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姜是老的辣(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张仁道:“听起来很不错……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位置。”

    凌云点点头。张仁心中却在暗想:“那么适合我的位置又在哪里……”

    又走了几步二人便转到了互市商街。这条街是张仁平时办完公事回家时最喜欢走的一条街,在张仁的有心运作下这条街可以说是全许昌城最热闹也最繁华的一条街市。不但各类店铺几近齐全,就连餐饮娱乐主要是棋牌舍之类的,据说有两间环境较好的雅间长期有达官贵人去那包厢都有好几处。

    以前张仁经过这里时,上至官绅下至平民,许多认识他的人都会和他友好的打招呼,可今天却没一个人敢和他说一句话。有一些看起来是官家子弟的都避开他远远的,唯恐躲之不及。

    张仁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进一间酒楼向店小二道:“有雅间吗?”

    小二认识张仁,急忙道:“有有有,张仆射这边请!”

    张仁道了声谢,跟着小二来到二楼的雅间。随便的要了两壶酒和几个小菜,坐在窗前望着大街呆。半晌回过神来,见凌云依旧侍立在他身后便招手道:“别傻站着了,坐下来陪我喝几杯。”

    凌云迟疑道:“大人,这……”

    张仁道:“这里包间没外人,不用理会太多,坐吧。”

    凌云依言在张仁对面坐下,问道:“大人,尚书府中生了什么事吗?打你一出府就闷闷不乐的。可以说给我听吗?”

    张仁没有说出有关衣带诏的事,只是含糊的道:“我们被困在蒋氏庄园的那段时间,许都城中流传着一些不利于我的谣言,而这流言害死了几百条人命……”

    凌云愕然道:“什么流言这么可怕?”

    张仁道:“你还是别问了。凌云,你们几个相信我的为人吗?”

    凌云用力的点头道:“大人忠肝义胆、宅心仁厚,凌云很开心能侍奉大人左右。”

    张仁被凌云的这句话给逗乐了,心道:“什么什么?忠肝义胆?还宅心仁厚?我有那么高尚吗?”

    凌云接着道:“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在四处传播大人的流言,如果让我知道我一定要杀了他!”

    张仁道:“别激动,坐下。防人之口胜于防川,杀也解决不了问题。”

    凌云默不作声的坐下,张仁心想道:“是啊,谁会散布这些莫名其妙的流言出来……难道是袁尚?如果是袁尚的话应该说得过去,他一门心思的想让我投靠他,但我曾经向他提起过舍不得许昌的家室,他会采用散布流言的方法诱使曹操杀掉我的家人吧?如果真的如他所想曹操听信了流言杀掉我的家人,我又会一气之下改投袁绍吗……这个我自己都说不清啊。曹操再怎么样还能够挡住北方异族,袁绍却不见得会有这份胆识。如果北方异族南下,死的人远比我那几号家人多得多吧……真要那样我会如何去选择?帮曹操还是帮袁绍?也许我还是会选择帮曹操,然后再辞官。书上刘备伐吴不就是个很经典的例子吗?所谓的私仇与国恨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房门打开,小二送上了两大壶酒和菜之后退了出去。张仁并没有急着倒酒,而是接着思考:“其实以曹操的才干也绝不会去动我的家人才对,我现在唯一想不通的就是曹操为什么一定要把衣带诏的事栽到我头上。难道说他是想把我绑到他的战车之上与他一同进退?没理由啊!我根本没有什么出色的才干,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想来想去想不通,张仁用力的甩了几下脑袋不再去想,抬眼现凌云正望着桌上的酒菜咽口水,哑然失笑道:“你瞧我这人当的,只顾着自己想事,却忘了你们自早上起和我赶路就没碰过水米。饿了就快吃,不用等我先动筷子。”

    凌云嘿嘿一笑,迫不及待的抓起筷子胡吃海喝。张仁也取过酒杯准备倒酒,却听见凌云大叫道:“这酒什么味道?苦中带甜?以前从没喝过!”

    “嗯?”

