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浑水摸鱼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刘表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该在这一年死去的命运。刘备与刘琦在江夏实力的快速发展,还有刘琦也不再像历史上那样在刘表的眼里一无是处,几次闲谈中刘表都流『露』出想让刘琦继任荆州之主的意愿,诸般种种都引起了蔡瑁一族的不安。

    蔡瑁垂涎于荆州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从最早帮刘表、嫁妹妹,到后来暗中控制、培养刘琮,不能不说是煞费苦心。眼看着大事将成他自然不会轻易放手,与心腹合谋再唆使妹妹蔡夫人暗中毒死刘表,接下来又设计想一举除掉刘琦与刘备这两个心腹大患……可惜,他碰上了诸葛亮。

    诸葛亮将计就计,设下了一连串的巧计,让蔡瑁终于自食苦果,整个蔡氏宗族也在襄阳之变中大伤元气,再无力去争夺荆州。连带着蒯氏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不过比起蔡氏还是要好上一些。蒯、蔡两氏在暗中相争已久,早就看不惯蔡氏渐渐独大的势头,现在蔡氏元气大伤,蒯越很明智的选择了当墙头草倒向刘备一方,这样家族不但能保全下来,说不定还能得到重新发展的机会。反过头来刘备与刘琦虽然在襄阳之变中一战功成,但也确实需要一些荆襄本土的大家世族的支持才行,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话可能是说得难听了一些,但在那个时代这是一种需要。不,根本就是一种必要!

    襄阳之变后,刘备拒绝了一些荆州旧臣的请求,执意拥立刘琦继任为荆州牧,同时下榜安民,收编的襄阳兵马、军需。刘琦也不含糊,在人前推辞了一阵之后就接下印绶,成为荆州之主。当然,这对叔侄在私底上早就商量好了,刘琦这个荆州之主只是名义上的,荆州实际的军政大权全都交给刘备。刘琦是个识时务的人,而且他想过的是逍遥自在无忧无虑的日子,成为一镇诸候实在是不适合他,到不如挂个名让刘备去『操』心。对此刘琦还玩了个很漂亮的手段,那就是借口为父守丧三年,这三年间荆州诸事全部交由刘备代为打理。三年之后……到时候再说吧。

    接下来的两天襄阳渐渐的安定下来,在除掉蔡瑁后,刘备与刘琦再次郑而重之的为刘表下葬,总算是办完了刘表的丧事。再就是在刘表的墓前,蔡瑁、张允、蔡夫人等主谋之人被剜心沥血,算是告慰一下刘表的在天之灵,同时也可以说是在杀鸡儆猴。

    因为刘表的丧期未过,刘备也不敢设什么大宴庆贺,只是在这天入夜后,把诸葛亮与徐庶这两个主要的谋士请入内宅,略致薄酒以示感谢。

    酒过三巡,刘备放下酒杯感慨万千:“真是不容易啊!想我刘备流离多年,今日终于有了一处安身立命的基业……此全赖二位先生之功!备再敬二位先生一杯。”

    又是一杯下肚,徐庶笑而不语。别以为夺荆州全是诸葛亮的计策,徐庶也在这里面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特别是徐庶一直跟在刘备身边,作为诸葛亮的知交好友,二人之间的配合极为完美。有很多时候如果不是徐庶适时劝阻住刘备,只怕夺取荆州的事根本就不会这么顺利。现在的刘备,就是把诸葛亮与徐庶视为自己的左右手,如两根筷子一般,缺一不可。眼见着自己的才华能够在刘备手下施展出来,徐庶又岂能不开心?更重要的是,诸葛亮与徐庶凭借着这一连串的计谋,折服了刘备原先的幕僚,初步奠定了自己的刘备军中的地位。

    相对的,那边的诸葛亮则一直紧锁着双眉,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刘备看在眼里,几杯过后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孔明先生为何愁眉不展?可是怨刘备时逢兄丧却在此饮酒作乐?”

    诸葛亮摇摇头道:“非也!亮是在担心大局。”

    “大局?”

    徐庶稍稍思考了一下道:“孔明可是在担心荆襄周边局势?”

