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良机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甘宁摇头道:“你我之间固然没有问题,但下面的百姓军兵会如何去看?如今政令军令皆出自你手,突然间冒了我这个抚夷将军出来算是什么?一但有何战事,军令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张仁微笑道:“当然是听你的。打仗你比我在行。”

    甘宁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世清,如果我想要你按当初的承诺,把夷州牧并抚夷将军一并让给我,你会不会让?”

    张仁稍一沉思便摇头道:“不会。并不是我贪恋官职,而是兴霸你管不下来,夷州要做下去的事也只有我自己才清楚。”

    甘宁缓缓的抽出了几寸长剑,语气中满是威胁之意:“真的不让?”

    张仁平静的一笑,伸手端起了茶杯,十分悠闲的应道:“不让!”

    甘宁瞪住张仁许久,突然收剑入鞘大笑道:“好!今日的张世清已有英雄之姿,值得我甘宁追随左右!从今日起,你张仁就是我甘宁的主公!主公在上,请受甘宁一拜!”

    这边撩衣下拜,那边张仁赶紧伸手去扶。只是甘宁没有查觉到,张仁刚才端起茶杯的掌心已是一手的冷汗……

    远航海外的甘宁归来,还有之后与张仁之间的和解,着实令张仁欣喜不已。作为与州牧同级的抚夷将军一职甘宁不能出任,但是张仁却还可以给甘宁一个牙门将军的官职,这已经是张仁所能给出的官职中的极限,对此甘宁到也颇为满足。昔日的锦帆贼,今天终于成为了正式的官员,在人前能扬眉吐气,又有什么不好的?而甘宁手下那一千多僮客,现在也正式编入夷州军制,作为甘宁的亲兵依旧归甘宁领统不变。

    数年来经过一系列的事,张仁的变化很大。用甘宁的话来说,当初的张仁只可为友,不可为主,因为那时的张仁身上缺少一份上位者应有的气质,既管不住人又难以以上位者的姿态服众;但是现在的张仁,虽然平时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嘻嘻哈哈,只是真正遇到大事要事的时候会在张仁的身上看到应有的沉稳与冷静。只是甘宁并不知道,很多时候张仁都是在强行撑住而已,并不像甘宁所相像的那样沉着冷静。

    不管怎么样,夷州的主臣之分总算是定了下来,接下来张仁马上发付快船去泉州把刘晔请到来夷州来商议大事。甘宁的归来带回来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张仁的战略计划也要随之进行一定的变动方可。

    趁着刘晔尚未来到夷州的这几天空闲,次日张仁便带着甘宁去参阅夷州海军。按照张仁最初的预想,甘宁才是夷州海军统师的最佳人选,凌远的话因为年纪太轻,个『性』也有些浮夸,真正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历练之后才能堪当大任。

    引着甘宁来到军港时,海军正在进行常规的训练。甘宁参看了一阵海军的训练之后不住的点头,向张仁称赞海军的训练深得水战精要。稍后张仁便让甘宁与凌远见了面,让他们先打打交道。

    凌远自幼在长江边上长大,早就听说过甘宁“锦帆贼”的名号,流浪的那段时间里也有想过去投奔甘宁的。现在见到甘宁,二人在一番言谈之后,凌远对甘宁自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论资历、武艺、经验,甘宁都强出凌远太多太多,不容凌远不服。

    数日后刘晔从泉州赶到夷州,张仁当即召集所有的幕僚开会,商议下一步的战略走向。

    首先是赵雨出使东吴的事。除去一些『乱』七八糟的礼物之外,张仁特意吩咐下面准备了一批衣甲器仗,等和谈成功之后就半卖半送的留给孙权,算是开通商路时的前期优惠。其他的不用交待太多,张仁相信赵雨完全能处理好。此外赵雨提出了个要求,就是她要带一百夷州女兵作为卫兵前往东吴。张仁考虑过后认为这个要求并不过份,当下便点头应允。再就是张仁暗中交待赵雨,到了东吴之后想办法先和香香联系一下,说不定能得到不少的助力。

