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游荡(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只见那士卒拾起没有箭头的箭,老老实实的拉开弩弦并把箭架在弩上,又向赵云这边射了回来。赵云顺手就把箭接了下来,复又插回侍卫的箭囊中。

    这几个动作来得太快,张仁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完成了。等他回过神来,想从侍卫的箭囊里抽一只箭出来看看,侍卫却止住了他道:“张仆射请收手,此乃无头箭,军中也称军律箭。但凡是军中练兵时投机取巧之人被赵将军发现,均以此箭射之。若无犯律之人,则此箭从不离囊。”

    张仁心道:“行,赵云这招还真好,即教训了偷懒的人,自己又拿活人当了靶子,还不会出人命。不过无头箭虽说射不死人,射中了也很痛吧?而且我好像记得书上是说赵云曾用无头箭就射断了船帆上的缆绳,那力道也应该不小啊。”

    想了想张仁道:“子龙兄神射,张仁佩服!”

    赵云摇头道:“张仆射过奖,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真论神射,到是昔日吕温候才是天下无双。百步之外一箭射中画戟小枝,那是何等神技?云不才,至远才不过六十步方能射中,比之吕温候又何止差了千里万里?”

    张仁心说谦虚也没你这么个谦虚法吧?六十步是什么概念?不过回头想想,张仁忽然很想再为赵云再专门制一张滑轮弓,便问道:“子龙兄平时擅开几石弓?”

    赵云沉吟道:“我自己用的弓是三石,不过感觉可以再加一点。”

    “那就按三石的标准来做吧。马钧虽然不在,不过相应的材料与工具却不难备齐。反正现在庄里要费心的东西都搬了出去,闲着没事做点东西就当是消磨时间。”

    又跟着赵云去参观骑兵营。虽然只有三百骑,但张仁这个门外汉都能一眼看出来这些人才是新野守军中的真正精锐。不仅仅是在练习的方式上,更多的是这些骑兵的身上有一种气势,一种一往无前、无所畏惧的气势。想想也是,赵云去冲长坂坡的时候,身边的骑兵除了几个送赵云救出的人离开战场之外,其余的全部是在战场上战死。也许在这种士卒的身上,能够看到赵云虎胆的几分影子吧。

    赵云看着这些骑兵,脸上也露出了十分自信的笑。张仁问道:“子龙兄,现在刘皇叔的手下共有多少骑兵?”

    赵云道:“两千三百余骑,其中两千骑带去了江夏。这里的三百骑,是云亲统的近卫……可惜啊!当年的三千白马义从,如今只剩下了这里的三十个,我已经命他们皆为骑兵什长,平日里就由他们带领着操练这些人马。”说着仰望天空,轻叹道:“若公孙将军在天有灵,希望他能保佑云再建起一只三千白马义从,重振白马义从的声威!”

    张仁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赵云就是这样的脾气,一但认定了主公就忠心到底。旁人想打他的主意,一个字——难!

    甩甩头不去想这些不着边的事,张仁笑道:“子龙兄,别怪我说话太直。养骑兵很贵的。”

    赵云也笑道:“的确!此间不比得北方草原,马匹可以起来主公的这两千多骑,如果不是取用了张仆射重商之法,只怕连一半都养不起。”

    张仆笑道:“是啊,马匹之食是人之三倍。当年我初出仕的时候只是一介书吏,薪俸低微,也没敢养匹马作脚力。”

    二人一同大笑。笑过后赵云吩咐侍卫一个时辰后解散训练,带着张仁先行离开校军场去府衙小坐。从人送上酒菜,二人对饮几杯后,赵云忽然开口问道:“张仆射,舍妹赵雨现在可好?”

    赵云问出这句话时张仁微微的楞了一下。和赵云在校军场转了有一个多时辰一直没听赵云提起来过,张仁都以为赵云没放在心上。可现在算是“下班”了吧,第一句话就是问自己的亲人,那这算不算是公私分明?

