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对峙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黄信点点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又问道:“那么我们一直固守此间不突围而去,按刘先生的意思应该是想把张伯言拖在这里,不容他前往泉州吧?”

    “正是如此。张伯言虽擅用兵,其麾下士卒战力却较之我方为逊,而且我们彼此间的兵力又相差无几,真要是我们一心突围他绝对拦不住我们。我们是不能把战事引到泉州去,一但战火引到泉州附近,那夷州之事就很难再隐瞒得下去。我与你家大人商议的结果,夷州一事最好还是拖到由朝庭来诏告天下为好……寨中粮草可支用多久?”

    黄信翻开阿菊留给他的帐本翻看,又大致的算了一下道:“少说也能支持到三个月以上。”

    刘晔沉『吟』道:“至少能用三个月,怎么样都该够用了。我们与张伯言在此间对恃,最近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再频频攻山,或许是军力已疲,亦或许是他在另寻他计。总之我们还得陪他干耗一段时间,等到你家大人赶来此间解围……我现在担心的是你家大人会不会赶来。我们与张伯言这一仗能免则免,若是不明就里的强打下去实与骨肉相残无异,将来必遭天遣……”

    黄信的语气充满肯定与信任:“大人他一定会来的。我追随大人多年,了解大人的为人。”

    刘晔看看黄信,轻轻的摇了摇头闭目沉思:“张仁你真的会赶来解围吗?对人过于诚挚,即是你的优点,也是你致命的缺点……你不来我不会怪你,我们可以合作依旧;但如果你真的赶来了,我刘晔……”

    他的思路被黄信的话语打断:“刘先生,我有一事不明,可否赐教?”

    刘晔收回思绪,问道:“你想问什么?”

    黄信道:“假如我们不与张伯言交锋,避开他直接退回泉州会如何?”

    刘晔厉声道:“退不得!抛开方才说过的泉州与夷州的安危不论,这一仗若是不打或是败给张伯言,那么整个福州到泉州这一带我们将会声威尽失,而且这一片广大的区域便会落入孙权的治下。一但落入其治下立起郡治,我们再想在这里招纳人丁就没什么机会,而周围的各个豪族大户也会对我们落井下石。”简单点说就是他们这一仗的胜负关系着泉州北部地区的控制权。

    黄信若有所思的点头,正想开口忽听得房外警锣声大作,大惊之下几步就闪出房去。不一会儿传来消息,说是东侧的主道有人攻山。

    刘晔也赶到了东侧的寨门,夜『色』下寨门外似乎人影涌动、旌旗不断。细看了一会儿刘晔忽然发出几声冷笑,向黄信道:“虚张声势!张伯言之意必不在此门。传令下去,寨中各处加紧巡视,但有何风吹草动只以弓弩迎敌便可!”

    几个部曲头目领命而去,刘晔与黄信在寨门门楼上静静的注视着山道。如此一夜过去,整个山寨却宁静如常,除了一开始惊扰寨门的那些人,再没有其他来攻袭山寨的兵马。

    “啊——”

    黄信打个大大的哈欠,气闷道:“搞什么啊?雷气大雨点小的……”

    刘晔皱眉道:“不然!依我这是张伯言的疲兵之计……惊而不攻,却可使我军力渐疲;若一意不理,久之我军必生惰视之心,易被其趁虚而入。哼,来而不往非礼也。”

    与黄信悄声的商量了几句,黄信依计而去。

    山下的张逊军营,张逊正独坐帐中闭目养神。

    围困住山上的这个“豪族”一月有余,越打张逊越觉得对方不简单。几次张逊想先丢下这个豪族不管,先去当地土著口中南方的那个泉州看看,但考虑到对手很可能会是示之以弱,在自己退兵时趁势侵攻,却也只能继续的在这里对恃。最重要的是张逊的想法与刘晔一样,这一战的结果关系到谁能在这一片区域立足,两强中的胜者更是可以直接威慑到周遭一带所有的豪族、山贼,对张逊身负扫平山越诸『乱』的任务有决定『性』的作用。权衡利弊,张逊认为这一仗必需要打到底。

