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两千零六十五章 可行(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张仁道:“不错,这正是我的打算。而能够真正打通西域丝绸商路的人,普天之下可能只有你马孟起一人而已。孟起兄,这虽然是我的取利私心,但对你却有绝对的好处。丝路一通,商旅必兴。而只要有这些商旅在,你的西域诸城想不兴旺起来都难!”

    马超呐呐自语道:“我的西域?”

    张仁道:“是的,孟起兄的西域。想想昔日的汉武帝,动用百万雄师都未能打通的丝绸商路,如今却在你的手中功成。令尊大仇虽然难报,但是你能雄霸西域,同时上表于朝求为西域长史。这样既能重振马氏声威家业,又能不负马援之后屡世公候的忠义之名,比起单单的为父报仇求一孝名,何轻何重?又何易何难?”

    张仁的这番话有没有煸动的效果不得而知,但是现在的马超心底的雄心确实被吊了起来。有人出钱出粮让自己成就大业,本来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而且还提供了详尽的战略,成功的系数又那么高,马超能不心动?最重要的是张仁也把自己这样做的意图明明白白的告诉了马超,无形中让马超安心不少——人家并没有抱什么恶意,纯属看好了你然后投资在你身上。要是不知道好好把握住机会……跳楼『自杀』去吧。

    再不说什么废话,马超离席而拜道:“既如此,马超先行拜谢张夷州大恩。若张夷州能助马超西凉事成,张夷州有何差遣马超万死不辞!”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张仁也赶紧离席去扶起马超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孟起兄,相应所需的诸事我会让伯益、赵雨先在交址为你准备妥当,稍迟一些孟起兄直接由建宁取道川中赶赴汉中便是,那边我会修书过去,让那边的人全力助你。不过我也有个条件,不知孟起兄愿不愿听一下?”

    “张夷州请讲!”

    张仁望望庞德与云缘,稍稍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我想请孟起兄把令妹与庞令明留在我这里,未知可否?”

    “啊——?”马超脸『色』大变,张仁这意思是要留人质不成?不过脸『色』难看归难看,留质借兵这种事在那年头也属稀松平常。

    张仁看了眼马超的脸『色』忙道:“孟起兄莫要误会,我并非什么留质之举。留下令妹云缘,其实也是想做桩美事。孟起兄可知道赵雨之兄,常山赵云赵子龙?”

    不提还好,这一提马超的脸顿时拉得老长,扭过头去狠狠的瞪了云缘一眼。云缘则毫不客气的扭头不去理马超。张仁见状很想伸手去抓头,也不知道这两兄妹之间是不是为赵云的事闹过什么矛盾,不过想想马云缘现在的年纪,比赵雨还大一岁的,到现在都没嫁人多半就是想着赵云吧?然后把哥哥马超介绍来的婚事一并打跑……

    干咳了两声,张仁接着道:“我与子龙兄是生死之交,子龙兄更是救过我的『性』命。早先我曾听子龙兄提起过云缘姑娘的事,现在既然有机会我就想成全这桩美事,也算是报达一下子龙兄的救命之恩……孟起兄你也不必介怀什么,君子有成人之美嘛!再说子龙兄的……”

    云缘忽然跳起来抢过话头道:“不用他答应,这事我应下便是了!”

    这一下把厅中众人全吓了一跳,张仁心说好家伙,这马云缘还真是有够猛的,战场上厮杀搏命不在话下,这儿女私情上到也是敢爱敢恨嘛!哥哥的话都不听。

    马超哼了一声道:“女大不中留,随你便是了!也省得我这个哥哥还老得为你的终身大事『操』心。不过你要听从张夷州的安排,别捣『乱』!”

    云缘也哼了一声,面带笑意的坐入席中,旁边的赵雨稍稍的凑了过去低声笑道:“可能以后要叫你嫂子了。对哦,送亲一事非我莫属哦!”

