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诱敌之饵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郭嘉道:“探子是数日前才派出去的,现在还没有回音。不过以我对袁绍脾气的了解,他肯定会派出一只强力的先锋部队来打头阵,至于领兵的将官是谁就很难说了。”

    张仁正夹起一块肉,听见郭嘉的话后想也不想就应道:“颜良!如果不是颜良的话就会是文丑跑来。”

    “嗯?”

    郭嘉与荀攸见张仁说得这么肯定,同时抬起头来向他望去。

    “坏了,忙晕了头,又说漏嘴了!”

    张仁猛然反应过来,望着两双惊愕的眼神,尴尬的道:“你们这么看我干嘛?”

    郭嘉道:“臭小子,你怎么那么肯定会是颜良或文丑领先锋军来?”

    荀攸道:“世清,这领军之将可不能乱猜!若真是颜良、文丑来,此二人武勇有余谋略不足,到好应付。但如果来的是智勇双全的张合或高览,麻烦就有点大了。”

    张仁装着埋头扒饭,心里却在盘算着说词。良久才放下碗道:“我只是觉得袁绍用人很难尽才。张合与高览的确是一流将才,但是似乎并不能得到袁绍的信任,反到是这颜良、文丑勇冠三军,又素得袁绍喜爱,这先锋的头功袁绍也会特地留给他们才对……”

    张仁说得非常非常之不自信,偷眼望了下郭、荀二人,见二人的目光又移回地图上并在那里微微点头,暗中松了口气。

    郭嘉沉吟道:“臭小子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张、高二人统领的一向都是袁绍的直属部队,虽说是精锐,就其本身而言却无甚兵权,又难有上阵立功的机会;到是这颜良、文丑久在沙场,与公孙瓒交战时二人更是出尽风头,据说击破易京楼时就是此二人的头功,袁绍帐下诸将无人能比……这么看来此二人领先锋部队打头阵的可能性极大。”

    荀攸手指在地图上的白马与延津之间点了好几下,脸上忽然流露出十分自信的微笑,问道:“奉孝,你所派的探子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郭嘉思索了一会儿道:“很难说,不过我诂计着最多三天之内就能回来吧。”

    荀攸又向张仁问道:“世清,粮草方面能用多久?”

    张仁道:“我还没算清楚……不过如果只是随军所带的口粮,大概能支撑十天左右,最少八天吧。”

    荀攸闭目沉思了一会儿道:“按平常的行军度,从这里赶到白马是五到六天的路程,粮草应该足够使用。”

    张仁又道:“粮草的事我看到不用太担心,按现在的脚程来算,三天后便可以赶到下一个补给点。那里的存粮大根够这两万人马再吃上半个月。”

    荀攸笑道:“那就更好了!我明天就去劝主公,放慢一点脚程……”

    郭嘉奇道:“放慢脚程?哦……我明白了!”

    张仁看这二人如同在打哑谜一般,忍不住问道:“你们是有了什么妙计吗?也说给我听听。”

    荀攸似笑非笑的双手抱怀道:“怎么?以你张世清的才干见识会猜不出我心中所想?是了,你精于民政却疏于军事,那这一策你不问也罢,如有走漏反会误了大事……你管好粮草供应这一块儿就行了。”

    张仁道:“什么意思嘛!公达公,你和老郭跑来找我就专程问下粮草够用多久吗?”

    荀攸道:“差不多吧……如果粮草不足,我胸中的这一策只怕会付诸流水。”

    张仁气苦的把食盒推到一边,愤愤的道:“有我张仁在,你们还怕会饿肚子不成?专程跑来就为了问这个,还被死老郭抢掉了我几块肉,完了还不愿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郭嘉笑道:“臭小子你也不用这样吧!我不就是抢了你几块肉嘛!”

