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嫁祸(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当然,孙权对香香暗中的监视可不敢放松。还好,香香与赵雨香天也就是在城中随便的走走逛逛,要不就是找来卫队去附近的名胜古迹看看,除此之外连香香平时喜欢的『射』猎活动都不曾有过,好像是在照顾看上去不懂武艺的赵雨一般。再就是根据监视的人的回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与其说是香香在陪伴赵雨,到不如说是赵雨一直在陪香香散心,时不时的总会出言劝解一番。这在让孙权放心之余,可生出几分对自己作出的“正确选择”的自得之心。

    桅扬帆,船离岸。

    时间有时总是过得很快的,这一日在吴郡码头,香香与赵雨依依话别。直到赵雨的船队渐渐远去,香香才垂下挥别的手臂轻轻叹息。叹息过后,香香向身边的侍从吩咐道:“备车,回府……你,先骑快马回去为我备足水酒。我这闺中好友一去,我又即将出阁,日后只怕是再见无期了。今天我要喝个一醉方休,谁也不要来管我!”

    被香香选中的侍从唯唯而退,拉过马先赶回去准备。剩下的几个侍从小小心心的跟在香香身后,却忽然听到香香口中低『吟』道:“挚友扬帆去/重聚再无期/杯酒释愁怅/我心已无依……”

    几个侍从面面相觑,各自哑然。等到香香登上马车,侍从们跟在车后时这才悄悄私语道:

    “刚才我没听错吧?郡主居然『吟』起诗来了!”

    “别说你,我都以为我听错了。想郡主自幼好观武事,不喜诗辞,今天却『吟』起了诗,这……”

    “我看是郡主有感于心,又和那赵别驾相处日久的缘故吧?我可听说那赵别驾是少有的才女呢,连吴候都对她的文才赞不绝口。郡主和她相交已久,多多少少总会沾染些文墨之气……”

    不提那边如何八卦,只说赵雨这边顺流直下,数日之后便已越过秣陵地界,驶入了海中。一直呆在自己舱中不怎么出来的赵雨,此刻已经换上了平时在夷州常常穿着的轻便衣饰,带着几分微笑站在船头眺望海景。而她的身后已经有人布置好了桌几与酒水糕点,这已经是赵雨的一种习惯了。

    “赵别驾兴致不错嘛,布下美酒美食在此独处船头眺望这海景,到让人有些不敢打扰了。”

    张逊这些天心里一直压着很多话相问赵雨,可是身边那四个孙权派来的侍从又总是跟得紧紧的。今天好不容易碰上那几个侍从一起晕船呕了个一塌糊涂,没有气力跟在身边,这才找到机会来和赵雨细谈一下。

    赵雨淡淡一笑,转身向张逊施了一礼道:“别驾这个称呼赵雨实不敢当。若论辈份,张中书令是师傅的族弟,也就是赵雨的师叔。就容赵雨唤你师叔吧。”

    张逊摇摇头:“对我的称谓如何没有什么意义。”

    赵雨随意一笑,又转过身去眺望海景:“赵雨其实也谈不上什么雅兴不雅兴,只不过眺望这海天一线的景『色』,能让人心中宁静许多罢了。师叔若有兴致,不妨与赵雨一同远眺一番。”

    张逊点了点头,与赵雨并肩站到船头远眺,正寻思着如何开口,赵雨已先他一步开口道:“师叔只怕是心中有话要问我吧?那四个侍从现在不在这里,师叔有话只管问便是。”

    张逊心中一动,问道:“那四个侍从是你在暗中动了手脚?上次也是这四人随我乘船回吴,并未见过他们如此的。”

    赵雨道:“正是,不然师叔要何时才有机会与我相谈?也请师叔放心,我不过是让心腹之人在他们的饮食中放了些轻毒,呕吐之状与晕船无异,但绝伤不了他们的『性』命。”

    张逊叹了口气,稍一沉思理清思路便问道:“你这次出使东吴,不是受兄长之命来救出郡主,阻止孙刘联姻之事的吗?现在你的船队人丁已入大海直赴夷州,又如何去救郡主?你不救到也罢了,为何还要将我也带去夷州?现在你我二人皆去,郡主身边岂不是无人为助?”

