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发火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甘宁望见张仁发呆,笑道:“世清在想什么?是不是以为我言不由心?若是那样你就索『性』补偿我一下——让我出海!去哪都行!这几个月下来我一直是在张上跑,我都快闷出病来啦!”

    张仁被甘宁的吼声唤回神来,忙不迭的点头道:“行行行,反正小雨的船队数日前就回来了,再加上留守的船只,总计有五十只以上,你想带多少出去?”

    甘宁竖起四根手指道:“四十只,一只都不能少!还有,除去糜贞的那艘白鲸,其余的两只我一定要带出去。最重要的是——我这次想跑远一点!”

    张仁道:“远一点?你、你是想去哪里啊?”

    甘宁从怀中取出地图,手指用力的点点图中一处兴奋不已的道:“这里!”

    张仁望了一眼下巴就合不上了,惊道:“兴霸你开玩笑的吧?你想去地中海?还有,你这全图是从哪里得来的?我记得我交给你的海图,最远所标出的地方也只是到马六甲啊!”

    甘宁得意的一笑:“我早就知道你有此全图,只是一直不肯拿出来给我看而已。至于这图,你未到夷州之时不是先把襄阳小庄上的图册全都送过来了吗?我随便找个借口,让子良带我去查阅一下就被我找到了。你那时和我说过,这里就是西方强盛一时的大国罗马,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西方大秦。我真的很想去见识一下那里的民俗产物,还有你提起过的角斗士……”

    张仁瓣起指头算了一下,大摇其头道:“兴霸,这一来一回我算着可能要三到五年的时间,而且海上的风险先姑且不论,沿路只怕也找不到合适的补给点啊……”

    甘宁看看海图道:“你这图上不是标出来了吗?先到马六甲,然后是锡兰。若想安全一点离岸不远,可以走卡利亥特、哥拉斯到马斯克特这条线……”

    张仁忽然很想哭,他这海图与标出来的几个点都是凭着对游戏的记忆弄出来的。虽说现实中的地理环境不会差上太多,但那都是一千三百多年后的情况,现在沿路的这些点是什么情况鬼才知道!说不定海图上的这些城市根本就还没建起来那?而这也正是张仁迟迟不愿交出全部海图的原因之一。

    想了想张仁按住有些兴奋过度的甘宁,尴尬的道:“兴霸兴霸,这个好像不是我们现在要商量的事吧?我们应该好好想想如何应对曹『操』另外派人来夷州任太守的这件事……”

    不提还好,一提出来甘宁从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哼!”

    甘宁听张仁又提起曹『操』另行派人来夷州任夷州太守一事,脸『色』顿时又阴沉了下来,连声音都带着几分不悦:“扫兴!世清,其实以你的才智,会想不出应对之策?”

    张仁道:“主要是不我知道曹『操』派这么个人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甘宁道:“世清你要让我如何说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吗?”

    张仁心说得,这是第多少回被别人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身处这个时代,论产业开发、治理州郡可能我是还勉强说得过去,但要论玩阴谋诡计之类的东东,可能随便挑个人就能把我比下去。

    有苦说不出,张仁只好尴尬的傻笑。甘宁见状翻了个白眼道:“世清啊,我刚回来时就听子良、艾儿说你这两年『操』劳太过,身体大不如前,连带着头脑都有些迟钝了。现在和你坐到一起饮酒议事,方知他们所言不虚,你也是该好好的休息一下。”

    张仁道:“我也想啊,可这才刚刚休息了几天就出件这么大的事,脑子里『乱』糟糟的。”

    甘宁道:“其实很简单,要么曹『操』是想暗中把夷州纳入掌中,要么……曹『操』如果得不到夷州,也会授意来人把夷州搅得一团糟。”

