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你侬我侬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长计议……”

    陆仁低头考虑了一会儿道:“马先生,这船的事你先放一放,今晚上你再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想把夷州这里几个主事的人集中一下开个会。有些事要商议一番。”

    马钧楞住:“大人,我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工匠头,身份卑微,你们议事要我去干什么?再说我除了会点技艺之外,其余的都不懂啊。”

    陆仁道:“工匠又如何?哪里就比人低上一等了?再说现在夷州这里也没谁是当官的,计较那么多干什么?明天你也来议事,有些事我今晚上好好想想,明天我们一起好好商议一下。”

    马钧愕然的点点头,陆仁冲他笑了一下便走出船舱。刚跳下船就见稍远处一大帮子人往他这里狂奔过来,最头前的是陆诚。陆仁大喜,也快步迎了过去。

    却见陆诚跑到陆仁的跟前跳起脚来就骂道:“老大你什么意思嘛!好不容易到了夷州不先见见我这个兄弟,反到跑去看船。是不是兄弟在你眼中还不如一条船?”

    陆仁歪起脑袋看了陆诚几眼,笑道:“好像我是有这种感觉,你比不上一条船。”

    “切!这算什么大哥嘛!”

    一番哄笑过后,甄盈盈的走上前向陆仁道:“陆仆射。久违!”

    陆仁愕然问道:“甄小姐为何在此……哦我是说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怎么在这里抛头露面地。感觉你比一年前黑了很多。”

    甄道:“甄氏家业破败多时,我又何来千金可言?舍弟子良受陆仆射之托主理此间立族安业诸事,可惜他心性毛燥,很多地方有失计较,我

    他身边打理一下。幸不负陆仆射所托。”

    “哦……”

    陆仁把陆诚扯到身边悄声道:“你小子好不好意思?让你姐姐帮你,看样子可没少受累。女孩子晒得太黑可不好看。”

    陆诚亦悄声回敬道:“怎么,我这个姐姐晒黑了点你心痛了?那是不是准备也把她收了?你就不想想我来的时候身边哪里有能帮我的人!我总不能让蔡姐、婉姐还有小陆兰出来帮我吧?”

    “去你的!”

    陆仁暗中踢了陆诚一脚后向甄拱手道:“甄小姐受累了!”

    甄淡淡一笑:“陆仆射言重。此间亦有我甄氏之业。甄宓受些累也是应该的。陆仆射。你是不是该去见见家人?有什么话晚点再说也不迟。”

    陆仁点头道:“那这里先交给你们。我去看看文姬她们……”

    “大人——”

    陆兰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跟着便是一道粉红色的身影扑入陆仁的怀中。因为冲力太猛,陆仁有点站不稳,险些就倒在了地上。好不容易稳住身形,陆仁这才勉强推开陆兰一点道:“都十九岁了,小丫头地性情还是没有变。”

    陆兰嘟起小嘴道:“是大人你让我不要刻意去改地嘛!大人,一年多没见。想不想陆兰啊?”

    陆仁尴尬地抓了几下头道:“想,想!怎么会不想我们家可爱的小陆兰呢?”

    陆兰的小嘴嘟得更高了些,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很轻的一声哼声:“大人你哪里会想我啊?最想的肯定还是婉儿姐。”

    陆仁望了眼周围,见周围的人什么样的目光都有,羡慕、嫉妒、愕然、偷笑……异常尴尬地按住陆兰的肩膀道:“好了好了,小陆兰别气了。快带我去家里看看……我们在这里的家。”

    陆兰点点头,又望了一下问道:“秀姐姐呢?她没有一起来吗?”

    人群中貂婵怀抱双手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几分愠色。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假生气:“是啊是啊。现在才把我想起来。小兰,一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陆兰凑到了貂婵的身边道:“我再漂亮也比不过秀姐的啦!不然不会到了十九岁都嫁不出去。”说完又狠狠的瞪了陆仁一眼。

    陆仁这会儿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支唔着道:“行了……快带我去家里看看吧。文姬和婉儿没来迎我,这会儿该等急了……哎,郭弈和邓艾呢?”

    陆诚接上话道:“伯益在小城中暂理诸事,邓艾在家中伺候蔡姐姐。”

    陆兰这会儿看见了众人中的赵雨,暗暗吃惊赵雨地美丽与气质之余,警惕地向陆仁问道:“大人,这位赵妹妹……没有留在襄阳那里吗?”

