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来回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甘宁笑道:“哦?猎户出身?弓艺如何?”

    张仁道:“黄信善开两石弓,不敢说他箭无虚发,但准头真的不错,而且他会三连『射』。为人机警过人,我以前有不少次身陷绝境都是他拼死保全的。”

    甘宁道:“好!这样的壮士我喜欢!是否能马上唤来与我相见?好久没有『射』猎过了,还真想找个善『射』之人比比箭术。”

    张仁道:“这个不难,兴霸稍坐,我这就去唤他来与兴霸相见。”

    张仁起身走到门口,甘宁突然唤住他问道:“世清,自我投身刘表至今,从无一人对我正视一眼,无一例外都因我曾为锦帆贼一事而避我惧我,纵被江夏黄祖强留一年也以凡人而养。为什么你会对我如此重视?不怕我日后害你?”

    张仁低头沉『吟』了一会儿道:“我知道有句话叫‘浪子回头金不换’,能痛改前非的人往往是真正最信得过的。你甘兴霸就是这样的人!而且你以前纵然为盗,却盗亦有盗,只要是肯好好招待你们的人你们就从未害过。既便是杀,你们抢来的钱粮也常常拿去周济穷苦百姓,由此可见你是个重义之人。如果像你这样的义士都信不过,那天下还有何人可信?”

    甘宁闻言心中微叹道:“好!好个张世清!你信得过我甘宁,我就信得过你张世清!”

    张仁使出浑身解数终于说服了甘宁与他合作,心中总算是一块大石落地。几天后糜贞从江陵返回,张仁把大致的情况与糜贞一说,糜贞却对甘宁的为人表示有些不放心。对此张仁也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但从书中对甘宁的评价来看,甘宁如果真心与他合作的话就是一个信得过的人。而且眼下张仁的人力资源不足,时间上相对也比较紧迫,他必需得拼一拼甘宁。

    当然张仁也不是孤注一掷,他当初是选好了两个地方,真正告诉甘宁的还只是其中一个,万一发生甘宁失信的事张仁也就会自己赶去另一个地方立足。而且甘宁这次去夷州动用的是他自己的七百僮客,除此之外可以说甘宁什么都没有,相对应的船只、水手、给养等等全部要依赖张、糜两家的供给。再加上甘宁并不擅长土地的开发与利用,如果他真的到了夷州却失信,那最多也就是成为一个占山为王的贼大王而已。那样的话甘宁又与当初当锦帆贼的时候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充其量不过是从流寇转变成为有自己地盘的山贼罢了。

    张仁试着进行过一次换位思考,也就是让自己站在甘宁的角度来考虑,相信甘宁也是想有所作为,不甘心沦落为贼寇之人,不然不会在听到“夷州候”这三个字之后就开始动心。而且甘宁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与张仁齐心合作的话带来的好处远远会比自己当一个山大王要强得多。比如说张仁把夷州治理成型后,钱粮人口就不用多说,一但达到某种影响力再向汉庭讨要官职就是有可能的事,最多年年上贡罢了。说起来当时甘宁也怀疑过这事是否可行,张仁只是笑着说了一个人,那就是汉中张鲁,甘宁立刻就醒悟了过来。

    总之思前想后又劝说糜贞许久,糜贞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张仁相信甘宁不会令他失望,同样糜贞也相信张仁的眼光。之后糜贞按照张仁的计划行事,加紧准备手头下一批将要运往柴桑的货物,这是个能不能把甘宁送出去的关键。能早日把甘宁送出去也许就能多一分成事的希望。

    不久柴桑的船队返回襄阳,卖换货物后张仁为求演戏演得像专门跑去刘表府上找过刘表一次,明说长江水运不太安定,想借刘琦的家将甘宁一用。刘表对甘宁向来不怎么感冒,听说刘琦把甘宁要到身边之后还暗中训斥过刘琦一次,不过张仁老早就帮刘琦想好了应付的话,很轻易的就让刘琦蒙混过关。现在刘表听说张仁要用甘宁当保镖还有些求之不得,装模作样的劝了几句后就把甘宁调给了张仁。张、甘二人得计,稳妥的准备了几天后,张仁与刘琦在襄阳码头送甘宁上了去柴桑的船。而张仁的近侍黄信也随甘宁一同出发。

    临行之时该交待的都交待完了,张仁把黄信拉到身边道:“黄信,记得我是怎么和你说的吗?”