    诸葛亮点点头道:“元直大才,自然能看到这些。主公眼下虽入主襄阳,但东南西北四面,除去四面的川中巴蜀无忧之外,另外三面尽有大忧。”

    刘备赶紧正『色』问道:“还请先生细说一二!”

    诸葛亮习惯『性』的摇着扇子,从席间起身在厅中转起了圈:“东,江东孙权垂涎荆襄已久,时逢刘荆州故去,大公子方继任州牧不过数日,荆襄局势未稳。这消息要是一传到江东,只怕孙权随时会发兵来袭。”

    徐庶接上话道:“依我看东边还稍微好点,不久前孙权与张仁交兵惨遭大败,江东军兵除去柴桑周瑜手下的那三万精锐水师,其余的还不会有什么斗志。再者孙权要防备山越,又忙着与张仁交好议和,短时间之内只怕无力西向荆襄。只是话虽如此,江东却不可不防,主公当速遣一上将领五千精锐回防江夏,挡住江口才是。”

    刘备沉『吟』道:“江夏要地,不可不防。明日备即遣云长赶赴江夏。”

    诸葛亮道:“云长亦需有人为助方可……亮恳请主公屈尊,明日与大公子一道去把文仲业请出来。文仲业精习水战,且为人忠义,有他为云长之辅,江夏可保万无一失。”

    刘备点点头,又问道:“南方会有何忧?”

    诸葛亮望望徐庶,徐庶则示意诸葛亮来说。诸葛亮沉『吟』道:“襄阳虽定,荆州却只有北部诸郡尽入主公之手,南方只有一个江陵在主公掌中。荆南的零陵、武陵、桂阳、长沙地处偏远,四郡的郡守只怕会借刘荆州之死一事而拥兵自立。主公当即遣翼德前往江陵坐镇,权且镇住这四郡,以防四郡郡守心生变故。”

    刘备道:“先生所言极是!只是为何不趁现在就发兵去占下四郡呢?”

    诸葛亮道:“四郡尚未有所举动,主公现在发兵攻袭四郡未免师出无名惹人唾骂。再者襄阳周边局势并未完全稳定下来,若冒然兴兵只是在给那些蠢蠢欲动之辈可乘之机,主公不可不察。而重中之重却还是在北方。”

    刘备的脸上微微变『色』:“先生是指曹贼?”

    诸葛亮点头道:“不错!许都岂无细作在此?若是亮所料不差,刘荆州身故一事曹贼此刻必已知晓,而曹贼的南下大军现在很可能已经在路上了。主公现在在襄阳立足未稳,襄阳军兵又久不经练,若是此时曹『操』大举南下,纵然襄阳城廓坚固、粮草充裕,也不一定能真正抵挡得住,就更别说此时的襄阳了。”

    刘备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好不容易得来了荆州,可屁股都没坐稳就让曹『操』占去,也太不甘心了点。

    诸葛亮在这里刚想说话,门人突然领着一个细作入内求见。看那细作浑身泥土,一脸的风尘,诸葛亮脸『色』大变,急问道:“可是许都曹贼已经发兵!?”

    这细作口干舌燥喉咙冒烟,哪里答得上话来?刘备赶紧把自己桌上的酒坛递了过去,和颜悦『色』的道:“先喝点淡酒润润喉咙……别急别急,慢慢说!”

    一小坛淡酒转瞬即空,细作也顾不上擦拭嘴角便急报道:“启禀主公!许都曹『操』已知晓刘荆州故去一事,连夜聚起幕僚商议,次日天明即开始调动兵马。从时日上来算,现在应该将近宛城!”

    众人脸『色』一齐大变:“好快!”

    刘备的眼光自然而然的移向了诸葛亮。诸葛亮沉『吟』片刻后断然道:“曹贼来势汹汹,必然势不可挡。襄阳、江陵二地局势未稳且兵未经练,根本就挡不住曹贼兵马,主公只能暂守不可久据。到是江夏、夏口二地城险易于守卫,兼之二地对主公民心已附,可为坚守之地。”

    刘备道:“可是曹贼若得襄阳、江陵,军势越发壮大,那时岂不是更加难与争锋了?”