    陆仁没注意这些:“我收了她为徒。日后还是让她先跟着你姐姐主理一下事物。”

    “徒弟?”陆兰立刻跑到赵雨的身边挽起赵雨的手道:“赵妹妹,你也和伯益、小艾一样拜我家大人为师了啊?你家二哥曾经救过我家大人地命,现在你又来了夷州向我家大人求学,我们可不能怠慢了你。一会儿我去烧些好菜好好的招待你一下。”

    赵雨笑而不语,被陆兰就这样拉着在前面开路。陆仁等人也赶紧跟上。

    两个年岁相仿的妙龄少女在前面走着,貂婵凑到陆仁的耳边轻声道:“义浩,你真的不能再耽误小陆兰了。”

    陆仁望了眼一旁正和贞谈兴正浓的陆诚,默默的摇了摇头道:“等我再问问文姬和婉儿吧……”

    貂婵道:“我看问不问无所谓,或者说根本就没必要去问。女儿家的心事我能不清楚?文姬与婉儿可不是那种容不了人的女子。”

    陆仁轻叹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愈发觉得对不起她们啊,还有你。”

    貂婵又靠紧了陆仁一些,柔声道:“也只有你才会这么想了……”

    又走出几步陆仁猛然想起正事,赶紧向陆诚道:“子良,你一会儿找人去知会一下不愿下船的兴霸,说明天我有要事要商量。还有你、你姐姐、贞、赵雨、马先生全都要来。嗯……把弈儿也叫上。他现在能帮你主理一些事,应该能独当一面了。”

    陆诚正色道:“我知道了,马上我就派人过去。”

    陆仁道:“还有一件事,你该改回甄氏的本姓了。”

    陆诚犹豫道:“大哥……”

    陆仁道:“你已经在夷州安家一年,本身也娶了妻室,是时候该改回去了。认祖归宗乃是人伦大事,不要再拖下去。再说我们兄弟十年,兄弟之情不会因为改个姓就变掉,是不是?”

    一旁的贞附和道:“说得是啊!义兄他是答应了二姐帮你们甄氏复兴宗族,你迟迟的不肯改回本姓会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

    陆诚望向甄,却见甄显得有些激动的向他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好吧好吧!下月初一我就正式改回甄氏本姓。那时我就得叫甄诚了。”

    陆仁闻言心中却在偷笑:“甄诚真诚,似乎有些名不副实。这小子骗人的本事可不比谁差。”

    一路说说笑笑,陆仁也在留意周围的环境。甘宁当初选来修小城的地方应该说是很不错的,本身三面环山又是在山腰处,只需在缺口那里修起一堵不算太长的城墙来便可,而作为水源的小河在城中穿过,有一部分流入了城墙前的护城河中。整体来说这些工程的工程量并不大,最大限度的利用了本身的地理环境。

    一行人步入城中,陆兰指着一处最大的院落道:“到了到了!大人,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陆仁抬眼望去,心中感慨道:“家么……这里是我的家?自从曹营逃离,我好像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真正的家。现在我是在夷州这里有了家,那后世的这片土地又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第二卷

    第一百九十三回-柔

    已四更,日间为庆祝陆仁来到夷州那一天的欢宴下来欢而筋疲力尽的人都早已睡去,但陆仁却是个例外,这会儿正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书房里对着地图细细思考。

    其实陆仁是三更天的时候醒的。白天与蔡>了一番悲喜交加,不过给众人一闹腾就连想和二女说几句缠绵悄悄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后来酒宴散去,陆仁自然是选择了陪婉儿,云雨之后婉儿沉沉睡去,陆仁却在半夜时分给内急闹睡。想起了次日要开会商议夷州发展走向的事就再也睡不着,悄悄的溜到了书房来。

    对着地图陆仁苦苦思索,时不时的还在手边的纸上记上几笔,这已经是他多年的习惯。工作了一阵,陆仁觉得有些气闷,便走到窗前推开窗口,让带着几分凉意的春风帮他清醒一下头脑。

    习惯性的闭目享受月夜春风,忽听得廊下脚步轻响,根着房门被推开。陆仁回首望去,见蔡手臂上搭着一件外套站在门前。陆仁楞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蔡>.|“义浩,你舟船劳顿,怎么不好好休息一下就赶来书房?你这人也是,做起事来不要命一般。就算你不累不想休息,也该多陪陪婉妹,这一年来婉妹心中挂念你,人都瘦下去好多。”

    陆仁伸手轻抚蔡>#

    蔡>=.

