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曹营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州,南皮。

    自曹操劝降南皮守将吕旷、吕翔至今已有数月光景。开头的那段时日曹操与袁尚两方在河间一带打过几场仗,战况基本上是曹操这边占尽上风。袁尚吃足了大亏之后率军退回易京一带,凭借着易京高山险阻的地形阻止曹操继续北上。曹操组织过数次强攻,但都不了了之。双方当前的情况到有点像当初袁绍攻打公孙瓒时的情况,只不过袁尚不像公孙瓒那么刚愎自用、坐以待毙,必竟公孙瓒的前车之鉴就放在里。

    双方论兵力相差并不大,曹操的优势在于军队的战斗力比袁尚强,而袁尚的优势则在于占尽地利。袁尚在各个险要山道上都有驻军把守,寨与寨之间也都留有居中调度救应的机动部队,就整体的布局来说防守体系十分稳固。这还不算,在南皮、城、平原这几处的运粮要道上还经常会出现来去如风的乌丸游骑,专门偷袭焚烧曹操的粮草军需。这些小规模的游骑偷袭若说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但就像一群飞来飞去却又打不死的苍蝇一样让曹操大感头痛。放松又不敢放松,这要是一大群的苍蝇突然凑到一块儿给曹操来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为这些年来城、南皮的生产体系尚未回复,就地解决补给问题还不太现实。无奈之下,曹操只好调出一部分兵力去保证许都、城、南皮的粮道。眼看着天气渐冷,运粮河道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冻结。那历史上曹操召集百姓敲河冰,百姓逃亡后又来投首的事会不会发生?

    留下了数万大军在河间与易京地袁尚军对恃,曹操自己则带着一批将官谋士回到南皮。因为天气即将入冬,一众谋士都认为现在不是进行大规模战役的时候,不如就在南皮这里候至春暖再行用兵。这仗一时间打不起来多多少少就会显得有些无聊,曹操有事没事的就会把跟在身边的将官谋士们聚集起来商议破敌之策,实际上却是商议几句之后就变成了茶话坐谈会。这不,会刚一散曹操就在府衙中拖住荀攸陪他下棋解闷那!而郭嘉与其他数人也留下来观棋。

    棋至中盘。曹操执的白子已经占了几分优势。而荀攸的黑子虽处在劣势。却也不是回天无术。几个地方伏下的暗子看似无用,实则下好的话就能翻盘取胜。

    这一步轮到曹操落子,取出棋子在手中把玩许久却迟迟没有落下。俯视棋局良久,曹操若有所思地沉吟道:“这棋难道能通灵吗?棋局中地战况与孤眼下地战况何等相似…这一步的棋可不好走下去啊。一子落错则满盘皆输。”

    荀攸道:“主公这一子不好落盘,攸亦是如此。”

    曹操点点头,把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盒中道:“这局棋就先放一放吧。”

    荀攸道:“主公,放不得!若弃局不顾。实是最大的一招败棋。”

    曹操起身离席,在厅中缓缓的踱起步来:“孤亦不想弃此棋局。只是对手防守严密,隐隐中还藏着杀招,孤不得不防啊。”

    一旁的郭嘉灌下一盏寒冰,笑道:“只是下棋解闷,主公与公达怎么绕来绕去的谈到战事上去了…不过说真地,袁尚无智,本做不到眼下这些事才对。现在袁尚在易京布下的防线。还有频频骚扰我军粮道这一计。应该是出自沮授、田丰二人之手。”

    曹道:“奉孝可有破敌之计?”

    郭嘉摇摇头道:“暂时没有。方才听主公言下之意,可是想退军?”

    曹操道:“孤是有此打算。若在此旷以时日,只怕荆襄刘表会有所作动。”

    郭嘉摇道:“主公不可。如今袁尚在易京设计坚守。度其本意就是想令主公无功而退。主公若退,南皮、平原两地必为其所趁,介时城亦危。若如此,主公这两年来攻克的河北半土岂不前功尽弃?再进一步,袁氏元气归复,原本观望战事的刘表才会真有可能与袁尚联合,那时两面合击,主公之势危矣。”

    曹操沉吟半晌,又目询荀攸,荀攸点头应道:“奉孝之言甚是有理。主公切不可退兵而为袁尚所乘。”

    曹操道:“可天气渐寒,粮道不通孤又何以养军?”

