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血性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我知道……两个时辰的话也许我能拖下来!”说着张仁忽然解下了腰间的长剑交给李典道:“曼成,此剑你代我交还主公,就说张仁有违主公的厚爱,再次违反主公将令,无颜再佩带此剑了!”

    李典道:“你到底要干嘛!?”

    张仁忽然面色一正,大声下令道:“李典、乐进、刘延听令!我令你三人各率本部人马火向延津撤兵,路上遇到粮车并力护送到指定位置!不得有误!”

    李典大惊失色,叫道:“世清你这是何意?我们带队走了你拿什么抵敌?”

    张仁没有回答,而是转头向高顺道:“高大哥,你马上去问我那三百亲兵,不怕死地就留下来和我阻挡袁军,不想死地就让他们随大队一

    ,绝不强留……高大哥,这回可能真的要你违背誓言

    高顺仰天大笑道:“好!世清,我没看错你!就冲你一直叫我高大哥,我跟定你了!”

    看着高顺去调动人马,李典急道:“世清,不要犯傻!”

    张仁决然道:“军令如山倒!时间紧迫,曼成去知会乐将军与刘太守!我就这三百人,能不能挡住两个时辰心里没底,不过只要我还在这里,颜良贪功之下定然不会急着去追赶你们……我也许只能拖上这么点时间,你们能跑出多远是多远,最好是马上派轻骑去报知主公派兵接应你们。”

    李典道:“我也留下来!”

    张仁突然大吼道:“走!你们马上给我走!老子我窝囊了大半辈子,有这么个机会让老子当回英雄你抢个什么劲!再不走老子先杀了你!”

    李典无言以对,默默的向张仁深鞠一躬,跳下了望楼传令去了。

    很快,守隘地曹兵有序的离开隘口工事,没多久就狂奔而去。张仁在台上看看下面整齐的三百亲兵,又望望已经进入隘口路面的百姓,大声吼道:“最后再说一次,不想死的马上离队!我不怪你们!”

    三百亲兵齐声回应道:“愿为大人效死!”

    张仁胸中涌起一股男子汉应有的血气,下令道:“打开隘门,放百姓通过!你们随我伏在门侧,等百姓一过就截断袁军,无论如何也要挡住袁军进逼!”

    “喏!”

    高顺这时拍了拍张仁的肩膀,将一柄张仁自制珍藏的长剑交给他道:“拿着,就算你不会武艺乱挥几下也行……世清,怕死吗?”

    张仁接过剑,随即剑抽出鞘道:“怕,不过我更怕就这么一直窝囊下去!想想我这六年,几乎都快把一个男子汉应有的血性都消磨光了,窝窝囊囊的混日子……不就是死吗?早晚的事而已,死之前能让我光彩一回,值了!”

    高顺赞赏的点点头,走到张放、凌风、凌云身边道:“大人他不会武艺,他的安危就交给你们三个了,一定要紧紧的跟在大人身边。

    ”

    三人用力的点头。高顺伸手拍了拍张放的肩膀,轻声道:“若事不可为,打晕大人强行带他走。”

    同样是轻声的回答:“是!”

    ――――――

    袁军将官处。

    颜良将剑从女子身上抽出,顺手抖去血迹道:“md,话,杀了你活该!”

    “启禀将军,一众草民已经进入隘口!隘口上一箭不,同时隘门大开!已有过百草民穿隘而过!”

    颜良大喜道:“哦!这张仁还真是个爱民的人嘛!不但不放箭,还打开隘门放百姓过隘?哼,找死!传令,大队人马越过那些草民,给我抢入隘口!”

    ――――――

    张仁站在隘口的木栅上,心急如焚的看着百姓奔过隘门,急道:“快跑啊,快跑啊!只要你们一过隘门我马上关上隘门,这样我就还有机会多挡上一阵子!”

    高顺在隘门那里大喊道:“一众百姓过隘后马上四散逃开!我家张仆射会为你们断后的,要跑快一点!隘门那里不要堵住了!”

    叫声虽大,但一众百姓又哪里理会得了?很快隘门那里便乱成一团,都在抢着挤进去,你争我抢的能不堵塞?