    泉州方面,刘晔提议张仁从夷州抽调一批劳力去泉州进行沿海新城的建设工作。正好甄诚与甘宁归还夷州时带回来近万的青壮劳力,短时间之内还不能完全安置好,张仁索『性』就大笔一挥,调拨六千人给刘晔,等相应的准备工作做好之后就让刘晔顺便带去泉州。不过张仁也明明白白的告诉刘晔,要刘晔善待这些人,并且发下明令榜文,告诉这些新来的人,只要好好干在夷、泉两州就会有好日子过。榜文发下之后新来的移民显得很安静,对他们来说能吃饱肚子,好好的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累一点都不要紧。再者夷州生活富足的事他们都早有耳闻,在夷州住了几天之后又确切的感受到了夷州与众不同的地方,而早期来夷州定居的移民在这里面发挥了不小的影响作用。

    农业、工业等方面没什么大的变化,张仁现在的目标是定在稳中求涨上,这些事有郭亦、邓艾、朱平他们在,不用费太多的心。

    军事方面的变化比较大。这次甄诚从北方带回来的四千多原袁尚军俘虏,张仁授意郭弈去挑选两千左右愿意在夷州当兵的人出来,另外再在泉、夷州本土招幕一批新兵,打算把夷州的军队扩充到两万左右,其中张军一万二千,水军八千。而泉州本城扩充到两万,泉北山寨五千,新城建好后常驻五千,也就是两州的总兵力先订在五万的标准上。经过初步的计算,这是泉、夷两州目前能负载的兵力极限,再多的话只怕就要伤到两州原有的经济能力。

    除去这些,张仁还要求甘宁与凌远的工作互换一下,也就是甘宁暂不出海远航,留在夷州训练水军,而下一次的远航由凌远带队出发。甘宁现在是夷州海军总司令,与海军之间需要磨合,这可能要用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凌远的话虽然泉州一役独自领兵出征,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得到什么真正的实战经验与历练,派他出去远航会是历练他的一个好办法。

    当然,凌远出海的目的张仁也交待得很清楚,那就是从现在开始去掠夺人口回来!这时的夷、泉两州人口已经超过了五十万,达到了张仁当初保证汉族人口基数的标准,那么下一步就该单纯的用掠夺人口的方法来增加劳动力。最初的目标是订在与夷州较近的东南亚群岛,像前面甘宁提及的土伦地区有自己的政权与军队,那么就采用和平一点的方法,买当地的奴隶人口回来。而其他的地区,张仁很干脆的扔下了一个字——抢!

    实话实说,张仁并不喜欢奴隶制,自然不会对抢回来的人口极尽剥削。那么去这时很落后的地方抢人口回来说不定对那些落后的土著来说反而是件好事,至少张仁还能让他们吃饱住好。当然这也过于理想化了一些,不过从中国自古以来的教育理念来看,只会产生所谓的阶级差观念,像什么种族歧视应该不太可能发生。这或许就是东西方文化上的一种极大差异吧?扯远了,打住!

    因为甘宁与凌远的工作互换,刘晔在一旁提议甘宁与凌远把各自身边的副手也对换一下,有一个熟悉本身工作的副手在,对二人换位后尽快上手,减短磨合时间大有帮助。这话听着是很在理,张仁心里却清楚这是刘晔有意而为之,意在间接的削减甘宁与凌远对直属部下的控制能力。只是看见甘宁与凌远都欣然应允,张仁也不好说破他或是表示反对。必竟站在刘晔的角度上来说,这确实是在为张仁好,所谓的御人之道,张仁还差了很多。