    赵雨笑道:“兵法有云,我所欲者,不可令敌所知。当示之以他事,使敌不备,我则可以奇而取之。”

    张逊稍一思索便明白了过来:“原来你出使东吴,根本就是来装傻的。”

    赵雨微笑道:“按师傅的意思,我们是要救郡主没错,但是也不能与吴候产生冲突,所以这件事必须是在暗中进行。小雨这次出使东吴便是要让吴候安心,认为夷州与之后郡主失去踪影的事情无关。真正要救出郡主的任务,并不在小雨身上。”

    张逊道:“那为什么要把我也带走?我若是留在吴郡,到少能……”

    赵雨笑着坐到了护舷上:“师叔,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你今日在吴无权无兵,而且时时刻刻都会有吴候的人在监视着你,你真正又能做得了什么事,帮得上什么忙?若是稍有差池,只怕师叔你会连『性』命都保不住。所以师傅此举就是要把师叔事先带到夷州去,这样至少能免去吴候对师叔生出疑心。”

    张逊无言的叹了口气低下头去。就像张仁那个时候对张逊说的一样,张逊再呆在孙权的帐下其实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在夷州与东吴之间跑跑腿的人而已。

    赵雨始终眺望着海面,听到张逊的叹息声后微笑道:“师叔,我常常听师傅提起你是如何如何的才干过人,只是这样下去对你真的好吗?君疑臣则臣必死,师叔你不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吧?”

    张逊叹道:“我又如何不懂?其实吴候本是少有的英杰之主,能屈己待人,得人死力,只是『性』多嫌忌又果于杀戮……想我自兵败于兄长之手逃回东吴之后,虽蒙公瑾与郡主一力保荐,却终究难免被吴候猜忌。若我不得重用本是小事,至多也如公绩叔一般终日把玩诗书亦无不可,可是吴候却多有监者于我,实在是令我寒心。凭心而论,我其实早就有心去投奔兄长,只是虑及夷吴之间的微妙关系,我又不敢轻动。况且吴候旧日待我不薄,我若不能尽报之,又有何面目离开东吴?此番孙刘联姻看似妙着,实藏弊端,实为吴候与公瑾一失也。我请兄长从中破坏,也算是报却吴候旧日之恩。”

    赵雨奇道:“师傅亦说孙刘联姻本为妙着,但师叔为何说实藏弊端?”

    张逊道:“此不难解。孙刘联姻外示于曹,显孙刘同心,但这哪里又能瞒得过曹公?不联此姻尚好,一联此姻反而示之为心虚之举,此为一弊;

    “兄长于吴本无恶意,吴候若善用商贸之事可尽得夷泉之援为利而鼎足一方,强要相图实为自损。纵然是与刘备结下姻亲,欲行驱虎吞狼之计图谋兄长,却又哪里能瞒得过兄长与刘备?兄长虽然占据桂阳,终不愿与吴候为敌,但刘备则不然。既识破吴候之计,必会反施挑拨,令吴候与兄长互起刀兵,他便可从中取利,而在刘备之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曹公,如此则东吴危矣,此为二弊;

    “刘备占据荆襄,吴候又欲取荆襄各郡,本不应行联姻之举方为上。联姻若立,刘备便可借此混赖,稳固荆襄根基,日后亦难相图。而吴候又碍于姻亲之事不便兴兵取荆襄之地。若不顾此而强兴刀兵,必若人唾骂。此为三弊。”

    听着张逊的分析,赵雨不住的点头。只是张逊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入怀中去***』那只银钗。其实凡事有利就有弊,关键在于如何去掌握其中的分寸,孙权与手下的谋士们并不是废柴,相信他们都清楚该如何去把握。张逊说出这么多的弊端,与其说是在说给别人听,到不如说是在说给自己听,为自己这种私心驱使下的选择找一些合理的借口。

