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破城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弓弩手身上都有一身轻便且防护能力不错的鱼鳞锁甲,少数重步兵身上更是改良版的板甲!曹『操』不由得在心里面作了一个比较,自己和这支装备精良的雇佣军同时选出两千人进行对抗,对方领兵的是昔日陷阵营的统领高顺,硬碰硬的话输的十有八九会是自己。

    曹『操』在那里满腹心事的发呆,一边的高顺和张辽可聊开了。这二人本是一同出生入死的至交,现在也可算是各为其主,能这样坐在一起开怀畅饮可是很难得的机会。

    {小小的ps一下,高顺原本是不饮酒的人,后来追随张仁后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管家,监管过张仁旗下的制酒业,想不喝酒都不行。}

    看着张辽、高顺聊得很是开心,曹『操』忽然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高顺、赵雷,你们这样受雇于民终非正道,孤有意封赵雷为偏将军、北平候,高顺为裨将军、柳城候,待除却袁尚之后于北平发给印绶,今后便可名正言顺的为我大汉镇守北疆,却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高顺与赵雷再度对望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赵雷先离席谢道:“赵雷谢过丞相厚恩!赵雷向欲报效国家,只恨苦无良机。今日能得丞相青睐,实乃大慰平生。”

    曹『操』对赵雷答应得这很爽快稍稍有点意外,心中有疑脸上却没有带出来半分的问道:“子方……不用问问世清的意思吗?”

    赵雷振振有词的答道:“赵雷与世清乃是至友之交,非为主侍之情。且旧日来时世清曾对我明言,说是日后丞相进讨五胡欲得我为辅,我当相投为丞相助一臂之力。”

    曹『操』哦了一声,忽然想起一人又复问道:“世清身边有一女子首徒,姓赵名雨,与子方是何关系?”

    赵雷道:“正是舍妹。舍妹因仰慕世清之才,所以才对世清以师事之。”

    曹『操』扬了扬眉『毛』,见高顺低头沉默不语便转头问道:“高顺,你意下如何?”

    高顺向曹『操』一拱手道:“蒙丞相错爱,高顺感激不尽。只是丞相也知我昔日于白门楼上立下之誓,虽曾破过一次,但也是无奈之举。时至今日高顺不想再次违誓,故恳请丞相收回成命。待北平城破,请丞相容我归还夷州隐居便是。”

    对于这个答复曹『操』着实不满意,不过对方现在是友军,打北平还指望着他们出力,万一闹僵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纵然有图谋之心,也得等打下北平除掉袁尚再作打算。

    郭嘉这时适时的出言道:“主公,夜『色』已深,这小宴不妨早些散去,各自安歇。所谓兵贵神速,当出奇不意,我军当在两天内完成休整,然后奇袭北平。若事有泄『露』,则先机尽失不说,我等也怕会陷入困境。”

    “嗯,奉孝所言极是,孤几误之!来来来,孤最后再敬二位一杯便当散宴。这两日,就要有劳二位于孤之军兵护卫了。”

    赵雷、高顺同声道:“丞相为国讨贼,我等当效犬马之劳!”

    接风小宴就这样散去,曹『操』在张辽、许褚与一众近卫的簇拥下回房休息。郭嘉背起双手拖着慢步,有意的走在最后,临出去时回过身望了眼高顺与赵雷,心道:“这臭小子真的是越来越精明了,也不知是何时就布置了两个这样的人在这里……到底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先不管他,高顺说的是实话,但这个赵雷嘛……只怕主公要失算。那要不要告诉主公……罢了罢了,臭小子身边没人,而且又不想和主公作对,留几个人给他自保一下对主公也有益无害。该装傻的时候我还是装装傻比较好。”

    曹『操』这边的人尽数离去,高顺与赵雷二人仍留在厅中相对无语。许久高顺才开口道:“难怪世清会要我们事情一成就马上暗中撤回夷州,原来他早就料到了曹公会有此举。不过你刚才的戏演得还真像,连我都骗过去了。”