    张仁朝郭嘉竖起中指,脑中忽然想起了有关官渡前期颜良、文丑之死的记载,醒悟过来道:“抢肉……抢肉不一定是你老郭的专长……听说袁绍手下的士卒这几年来都是以桑椹为食,那突然放了一大堆粮米在他们面前肯定会……我也明白了!公达你是想……”

    荀攸急忙伸手捂住张仁的嘴巴道:“心知肚明足矣!现在可不是说出来的时候!要知道隔墙有耳,难保帐外就没有袁绍那边混进来的细作。”

    张仁闻言用力点头,荀攸这才把手放开道:“这先锋一战关系到敌我双方的士气,事关重要,世清你一定要守口如瓶啊……刚才我们也有提到过,如果来的是颜良、文丑,则此计必成;若来的是张合、高览,可能就要多费些气力了。”

    张仁低头盘算了一会儿道:“袁绍帐下士卒都兵骄将傲,令行难禁。如果说这诱饵下大些本钱,我们再示之以弱,重利之下我想就算是张合、高览也不一定能管得住他们手下的士卒吧……”

    荀攸道:“哦——这么说来世清你是想把这诱饵帮主公做得更大一些了?”

    张仁取过记载粮草的书简心道:“这不是你说的头一战事关重要吗?这诱敌之饵我挤也得帮你挤出来啊!”

    “哦——这么说来世清你是想把这诱饵帮主公做得更大一些了?”

    张仁取出军需记录,默然的算了许久后道:“随军的粮草是肯定不够看的,再说大队人马的肚子也得有东西填……真要想引动袁军先锋的话,我看得得——”说着从碗中摸出一块骨头放在地图上的白马处,缓缓的移动到白马与延津之间。

    郭、荀二人点点头,荀攸道:“世清你果然机敏,如此一来策既成矣!”

    张仁老脸微红,心道:“历史上原本是曹操带队急赴白马,关羽砍掉颜良后你和老曹以粮草为诱饵打散袁军队形,然后又用奇兵做掉的文丑,现在只不过是没了前面砍颜良的一段而已……”

    荀攸道:“这一策明日我再跟主公仔细商议……奉孝,你派出的探子若探回袁军先锋是谁,一定要尽快告诉我。”

    郭嘉道:“这个自然。”

    荀攸道:“那今天就先这样吧……世清,公事也谈完了,我们谈点私事吧。”

    张仁奇道:“私事?荀大军师你找我谈私事?什么事情啊?”

    一旁的郭嘉席地而坐,十分不雅的跷起二郎腿,饶有兴趣的望着荀攸。荀攸狠狠的白了郭嘉一眼,犹豫了半晌才道:“世清,你与我从叔荀文若,还有这个郭大浪子是不是合伙在开一间纺织工房?”

    张仁望了眼在那里偷笑的郭嘉,觉得郭嘉实在是笑得非常奸诈,又不知道荀攸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只是点头道:“没错啊,这工房就开在张氏镇上,算算时日这几日就该正式开工织布了。”

    荀攸吞吞吐吐的道:“你两天前回许都时,不是带了几匹工房出产的上好棉布与麻、丝布料转交给文若过目?”

    张仁道:“是啊!那是给荀公参阅的样品。”

    荀攸支唔半晌没说出话来,到是一旁的郭嘉有点受不了了,大大咧咧的道:“我说荀军师,你有话能不能直爽点说出来?这般吞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平时为主公出谋画策时的风范……算了我来说吧!臭小子,你别看公达他平时正儿八经的,可是他啊……惧内!你给文若的那几匹布,文若交给了夫人保管,然后公达的夫人阿骛去文若那里串门时见到,吵着也要公达买几匹来。可咱们三个的工房不是还没正式开工吗?公达上哪买去?吵来吵去就只好来找你帮忙了。”

    “啊——!?”