    黄信道:“记得!大人这次要我随甘大哥出海,就是想栽培我成材。”

    张仁道:“你们跟随我这么多年了,也该为你们寻条出路,不能真的一直当我的近侍。不止是你,将来张放、凌风、凌云他们三个我也会量才而用,为你们各自选一条你们适合走下去的路。”

    黄信道:“大人请放心,黄信绝不会负你厚望!”

    张仁拍拍黄信的肩膀道:“你这一去我们可能会有几年的时间见不了面,临别时我再告诫你一句,凡事要量力而为,千万不要太过草率……说起来我似乎没这个资格向你说这话,我自己『毛』『毛』燥燥做错的事就不会少。总之我希望你好好保重。”

    黄信用力的点头。正想上船却又被张仁唤住,从自己的马车上取出一张弓交给黄信道:“记得在白马一役你刚回来时我送过你一张弓,虽说是良品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张弓是我与马先生这几日合力赶制出来的,你看看合不合用。”

    甘宁这会儿也来了兴趣,与黄信一同细看。这张弓弓身用的材料极佳就不去说了,与现时点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一张滑轮弓,即两个弓角上加装了两个滑轮,弓弦也是整张的。另外弓身上加装有导箭槽,导箭槽上面还有一个铜环。其实这铜环是张仁打算将来搞出好的望远镜后加装上去当瞄准镜用的,不过目前是没什么用处。

    黄信试拉了两下,觉得比自己常用的弓稍难拉开一点,不过锻炼一段时间后应该刚好趁手。甘宁要过来也试了两下有些手痒,讨来一只箭后对着江中一箭『射』将出去……

    一条鱼应箭浮出水面,但箭就不知到哪里去了。甘宁愕然道:“拉开此弓约要两石多点的气力,但箭力却在三石左右且准头极佳!世清你真是好技艺!”

    张仁笑道:“黄信随我出生入死多年,我也没能给过他什么好东西,这张弓算是我对他的一点心意。若兴霸你也有意的话,日后我会另制一张趁手的送给你用。好了,时候也差不多了,你们都上船吧。”

    黄信收好弓,恋恋不舍的上船后与甘宁一起向张仁挥手道别。

    张仁目送船队远去,心道:“这一步总算是走出去了……甘宁那边的事急也急不来,只有安心的先等。不,我自己这边也要做好其他的准备。也不知道刘表现在对我的监视还严不严,不过上次讨要甘宁的时候我曾试探着说想去柴桑看看那边的产业如何,刘表到也没说什么。有空的话我应该先自己一个人以检视产业为名去柴桑看看,明面上把几号家人留在这里就不会引起刘表他们的注意。来来去去的多跑几次相信刘表就会对我放心吧……不过现在肯定不行,文姬她就快分娩了啊,而且算算时日貂婵也该回来了。我自己要在荆州做的事还有很多。”

    正思索间身边的凌风道:“唉,真羡慕黄信这小子啊!就这么让大人给派了出去,日后也许能成什么大事。”

    张仁闻言笑道:“怎么?心里不服气了?是不是想说我偏心,有点什么好事都派黄信去做?”

    凌云笑而不语,凌风嬉笑道:“呐——这可是大人你自己说的,我们兄弟可什么都没说!”

    张仁笑骂道:“去去去,没上没下的。不过说真的,你们四个也跟着我这么多年了,苦没少吃不说,我好像也没给过你们什么像样的东西……有没有后悔过?”