    赵雷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笑而不语……

    右平北的雇佣军山寨一下子多出万余人本来是件很大的事,不过因为地处沿海的偏僻之处,赵雷、高顺又提前作好了安排,曹兵躲在山中休整两天并没有泄『露』出半点的消息出去,旁人还以为是雇佣军的外海商队再次到来而已。

    两天的休整期间,曹『操』少不了在山寨周边转转,这一转下来曹『操』大为汗颜。算算自六月登船时起,这一万多曹兵吃的都是张仁早就在船上准备好的粮食,曹『操』出发时自带的一月口粮根本就动都没有动过。到了右北平之后,屯积在山寨中的粮草足够这一万军兵三个月的食用。而且在寨中也有数千民众从事耕种或是其他的产业,换句话说这个山寨完全能够自给自足,每年快到秋收时受雇下山去保护村庄并不是为了那么点雇佣金才去的,真的是在保乡卫里。

    当问及这山寨是否有被乌丸、鲜卑等异族攻打过时,赵雷与高顺不约而同的同时重重的哼了一声,表示这种事几年来就从来没少过。想想也是,这处依山临海的山寨在这一地区算得上是富裕之地,光是屯积的粮米都能让北地异族垂涎三尺,若是再把雇佣军身上精良的装备算进去,能夺下这里对异族来说不亚于抢到了一座小金山。

    前前后后山寨与各个大大小小跑来劫掠的北地异族,打了不下百场硬仗,而异族来犯者多的数以千计,少的居然只有几十骑,无一例外的都被赵雷与高顺打得大败而归。最夸张的一次是在建安九年春,赵雷带领五百受雇期已满的雇佣军,在回山路上碰上了一只约有四千余人的胡骑,双方想也没想就交上了手。结果是五百训练有素且装备精良的雇佣军把这四千胡骑打得北都找不着,激战半日竟然伤亡过半,最后不足两千的胡骑,扔下了一地的尸体落荒而逃。

    久而久之,北平雇佣军的名声就这么打了出来,这两年已经再没有异族敢接近雇佣军山寨方圆三百里的地区。这似乎映证了一句话:欺软怕硬。这些前来劫掠的异族,也就是能欺负一下普通百姓或是没什么战斗力的汉庭军队,真要是碰上战斗力强悍而且组织严密的对手,他们也会躲得远远的。

    袁尚在得知自己的境内居然有这么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雇佣军之后,自然对其留上了心,也曾经带派人来想招为己用。在赵雷与高顺一口回绝后,几次想派兵来强行夺取却都被沮授、田丰给劝阻住了,理由是:

    “彼虽未能为我所用,然其行止之境不过三百里,所行诸事亦为护民之举,于民有恩,乡间有望,于主公亦无害。且有此一军稍护乡里,胡骑劫掠无所得,百姓居止稍安且民用不乏,北平钱粮税赋亦稍有出处,于主公亦有裨益。

    “我之极北城邦未成,南方曹贼不能速破,北平诸郡仍是主公根基之地。乌丸与主公虽有暗盟,但非吾族类其心必异,若放任其劫掠乡里其势渐壮,主公之势渐微,乌丸蹋顿心生异端,日后又当以何而图之?眼下与曹公对峙,于蹋顿借得胡骑两万屯于易京,主公为求兵助尚不能速图蹋顿,何不容此一军稍慑北族散骑,使其劫掠之举难坏我北平根基?

    “与蹋顿暗盟曰主公容其取食{劫掠}之举,一众军兵作视而不见,不可发兵追讨。此虽为暗中之盟,但民间已颇有怨言。现有此一军为民去怨,主公虽招纳不得,亦不可轻讨。战之虽不难破,但民怨亦会大起,归咎于主公。且河北战事未定,大军尽在易京,后方空虚,万万不可激出民变自坏根基,纵然欲图之,亦当在破曹之后方可。愿主公明察,为大业暂忍一时之怒。”