    张仁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就差没有跳下去当交警了。忽然张放道:“不好了大人,袁军抢上来了!”

    “md!老子没留弓箭手,如果还有弓箭手的话临时箭再挡一下都行!只差门口的这几百人了!”

    高顺适时的下令道:“丢擂木!丢石头!”

    不少擂木与石块从隘墙上丢下去,顺着斜坡滚落。可惜数量太少,只能稍稍的阻挡一下袁军抢坡的脚步。当中也有不少跑得慢的百姓被砸死砸伤,张仁心中无奈却也无计可施。

    终于,剩余的百余百姓穿过了隘口,但同样也有不少袁军抢进了隘门,再想关上隘门已经不可能了。

    高顺道:“世清,下令吧。隘门外那些……顾不上了!”

    张仁双眼通红,用力的一挥手中长剑:

    “冲!给我截断隘门!”

    ………………

    曹军中军大帐。

    曹操听完赶来报信轻骑的禀报后脸色阴晴不定,沉声问道:“你来时白马粮草已经运到什么地方了?”

    轻骑道:“离此尚有三百里。”

    曹操道:“三百里……我只是要你多抵挡两个时辰,到天黑时颜良自然会退兵,那时再徐徐而退诱敌入伏……混帐!我让李典、刘延、乐进听你的号令,是认为你能深明此计之要,于路节制三人依计而行,可张仁你竟敢放开隘口!三百私兵在一片混乱中去抵挡过万袁军?你当你是孙武重生,项羽再世吗?你这家伙可是半点武艺都不会!”

    在座众人无一不脸色大变,郭嘉更是知道曹操动了真怒,心中不停的埋怨张仁道:“臭小子你也太莽撞了!三百人,就算给你挡住了两个时辰又怎么样?袁军破隘与不破隘完全是两回事啊!这道隘口一破,颜良肯定会星夜追袭粮队,以粮队的行程脚力哪里能赶到主公设下的伏点?这样一来这一策不就完全无用了吗!?你啊,头脑又在热了是不是?”

    荀攸缓缓的站起身道:“主公,世清有此大失攸亦有过……”

    曹操道:“不关你事!昨夜轻骑来报时我就已经明令张仁务必坚守,是他有违将令!他所处的隘口地势险要,又有高顺、李典、乐进、刘延四人在他身边相辅,三千军兵抵挡颜良的万余兵马足矣!方才地轻骑也已说明头一天未有伤亡便打退颜良,今天却一箭不。就为了数千百姓而大开隘门,还私自下令撤去兵马,这和开关献门有什么分别?到底是那数千妇孺重要,还是我的抵敌之计重要?此计若失,颜良败我军兵又夺我粮草只会士气更盛,他的人头又会使我军将士士气低迷,此消彼涨之下接下来的仗要我怎么去打?”

    荀攸与郭嘉相视无语,许久荀攸才道:“主公。如今这一策也不能算全无用处……现在粮车大队还在路上。离主公预设伏点应该还有百里。李典、乐进等人也应在急退途中。主公当火传令,让押运粮车的人马与李典众人先退,主公另率精锐人马赶去就近地点另置伏兵,等到颜良率军追上粮车抢夺粮草时再突奇兵,定可将颜良一击而破。

    ”

    曹操点头称是,忽然犹豫道:“那……世清那里怎么办?不派兵去救他?”

    荀攸无奈的摇摇头道:“主公,以你的才智。会料不到世清他此举将会是何结果吗?如果世清他真的聪明,也应该会知道如何去保全性命地……听天由命吧!”

    曹操猛地一拍桌子下令道:“妙才,令你带三千精骑赶去接应李典众人,我随后就带人马赶到!”

    夏候渊领命而去,曹操顺手戴起头盔心道:“张仁!如果你是拼尽人马失身被俘,又或是战死沙场,我绝不怪你,你地家人产业我也会为你妥善安置。但如果你为保全性命而投降袁绍。那就不要怪我心恨手辣了!”