    凌风与凌云对望一眼,凌风收起嬉笑面孔道:“大人怎么能这么说?自陷阵营尽没后我们投奔大人以来,大人一向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四个从来就没有后悔过追随大人左右。”

    张仁尴尬一笑道:“我却真的觉得没给过你们什么。也罢,你们放心吧,以后我也会给你们机会去做事的。我刚才也和黄信说过,你们几个不能真的只是当我的卫士,将来有机会我会让你们好好发展。”

    “谢大人!”

    主侍三个谈完话正想上车回庄,刘琦过来拉住张仁道:“张大哥,你的事我帮你办完了,现在是不是也该帮我办点事?”

    张仁楞了一下,随即伸手直敲脑门,心道:“看来我是轻松不下来啊!这头刚解决,那头又冒了出来。糜贞吗……她那里我该怎么办?这又算什么事啊?没穿越之前,一向都是朋友帮我追女生来着,这回到好,现在轮到我帮别人追女孩子了……”

    给刘琦出了一大堆的馊主意之后,张仁决定暂时不去理会刘琦与糜贞之间会成什么样,他自己手上的事也太多了。印刷机械刚刚成型,张仁选来选去挑出一些东西来准备印刷,马钧这会儿就临时担任起了执行总监,指点人丁如何去印刷。张仁自己有点忙不过来,蔡琰的肚子一天比一天下,预产期大概在建安七年的二月,而貂婵与婉儿也就快要回来。张仁即要陪伴好家里这位,又担心外面那位……哦是两位,时不时的还要去工房查视情况,总之是分身乏术,恨不得有人能把他劈成几片来用。

    时间转眼就到了建安六年的年三十,天空中下着大雪。几天前张仁就吩咐庄里的人全部回家准备过年的事,到元宵之后再回来上工。也正因此张仁与马钧难得可以轻松几天,双双坐在书房里讨论一些机械上的问题。

    正在商议间凌风来报:“大人,襄阳城中有快马过来,说是秀姑娘的船已经靠岸了。”

    张仁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急问道:“阿秀她回来了?婉儿呢!?”

    凌风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来的人没说。”

    张仁道:“带我去见他!”说完扔下马钧自己赶去前厅。

    马钧对张仁这种举动到也不觉得奇怪,只是随意的笑了笑,自己低头去细细参研桌上的那份图纸。

    赶到前厅张仁,唤过报信之人细问,可来人也说不清楚。因为貂婵是一下船就找到糜家在襄阳城中打理产业的人吩咐说速来报信,具体是什么情况根本就没说。张仁心急不已,急忙吩咐从人去准备马匹想去城中接人。

    闻讯而来的蔡琰,挺着大肚子跑出来,见到张仁急切失神的模样开口劝道:“世清不要着急啊!现在天可下着雪视物不清,你又这么急匆匆的,万一在路上与秀妹她们擦肩而过,岂不反而误事?你也是,几个月都等了,这一时半刻的还等不了吗?”

    张仁闻言勉强让自己安静下来,吩咐来人马上赶回襄阳城去,又让张兰去作些准备,自己与蔡琰坐在前厅中苦候。

    三十里的路程并不长,不过下雪的话路总归有些难走,时间是肯定要花上一些的。等待中张仁在前厅不停的来回踱圈,时不时的又会跑去庄门去张望一下。蔡琰见状道:“世清,你能不能稍安勿燥?总这么转来转去的,我头都快给你转晕了。”

    张仁歉意的望了蔡琰一眼道:“我担心啊!我担心婉儿她又出什么事……不不不,婉儿吉人自有天像,不会有事的!文姬,要不你回房去休息吧,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就可以了。”

    蔡琰顺从的站起身准备回房,行至房门前忽然回过身来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许久才轻声道:“婉妹一定会安然归来的,还有秀妹也一样……世清,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帮你整理文献吧。”

    张仁楞了一下,稍稍回过点味来道:“文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