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黯然(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他解闷。

    房门推开,陆兰背着双手步入房中。陆逊见了赶紧起身施礼道:“兰夫人。”

    陆兰咬了咬嘴唇,上上下下的看了陆逊数眼,把陆逊看得有些混身不自在。正想发问,陆兰先他一步问道:“陆公子如今的伤势可曾痊愈?步行跑跃当无甚大碍了吧?”

    陆逊点头道:“得蒙兰夫人这么多天的照顾,逊之贱躯已无大碍。”

    陆兰点点头,转过背着的双手,把一套陆仁府中卫士的服饰递给陆逊道:“快换上这身衣服。”

    陆逊呀道:“为何?”

    陆兰侧过身去准备出门,应道:“陆公子不是一直都很想离开夷州归还东吴吗?今日未时中去柴桑的商船队伍就要出发,我有办法把你送上船去。动作快点,我们只有一个时辰多一点点的时间。”

    “兰夫人,你……”

    陆兰已然出房,顺手拉上了房门,忍了很久的眼泪悄悄划落。

    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六回-求恨

    城城门前的街道上,陆兰如往常一样连蹦带跳的走着的还会回头唤道:“喂,走快点好不好?要是没赶上船队那可就糟了。”

    陆逊换上了那身卫士服,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低着头半蜷着身子向前赶路。背包里其实并没有多少东西,陆逊只是装作很重,这样低头蜷身才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没多久来到城门前,守门的士卒看见陆兰便打了个招呼问道:“兰姑娘要去哪里啊?”

    陆兰停下脚步笑道:“姐姐去柴桑的船队今天出发,我赶去送船啊!顺便让他去柴桑帮我送点东西给子真哥,再给我带些江东的土产回来。”

    陆逊并没有在夷州正式露过面,因此除去少数几个人其余的全都不认识。现在换上了陆仁府中卫士的衣服,换谁也不会留心,再说能跟在陆兰身后的人谁会去怀疑?几个守门士卒看了看陆逊背上那个有些夸张的大背包,各自相顾一笑,当中一人上前拍拍陆逊的肩膀道:“兄弟,这包有够沉的,真是辛苦你啦!”

    “好说好说。”陆逊没敢抬头。

    陆兰小嘴一嘟:“说够了没有,我还要赶时间呢,万一误了船下次想带点什么可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哎对了,我家大人去了码头没?”

    “哦,陆大人他已经到码头去了,按大人的习惯,现在多半在茶楼里和别驾喝茶聊天吧。船队好像是未时中出发。还有一个时辰地时间,兰姑娘你不用赶得那么急。”

    “知道啦!阿言,我们走。”

    陆逊应了一声,跟在陆兰的身后出了城。不说陆兰那前面一步一跳,鼻中还哼着小调,陆逊这会儿也抬起头检看四周环境。小城到码头是以一条碎石水泥大路相连,路面宽约两汉丈有余,用汉时的话来形容是“可供四车并行”。道路的两旁每隔丈余便有一棵碗口粗细的小树。为这大道提供一些绿色与可供乘凉的树阴。

    或许是因为今天有船队要出发的关系。道上来往奔波的行人不在少数。而在离码头尚有数里地时候。道路地两旁也渐渐热闹了起来,民居、商铺、酒楼、茶馆各自忙成一团,虽然忙乱但乱中有序,更多地是给人一种繁华的感觉,居民们脸上也都带着满足的笑意。

    陆逊看在眼里,心中不住点头:“兄长的理民之才名不虚传,我不如也……”

    他还没感慨完。道路那边有十余个孩童围了过来用幼稚的童声一齐向陆兰行礼:“兰姐姐好!”

    陆兰奇道:“咦?你们怎么来码头了?”

    一个与陆兰年岁相仿的少女走到近前,先是向二人行了一礼,然后把孩童们都唤到身边向陆兰解释道:“兰姑娘,今天不是商队要出航吗?我就带孩子们来码头见识一下大船。兰姑娘你应该还有事在身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与这些孩童挥手话别,其中有几个孩童道:“兰姐姐,下次再来院里看我们哦!”

    陆兰挥挥手,脸上虽然是微笑却轻叹道:“下次……可能不会再有下次了。”

    陆逊迟疑着问道:“兰夫人。这些孩子们是?”