    ――――――

    天在渐渐的暗下去。现在的张仁这边又怎么样?答案是张仁的身边只剩下了不到十人,而且个个带伤,此刻正躲藏在阴沟水的一道暗沟里。

    打开隘门放百姓们过隘后。高顺带着三百亲兵横向冲击隘门,硬生生的把袁军的进逼给冲断,随后反复地就这样在隘门前冲来冲去,甚至还倒冲出过两次隘门击退袁军,就这样硬是挡住了袁军足有一个多时辰。最后的一次倒冲出门后,高顺抓紧时间把隘门给强行关上,再让所剩不多的亲兵们虚张声势,暂时吓住了颜良。也就这样总算是撑足了两个时辰,但三百亲兵就所剩无几了。

    之后众人一合计,张仁决定带着剩下的那十几号人在退出隘口后向北侧的阴沟水支流撤退。其实张仁自己心里又哪里会不清楚他这番举动会对曹操的诱敌之计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这样做就是在拼,拼颜良是不是会贪他的脑袋作为军功,拼颜良会来追捕他而多拖上一点时间。

    这一役,虽说张仁始终就是趴在马背上,身边又有张放等人地拼死保护,并未真正地上过战阵,甚至连举剑的机会都没有过,但在血与火之间却也让他看开了生死。张仁能隐约的感觉到就算他安全地逃回去,曹操这回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他死是无所谓,却不想因为自己这此的违令之举连累家中那几号人,索性选择了以身为饵去拖住颜良。他相信也只有这样做,曹操才不会为难他的家人。

    按张仁的推算,李典等人追上粮车队伍后全部加起来就足有六千人,若是颜良贪图他的脑袋就不会分派太多的兵力去追赶粮车,那么李典的六千人就有一战之力。如果曹

    时派兵支援的话,那么吃掉颜良分去追粮的人马也不那么这样的话就似乎与历史上的白马之战差不多,只不过把原本因此而死的文丑换成了颜良而已。

    撤出隘口后,颜良很快就觉隘去人空,急忙率领大军冲过隘口。张仁一路躲藏,看看时机合适又故意暴露一下行踪,果然使颜良分出一半的人马亲自来追捕他,另一半则由副将率领着往前追赶粮队。也许对颜良来说,能活捉张仁的吸引力比白马城中运出的粮草更大吧?

    “看来我的脑袋还直不是一般的值钱那!”

    猫在水中的张仁忽然轻笑了一声,一旁的张放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在耳边悄声道:“大人,千万别引得上面的袁兵下水查看!”

    张仁微微的点点头,一行人声音都不敢出一下。直到袁军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众人才各自松下一口气来。

    高顺道:“世清,要上去吗?”

    张仁摇头道:“先不急着上去,袁军可能并未走远,过一会儿看看清况再说……大家拼杀了一天,又跑了这么久,都是一身的臭汗,在水里休息一下也不错,反正现在的水不冷。”

    高顺道:“这个时候也真亏你还能笑得出来……”

    张仁闭上双眼,默然半晌后道:“如果我们能逃回去,那些死去兄弟们的家人一定要好好抚恤……若是家中有父母妻室无人赡养,就全部接过来,我张仁为他们终老。”

    高顺轻叹道:“当初挑选这三百亲兵的时候,家中有父母妻室的我一律不收……”

    张仁无言的望了眼高顺,又望了眼身边剩下的那十来个人,叹道:“你们跟着我会不会有点后悔?我跟本不会带兵,这次又要强出头,害死了那么多的兄弟。”

    身边的一个亲兵道:“大人,我本是河北人氏,家中也有几分薄地,虽说日子清苦但也能活得下去。可是一年前被袁绍手下抢去地之后,我这一家人就没了活路,四处流浪,我的父母也就是那时病饿而死的……后来流落到张氏镇,是高管家收留了我,不但管吃管喝,平时还会下些酒钱给我们。后来我们听说了大人你的事,都觉得为你做事脸上有光,这次又亲眼看见大人你为了救那些老人、女人、孩子甘愿和袁军拼命,我们心底服你!”

    张仁苦笑着低下头,心道:“我再也不想上战场了……至少那样不会看见人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