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小宴(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这番话其实模凌两可,但在情理上却说得过去,哪个大家族不会出点不可外扬的“家丑”?而且因为牵扯到了所谓的“宗族内部事件”,周瑜作为一个“外人”自然不好再多问什么。那边低头叹息的张仁心底却在暗暗偷笑:“有时候肥皂伦理剧里的情节还是很管用的嘛!事实证明本人扯谎的水平再次levelup!”

    周瑜这会儿心中也在盘算。吴郡的张氏家族虽属大族,且随着张逊、张绩的先后出仕东吴似乎也已经表明支持孙权,但因为上任家主张康过世得太早,张逊接手张氏族务时又年仅十二岁,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下来吴郡张氏已经渐有破败之势。而且现在的张逊不过二十出头,为人十分的温文尔雅似乎缺少点主见,整个儿看过去就属于那种做不了什么大事的文弱书生,所以张逊的出仕真不知道是张氏在支持孙权的大业,还是孙家在帮张氏兴复家业。但如果能借着同宗的这一层关系把张仁给扯进去的话则就是另外一回事。别的不说,单是张仁目前手上所掌握的制船技术与当时来说一流的民间船坞就是孙权与周瑜很需要的。另一方面张仁“三年境内丰”的才干也是很令人垂涎的原因之一,如果能够拉拢到张仁并让张仁重归张氏家族,再让张仁代表张氏家族彻底支持孙权的话,就算张仁不出仕也可以从张逊与张绩那里下手,间接的得到张仁治理民政的部分才干,对东吴而言无疑会带来莫大的好处。

    因此,周瑜便想安排张逊、张绩与张仁这三人见上一面,必要的话甚至想劝说逊、绩二人让张仁重归张氏并成为现任的张氏宗主。就算张仁是旁枝末叶又怎么样?不管在任何事物上往往是有实力的人说了才算,论产业方面张仁现在家大业大富得流油(至少表面上是),以张逊、张绩眼下的那点家当如果与张仁搭上关系简直和“依附”差不了太多;论名望那更是不用比,张仁年纪轻轻的就天下知名,官至“国之师长”的尚书仆『射』,在这一点上张氏一族里就没哪个能比得上;最后张仁看上去又是个才干过人的人,资历、年岁在三人当中也是最高的。综合以上几点并站在能够使家族再度兴旺的角度,周瑜还真的很有把握能够成功劝说张逊、张绩让出宗主之位给张仁。

    一念至此周瑜便即笑道:“依适才张仆『射』所言,张仆『射』应该没那么快就离开柴桑返回襄阳吧?”

    张仁道:“没错啊,我这次来柴桑就是为了游玩。打算是十一月底动身,明年正月前赶回襄阳与家人过个团圆年。”

    周瑜道:“海昌离此间有些路程,稍迟些瑜便会派出快马去请伯言来此一会,公纪(张绩的字)瑜亦会差人请来,所以还请张仆『射』就在柴桑安心游玩上数日,最多半月瑜便教张仆『射』与他二人相见。”

    张仁怔住,他可不明白周瑜为什么会对张氏族人之间见面的事这么热心,迟疑道:“公纪据闻未任要职,请来此间无妨,可伯言身为典农都尉又岂能轻离海昌?我看还是我自己去一趟海昌比较好。”

    周瑜笑道:“哎——眼下即将入冬,秋收农忙已过,料想伯言现在也无甚要务,我只需托辞有要事相商便可,吴候那里我自有分寸,断不会怪罪下来。再者三人当中以你年岁最长,伯言、公纪是为后辈,后辈赴见前辈正当其礼。瑜自己亦有几分私心,就是想借机与张仆『射』多谈论些天下大事,万望见谅!”