    陆仁抓了抓头皮道:“婉儿她被我……整得筋疲力尽,这会儿睡得正香。我是半夜起来如厕,想起些正事就睡不着了才跑到这里来地。”

    蔡>#

    陆仁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再说我壮实着那,你看!”说着摆了个肌肉健美的Poss,不过手臂上貌似也没鼓起来多少,到是闹得蔡在那里低头莞尔。

    “你这人。谈不了几句话就没个正经了。多注意点吧。你的身体好不到哪里去。”

    陆仁道:“我知道了。不过文姬。这么晚了为什么你也没睡?”

    蔡>#涌,觉得有些气闷就出房走走,看见书房有灯光知道一定是你在这里。义浩,夷州的冬春虽不似中原那么寒冷,却也颇有些凉意,你小心着凉。”

    陆仁把身上的外套紧了紧。默默点头。有些时候话并不用说得太多,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微笑就足够了。

    拉住蔡>.;说上几句话……这一年你们在夷州过得怎么样?没碰上过什么麻烦事吗吧?”

    蔡>#卷。婉妹种桑养蚕,好歹有些事做,也不至于太过无趣……义浩,那半块月饼你有带在身边吗?”

    陆仁点点头,自怀中取出那腊封地半块月饼道:“除了沐浴更衣。此物我从不离身。”

    蔡>一处,目光望定陆仁。别看蔡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一则是本身容貌非凡、气质脱俗。二则是陆仁有半强制性的让蔡>一些基本的美容知识,比如说用蛋清洗脸、黄瓜片贴眼圈之类的〗,现在看过去和二十四、五岁的女子没什么差异。这会用蔡>;出来的那份温柔的感觉,陆仁可是在心中大叫吃不消,想侧目避过却又有如铁片被磁石牢牢地吸住一般,舍不得避开。

    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望了许久,最后还是蔡>|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伸手猛抓头皮。

    蔡>.这块月饼吗?”

    陆仁道:“你说过的,到你我夫妻二人重会之时再同食此饼,若流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说完陆仁暗中却是老大一滴汗,这月饼虽说当时就用腊密封了,可这一年下来不变质才怪!真要是二人这会儿吃下去肯定得拉肚子。不过考虑到这两块饼的意义,陆仁还是准备大无畏的把它吃下肚去……

    蔡>=..了,而且我也舍不得吃。义浩,其实我当时分这月饼出来是有另一层的意思……因为我知道我们重会之时,你一定会先陪婉妹而不是我。如果说我一点都不在意,那是自欺其人,所以我就想出这么个方法,心里就会舒服很多。”

    陆仁楞住,犹豫着问道:“文姬,你……”

    蔡>;.#么?就是不知道你以后再收谁进来会怎么样。”

    陆仁尴尬的笑了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蔡>;如何?告诉我们的后人,要懂得如何去互敬互爱。”

    陆仁又是一滴斗大的汗珠:“文姬啊,这饼……嗯、嗯。你收着吧。”

    咚、咚、咚

    三声轻轻地敲门声之后,貂婵出现在书房里,脸上是嫣然笑意:“义浩、蔡姐,你们三更半夜的不好好睡觉,躲在这里说悄悄话啊?我看见书房有灯光以为义浩你又会和以往一样一夜不睡,怕你着凉给特地给你送件外套来,现在看来是多余的了。”

    陆仁不好意思的继续抓头,蔡>]了。这一年来肯定没少累你照顾义浩。来。坐过来我们一起聊聊……

    色太深。不然我抚琴你曼舞,却也平添几分意境。

    貂婵笑着上前,把手中的衣服披到了蔡>#这个家伙,蔡姐你也得多注意一下自己啊。要是为他把自己闹病了可不划算。”

    二女亲热了一番,到把陆仁给晾到了一边。虽说有点不甘心,但看着自己的家人能这么和睦却也颇感欣慰。忽然貂婵向二人作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跟着笑盈盈地望向房门。陆仁与蔡>:同向房门望去。

    脚步轻响,刚才被貂婵顺手掩上地房门又被推开。

    “老公啊,我刚才醒过来没见你,知道你肯定到书房来了。天冷,我给你披件衣服……蔡姐?秀姐!?”

    貂婵轻轻拍掌笑道:“好啊好啊,这一下人都到齐了。婉妹你来得最晚本该罚你地,不过看在你今天一定很累的份上,就饶了你。”

    婉儿羞得头都有些抬不起来。还是蔡>;.下。望望房中四人。蔡笑道:“人没到齐,还差一个。秀妹,你猜小陆兰一会儿会不会也过来。”

    貂婵道:“不用猜。陆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