    荀攸道:“为今之计,只有先多调兵马多运粮草过冬。待挨过寒冬,我军难题便尽去矣。”

    曹操点头道:“也只有先行如此了。”

    郭嘉忽然心道:“几年了,一直没碰上粮草运输方面的难题。要是现在臭小子在这里,他会不会有什么奇招?”

    正闲谈间门人来报,不过却是找郭嘉的:“郭大人,有一少年自称是令公子,意欲请您回府相谈。”

    郭嘉耳朵一痛:“啥?弈儿跑到南皮来了?”

    曹操闻言也来了点兴趣,笑道:“奉孝,令子不是前几年被你遣去游学了吗?如今忽然在这里出现,说不定于孤也有些益处。来人啊,去请郭公子进来,不必急着回去啦。”

    门人应声退下,郭嘉犹豫了一会儿向曹操拱手道:“主公,嘉有一事禀报。”

    曹操道:“禀报?奉孝却有何事?”

    郭嘉皱了皱眉,郭弈是被他送去陆仁那里游学的事他可一直没有对谁说过,现在郭弈突然跑回来,到底是艺成归来还是陆仁派来的他也有点说不准。考虑到曹操多疑地心性,郭嘉还是认为先和曹操打个招呼比较好:“主公,实不相瞒,犬子郭弈上回来信,具言他已拜入义浩门下求学。只是求学未及一年,犬子突然来到南皮,恐怕是义浩指派而来…”

    曹操眼中精光闪过:“什么?令公子居然在义浩门下求学?这只怕是你先就给弈儿指好地路吧?”

    郭嘉脑子转得也快:“确有其言。当日送其出门时我曾告知犬子,若有机缘遇上义浩。无论如何也要拜入其门下求学。”

    曹操摇头笑道:“奉孝啊,你到真会给令子选先生。听你这一说我到更想见见令子了。”

    不多时郭弈被门人领入厅中,先是向曹操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才向郭嘉行礼道:“父亲大人。”

    郭嘉碍

    诸人地面子不好发作,只能小声的问道:“弈儿,你随陆叔父求学,怎么跑到南皮来了?”

    郭弈道:“师傅令我来探望父亲,另有些要事待回府后与父亲商议。”

    郭嘉稍一思索便猜出了陆仁派郭弈回来地用意。脸上闪过几分不悦。

    郭弈见郭嘉有些不高兴。急忙避开郭嘉。转而向曹操道:“丞相,家师陆义浩令我代其向丞相大人问安。”

    曹操爽朗笑道:“弈儿不必拘谨!孤与令尊虽为君臣,也是至交。你尚在游学且无功名在身,不能称孤为主公,就称孤一声曹叔父吧。孤亦唤你一声贤侄便是…令师陆义浩在夷州一向可好?”

    郭弈道:“家师身体安健。平日里在夷州游山玩水,偶尔指点些夷州农事,到也逍遥自在。”

    “只是在夷州游山玩水?鬼才信!”

    曹操心中嘀咕了一句。脸上还是和颜悦色的问道:“贤侄此番来此,是否有何要事?”

    郭弈道:“不瞒丞相,家师确有要事差我前来。”

    曹操捋捋胡须道:“哦,说。”

    郭弈道:“具体如何我亦不知,恳请丞相能容我大师姐入厅一见。”

    曹操楞住,心道:“这小子居然不知正事?那说起来只不过是引见一下了…等等,大师姐!?”

    想到这里曹操奇道:“怎么义浩门下竟然有女性弟子?”

    郭弈道:“正是!家师行事一向不拘一格,择徒亦是如此。”

    曹操好奇心大作。吩咐道:“即如此。不妨请你大师姐入厅一叙。”

    ^^^^^^

    过不多时,赵雨被郭弈引入大厅之中。一步入厅中,迎接她的却是乱七八糟的各种目光。

    “这臭小子。收个徒弟居然都这么漂亮!怎么我就很少碰上这种好事?”这是郭嘉。

    赵雨面色不变,行至厅中大大方方的向曹操施了一礼道:“小女子赵雨,见过曹丞相。”

    “年纪虽轻又是女子,但举止得体,处乱不惊,隐隐然还带着几分傲气…少见啊!难怪陆仁会为此天下难为之事,收一女子为长徒。”

    曹操上上下下的打晾了赵雨很久,微微地点了点头:“赵姑娘想必是从夷州远道而来地吧?一路辛苦了。来人,赐座。”

    “谢丞相!”