    只是这个对手的强韧程度大大的超出了张逊的想像,尽管失却先机被围困于此间,可是被围困的这一个多月下来从没有显『露』出过半分的疲态。不仅如此,几次强攻中对方莫明其妙的会出现死士反冲击,尽管这些死士的攻击杂『乱』无章,片刻之间就会伤亡殆尽,张逊却也对这些死士那狰狞的面目感到震惊。

    “太强了……这个对手要是不除掉,那么被除掉的就会是我!”

    还有一件事令张逊百思不得其解,就是这蛮夷之地怎么就会冒出来个这么厉害的对手?由此他也想起了对方曾遣使来说对方首领想与他单独一会的事。不过张逊为了小心起见,还是甩甩头将此事抛到脑后不理。

    天『色』已明,张逊走出大帐呼吸几口新鲜空气,顺便等他派去『骚』扰对手的小队人马回营。不多时几队人马张续回营复命,张逊问过大致的情况后便命这些人马回帐休息。虽说归来的人马回复的情况与张逊的设想一致,但张逊想起前一阵子在山区中与对手斗智斗勇的那几仗,心里也在怀疑自己的这扰敌之计能不能成功。只是他也清楚,与这样的对手硬碰硬绝没有好果子吃,真正要赢就得拼智谋、拼耐心。

    在营盘中转了几圈,巡视一下营中诸事。感觉有些困意正想回帐去休息,猛听见营外传来喊杀之声。身边的副将正想去鸣金示警,张逊一把拦住道:“不必!虽有喊杀之声,却稀稀落落的,两条可供大队人马出入的主山道又没有急报传来。我料不过是少数前来扰营的贼人。传令各处小心警戒便是,无需劳师动重徒费军力……哼哼,对手这是在给我回礼呢。昨夜我搅得他们没能好好睡觉,现在轮到他们来让我们虚惊一场了。”

    副将半信半疑的传令去了,张逊缓步走到营门前,默然的摇头心道:“这扰敌之计果然是行不通啊,对方的回报这么快就到了。看来还是得与他小心的周旋下去,另寻机会……”

    正想着,身边的近侍惊呼道:“大人避箭!”

    凌『乱』的破空声响,营外的丛林中有数拨箭雨『射』出,近侍急忙举盾护住张逊。只是这些箭雨『射』出的丛林必竟离营盘太远,多数未及营栏便掉落在了地上,而且箭只的数量也很少。张逊从箭只的数量上推算了一下,对方可能至多不过二十人,可以确定是对方派来反『骚』扰的小队。

    “大人,要追击吗?”

    张逊摇摇头道:“不必!贼人山寨除两条主道之外,其余尽是些险要之处。能避开主道从险要之处来惊扰我军的,必是久在山林穿梭之人,你们追之不上事小,强要去追只怕反而会丢了『性』命。传我将令下去,今夜就不用再去惊扰对手了,只需守好营盘便是……破敌当另寻良机。”

    返回自己的大帐,一夜没睡的张逊很干脆的除衫上榻,合上双眼时心道:“唉,好好睡一觉再说吧。反正我的对手也是一样的想在这里与我决一雌雄,可也同样的不愿硬拼……谁都不想被周围那些观望的豪族捡了便宜。现在要斗的,就是谁更有耐心,等到对方『露』出破绽而已……”

    “报——启禀大人,斥候回报,西南方向有一只约五百余人的部曲正在向此处赶来!行伍间并无旗号,但部曲服饰与山上贼寇无异,当属同支。”

    听到士卒的急报,张逊挥挥手让士卒退下去,顺手把手中的书本扔到榻上心道:“上次突围出去的贼人果然是去请援的……哼,等你很久了!”