    那边如何不去理会,张仁又向马超解释要庞德是因为自己这里的骑兵一直是个软肋,所以想留庞德下来统领骑兵。但是张仁同样的会安排一些人才给马超调用,并再三的嘱咐马超,当日兵败就是因为马超只恃武勇百疏于将略,所以请马超务必要多听听安排给他的谋士的意见。马超想了很久,考虑到自己想成事只有依靠张仁提供的先期帮助,便勉强应允了下来,必竟张仁作的准备那么充份,说出来的话又处处为自己着想,不领情说不过去。

    这一宴到此也差不多了。张仁几乎是说干了口水,总算是把马超这里先期战略计划给定了下来。看看宴席将散,张仁向马超拱手一礼道:“孟起兄,过两天我就要赶回广州去,中原发生了一些事必须要我马上赶回去处理。这一宴既是迎宾之宴,又是我张仁的道别之宴,就让我与孟起兄喝个痛快。来,不醉不归!”

    马超奇道:“中原有事发生?某这一路来时并未有所耳闻啊。”

    张仁摇头笑道:“每个人认为的紧要之事各不相同,孟起兄不曾留心自然不足为奇。这一宴我也得向孟起兄好好的说清一下,并非张仁无心待客,实在是事情太急不得不如此。孟起兄就先在交址再住上些时日,待准备妥当之后便依计行事吧。他话已无须多说,请!”

    马超点点头,有些事不是他现在适合过问的,当下举杯与张仁互敬,直至宴终大醉而归……

    交址城外,十里驿亭。

    众多的车驾随从在驿亭附近待候着命令,张仁与黄忠、郭弈、赵雨等主要官员在亭边布下一临别小宴,而马超四人众也在其中。

    酒过三巡,赵雨放下酒杯迟疑着问道:“师傅,这些天来你总是说中原有事发生,需要你马上赶回去处理应对,可是据弟子所知中原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使师傅如此紧张,不能够告诉我们吗?说出来弟子也许能为师傅分忧解难呢。”

    张仁笑着摆了摆手道:“这件事对我来说是非常的重要,对你们却可以说扯不上什么关系,我不愿说出来也就怕你们因此而分心。黄老将军、弈儿、雨儿,你们在交址这里的担子其实可不轻啊,不但要用心开发建设交州地界,同时还要时刻注意与身在南蛮的艾儿互为声势。记住,南蛮那边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没能及时应对,交址这边也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此外嘛……”

    说着张仁望了眼马超,举杯致意之后接着道:“要资助马孟起在西凉成事,很大程度上是要靠交址这边的张路用行商的方法运送过去。我有想过,如果按以往从桂阳、柴桑派出商队,中间要经过的势力很多,麻烦不断,而且道路也难行。但如果是从交址这边以南蛮商队的名义去往汉中却可以免去不少的麻烦,所以交州这块地方你们一定要帮我打理好。”

    郭弈与赵雨对望了一眼,用力点头。那边的马超听到了这话也用感激的眼光向张仁行了一礼。

    张仁笑着向马超点点头,轻叹道:“可惜艾儿不在这里……嗯?”

    一提起邓艾,张仁却猛然想起来三国后期邓艾的死对头姜维来,皱起了眉头苦苦思索。张仁对三国后期的事看得并不是很仔细,因为就演义来说诸葛亮一死,整部书的看头就已经没了七成,所以对后期几个知名将领的生卒年份相当的模糊。比如说邓艾,张仁当初碰上时都没想到邓艾已经出生好几年了。

    努力的回忆了很久,张仁才回忆起来姜维死时应该是差不多六十岁,同年蜀亡,公元的纪年应该是公元264年。按这么推算的话,姜维出生在公元204年左右。现在是到了建安十六年的公元211年,姜维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可能年纪还太小了点来着……

