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喜忧参半(三)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当初夏候渊是想让女儿夏候樱嫁给曹丕的,好进一步加深曹氏与夏候氏的联姻关系。可是夏候樱这丫头『性』子挺倔强,又不喜欢曹丕,就私自逃出了家去,往后就音讯全无。夏候氏本以此事为耻,却不料此刻张飞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捅出这档子事出来,夏候樱居然成了曹『***敌刘备三弟的妻子,这让夏候敦回去怎么见人?

    手中的酒葫芦差点被夏候敦给捏破,愤恨之后往后一扔,夏候敦拍马挺枪就想上前,口中怒喝道:“张飞小儿,纳命来!”

    这边张飞脸『色』一沉,暴喝道:“你我终是亲家,我请你喝酒你却说打就打,不给半分情面是不是?俺老张还能怕了你不成?”喝完这一句,张飞突然把音量提到最大,声如巨雷一般:“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过来决一死战!?”

    如雷般的喝喊声惊呆了所有的曹兵,夏候敦也被张飞的这一声大喝吓了一跳,原本激怒的心情马上就平静了下来,暗想道:“险些中计!张飞虽然是一勇之夫,但背后的徐庶多智,周围又有设下埋伏的迹象,我若是冒然冲杀过去必中『奸』计!”

    想到此节,夏候敦拉住马喝道:“张飞,既然木已成舟我就卖你几分薄面,你我明日再战!我再奉劝你一句,曹公大军不日将至,你早早投降尚可留你一条生路。如若不降,休怪我不讲情面!”

    张飞回敬道:“要打就打,不打就滚远点,别来烦你家三爷爷!就曹『操』那些兵马,俺老张还不放在眼里!独眼夏候放马过来,你我现在就大战百合!”

    夏候敦自从成为独眼龙之后最恨的就是别人叫他独眼夏候,当下火往上撞却又拼命压住,心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张飞就是在激我动怒好中其计。我忍!反正韩浩的步卒最迟明天就会跟上来,我也不和你争这一时之气!”

    强忍住怒气,夏候敦不理会张飞的大呼小叫,退兵十里扎营休息。那边张飞见夏候敦退去走远,蛇矛又扛回肩膀上,嘿嘿笑道:“怎么样,俺老张用起计来可不比你孔明差……”

    却说夏候敦怕中了张飞的埋伏,退兵十里扎营休息。只是营寨才刚刚立下,夏候敦又突然觉得张飞很可能是在虚张声势。想了一会儿夏候敦干脆再派出了一些斥候,看看张飞现在有什么动静。

    没有多久斥候回报,说江陵港口的南面约有两千人从丘陵中出来退回港中,北面则有几百人进入江陵港,认真算一下的话兵力绝对不多。

    “差不多就三千人?那不正好是张飞本身率领的军兵数目吗?好个莽张飞,我居然被他耍了一把!”

    想通此节夏候敦勃然大怒,差点没直接下令手下这一万骑兵马上杀奔港口而去。只是夏候敦转念一想,为求稳妥他再次吩咐斥候好好的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港口的南北两面再无异样。很快斥候回报说江陵港口的南北两面再也看不见一兵一卒,港口中张飞的士卒也都在忙着离岸登船,夏候敦闻讯不作他想,即刻点起兵马直奔港口而来。

    而张飞这边又如何呢?

    老实说,张飞用计有前没后。灵机一动之下张飞是会有些鬼点子出来,可是第一步完成之后,下面的连接却没去考虑过。在原本的历史上,张飞在当阳桥吓退曹『操』之后一时心虚拆了当阳桥,现在张飞唬退了夏候敦就急着把在港外南北两面虚张声势的范疆、张达给叫回来登船离港。其实张飞真的是太『性』急了,他如果让范疆、张达在外面多埋伏一阵,候至天黑时才让他们悄悄溜回来,夏候敦在心疑之下还不敢马上就进『逼』过来。现在嘛……十多里的路程,一万骑兵马一撒欢就到了。