    张仁也倒出一杯,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见店小二奔赶入房中道:“二位大人别见怪!这是本店新进的酒,唤作琥珀液……”

    “琥珀液?”

    张仁举起杯想看看颜色,可惜这竹杯看不清楚。又闻了一下觉得香味很熟,稍稍喝了一点愕然道:“什么琥珀液?这不是啤酒吗?问题是好好的啤酒干嘛要加果汁?”

    店小二听见张仁喊出“啤酒”一词后愕然道:“皮酒?张大人请恕小人直言,你对这酒的称呼也太不雅致了吧?”

    张仁哑然心道:“这啤酒居然成了琥珀液!不过说真的啤酒一词本是英文beer的音译,属泊来词汇……哎等等,这个时代的中国哪来的啤酒?以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科普书籍,好像说在欧、非一带早已经有了啤酒,可是没理由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中国境内的啊!先不说长安以西的丝绸之路还没能打通。就算是打通了,啤酒的保质期好像一般只在半年左右,根本不适合作为这个时代的远程贸易商品。真要是贩酒的话,还不如贩运葡萄酒更赚钱一些。”

    店小二奇道:“看起来张大人你以前喝过这琥珀液吧?连酒中加了果汁都品得出来……”

    张仁苦笑不语。他还没穿越来汉末前被mm们甩了n多次,基本上每次被甩后都会喝掉半打然后躲在床上听单身情歌有关章节可以去看一下本书的作品相关^o^。对他来说啤酒就是“忘情水”,味道能不熟吗?

    店小二突然一拍脑门道:“哎呀瞧我这记性!这酒本来就是掌柜的从张大人您在张氏镇上的酒坊里购来的。这酒既是张大人所创,您又怎么可能没喝过那!”

    张仁的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有如两个乒乓球,呆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心中暗道:“啥啥啥?是我的酒坊里酿出来的?不可能吧!?”

    一念至此张仁马上问道:“小二你没骗我?真是你们掌柜从我的酒坊里买来的?”

    店小二道:“小人怎么敢骗瞒张大人你呢?”

    张仁又看看酒,仰头一饮而尽,确确实实是啤酒没错。除了这果汁加错之外,其余的口感什么的都不错其实张仁也品不出酒的好坏,只是觉得差不多就行了而已。晃了晃酒杯心道:“不会吧?我在小镇上的那些产业有很长的时间没去过问,难道说是高顺和我那个莫明其妙的干妹子搞出来的?细想一下是有这个可能啊。

    “以前我一想起什么就会赶紧记下来,好像是有写过啤酒的原料。后来时间一长写下来的资料一多,再加上又来来回回的搬过好几次家,一些乱七八糟的资料扔在哪里我自己都不清楚……其实也就那么几种,一般啤酒瓶后面都有写的。可是对于啤酒的酿制方法我根本就一无所知,而且原料中那个关键的酒花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我曾经允许高顺和糜贞自由翻阅我留在小镇上的资料,也许是在那里给他们翻到了吧。不过他们又是怎么酿出来的?”

    店小二见张仁楞住半晌,以为酒有什么问题就怯生生的问道:“张大人,这酒不好吗?”

    张仁赶紧摇头道:“不是不是,这种酒只要不喝过量反而有益身体。我是想说,啤……琥珀液喝的就是这股香苦味,以后买可别再加果汁进去了。”

    店小二一竖大姆指道:“酒圣就是酒圣,一语中的!大凡是喝过现在这种味道的都说酒中的甜味并不合适,换上没加果汁的原味琥珀液后都大呼痛快。”

    张仁道:“怎么这果汁是你们自己加进去的?”

    店小二道:“那到不是。听掌柜说大人的酒坊有两种琥珀液,一种是没加果汁的,一种就是原味的……大人,怎么你自己都不清楚吗?”