    张仁意外的望向荀攸,见荀攸一张脸红得有如番茄一般……虽说那年头的中国还没番茄。哭笑不得中张仁赶紧应道:“小事小事,我修封书信给镇上管事的张信就行了,一定让他优先挑出几匹最好的布料给送到府上去。”

    荀攸松了一口气,向张仁长辑一躬道:“如此便多谢张仆射了!至于购布之资我会让拙荆分文不差的付上。”

    张仁道:“不就几匹布吗?那么客气干嘛。”

    荀攸面色一正道:“世清你这就不对了,我是在找你买布,既是互市就自当钱货两清,若你不收我的钱不就成了你馈物于我?我于你并无功劳,如何受得?若你硬是要馈这些布给我,我就算是与拙荆闹翻,这布也是断不敢收的。”

    “得,送你几匹布还当成是行贿受贿了!算了算了,大不了让张信算便宜点,一些没必要的麻烦少惹点也好。”

    张仁道:“既是这样就等布料送到府上时再由夫人算价吧。”

    荀攸道:“这样最好……那我就先告辞回帐休息去了,你们两大浪子也早点休息。”

    看着荀攸尴尬得几近逃出帐去的身影,张、郭二人先是沉默了一阵,继而相视大笑。郭嘉夸张的捂起肚子道:“谁能想得到在军前运筹帷幄的荀公达,一回到家中见到夫人就会乖得有如孩童一般?”

    张仁心道:“被老婆吵了几声就拉下面子来找我要布料,是不是没买到就得回去罚跪洗衣板?我还真不知道荀攸居然是个怕老婆的人那!书中没有写出来的奇闻趣事到底有多少?”

    笑了一会儿,郭嘉凑到张仁身边道:“行了行了,他的私事完了该论到我这里了……臭小子,好兄弟,我的张大人,你这里有没有那个——”说着做了个喝酒的动作。

    张仁道:“怎么?你专程来找我就是想要酒喝?军中可不让饮酒的!”

    郭嘉道:“正是因为不让饮酒我才来找你嘛!你和主公都知道我一天不喝上几口就没精神,主公暗中给我的那点又不够润喉咙的,只好来找你了。”

    张仁的头摇得有如拨浪鼓一般道:“不行不行!我这里是管着一些酒,可那是主公用来犒劳有功之臣或临时饮宴用的,哪能偷偷给你?加上数量又不多,要是让主公现了我还不得挨军棍啊?”

    郭嘉奸笑道:“好兄弟,好哥们,是不是要我把你在张氏镇上做的那点荒唐事给说出去?比如说你家那个漂亮丫头张兰……”

    张仁慌忙摆手道:“停停停!我怕了你了还不行吗?”伸手从几下取出一个竹筒交给郭嘉道:“军中不让饮酒,这是家里人给我准备的一些果汁,我都舍不得喝,便宜你了。”

    郭嘉有些失望,但还是接过来灌了几口,擦擦嘴道:“还行,至少比清水有味道,稍解些酒瘾。”

    张仁道:“对了老郭,我这几天忙东忙西的有些事都忘了问你。主公这次出兵,江东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前者我收到些消息,说是孙策想趁机攻打许都的。”

    郭嘉道:“小霸王孙策?放心,他死了,是被许贡的家将暗杀的。现在江东那里是其幼弟孙权继位,一时半会儿的对主公没什么危险。”

    “哦……”

    张仁点点头,这里和历史上没什么分别,又道:“那汝南一带呢?主公有没有派人镇守?”

    郭嘉皱眉道:“汝南?那里一直都很太平,没什么事生啊,也就是有两个流寇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你怎么会担心那里?”

    张仁道:“很难说啊!刘辟与龚都本是黄巾余党,本身是没什么能力,不过刘备不是投靠了袁绍吗?刘备兄弟在黄巾军中似乎颇有影响力,如果袁绍派刘备去招纳这二人在主公背后为患那怎么办?”

    郭嘉想了一会儿道:“前者袁绍就有派出过游骑破坏主公的各屯田点,意图折损主公的粮草供应,你也曾误陷过袁尚的暗庄。若不是你命大逃出来让这些暗庄毁于一旦,那在决战时这些暗庄会是背中荆刺……这么看来这一招不可不防。明天我就去和主公说,派两员大将镇守汝南一带……臭小子你觉得谁去比较好?”

    张仁白了郭嘉一眼道:“你问我,我问谁?再说派谁去这是主公的事。”

    郭嘉笑笑,又灌下一大口后,忽然正儿八经的道:“世清,我还真有点私事想找你商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