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曹营(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却说凌远被陆仁单独留下,多多少少总有些忐忑不安。

    自从知道上次他吃饱了没事而去搭讪的美女居然就是兰姑娘,凌远自己又何尝不是一身的冷汗?当时被暴扁了一顿,险些被街头的那些男女老少打成残废,凌远也跟着老实了许多,至少没敢再像之前那样胡乱的找女孩子搭讪。

    实话实说,凌远在知道陆兰的身份之后曾想过逃离夷州,可是夷州目前的海运管制还是比较严的,不是特别派出的船队最多也就只能在近海捕捕鱼虾,他想逃回中原暂时没机会。再者他想搏一搏运气和机遇,一是搏陆仁还不认识他,二是搏陆仁不会怪他……必竟在那天之后他也没出什么大事,那么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才干能谋个好的出身。只是现在见陆仁如此,凌远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甚至做好了凭借自身不错的武艺强行突围出去的打算。

    凌远稍有些紧张的神色被陆仁看在眼里,陆仁就呵呵的笑了笑道:“怎么?担心我会因为兰丫头的事而对你有所惩罚?那天你已经挨了兰丫头的打,那么现在我再揍你一顿的话却又算是个什么事?其实男人嘛,喜欢对美女勾勾搭搭的也没什么,只要风流而不下流也就行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在许都一带这方面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天你幸好只是和小兰搭了几句讪,如果你敢有什么下流的举动,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给宫掉。”

    “……”凌远下意识的双腿一夹再菊花一紧。

    陆仁在席间坐下,平静的向凌远道:“子浩,我夷州水军像你这样深得水战精要的人才正是我急需的,我也真的很想马上就重用你。只是你自己说,像你这般的轻薄放荡兼好色无耻,换作你是我。你又敢重用吗?天晓得你会不会因为垂涎于他人家眷的美色而行不忠不义之事。据我所知自古以来这一类的事可从来没少过。”

    凌远额头见汗,心里还是头一次对自己历来的好色之举感到后悔。当初被凌氏逐出宗族,他反到觉得没有了什么约束,肆意放浪,可没钱的日子终究不好过,想风流也就风流不起来。后来流浪到了夷州,凭借着本身不错的才干混到了个小头目,再加上夷州这里相对开放的风气,终于有了些很是舒畅的感觉,也意识到一个男人没有点事业在身别的什么都是空话。现在有这么个能得人重用的机会。陆仁却和他翻起了旧帐,他心里能好过吗?

    想抢白几句,陆仁挥挥手让他坐下道:“你也别说什么空话,动动嘴皮的事谁都能做。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在公台先生的身边认认真真的学点兵法,如果你能做得出色并且不再犯老毛病,我将来会把一支舰队交给你来统领。不过我这里可再警告你一句,我们夷州的女子风气开放,对男子敢于大胆示爱。你要有本事哄得哪个女子跟在你的身边那是你的本事,我自然不会去过问,但我厌恶对女人始乱终弃的人,你这破毛病不改我随时会一脚把你踢出夷州。要是有正儿八经的良家女子被你欺负。信不信我真的会把你给宫掉!”

    凌远凛然一惊,恭敬的应道:“在下不敢!”

    陆仁起身缓步离去,背对着凌远抛下一句话:“自己好好干吧。其实一个男人只要事业有成又何愁寻不到娇妻美妾?到时只怕你不用去求,女人们会反过来对你投怀送抱……不说这些了。我希望你自己好自为知。我的话是说得难听些,不过你也将心比心,谁愿意养一只随时可能会伤人的虎狼在身边?所谓忠孝节义。男儿汉亦当顶天立地,如此就算风流一些也只会成为人们口中的美谈。好了,我对你言尽于此,你且先去吧,明天去找公台先生报到。”

    凌远应声退出厅去,陆仁与陈宫则转回议事厅去商议军校的事情。而在走出几步之后,陆仁有些不放心的向陈宫问道:“公台先生,你觉得这个凌远真的能改掉老毛病?”

    陈宫轻捋胡须笑道:“依我看他虽有些放浪,却并非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正所谓‘食、色者,性也’,其实谁身上能没有点毛病?只要这些个毛病没影响到本身的纯良之心便可……其实义浩,我到觉得这凌远与你陆仆射很是相近,哈哈。”

    陆仁也笑了笑,摇摇头心中道:“说起来,也不知道老郭他现在怎么样了。现在已经是建安十一年,老郭这家伙如果没什么变故的话,搞不好还是会在明年随老曹北征乌丸的时候因为水土不服而病死。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这家伙又是酗酒又是嗑药的,身体实在是差得可以,他这样的身体底子一去北境,多半就会回不来。可是他那种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可以什么都不管的脾气……唉!”