    赵雨在曹操安排地座席上跪坐下来,而郭弈则跪坐在了郭嘉的身后。

    落座之后,曹操问道:“适才伯益所言,令师陆义浩差你二人来此是有要事,却不知是何要事?”

    赵雨道:“奉家师之命,来此与丞相谈一笔生意。本意是想请郭师弟为之引见,却不料丞相马上就唤小女子来此,到也省去些波折。”

    此言一出,连郭嘉带荀攸,还有厅中的其他众人全都望定赵雨,心里面都是同一句话:“什么?陆仁那小子居然做生意做到主公头上来了?还真是胆大包天那!”

    曹操心里极度的不高兴,心说陆仁你个混蛋不肯帮我也就罢了,还还还赚钱赚到我这里来?我这里都还没让你给我进贡那!

    迟疑了一下不好发作,曹操只是不快的问道:“义浩他要与孤谈生意?却不知他有什么器物能令孤感兴趣?”

    赵雨自袖中取出记事本,一边翻阅一边读出声来:“夷州初制的精铁板甲五百套;炭钢长柄钢刀五百口;炭钢枪头木制枪杆的长枪一千条;改良型滑轮三发连珠弩六百具;滑轮弓三百张;夷州去糠精米两千石。另有百炼精钢剑十柄。这十柄剑师傅交待过,若丞相愿把以上器仗粮米尽数按价购下,则作为优惠赠品赠于丞相。”

    不说这些还好,一把这些东西说出来全场中之人脑袋全都嗡嗡作响。陆仁这也太有财了吧?这些东西真要拿出来能组建一只三千人且装备精良地部队了!

    曹操脸色数变,久在沙场厮杀的他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若是单以黄金来计,陆仁这些货物只怕不在万金之下。而最重要的,是陆仁在这个节骨眼上指派弟子过来只怕还有其他的用意。

    思索了一会儿曹操问道:“这些器杖粮草,其价几何?”

    赵雨道:“其价几何师傅并未交待,一切均由我做主便是。若丞相看得上眼,还望能与小女子单独一叙。”

    “放肆!丞相乃是何等尊贵之人,岂能屈尊和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谈些商贩往来之事…”

    曹操挥手打断部下的怒喝正想开口,却见赵雨针锋相对的反驳道:“世人皆以商贩之事为至卑,却不知商旅之事若行之得法,一州之地亦能富可敌国。吾师曾言,农若骨肉,工如膝肘,商则可比之于血液。人若无血,有如行尸走肉,又何来强盛可言?方今丞相用兵,这些器杖粮草正是急需之物,吾师急丞相所急,将夷州这一年来地所有积蓄令我不远万里押运至此解丞相之急,虽有图利之心亦是国之大助。若丞相以我等商家卑微便不愿为之所用,赵雨告辞便是。这些精铁器仗并粮米若是回航之时贩至江东、荆襄,不愁各方诸候无人愿购。”

    “你…”

    曹操狠狠地瞪了出声的部下一眼,转回头来和颜悦色的向赵雨道:“赵姑娘且息怒,这些器仗粮草孤实有莫大兴趣,就与你单独一谈…诸位都先回府去吧。”

    “主公需防有诈!陆仁终是叛离之人…”

    曹操笑道:“义浩决计不会祸害于孤。若真是想害孤,也不会派一个文弱女子前来。罢了,都退下吧。”

    众人领命,纷纷退下。郭嘉有心想留下来,却被曹操示意也一并退下去。不甘心地望了赵雨几眼,心中暗道:“这黄毛丫头不简单啊,难怪会把这么大的事交给她来办。按以往的惯例,行商之事都是贞去跑…臭小子从哪里找来些这么厉害的角色!?得了,看来我回去得准备去城休养的行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