    这几句话提醒了张仁,摇头长叹道:“的确如此。咱们这夷州本是一处蛮荒之地,在中原诸人的眼中根本就没什么有图之利。但自从咱们来到夷州之后,几年下来可以说已渐渐富庶,我上次遣赵雨、郭弈去南皮,一口气就带去了可比万金的器仗粮草,旁人知道了会不垂涎三尺?以曹『操』的为人,他肯放过这块地方才怪了。”

    甘宁道:“多半就是这样。而且曹『操』野心极大,平定北方之后肯定会南下江东。若他能提前一步控制住夷州,不但能以夷州的物产以充军实,必要的时候只要解决了海运诸事,还可以以奇兵侵袭孙权后方,至不济亦可迫使孙权分散兵力与夷州隔海相望。就算曹『操』不能控制住夷州,也会想授意来人寻计破坏掉夷州现有的产业,以防将来落入孙权之手。”

    张仁无语。夷州被他这么一闹,隐隐约约的竟然有成为一块战略要地的趋势。可要命的是他现在手头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的防御能力。

    甘宁又喝下一杯酒,捋了捋胡须笑道:“虽然如此,我到觉得要应对却不算很难。”

    “怎么?”

    甘宁阴笑道:“不就是来个挂名的太守吗?我就不相信他能一口气带几千人马过来。

    世清你可别忘了,夷州小城具体的位置眼下只有我们知道,曹『操』手上的海运能力与技术又不够,不可能自己从海路过来。目前唯一能到这里的办法,就是去柴桑先找到张氏一族,再跟随船队一起来夷州。而柴桑又是孙权的地盘,来人只要多带了一点人马马上就会惊动到孙权,那曹『操』想暗中控制夷州的打算就肯定会落空,反到会直接便宜了孙权。我看曹『操』不会做这么笨的事。”

    张仁道:“也就是说,曹『操』派来的人多半会孤身来此?”

    甘宁双手一摊:“这又不是什么稀奇事!刘表当初上任荆州牧的时候还不就是自己一个人?这是给他利用到荆州豪族之争立住了脚跟。”

    张仁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曹『操』不把官职授予你,就是想借此事让你我之间生出猜忌,那么来人再暗中对你示好,并许以官职爵位,挑拨我们二人之争……”说着说着张仁的身上可就冒出一身冷汗。

    甘宁道:“曹『操』这一计好毒!只要我还有一点点想求取功名之心,那么此计必成!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曹『操』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现在对官爵早就半点兴趣都没有。”

    张仁道:“男儿立世,能有机会建功立业、拜官封候,自是头等大事。曹『操』这一计本可算是天衣无缝……”

    甘宁放声大笑:“可惜阴差阳错,就偏偏碰上了我们两个都对官爵不感兴趣之人。哈哈哈……”

    非常得意的大笑了一阵,甘宁顺手把桌上的酒坛抢了过来便是一番狂饮。饮够之后甘宁道:“世清,这太守一来,你不妨就把他软禁起来,他要是肯乖乖的听话,我们自然有好日子给他过。他要是不听话,执意想翻些什么风浪出来,哼哼……”甘宁顺手抽出尺许长剑,冷笑道:“惹『毛』了我,我给他一剑便是。不就是杀个官吗?我以前杀过的官可不在少数……”

    张仁额头微微见汗,摆手道:“看看再说,能不杀就尽量不杀。而且我觉得真要是杀了这个太守,曹『操』一怒之下授意孙权发兵来袭,我们可能就大势去矣。”

    甘宁道:“世清说的也是。说来说去咱们这地方人丁太少,一时间还聚不起什么兵众来。世清你得早作打算。”

    张仁点点头,低头陷入沉思。

    甘宁大大咧咧的切下一大块红烧鲸肉放入口中大嚼特嚼,咽下肚后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道:“怎么应对那是你的事,我现在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让我出海?”

    张仁哑然,怎么扯来扯去又扯到这上面来了?低头想了想道:“好歹等糜贞的船队从柴桑回来行不行?”