    诸葛亮道:“主公,现在还并不是与曹贼一较高下的时候。襄阳虽有军兵数万,但军心未附且久未训练,遇到曹贼精锐亮敢说一触即溃,那时反冲到自家阵营只会坏了大事。既然如此,到不如把能战之兵全部调回江夏与夏口,尚有败敌之机。况且曹贼下举南下,东吴又岂能不慌?”

    刘备道:“先生是想保留精甲战士,容曹贼占下襄阳。曹贼占下襄阳后势必会危及东吴,我们就有机会与东吴联合?”

    诸葛亮道:“大敌当前,东吴又怎么会不人人自危?主公需保留下精锐战力,以此为与东吴联合的前题。现在有两件事要办,一是速遣一将领些军兵赶去新野、樊城稍稍抵挡一下曹兵,二是主公要火速把江陵屯积的粮草转运去江夏,能转运走多少是多少!江夏与夏口屯留的粮草必竟不多。”

    刘备道:“事不宜迟!就让子龙领三千人马火速赶回新野!调遣水军战船去转运江陵粮草!”

    徐庶道:“主公,我也去。”

    “先生你!?”

    诸葛亮道:“元直……”

    徐庶笑了笑道:“请主公与孔明放心,该如何应对我心中有数。”

    诸葛亮目询徐庶,想听听徐庶的打算。徐庶笑道:“三千兵马起不了什么太大的用处,不过用巧计击败曹军先锋,挫一挫曹军的锐气我自问还做得到。挫败曹军先锋之后,我便会与子龙将军赶回江夏。”

    诸葛亮点头道:“只能如此了,能拖几天是几天。主公这里多几天,就能多运走一些粮草军需。”

    徐庶向二人拱手道:“即如此,我这就去寻子龙将军,连夜启程赶去新野。主公、孔明,保重!”

    “保重!”

    目送徐庶离去,诸葛亮想起了点什么事,向刘备伸出五指道:“主公……”

    刘备愕然道:“先生这是何意?”

    “请主公拿出五千金来,打发糜贞回夷州去吧。”

    “啊——钱财不是问题,可马上要转运江陵粮草,糜贞商队正是极大的助力……”

    诸葛亮摇头道:“不可!前番借用糜贞船队,亮是料定糜贞船队不会遇上危险,才请主公强行借用。但现在不一样,谁也不知道曹贼何时便能攻克襄阳,亦或是派别队奇袭江陵。夷州张仁会是主公日后的一大助力,因此,糜贞商队不能容其有失。而且,襄阳水军战船拿来转运粮草的话足够了。”

    数日之后,糜贞的船队终于离开了襄阳,随船还把襄阳城糜氏仓库里的货物搬了个一干二净。而在此时,糜贞正在舱房里数钱玩。

    “嗯——大把的钱赚到了手里的感觉是不错,可为什么我就是有些心有不甘呢?”

    把一块金饼扔回箱中,糜贞皱起秀眉,有些闷闷不乐。说到底糜贞还有些小女人心态,被人狠狠的耍了一把是不好过。五千金是拿到了,可是为了这五千金糜贞又和糜竺闹过一次矛盾。糜竺不让糜贞收那么多,可糜贞本来就心里有气,没向刘备再多要个两三千的已经很不错了。

    “不行,有点咽不下这口气……要不作弄他们一下好了,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就行。”

    打定主意,糜贞开始物『色』目标:

    “刘皇叔……他就免了,怎么说也是大哥的主公;诸葛亮夫『妇』……算了,太厉害,我斗不过他们;哎,和诸葛亮一起出馊主意的那个单福!对,就他了!曾经听世清提起过,单福真名是叫徐庶,因为早年犯了事才托名单福。他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嘿嘿嘿!反正我还要在柴桑呆一阵子,派人去一趟颖川!”

    也该徐庶倒霉哦,谁让糜贞的背后是对他比较了解的张仁呢……

    襄阳之变的数日之后,泉州。

    张仁与刘晔此刻正在泉州府衙里,商议着一两个月后秋收的事。

    夷州的主体构架已经基本完成,往后便是依照主体构架逐步稳定的发展,二代的人才也都渐渐到了位,因此已经不用张仁再去『操』太多的心,所以现在张仁把发展的重心转向了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