我麻烦的吗?”

    再次拦住关羽后道:“关将军,上次的事张仁多有得罪,自知理亏。张仁任你处置,但请关将军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关羽怒道:“你把我关羽当成什么人?岂会像你一样落井下石?”

    张仁的四个侍卫见状不对赶紧赶出来护住张仁,却被张仁叫住:“你们退下。他真要发狠你们也不是他对手,别乱来。”

    侍卫们退后几步,但并没有离开张仁太远,怕关羽突然发难伤害张仁。

    张仁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一些,问道:“关将军,你此来到底有什么事?”

    关羽见到张仁拼命护住自己家人与侍卫,眼中划过几分欣赏,怒气也渐渐平复下来,拱手道:“张仆射,关某想与你单独谈上一谈,可否?”

    张仁暗想道:“我也是慌了,只记得关羽可能会找我麻烦,却忘了他现在在曹操的地盘上也不会乱来。而且据说关羽是‘傲而不忍欺下’,我这德性也不会让他动杀意才对。”

    想及这点便道:“关将军请随我去后院小亭。”

    侍卫长张放(感谢书友提供)道:“大人,这……”

    张仁道:“关将军为人光明磊落,断不会加害于我的,你们放心吧。”

    来到后院,张信送上了热茶后便被张仁挥退,并嘱咐其不可靠近。

    张仁道:“关将军,现在你可以和我说有什么事了吧?”

    关羽道:“张仆射,关某想问你一下,你是不是知道衣带诏的事?”

    张仁小心的看看四周,确定没人才道:“是……我是知道。”

    关羽道:“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如果你告诉曹公的话,不但不愁进身,当日亦不会被曹公革去官职还险些丢掉性命。”

    张仁道:“关将军,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关羽道:“正是!关某一直想不明白此中原由。”

    张仁想了想道:“关将军,其实当日我就说了,我不想看见太多的人为这事而死……至少是不想看见这些人死在我的手上。”

    关羽道:“就这么简单?”

    张仁道:“关将军,我这么说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明白……如果我把衣带诏的事告诉主公,固然能加官进爵,但我一样会受天下人的唾骂,更会陷入一个永无宁日的漩涡之中,那不是张仁想要过的日子。我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只想过一点平淡安稳的日子。现在身居高位,也并不是我想的。按我的本意,只是想当一个县令,治理好一方平安,自己亦过得平安就好。”

    关羽道:“那你为何还要去拦我们?”

    张仁道:“食君之禄总得担君之忧。如果当时让你们回到徐州,指不定哪一天你们就会挥师许都,那时张仁这条小命能不能保得住都不知道。”

    关羽道:“也就是说,你所做的这些只是求自保?”

    张仁点头不语,心里却在想:“我总不能说我是想要徐州发现的煤矿来保证炼钢吧?那个时候本来老曹都答应让我去徐州一带建兵工厂的,要是徐州让你们占了去我的想法不得玩完……不过现在也一样的玩完了。”

    关羽沉默许久,叹道:“你说的不错,你只是求自保而已!乱世当中谁不如此?关某不再怪你就是!另外这衣带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