    张仁微笑道:“令妹现在正在襄阳城中助我打理城中的产业。老实说,令妹赵雨虽然年幼又是女儿家,但那份沉稳冷静的性格与子龙兄你很相像。总之诸般杂事我交给她办我放心。”

    赵云皱了下眉头,继而摇头道:“舍妹自幼起就不喜针红女工,五岁的时候便缠着大哥赵雷教她武艺。家父家母老时得此一女,平时都视如掌上明珠,未免有些娇溺太过,这些事也就由得她去了。我那时尚在公孙将军帐下为将,有数次回常山家中省亲,舍妹总是缠着我说要与我一同领兵出征……先不论她其时尚且年幼,纵然成年,这上阵厮杀又哪里是女儿家该做的事?”

    张仁笑道:“这便是巾帼不让须眉吧。”

    赵云摆手道:“休提休提!女儿家就该做女儿家该做的事。为此我责斥过她几次,结果数年间舍妹就对我避而不见。家父家母,还有大哥都一向宠溺于她,反到是回过头来把我给训斥了一顿。而舍妹也就越发娇纵,至今年已经十八岁都还未出阁,甚至连亲都没有订下过。上次她来新野,我本意是想为他在荆襄之间寻一户人家,可她非但不理,还借大哥出走之事避开了我。她如此任性,却叫我如何放心得下?”

    张仁心说你们赵氏兄妹之间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啊?想了想道:“子龙兄请恕我直言,不要小看世间的女子。很多时候,女子做出来的事远比我们男子更加出色。”

    赵云道:“也许这话只有你张仆射才说得出来。也罢,皇叔交托守卫新野的重任给我,我不能轻离此间,舍妹就劳烦张仆射多多照应。反正糜从事都能将其妹糜贞放心的交付给张仆射,可见张仆射的为人信得过。到是舍妹在帮张仆射打理产业,不要给张仆射你添了什么麻烦就好。”

    张仁道:“还是那句话,令妹办事让人放心……要不这样吧,下次新野城要购置些什么东西先去我襄阳城中的商铺看看,如果我的商铺中有货也好安排令妹送来,子龙兄与令妹再好好谈谈。”

    赵云摇头道:“那到不必。小雨的脾气甚是倔强,心中又厌烦我这个当兄长的整日唠叨,彼此间不见或许还好一点。就是大哥赵雷……张仆射,你可知我大哥赵雷去了何处?几年了好不容易寻到下落,手足间却不能相见,着实令人伤感。”

    张仁想了想还是决定守诺为赵雷暂时保守秘密,这会儿便出言劝解道:“子方兄对没能听从子龙兄的进言而导致常山赵氏尽没一事心中有愧,换言之也就是心结还没能解开。让他去云游一番或许是件好事,等他心结一开自然会与子龙兄相见的。子龙兄还是顺其自然吧,强求无益。”

    赵云叹道:“大哥就是这样……罢了罢了,就依张仆射所说的‘顺其自然’。来,张仆射,我敬你一杯。”

    互敬一下各自干杯,张仁擦了擦嘴笑道:“这不是我庄上出产的‘寒冰’吗?刚才都没反应过来。”

    赵云亦笑道:“张仆射所酿的三种酒名闻天下,而新野与襄阳又近在咫尺,大凡是好酒之人又岂能放过?实不相瞒,糜竺糜从事就有从其妹那里平价购来许多的三酒,然后贩去长安、西凉一带,获利颇丰。而军中战马就有不少是以三酒在西凉一带换来的。不过似乎此事张仆射你并不知情吧?”

    “行啊!糜贞这是拿嫁妆补贴娘家人,娘家人再拿这个去补贴刘黄鼠,这事闹的。还有糜竺,他跑商的门路可真够广的,居然有办法在刘、曹两家相互敌对的情况下贩货去长安与西凉。送货过去可能还是小事,他能够整这么多的马匹回来才是真的有本事!”