    心中盘算了很久很久,陆仁忽然咬了咬牙,向身边的侍从道:“去帮我吧弈儿给叫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诺!”

    ————————————————————

    十几天之后,南皮城中郭嘉的临时住所。

    之前陆仁分析过,曹操于建安十年冬季在易京、蓟一带击溃袁尚之后,由于兵力与物资方面的损耗,还有后方的地盘需要他去敲打敲打的原故,会回军一趟。而现在的时间还未及二月,河北那头还冷得可以,曹操就回军在南皮休整,陆仁也是在正月的新年刚过之后,就赶紧的把赵雨给派了出去。这样从路程上来算,赵雨能够在南皮和曹操见一次面。

    而此刻在郭嘉的临时住所,一阵阵的咆哮声正从里面传出来。

    “我还心说奇怪,怎么雨丫头前脚才刚到没几天,你小子怎么也跟着跑了过来,闹了半天是来管你老子我来了啊!好你混帐臭小子啊,跑出去这才几年,一回来居然算计起你老子我来了!?老子我随军出征碍关你小子什么事了?说什么要你老子我呆在邺城休养两年?你老子我是随军在外还是蹲在后方关你什么事?我呆在后方难道说对你还有什么好处不成?气死我了!”

    郭弈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任由郭嘉不停的咆哮,自己却连声都不敢吭一下。过了许久郭嘉可能是咆哮累了,气呼呼的坐到席上,端起大壶就喝。空喷了那么久的口水,是该补充一点。

    郭弈小小心心的上前道:“父亲大人请自重,贪杯易伤身……”

    “我去你吗的,这里是茶,不是酒!一个二个还真当老子我要酒不要命啊?还有你,居然管到老子头上来了,不安安心心的守在你师傅身边,你跑我这里来干什么?赶快给我收拾好行李滚回夷州去!对了,回去以后代我狠狠的骂一顿那臭小子!”

    郭弈头上隐隐见汗,让他回去以后骂陆仁?他可没这胆量。支唔着道:“父、父亲,先生他也是、也是担心你的身体,才特地让我赶来劝你离军休养的。”

    郭嘉可能是补足了水,这会儿又开始咆哮:“什么屁话!?你看你老子我像是有病在身需要去休养的人吗?你小子啊,信你师傅多过信你老子我?信不信现在我就对你以执家法?没大没小的,你这叫不孝你知不知道?”

    郭弈心说你老人家是不太像有病在身,单就这份骂起人来中气十足的样都不像个有病的人。犹豫了许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郭嘉又向他吼道:“楞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收拾东西,最迟明天早上,你小子给我马上离开南皮滚回夷州去!连带着告诉你那个臭师傅,我身上压根就什么旧病都没有!让他少在那里瞎操心。”

    郭弈唯唯诺诺的正相退下,却想起了那天陆仁再三交待给自己的那些话,复又沉思了一会儿再暗中一咬牙,走到郭嘉面前振声道:“父亲,请听孩儿一言!”

    郭嘉哼了一声,侧过头去懒得理会。

    郭弈道:“父亲,这旧症是否真有,其实父亲大人心中自知。而依孩儿之见,父亲明明就是有旧疾在身,却要强不愿承认。”

    郭嘉斜瞥了郭弈一眼,哼道:“你这个不孝子,咒你老子我有病不成?”

    郭弈被郭嘉这一骂有点想退缩,但还是硬着头皮往回顶:“父亲大人一向行事放荡,不以俗念为意。在许都时陈长文参奏父亲不治行检已不下数十回,言辞至激者亦不在少数,甚至有请曹公罢去父亲官职之言,父亲却都只是一笑了之,从未挂怀。而今番先生说父亲你的旧疾不日将起,父亲大人却如此动怒,想必……是被师傅说中心事了吧?”

    “你——”

    郭嘉指着郭弈的鼻子,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好小子,居然连你也算计起我来了!看来你那个臭师傅还真是教导有方嘛!”

    郭弈道:“父亲既然有旧疾在身,又何必强撑?万一父亲大人真的有何不测,孩儿与母亲又当如何?”

    郭嘉这时微微的怔了一下,仔细的打晾了面前的郭弈许久。稍一思索装着仍有几分怒意的喝道:“你小子懂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