    陆兰转回身。平静的道:“都是大人收养地孤儿,多数是大人从战乱不堪的青、徐、冀、幽四州收容来夷州的。夷州孤儿院里像他们这样的孩童足有三百多,大人供他们衣食。还找人教他们读书……说起来我也是大人收养的孤儿之一,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还有留在柴桑打理产业的陆信、夷州校尉甄诚,是和我一起被大人收养至今的。可惜我是女儿身,又不像赵雨、、甄二位姐姐那样能干,不能帮上大人什么忙……”

    “兰夫人……”

    陆兰摇了摇头道:“你不用再叫我兰夫人,那天大人对你说了些什么,我在廊下都听到了。你还是和大家一样叫我兰姑娘吧……陆公子,你是少有的青年才俊,陆兰能得你垂青着实有些受宠若惊,只是大人他对陆兰恩重如山,陆兰终此一生都不愿离开大人地身边。只是陆公子若是仍然留在夷州,我怕大人他早晚会有一天把我许配给你,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把你送出夷州,算是我为了我自己做地一点事吧……”

    陆逊呀然半晌才问道:“兰、兰姑娘,你这样把我暗中送走无异于私释敌酋,若被旁人得知……按律是当斩的!”

    陆兰凄然一笑:“我知道。大人曾明明白白的对我说过,你是江东重臣,深得吴候地信赖。在知晓夷州之事后若是回到吴候身边,对吴候提及夷州之事只怕夷州就会有大难。陆公子,小兰我求你一句,朝庭把夷州之事诏告天下至少还要一年的时间,而在朝庭诏告天下之前请你不要对人提起夷州半句……就当是为了这里生活刚刚安定下来的孤儿老人,让他们免遭兵革。把你放走,我已经是做了很对不起大人的事,我不能再害这里的百姓。”

    “这……”

    陆兰道:“大人对我说过,朝庭把夷州诏告天下后,与吴候之间势必会有一战,而这一战能拖就尽量的拖下去。陆公子,小兰知你忠义,不愿做对吴候不忠之事,可大人他也没打算与吴候为敌,只是想把夷州建成一片乐土。吴候若是兴兵

    那也是吴候的不对,我家大人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争不打起来那也是对吴候尽忠啊。或许有些事我们谁都阻拦不了,但能够让他尽量的晚发生又有什么不好?”

    陆逊沉默许久,抬眼望了望稍远处码头上繁忙的人们,还有一开始围住他们地孩童。点头道:“逊自当尽力而为……只是兰姑娘你的安危又当如何?”

    陆兰微笑了一下道:“只要我们动作快一点,你早点上船,而我赶在小筑里的卫士佣人们醒过来之前赶回去也假装被药迷倒,再把这些事全栽到你头上就行了。大人他一向疼我,最多也就是责备我几句,我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是吗……”

    二人转过一道弯,码头已经近在眼前。陆兰眼尖,老远就看见刘刚刚上马。急忙拉着陆逊转入旁边的巷中。装模作样的检看巷中小摊上的小玩物。等到刘穿街而过陆兰长吁了口气。先走出去看看情况,却没注意自己发鬃上一只银钗掉落了下来。

    陆逊俯身拾起银钗刚想追上去交还给陆兰,心中却微微一动:“今日登船离去,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来这夷州,说不定下次来的时候会是我引兵与兄长再度对峙……这钗就当是兰姑娘留给我地纪念吧。”

    那边陆兰在向陆逊招手,陆逊连忙一翻手把银钗隐入袖中,重又跟在了陆兰地身后。

    ——————

    二人来到码头。陆兰径直找到船队中地一只僚船船长详,交待了几句后详便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兰姑娘,哪回你要我帮你带的东西没帮你带回来?”

    陆兰笑道:“这次要带的东西比较多也很杂,我怕你顾不过来,再说我还有些东西要交给子真哥,别人我真有点不放心。你带着他去吧,该做些什么我都交待给他了。”:[.,专门带个人过去……行了行了。我办事兰姑娘你放心!”

    陆兰在陆逊的背包里翻了一阵。找出一个小木盒故做神秘的交给详道:“诺,给你的好处!哎对了,记得对大人还有姐姐保密。因为有些东西不方便他们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