    张仁哑然失笑道:“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此间的产业本来就是张、糜两家各占一半,糜从事既是出了钱购去我也没什么话说,少赚一点也没什么……哎,不过说起来糜从事不在城中吗?”

    赵云道:“这还要拜你张仆射所赐。当初你为我主刘皇叔提出以重商补农之计,皇叔与我等商议之后各持疑虑,最后是拿出了军资的一成交给糜从事试行。没想到就这一成,短短两年间就让新野城大变模样,且军资与粮草充裕,新野居民也越来越多。后来主公便把军中商务全数交给糜从事全权打理,糜从事也就成了我们群臣当中最忙的一个,东奔西跑的经常是一连几个月不在城中。但每次回来,或军资、或粮草、或器杖,都会让我等大吃一惊,深感行商其利。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放心的把舍妹交给张仆射,让她随糜贞小姐学习经商啊。”

    张仁微微点头,看来自己想让这些诸候重视商业的想法现在就已经稍稍有了点成果。当然,这也要归功于糜竺出色的商业能力,如果换成其他人多半没这么好的效果。

    赵云忽然问道:“张仆射,我想问一下。所谓‘士农工商’,商居末位,但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却觉得商之利是最为丰厚的。只是国之大计以农为本、以工为辅,行商虽然利厚于农工二业,若百姓们都图利厚而弃农工、转行商,是否会伤及国之根本?”

    张仁可真没想到赵云会提出这种问题,一时半会儿间竟不知如何回答。沉吟了许久张仁才缓缓道:“子龙兄所言不差,国之根本在于农工……这么说吧,农为国之骨肉,工为肘节,那商就有如血液,国家若想兴盛,三者缺一不可。各司其职,各有其用。子龙兄可知昔日汉武帝讨伐五胡之战?这固然是扬我国威,教五胡不敢窥我华夏之战,但在我看来武帝也有想打通与极西之地西秦的丝稠之路。据我所知中原所产的丝绸在那里可以换到等重的黄金。”

    赵云听了个茫茫然不知所谓,张仁自己也拍了拍脑门,感觉有些言不对题。抓了半天的头后张仁解释道:“其实我认为农工商三者,关键是要看当中的比重。打个比方,一地的百姓生活安乐,岁岁大收,自然每家每户都会存留下大批的粮米。而这些粮米自己吃是肯定吃不完的,那与其放在那里烂掉不如转卖给商人,再由商人贩运到其他需要粮米的地方。反过来工匠们打造出农民们所需的器物,也需要商人收购再转卖回农家。换句话说,商人其实是可以用来保证各方所需物件的人。只是这一类的商人并不需要太多。”

    赵云大概的懂了点意思,沉吟道:“话虽如此,但利厚则民心易动……”

    张仁笑道:“这个其实不用担心,真正要经商并不是什么人都经得了的。其中利益的计较、各地需要什么货物,不是聪明才智之士也打理不好。别的不说,至少要能写会算,这可是寻常百姓与工匠做不到的。换言之,真正的行商获利之人,往往都是些精英,而这一类的人是不会多的。”

    赵云摇头道:“唉,不懂不懂!云必竟是一介武夫,这些事我全然不得要领。或许就像张仁射说的那样,让合适干什么的人干什么去最好。只是皇叔将这新野城交托于我,把守城池是我的份内之事,但如何治理我却有些不清不楚。有心专注农事,却又眼见到行商之利,因而有些犹豫不决……张仆射既然在此,可否为云出些主意?”

    张仁笑道:“蒙子龙兄看得上我这点薄才,我自当从命。只是我想先知道一下新野城中的户籍、农田与工匠的数量与分布……哎?这些应该是孙公佑的事啊!”

    赵云道:“公佑平时治理农田民事,糜子仲又常常不在城中。如今正直秋收,公佑去考较钱粮入仓自己都分身乏术,新野城的一应诸事就只能我先顶上了。”

    张仁点头道:“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