    什么私心?是张逊想起了与自己脱不开关系的张兰之死。今时今日,张逊依旧忘不了张兰在送他离开夷州之前那幽怨落寞的神情,还有在得知张兰宁可一死也不愿屈从于命时的震惊。本来这件事也许会就此作罢,最多不过是张逊心底的一个伤痛,可是那一天在张兰的墓前,香香在悲愤中对他喝骂出来的几句话有如一记记重锤击打在他的心上,他猛然发觉香香身上有着几分张兰的影子,两个人是那么的像——一样是郡主,一样的要接受家族的命令嫁给他人,一样的悲伤,还有……可能会一样悲惨的命运。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张逊才会在之后的一天去找张仁,请张仁设法阻止。而他说出来的这些话,根本就是有些失去理『性』了,或许该说是失去了对孙权应有的理『性』。不管是有着什么样聪明才智的人,哪怕他是一个冷血到极点的人,一但动了真情只怕都会如此。而张逊还很年青……

    赵雨一直在眺望着海景,几乎动都没有动过一下。等到张逊把话说完,赵雨轻轻一笑开口道:“师叔,不如这回你就去夷州投奔师傅吧。师傅那个谏议中郎的印绶可一直给你留着呢。”

    张逊顿住,沉思了片刻摇头道:“不行,现在还不行。至少要等我这次出使夷州回到东吴之后再向吴候辞官……”

    赵雨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师叔你认为你走得了吗?”

    “可是我就这样一去不回,吴候那里面上不好看,只怕会直接就引来夷吴战事,多半还会殃及到张氏一族!”

    赵雨笑道:“其实师傅他已有安排了,师叔你只管安心便是。只不过在此之前师叔你得再死上一次才行。”

    “再死一次?”

    赵雨忽然取出望远镜向远方眺望,嘴里却并没有停下来:“我们不是要救郡主吗?只是如果被吴候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做的必然震怒,刘皇叔那里也说不过去。按师傅的意思,眼下我们还不宜与吴候、刘皇叔翻脸,所以这件事只能是在暗中行事,而且还要嫁祸于人。师叔你这次出使夷州,其实就是要为之后的嫁祸之计开个头罢了……哦!他们来了!哎,他们挂的是什么旗啊!?”

    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许多战船,只是在战船上悬挂的却是令人哭笑不得的黑『色』骷髅旗。张逊看到这些猛然明白过来,呐呐自语道:“好计!”

    一个来月之后。

    吴候孙权昨天在吴郡码头送香香登船出嫁,今天这才刚刚在府中设下酒宴款待群臣就有水军将校赶来飞报祸事:“启禀吴候,大事不好!”

    原本热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孙权急问道:“有何祸事,快说!”

    将校喘了几口粗气,接着禀报道:“方才有急报送至,具言郡主的送嫁船队昨夜在江心一齐失火,多数船只直接进水沉没!”

    “什么!?那郡主那!?”

    “据水军生还的送嫁军士之言,郡主……郡主迫于火势投身于江,已寻不见踪迹……”

    孙权又惊又气之下直接就从座位上跳将下来,一把抓住将校的衣领急问道:“为何会如此!?船队纵然失火沉船,也应尚有余力救护郡主!”

    “主公明鉴!生还军士具言,至夜忽有数十小船『逼』近船队,口称江贼欲施劫掠……”

    “放屁!送嫁船队尽为水军精锐,寻常江贼岂敢来犯……江贼!?”

    一旁的张昭捋着胡须开了口:“主公,不是江贼。依昭之见,只怕是江北曹公探知主公与刘备的联姻之讯,收买了江湖亡命施以『奸』计。吴郡与寿春、合淝之间必竟只隔一江。若论正规水战,曹贼是不如我,但如果是江洋水贼趁夜偷袭,确实啐不及防。”

    “可恶!曹贼,孤与你势不两立!”

    正说着,门人忽然来报:“启禀吴候!秣陵太守差人送夷州来使赵雨至此!”

    孙权道:“什么?赵雨这才离开一月,怎么又来了吴郡?先请进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