    凌远的副手姓蔡名沾,表字子霖,竟然就是荆襄蔡瑁的族人,从血亲关系上来说还是蔡瑁的侄子。只是因为当年蔡沾之父因为才华出众,隐约间威胁到了蔡瑁继任蔡氏宗主的关系,被蔡瑁设计陷害而被逐出了氏族,被迫离开荆襄到江东求生,最后郁郁而终。蔡沾年幼时与凌远曾是好友,后来为求生计投奔到柴桑张氏的船厂做工,因为从小就受到其父良好的教育,加之本身也聪明能干,很快就成为了一流的技术工匠并被转送到夷州。与凌远重逢后应凌远之邀成为凌远的副手,蔡氏祖传的水战理论也在这时得以发挥出来。夷州海军的训练颇见成效,蔡沾在当中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甘宁的副手姓陈名广,表字浩严,是泉州校尉陈楠的弟弟,当初随陈楠一起来的夷州。陈楠投军后陈广不愿跟在兄长的身边,改投了水军想另谋发展,机缘巧合之下被甘宁相中,带在了身边成为副手。为人虽然沉默寡言,但颇有见的,与其兄陈楠一样是个典型而优秀的辅助型影子角『色』。

    张仁在问清二人的来历后当即下令,升任此二人为都尉,从旁辅助甘宁与凌远。

    一应诸事都商议完毕,张仁便吩咐散会,让该忙的人都各忙各的去,只留下了刘晔与甘宁另有别事商量。

    众人散去,张仁取出了地图道:“子阳,你提议的新城是要加紧修筑,对孙权也不能掉以轻心,只是珠崖这边我有点放心不下。珠崖是继夷州之后的另一个建设要点,但我们中间是不是差了个周转的地方?”

    甘宁与刘晔一同点头,甘宁指着海图中的一个地方道:“我远航时曾在这个地方停留过两天,那里是一处海岛,与张地仅隔一江。隔江处地势险要,适合建筑城防,而且江口可提供饮水,岛上也有不少可供耕种的良田。从路程上来看,与夷州至泉州的路程相近,不如就在这里建一小城作中海运中转之用。”

    张仁看了海图许久,心中暗道:“这地方怎么这么熟啊……只是一时半会儿的想不起来是哪里来着……”

    当然熟啦!甘宁指的地方其实就是后世的香港!

    刘晔沉思了许久才道:“主公,晔有一提议。现在曹公在北,不日即将南下荆襄、江东二地,我们又将要与东吴言和,孙权衡量轻重利弊之下,数年之内当不会对泉、夷用兵。值此良机,我们不妨在兵势大振的时候出兵,把整个交州纳入掌中。”

    张仁吓一跳:“子阳你没开玩笑吧?我们泉、夷两州就这么点人马,还出兵攻占土地?”

    刘晔道:“主公不可坐失良机啊。其实当初我就对主公明言过,交州是上天留给主公的一片基业之地。士燮在交址虽然治理有方,数十年来未有战事,但归根到底是交址地处偏远,各方诸候都讨伐不便,士燮又明言臣服于朝庭才会如此。我在泉州这两年派出过细作去交址打探消息,士燮兄弟在交址雄长一州,威尊无上。出入鸣钟,备具威仪,笳箫鼓吹,车骑满道。妻妾乘辎车,子弟从兵骑,何等的奢侈!当地百姓看似安居乐业,实际上可以说是家无余财,因士燮兵马之威,敢怒而不敢言而已。我料不出两年主公能当兵强马壮,此时不图又更待何时?夷州、珠崖终归是海中大岛,又怎及得上交州内张佳地?”

    张仁沉『吟』道:“听起来是没有错,可是……”

    甘宁接上话道:“主公不必犹豫,那时某愿亲提两万人马进『逼』交州。”

    刘晔又道:“士家子弟虽各领军兵,但是均非能战之人。若是甘将军能亲提两万善战战士长驱直入,交址必克。介时主公雄霸一州,又有沿海诸岛为助,兼有海外商贸之便,愈发会令各方诸候不敢轻视。以主公大才,掌此大州,又何愁不能一展胸中抱负?”

    张仁道:“只是这样的话,兵力调整上我们又要作出变动。我们的政令这才刚刚下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