    走出大帐将副将唤至身边,低声吩咐了几句,副将领命而去。

    张仁与香香并马行在队伍最前方,时不时的举起新制出不久的单筒望远镜观望。看看离入山还有三十里左右的路程,张仁把山寨中突围出来,现在作为向导的部曲叫到身边问话:“入山后是会先遇着伯言的营寨吧?大概有多少路?”

    “回大人,若是张伯言的营寨没有撤离原处,入山后还有十五里才能到得了。”

    张仁想了想,下令一众部曲就地扎营休息。

    香香奇道:“张宗主,现在才刚过午时天『色』尚早,不足五十里的路程若是走得快些傍晚即至。为何不赶一赶路?”

    张仁耸了耸肩膀道:“郡主,你有见过地方豪族部曲打出旗号的吗(ps一下,张仁还真没制作过相应的旗号,一直以来夷州的部曲都有专门的服装,反正他手下有钱有纺织厂)?再说我也是实在不方便打出我的名号来,那样太引人注目了。要是可以亮出我的名号,刘太守他们也就不会被伯言围困了这么久。换句话说伯言他还不知道来的是我们。我刚算了一下路程,若是赶路等我们入山的时候天『色』差不多就黑了,万一我这个族弟在山道间设伏给我们『射』上一通冷箭,我真会哭都哭不出来。先在这里安营休息一下……凌风,你过来。”

    凌风拍马来到张仁跟前,张仁交待道:“你辛苦一下,带几个人先直接去求见伯言。你是我的近卫,当初我与伯言、公纪相识时你就在我身边,伯言他应该认识你……路上小心点。”

    “诺!”

    凌风领了几个人,随向导先赶赴山中。一众部曲分成男女两营,各自划出地界开始支帐造饭。张仁挑了块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支起脑袋在那里发呆。

    香香在精灵营的营盘转了一圈回来,见张仁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发呆便上前问道:“张宗主有何心事吗?可否说出来给我听听?”

    张仁瞥了香香一眼,他心中所想的哪里能对香香明言?当下便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与伯言已有数年未见,现在却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有些感慨罢了。”

    其实张仁自登船赶赴泉州时起就一直在想一件事,就是他按现在的体制去治理夷州到底合不合适。仔细回想一下,夷城小城现在的情况与其说是有大汉郡治的城,到不如说是一个类似于家族联盟的组织才更合适一些,张仁就是这个联盟的盟主。以事论事,在这个时代这种家族『性』的联盟如果只是躲在哪个不会被强大的外界因素侵害的地方逍遥自在、经商赚钱是不会有什么问题,历史上曹『操』击破乌丸时招慕的向导官田畴就是个例子。

    但问题是张仁想做的事太大,先是夷州已经被他建设成了一个能令诸候垂涎三尺的富庶之地,紧跟着的便是他为了将来能有合理的身份介入中原之争把夷州暴『露』了出来,还有其他许多『乱』七八糟的各种因素,像什么夷州州郡的法制体系、军队建制……在这种杂『乱』不堪的情况之下,原本单纯靠糜、甄、甘三氏对张仁的信任来维持的家族联盟体制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再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张仁在夷州小城连相应的权威都没有,一直以来完全是靠其他三氏与岛中居民对他的的信服在保持着运作。

    这也就是在这几年中张仁用自己的努力让大家都过得富足安乐,加上绝大多数的居民都是张仁从内张战『乱』不堪的地区救回来的百姓,大家都对张仁有一份感激之情,潜移默化下自然会对张仁言听计从,因此没出过什么大事,夷州体制上的问题也就没有暴『露』出来。直到旬日前孙尚香不理会张仁的命令,强行把精灵营带上战场,一向深得张仁信任的赵雨也没有按张仁的命令劝阻孙尚香,反而当起了孙尚香的帮手,为她说了不少好话。这一下有如当头一棒将张仁打醒,开始反思自己的重大失误。

    “险啊!这种不服从管辖的事还好是在这个当口冒出来,若是在兵临城下的紧要关头发生,只怕我就会因此而死无葬身之地。我之前想的那一套完全不行……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