    甘宁很不高兴的嘟哝道:“等糜丫头回来?她就算是现在动身都至少要两到三个月,若是按她在信中写的那样再拖上一个月……前前后后不又得让我等半年?”

    张仁道:“这个……你不是说想要除去送给糜贞用的那只白鲸之外的两条白鲸吗?其中一只在糜贞队里,现在停在码头上的那只是你早先送给糜贞用的那只,上次小雨他们去南皮办事的时候糜贞调给她用……”这算是什么借口?

    看见甘宁的脸『色』渐渐阴沉,张仁赶紧补救道:“要不这几个月你先在泉州打几个来回?我记得你上次去泉州回来说泉州附近有几个很贫脊的山越部族,好像是被孙权从会稽周边给驱逐过去的,你不妨过去看看能不能把他们都接过来充实一下我们这里的人丁。

    如果能收编到千余战士那就最好不过了,我们不缺钱粮还就缺战士。”

    甘宁沉『吟』道:“也是!夷州这里即然已经被曹『操』惦记上了,不尽快把城防什么的搞起来我就算出海也不得安心。万一我出海回来却物是人非,我岂不是有如无家可归……只是这些山越部族你能掌控得了吗?”

    张仁道:“总有办法解决。要不你多跑几趟,每次只带百余人回来,我们慢慢教化。”

    甘宁道:“我会尽量先带逃避战『乱』的汉人回来,山越部族……少带为妙。”

    张仁点点头,这才与甘宁开怀畅饮。喝着喝着,张仁心中暗想道:“就是不知道曹『操』会把谁派过来?若是太厉害的角『色』,我真得当心一点。”

    一晃就是三个月过去。

    甘宁在这三个月中从泉州带回来了两千多人,很难得的大部份都是青壮男丁。张仁从中抽调了八百人出来交给张放、黄信训练,至此张仁手下总算是有了一千二百人的部曲,算是有了一定的自卫能力。除去日常的训练,张仁还特意把邓艾分了出来,由邓艾领着这些部曲去着手夷州沿岸一带的防御工事。

    因为现在身边已经有了赵雨这个得力助手,张仁比起以前轻松不少,至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常常忙得昏天黑地。另外张仁的这个小城在夷州已经渐渐的有了声望,夷州中部、南部也时常有些生活困难的中、小部落前来投奔,一些大部落也与张仁这边时常有些贸易往来。换言之,张仁提供粮米、器具,换取这些部落所占据的矿产、山货。彼此间各取所需,到也相安无事。总而言之一句话,张仁这里的发展还是很顺利的。现在就等着糜贞的船队回来,看看随队而来的夷州太守会是何方神圣。

    这一日难得有些空闲,张仁带着二凌去小城中走走。逛到一月前刚刚建好的史阿剑馆,张仁自然就走进去看看,顺便问候一下史阿大剑师。

    院中约有三十来个十岁上下的孩童正在整齐划一的习练着剑术,史阿依旧是怀抱长剑,静静的坐在石几旁品茶。

    张仁悄悄的走到史阿身旁,恭身一礼道:“史先生,打扰了。”

    史阿早就查觉到张仁的到来,淡然的回了一礼请张仁坐下问道:“张大人为何到此?”

    张仁道:“难得有些空闲,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史先生这几个月还住得惯吗?”

    史阿低头品茶,似乎是有意的避开张仁的目光,语气却很平淡:“想我史阿漂泊平生,这几个月却是我过得最舒心自在的日子。”

    张仁道:“史先生住得惯就好。若有何所需,只管开口。”

    史阿的扑克脸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但却一闪而逝。沉声向张仁问道:“张大人,我听说小雨丫头说,曹公任命了一位夷州太守,算算时日可能下月即到,可有此事?”

    张仁道:“正是。”

    史阿沉默许久,低声道:“张大人,只怕此人来者不善,大人务必小心。”

    张仁叹道:“多谢史先生提醒,张仁心中有数。”

    相对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很久史阿才问道:“张大人,在你眼中曹丞相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