    张仁闻言习惯『性』的伸手抓头,一时半会儿的也搞不清周瑜此举的真实用意。不过在他心里确实很想见一见张逊,如果能找机会与吴郡张氏搭上关系那就更好。张仁心里清楚,江东门阀林立,而目前柴桑的产业发展超出了他的想像,想在江东一带继续稳固的发展下去就必须找一个大族作为后台。偏巧他当初取名姓张,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张家……虽说他实际上与张氏根本就八竿子也打不着任何关系。可他如果知道周瑜是想让他成为张氏家主的话多半会吓趴下,因为那也太离谱了。

    想了想张仁便拱手谢道:“即如此,就有劳公瑾了。”

    周瑜笑道:“张仆『射』太客气了。哦,瑜尚未问过张仆『射』今年贵庚,真是失礼太过啊!”

    张仁道:“同有所失嘛。我今年三十有一,已过了儿立之年却一事无成,呵呵。”

    周瑜道:“张仆『射』这不是在取笑瑜吗?谁不知张仆『射』淡薄功名,却又为何要如此自嘲?且张仆『射』也算是一事无成的话,瑜则是真的无地自容了。不说这个,张仆『射』年长瑜一岁,瑜斗胆高攀,唤你一声张兄如何?”

    张仁道:“不敢当不敢当!公瑾若不嫌张仁低微,唤我表字即可。”心说你叫我张兄?那要不要再来个以兄事之?那我不就成了二号孙策?短命鬼一个,我才不要!

    周瑜当然不会知道张仁心里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执意称呼张仁为张兄,张仁也只能作罢。两个人接下来又谈了些无关紧要的事。看看时间差不多,张仁也就准备回去,谈兴正浓的周瑜却硬要带着他去花园再聊几句。张仁应下,结果二人却意外的见到小乔在花园中弹琴,貂婵则随乐轻舞,那美不胜收的画面让张狼与美洲狼又呆望了好久……

    临行时周瑜夫『妇』亲自送出门,张仁把貂婵先扶上车,自己刚想上车时却猛的一拍脑门心道:“这事整的,让周瑜把我最重要的一件事给整忘了!这可关系到我后面的发展计划!”

    回身把周瑜请到一个僻静角落,确定四下无人后张仁悄声道:“公瑾我尚有一要事请教。”

    周瑜笑道:“张兄请讲。”

    张仁问道:“却不知吴候与公瑾……打算何时对江夏动手?”

    周瑜楞住,继而摇头道:“此乃国之要事,非你我私交可以言论的。”

    张仁微微一笑道:“应该快了吧?我只劝公瑾一句,明、后年的话打江夏是可以打,斩了黄祖就退回来吧,要知道江东境内眼下不是很稳定。最好是过几年再打,黄祖已渐渐昏老且贫得无厌,左右之人随他贪赃苛待吏士,吏士心怨。舟船战具也坏而不修废而不补,田间怠于耕农,军士张狂目无法纪。如此只消两到三年江夏必会自『乱』,那时出兵必可一鼓而下。只是刘表未亡刘备尚在,隔江孤城断不可守,让刘表吃点苦头就算了……好了,我不说了,下次有空再好好谈谈。”

    周瑜面『色』微变,目送张仁上车离去。

    张仁上车后心道:“没办法啊!甘宁让我给挖了过来,孙权两次攻打江夏的事肯定会发生变动。第一次是甘宁帮黄祖守住江夏,我这里借口东吴境内不稳希望能拖下来;第二次是张昭说孤城不可守,我也直接原话奉上……总之黄祖还不能这么快死,刘琦那里我还要他帮忙做好多事,晚几年才能让他去江夏的。行不行我也不知道……听天由命吧!”

    送走张仁,周瑜满腹心事的回到书房,随手摊开地图暗想道:“他是怎么知道我与吴候打算明年春后攻打江夏的?难道是从我全力补充水军装备上推算出来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个人也未免太精明了……从他今天的举动来看,他确实是一个很精明能干的人。不过他劝说的也确有几分道理,吴候继位不过两件的时候,当时如果不是我与张昭他们强行扶持住,江东早就『乱』掉了。眼下虽然渐渐稳定,但张昭不久前曾向我推算过,想真正完全控制住局势至少还要两到三年的时间,这一点也于张仁说的一样……明天如果吴候执意要出兵江夏的话,还是以劫掠物资与人口为主吧。”