    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苦笑着心道:“本来还想给马超找个能出谋画策的军师的,现在看来还不行啊。姜维的年纪还太小,还处在一个学习的阶段,根本派不上用场。而我自己手上能算得上是谋士的人都少得可怜,自己都不够用哪顾得上他啊?再说就算有也不熟悉西凉那边的环境,能力肯定会大打折扣。钟鹞、张既肯定作不了指望,还一个杨阜的……免了,杨阜和马超那可是死敌。嗯,看来得让马超自己去留心了,我提供给马超的那些也是以内政系的人为主。不过嘛……”

    想到这里张仁对马超道:“孟起兄,临别在即,我想再提醒你一下。孟起兄有昔日楚霸王之勇,但是行军打仗,将在谋而不在勇,很多时候并不是单靠着武勇就能解决的。孟起兄在西凉大事初成时就要留心一下能够为你出谋画策的人并且厚加恩待收为己用。凡事也当多听良言,三思而后行。”

    马超拱手道:“张夷州金玉良言,马超自会铭记于心。

    张仁很勉强的笑了笑,又遥敬了马超一杯,心说你要是真能听得进去就好。不过再仔细想想,马超并不像吕布那样听不进话,只是心『性』太急而已。像马超会在杨阜的手上吃尽大亏,其实就是想把杨阜当成军师,结果反被杨阜算计了一把。由此看来,马超对于谋士的重要『性』还是比较了解的,应该不用太过担心才对,要担心的应该是马超找不到军师。

    “哎,姜维尚幼啊……算了,试试能不能搞过来,再像邓艾一样培养成材。”

    一杯饮罢,张仁便向马超说有机会到天水的话,请马超设法找到一个叫姜维的孩子,再转送到交址这边来。马超自然会很好奇的问是怎么回事,张仁是自己当年游走天下时曾经受过姜氏的恩惠,之后派人去打听时只打听到有这么一个叫姜维的孩子留下来,而且家中贫寒,所以想接这个孩子过来报报恩。理由虽然勉强,不过却也说得过去。再者天水是去武威的必经之路,不过是让马超顺便找一找,马超自然满口应允下来。

    送宴散去,张仁上马与众人告别。黄忠、马超先行回城,郭弈与赵雨却执意要再送张仁一程。

    张仁骑在马上,左郭弈,右赵雨,向前缓缓进发。行了一段,张仁忽然笑着问道:“雨儿,迟一些你就要送亲去你哥哥那里。我忽然在想,我硬塞给令兄子龙两位夫人,子龙兄会如何作想,刘皇叔那里又会是何想法?再就是先前的那个樊氏,会不会因此而给子龙兄添些麻烦出来?”

    赵雨笑道:“那到不会。其实早在送樊嫂嫂去我二哥那里之前我就和她明说过,我二哥心里其实一直在诂念着云缘姐姐,日后要是有机会我二哥肯定会娶云缘姐姐过门的。樊嫂嫂到也大度,她说以我二哥的英名,她自己又是另行改嫁,并不真配得上我二哥。日后云缘姐姐嫁过去,二女共侍一夫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云缘姐姐嘛……师傅莫笑,在西凉那个地方,特别是推崇武勇的羌人部族,一个有名的勇士家里有四、五个妻妾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

    “嗯……不会添什么『乱』子就好。”

    张仁又沉思一片刻道:“雨儿,你去送亲的时候不妨再和刘皇叔打个招呼,如果子龙不愿再娶,亦或是有其他的因素使这桩婚事定不下来,那不妨让刘皇叔把云缘当作武将来用。万一都不行的话……”

    赵雨笑道:“那就干脆把云缘姐姐带回来,师傅自己留用是不是?”

    张仁亦笑道:“是啊,我的骑兵一直是个软肋,多一个擅长骑战的人当然是好事。哦,说起来那个庞德,交址的五千骑兵可以全部交由他去统领训练。马孟起去西凉之后,这庞德就等于是改投到了我的麾下。我看他可是少有的忠义之士,千万不可以怠慢了他,明白吗?”

    两大高徒一齐点头。许久郭弈才轻声问道:“师傅,你口中的中原要事,是不是指曹公有意称公一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