    基于多方面的因素,这只雇佣军就在这个微妙的环境与关系之中存活了下来……

    夜幕下的北平城一片宁静,只有街头巷尾偶尔会传来几声干涩的梆子响,还有就是更夫有气无力的喝更声。

    城墙上的哨卫士卒几乎个个都是低头倦身,倚着怀中的兵器昏昏欲睡,时不时的还有几声鼾声传出。偶尔有巡哨的小校带着几个人经过,却也是一样的哈欠连连,对那些偷懒睡觉的士卒管都懒得管,了不起也就是上前在屁股上踢上一脚,不管有没有踢醒就径直离去。北方天气冷得较快,而现在已经过了中秋时节,谁不贪恋家里温暖的被窝?

    城外十余里处,已经昼伏夜行了两日的曹军正在稍事休息回复体力。曹『操』就着望远镜观察城墙上的情况,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冷笑:“北平城防果然松懈之极……子方,你说你已经伏下了数十壮士在城中,只要孤开始攻城,他们就会打开东门?”

    赵雷微笑着点点头。自收到张仁的信时起,赵雷就派出了许多人潜入北平城打探情报。根据打探来的消息,袁尚自己是带着沮授、田丰一直驻扎在易京前线,北平城中守将是袁熙,守军仅有四千余人。由于袁熙个『性』软弱的原因,部下并不是很听从袁熙的指挥,再加上曹『操』主力一直被死死的挡在易京的原因,北平城的城防极为松懈与空虚。

    “北平城破,子方当记头功!”

    说完这句话,曹『操』满意的坐到地上也稍稍休息一下。

    四更时分,已经恢复了体力的曹军随着曹『操』的一声令下,如『潮』水一船涌向北平城东门。这是毫无玄念的一仗,北平城城防的松懈程度甚至让张辽、许褚打得索然无味。这到也罢了,赵雷事先派出潜伏在北平城中的数十雇佣军,甚至在曹军刚刚接近东门的时候就打开了城门,让曹军毫无阻碍的拥入城中。

    四千守军大部投降,袁熙在吃惊与绝望中拔剑自刎。北平城作为袁尚目前的根据地,就这样因为疏于右平北一带的海防,被几乎没有受到损失的曹『操』给夺了下来。

    战后第一件事就是审问俘虏,这一审不要紧,得来的消息让曹『操』喜出望外。北平城现在是袁尚与北方大兴安岭地区的新城{为了方便,就称之为新城,反正是虚构的。如果,有这方面资料的朋友不妨提供一个现实中的城市}的中转要点,而北平城中屯积的粮草、军需极多,袁尚驻扎在易京的七万多人马,全要靠北平这里提供粮草。换句话说,这次海上的迂回攻击,不亚于又打了一次官渡的奇袭乌巢!现在的易京袁军等于已经被切断了粮道,只要放出消息使其自『乱』,旬日之间就能不攻自破。

    曹『操』当机立断,马上放出少量袁军俘虏,让他们跑去易京传播这一消息,同时加强北平的城防以防备袁尚的拼死一搏。此外选出十来个擅长走山道和熟悉易京地区山路的士卒,让他们马上从山道赶回河间通知曹仁、于禁,只要发现袁军有所动摇就全力进攻,务必要用最快的速度与北平曹『操』两军汇合。

    至于什么下榜安民之类的杂事,用不着曹『操』去烦,现在开心不已的曹『操』下令,在府衙设宴庆功同时一并犒军。北平城中屯积的粮食不是一星半点,除了犒军还能拿些出来下放给百姓。

    曹『操』在府衙中乐得屁嗔屁嗔,对于这次果敢听从刘晔{张仁}的海上迂回一计甚是得意,之后更是在庆功宴上喝得大醉。这已经是曹『操』的老『毛』病了,每次的大胜之后总会有些得意忘形,想改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改得掉的。再说现在郭嘉就在他的身边,酒宴之上曹『操』见郭嘉没有出言提醒,反而也在尽兴狂饮,无形中就放心了不少,尽兴的大醉一场又有何妨?

    宴散人归,曹『操』放心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