    还好,张飞的三千精锐一回港就先上了船,两千多江陵守军也把剩下的粮草军需搬运得七七八八的,等到斥候回报张飞夏候敦已经进『逼』过来时,张飞急命开船,搭载着三千精锐和大批粮草军需的船只相继快速离岸。至于那两千江陵守军和剩下的少数粮草,张飞也顾不上了。

    自己的主要力量得以保全按说是好事,可张飞也实在是有些气不过,气夏候敦怎么反应得就这么快?于是张飞吩咐其他船只先行一步,再把自己的帅船驶离了岸边一段距离,仓库和没用上的船只又放上一把火,之后就双手叉腰立在船头,等着夏候敦追到江边来。张飞这是想在江上冲着夏候敦开骂,好歹也要出一出心中的闷气。

    曹军冲进港口时,两千江陵守军就张续投降。夏候敦望见刚刚燃烧起来的大火,一面发付手下军兵救火,自己带了数百骑直奔码头而来。

    张飞在船头看见夏候敦气急败坏的样子,哈哈大笑道:“夏候元让,你来迟了!你家三爷爷不过是略施小计就唬得你退兵十余里,等你反应过来,俺老张粮已装载兵已入船,安安稳稳的回江夏向大哥复命去也!你现在急巴巴的赶了来,就当是给俺老张送行的吧,哈哈哈……”

    夏候敦的鼻子差点没给气歪过去,手中枪一指张飞骂道:“张飞小儿,我以为你是个勇冠三军的勇将,却未曾料想你在荆襄住了这几年,也学会玩这些阴谋诡计了!似你这般不敢在阵前一决生死,算什么英雄豪杰?是男儿汉就下船来,我与你大战三百合!”

    张飞道:“我呸!俺老张才多少人马,和你的一万骑兵打俺老张可太吃亏了。只是不用点小小的计策让你吃点亏,你夏候元让还会以为俺老张好欺负!”

    夏候敦怒道:“张飞,你这个无胆鼠辈,下船与我一战!”

    张飞回敬道:“想打啊,行啊!你上得船来俺老张陪你一战便是!”

    “你你你,你下来!”

    “你上来!”

    “你下来!”“你上来!”……

    这二位在那里上来下来的隔岸对骂,两边观战……不对,应该是观骂的将校士卒可都忍俊不禁了。

    范疆与张达见张飞现在得直就和一街头无赖一般也着实无语,只是观望了一下码头上曹兵的动静后张达上前劝说张飞道:“三将军,我们快扬帆起航吧,曹军那里……”

    张飞随手一推:“不行,俺老张还没骂过瘾那!”

    张达被张飞推得一趔趄,范疆赶紧扶住。张达稳住身形复又劝道:“三将军,曹军那里正有一批弓箭手在赶过来,他们这是要向我们开弓放箭。还有那边有几只船被扑灭了火,万一曹军登船拦住我们的去路那我们就走不了了。”

    张飞楞了一下,甩眼望望码头上曹军的动态确如张达所言,赶紧吩咐水手扬帆起锚,这边犹不解气的冲着夏候敦骂道:“好你个夏候元让,敢在暗中算计你家三爷爷!对不起,俺老张看穿了你的诡计,不陪你玩了!俺老张去也!”

    夏候敦气急败坏的喝道:“快,快给我登船,一定要拦住张飞!弓箭手放箭!”

    箭是放了,不过张飞算过距离,码头上的箭『射』出来根本对船只就没什么伤害可言。至于登船拦截……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开船去追?”

    “夏候将军,我们尽是北兵,不懂如何驾船啊。”

    “江陵降兵那……算了,追不上了。”

    夏候敦气愤之余,眼见张飞的船已经扯满风帆,知道追也没用只能作罢。只是这时张飞嬉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回江夏找夫人一起喝酒去喽!”