    张仁道:“我从回到许都重任尚书仆射一职后就把产业完全交给了管家高顺去打理,算起来有半年多没去问过了。两个月前又赶去濮阳一带打理春耕之事,刚刚才回来的。”

    店小二恍然大悟,忽然悄悄的凑过来轻声问道:“大人,半个多月前曹公灭了国舅董承和几个朝中大臣的族,听说是大人你在袁绍那里打探到衣带诏的消息,回报给曹公……确有此事吗?

    张仁脸色一变,刚刚被啤酒勾出来的一点笑意顿时烟消云散,冷冷的向店小二道:“不该你问的事不要去问,不然只怕会引来杀身之祸。退下去吧!”

    店小二吓了一跳,慌忙逃出雅间。凌云在一旁听见了店小二的话后惊问道:“大人,这就是有关你的流言?”

    张仁默然的点点头道:“其实这事你们几个早晚会知道的。我之所以没直接告诉你们,是怕你们会冲动之下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别的人不清楚我们被困时的情况,你们几个一直跟在我身边会不清楚?”

    凌云道:“大人你的意思是……”

    张仁道:“这事是主公硬栽到我头上的,本意应该是想把许都一带蠢蠢欲动的豪族给镇住。万一你们几个气不过说出些不对劲的话出来,那后果可就说不清了。”

    说到这里张仁突然心中有一点感悟:“我怎么会说出这些话来?难道说我心底还是比较倾向于曹操?他可是栽了个天大的骂名给我啊!”

    凌云正想开口,房门外有人道:“里面坐的可是张仆射?”

    张仁微怔,随即应道:“在下正是张仁。阁下何人?若不介意的话请进房一谈。”

    门外人笑道:“早就想与张仆射一会,今日难得在这酒楼相遇,定要叨唠一番。”

    说完那人便推门入房,是一个约五十来岁的老者。张仁并不认识,出于敬老爱幼的思想赶紧起身行礼道:“还没请教老丈高姓大名。”

    那人回了一礼道:“不敢不敢。在下贾诩,表字文和。蒙曹公错爱,现任执金吾一职。”

    张仁浑身一颤,暗叫道:“他就是贾诩?这么说张绣已经被劝降了?”

    又客套了几句,张仁便请贾诩入座,凌云也早就侍到张仁的身后。

    贾诩一直在仔细的观察张仁,反过来张仁也一样的仔细的观察贾诩,他想看清楚这个有“乱国奇士”和“毒士”之名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许久二人目光无意中交集在一处。仅仅一瞬张仁便赶紧侧过头去避开贾诩令人心寒的目光。

    贾诩心道:“有关这个张仁的传闻很多,好坏也都参差不齐……不过现在一见,目光中没有半分的凶狠之意,看来应该是个根本就没有城府的人。”

    张仁则心道:“他又来找我干什么?乱国奇士……说起来这个称呼有两层意思吧?一是乱世中的奇人,另一个是搞乱国家的人……这家伙绝对不是个善与的人,我得小心一点。”

    贾诩干咳了一下道:“真是想不到,素有能吏之名的张仆射竟然如此年轻。真是后生可畏啊……”

    张仁道:“姜是老的辣。我比起贾……先生你来还差得很远。”

    贾诩哈哈一笑道:“其实说起来,我到要谢谢张仆射的救命之恩。”

    张仁愕然道:“我对你有救命之恩?这从何说起?”

    贾诩道:“因为你向曹公建议招降张绣,免去了张绣的灭亡之灾,我也跟着保住这条命。”

    张仁一楞,心里稍稍明白了点什么。转身向凌云道:“凌云,我和贾大人有些话要说,你帮我去门口守着。”

    凌云领命出房后,张仁沉思了一会儿道:“贾先生,我想你不必说得那么夸张。我是向主公建议招纳你们没错,可那也只是为了让主公能全力对敌北方袁绍,并不是为你们着想。”

    贾诩道:“张大人你到实在。其实利者,有独利亦有互利,你这一策虽是为曹公着想而出,但同时也解决了我主张绣的难题。”

    张仁道:“怎么?刘表对张将军不好吗?”

    贾诩冷哼了一声道:“以张仆射的见识会看不出刘表是把张绣当成什么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