    想完这些周瑜便坐下写信。信一共是四封,第一封是给孙权的,必竟他意图安排张逊、张绩与张仁见面的事牵扯到官员的临时调动,得先向孙权解释清楚。另外三封则分别是鲁肃、张逊、张绩。四封信写完,周瑜立刻派出快马连夜出发。剩下的事就是等待了,张仁也好,周瑜也罢,该干什么就先干什么去吧。

    张仁当然要比周瑜轻松的多,人周瑜是在鄱阳湖训练着三万水军,他却可以说是纯粹是跑来柴桑玩的。对于周瑜热心安排他与逊、绩二人的见面,张仁回去细想过后也大致猜出周瑜的想法,只是他没想到周瑜是想让他去当张氏宗主而已。这本来就是一种双赢的事,张仁自然是乐得如此,再加上不用自己去跑也是件好事,于是算好大致的底线交给张信、高顺后他就试着当起了甩手掌柜,天天带着貂婵在柴桑四处『乱』跑,有两次甚至直接跑去军营求见周瑜。当然,他是打着参阅战船的幌子去的,不然肯定被人轰将出来。

    转眼就过去八天时间。这天张仁依旧闲着没什么事,跑了几天也有点累,就想安静的在房里睡上一觉却被貂婵给拖了出来,硬要他一起去『射』猎,无奈之下带上二凌和弓箭什么的来到柴桑郊外。

    时节已是初冬,郊外的猎物其实并不多,偶尔才能碰上点小野兔什么的,只是张仁、貂婵,再加上二凌,这四位的『射』术实在是不敢恭维。二凌还好说,好歹和黄信作了那么久的兄弟,两壶箭下来还『射』着了两只小兔,貂婵也『射』着了一只。最惨的当数张仁,只是一石轻弓都只能勉强拉开,手臂再一打抖就再无准头可言,身上带的两壶箭差不多有四十多支,硬是什么都没『射』着,最后干脆把弓放回弓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当厨师烤野味去了。

    貂婵与二凌收齐箭支回到张仁身边,闻着肉香又把张仁嘲弄了一番。张仁脸上有些挂不住,讪讪道:“下次『射』猎别叫我出来,不然的话我这张老脸早晚丢光。”

    一番大笑过后,四人各自割下几块烤肉就着带来的果酒享用。正吃着貂婵忽然发现稍远处有只野兔,立马张弓搭箭『射』过去,可惜没能『射』中。张仁逮着机会笑了貂婵两句,貂婵俏脸一寒,把弓扔给张仁道:“笑什么笑?你来『射』!”

    张仁一吐舌头道:“饶了我吧!我出的丑已经够多的了!”

    貂婵伸手到张仁腰间,狞笑道:“『射』不『射』?”

    张仁见貂婵这是要拧他软肉,忙道:“我『射』我『射』,不过『射』不中可别笑我……唉,没猎物啊!”

    貂婵有点扫兴,刚收回手却见空中有几只大雁飞过,急忙伸手一指:“快,天上!”

    张仁见机不可失,但要拉弓的话也太勉强,连忙扯下左手衣袖『露』出了他自制的护身法宝之一——三矢袖箭。准确的说这其实是一种小型臂弩,采用的是弩臂折叠蓄力结构,即双条弩臂平时向后扣紧蓄力,发『射』时弩臂弹回原状,弓弦带动箭匣把箭『射』出去。说起来这却是张仁从电脑游戏《魔兽争霸3》的暗夜精灵族的矢车里受到的启发改制而成的东西,使用了一石弓弦后制出来虽然小巧,但水平『射』击也能将十五厘米的箭『射』出去五十余米。而箭槽里一般是品字型扣着三支箭,发『射』时是三箭同时『射』出,所以张仁自己命名为三矢袖箭。不过这东西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第一是发『射』时一定要将袖子扯下来,不然弩臂会因为衣袖的关系伸展不开而使箭『射』不出去;第二是上箭虽然不算麻烦,但想把弩臂折回蓄力状态就有点困难,主要是张仁的气力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