    一想起家族中引以为耻的夏候樱,夏候敦暴跳如雷……

    建安十三年秋,曹『操』大举南下,以势如破竹之势攻下了荆襄要地的襄阳、江陵诸郡。刘备率军退守江夏、夏口,作好的固守的姿态。这些似乎与原本的历史没有什么分别,不过在一些细节上还是有所不同的,比如刘备的老底要雄厚了许多,当阳、长坂这两仗没有发生之类的。不过该出名的还是一样要出名,新野一役赵云与徐庶这二位被曹『操』牢牢的记在心中。老曹爱才如命,欣赏徐庶的足智多谋,喜爱赵云的文武双全,也在暗中下定决心,只要一有机会就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二位给收归帐下。当然,像关羽这样的人如果也能收到那就最好不过了。

    张飞是水路,安安稳稳的沿江而下退回江夏不是难事。赵云与徐庶的四千人马因为走得是张路,行程上相对来说是要慢上一点,中途还追上了一批新野、襄阳逃往江夏避难的百姓,于是就保护着这些百姓前往江夏。好在曹『操』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襄阳与江陵,刘备又老早就逃到了江夏,曹『操』就没有派兵追击,这也是当阳、长坂两仗没有打起来的原因之一。

    却说徐庶退到了江夏,刘备少不了厚加慰劳一番,并吩咐徐庶好好的休息一下。只是才一入夜,一个信使就找上了徐庶的住处。

    “你是何人,寻我何干?”

    徐庶怀疑的望着信使问出这句话。其实从来人的装束上可以得知是柴桑张氏的族人,因为在张氏族人的服饰心口上有柴桑张氏的图腾,这也是张仁在继任张氏宗主之后搞出来的花样之一。反正夷州的纺织与刺绣水平在当时来说高得可以,旁人想仿制都很难。而且这个图腾现在就有点像现代集团公司里职员的工作证一样,为张氏在四处行商提供了不少方便之处。

    使信恭敬的礼道:“在下张杰,柴桑张氏中人。此来是奉张氏宗主张夷州之命,将一封书信呈于……徐军师。”

    徐庶微微一惊:“你知我真名?”

    张杰道:“宗主早已知晓徐军师之名的,徐军师忘却了吗?”

    徐庶回想起当初与张仁结识的事,稍稍点头后接过了张杰呈上来的书信。打开书信一看,见上面的字迹清秀飘逸,显然是出自女子之手,单就字体而言令人赏心悦目。不过信的内容就不那么好了。

    一封信看罢,徐庶的脸上就变了『色』,一把抓住张杰的衣领怒道:“我家母现在何处!?”

    张杰平静的回答道:“在下不知,不过旬日前糜宗主的船队才离开的柴桑。若是张杰料想不差,徐军师令堂就在船队当中。”

    徐庶缓缓的松开了手,将信又读了几遍问道:“信中字迹似是女子手笔,应该是糜贞糜宗主写的吧?张夷州知道此事吗?”

    张杰道:“若无张夷州授意,糜宗主又岂会如此?”

    徐庶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挥,容我禀过主公便会赶往柴桑。”

    张杰道:“恭候大驾!至于徐军师的行装,张氏自会代为安排妥当。”

    徐庶默然的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张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江夏码头,刘备、诸葛亮一行人正在与徐庶依依话别。

    刘备与徐庶已经主臣数年,彼此间互相信赖,感情十分深厚。一朝别离自然是相顾而泣,不忍相离。垂泪过后,徐庶按住心口道:“庶得蒙主公厚爱,本欲助主公图王霸之业,可惜……今庶慈母失身被被擒,庶方寸已『乱』,无益于事,只能就此请别。主公保重!”

    刘备哪里舍得徐庶这样的一流人才?见徐庶去意已决,急忙挽住了徐庶的手道:“元直一去,备当如何是好!?”

    徐庶望了眼刘备身边的诸葛亮,轻轻摇了摇头道:“主公,孔明之才胜我十倍。有他相助,主公日后定能大展鸿图。主公但有大事,多与孔明商议便是。”

    刘备知道已经无法挽留徐庶,只能摇头作罢。徐庶向刘备告了个罪,把诸葛亮拉到了一边说几句悄悄话。这对好友相对无言,都只是无可奈何的摇头。许久徐庶才伸出手虚搭在诸葛亮的肩膀上道:“孔明老弟,只怕以后我们没机会再一起喝酒聊天了……好好的辅佐皇叔吧。你的才干远远在我之上,也相信你日后的成就会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