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两千零七十二章 利弊(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之所以派徐庶去,除了张仁相信徐庶有能够掌控全局的能力之外,徐庶自身颇高的剑艺也是入选原因之一。再就是以徐庶原先和刘备的关系,中间相信能免去不少的麻烦事。

    刘备方面派出了赵云为首的极少数精锐中的精锐——赵云亲自训练出来的新白马义从,人数虽然不多,但绝对可以说是当时的极品特种兵。此外还调了刘封、关平这两员小将给赵云为辅,还有赵云的新夫人马云缘也算上了一份。再一个就是张仁还真没想到,诸葛亮竟然真的把黄月英给派了出来参与此计。

    这样算过去,如此阵容着实让张仁咋舌不已……

    许都城外,张氏田庄,徐庶与赵云这一行人已经分成数批,各自都用不用的身份为掩饰来到这里集合。之前就已经说过柴桑张氏的生意面做得很广,张氏子弟中的中坚份子也随之分散到了全国各处购置土地产业。一则是为了方便商队货物的周转,二则就是为了收集各处的情报。不过在许昌的周边这些张氏子弟与他处稍有不同,主要是张仁与留守柴桑主理族务的张信考虑到张仁与曹『操』之间的微妙关系,派来许昌这边的张氏子弟用的都是化名,为的就是不引起曹『操』方面的注意。

    虽说如此,这些张氏子弟还是要靠与各处的商路来赚取利益,再加上贩去许昌周边的货物以柴桑、夷泉的居多,按说想不引起旁人的注意是比较难的。不过因为颖川荀氏也很早就开始重视以商贸发家,有这个大家族带头的影响下到也免去了不少的麻烦事。因此赵云这一行人只要在易过容之后再稍稍的注意一下,以商队的名义混到许昌的周边地区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么多人想混进许昌城集合而不被注意就很有些难度了。

    此刻的田庄中,云缘正在月英的指点下用『药』水小心的帮赵云洗去脸上的腊黄。等到洗完之后月英要去倒掉这些『药』水,云缘则趴在桌几上望着赵云笑道:“月英姐姐的易容术果然不同凡响!易容之前和易容之后简直就判若两人……不过再怎么样,子龙还是本来的样貌更英武一些。”

    原来这一路之上,由于赵云的体貌特征是最明显的,加上前者在新野、长坂两役大显神威,只怕是最容易被人认出的来,所以也就成了队伍中的“重点改造对像”。其余的关平、刘封、徐庶这些人并不能算很显眼,稍稍乔装一下也就行了。

    云缘和赵云成婚还并没有很久,二十四、五岁才成婚的云缘在赵云的面前着实有些花痴,惹得旁边的关平、刘封这几号人低声偷笑。众人正说吃喝笑间,门帘起处,徐庶大大咧咧的往众人面前一站,笑问道:“各位看看我这身行头怎么样?像不像那么回事?”

    众人望去尽皆哑然,原来徐庶扮作了一个游走四方的算命先生的模样。要说葛衣布巾什么的是没什么纰漏,几件江湖术士的小道具也都一应俱全。可有几个地方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那时的江湖术士一般都是在肩膀上挂个褡裢,褡裢带上再写上个什么“x天师”“x半仙”之类的广告词。可徐庶不是,而是直接做了个大巾幔招牌,招牌上就两字“算命”!

    却见徐庶缓缓几步走到赵云与云缘的身边,隐隐然还真的有那么几分“道骨仙风”之态,不过说说出来的话就有些令人啼笑皆非了:“这位壮士,我观你面『色』红润,面带桃花,不日里必将会有莫大喜事,在此贫道先向壮士道一声贺了。”

    众人大笑,云缘则狠狠的瞪了徐庶一眼,赵云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徐先生,你这是……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

    徐庶颇有些自得的道:“各位见笑了!其实早年我为好友报仇杀人,被同伴救出之后远走他乡,一路上为了躲避官府的追拿,同时自己还要混点饭吃,就经常扮作江湖术士来糊弄一下人。一来二去的,我去《易经》、《相学》还真的有了些心得,不过那时没敢扮得这些张扬到是真的……”

    月英这时刚倒完『药』水回来,望了徐庶半晌之后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我说元直啊{以诸葛亮和徐庶之间的关系,月英直呼徐庶的表字很平常},有你这么招摇的算命先生吗?你弄这么大一个招牌,信不信一到许都城里马上就被人给抓起来投入大牢。”

    月英这说的可是实话,曹『操』本身是靠平定黄巾之『乱』起的家,亲身感受过宗教『迷』信实力的可怕之处,因此在境内对神棍的打击是比较严的。虽说一些小算命术士什么的不会说什么,必竟也是一种混饭吃的手段,但只要一敢张扬肯定马上抓来砍头。别说管辂,人家管辂可是相当之低调的人。

    徐庶尴尬的回应道:“可是不张扬一些我怎么引起伏完的注意啊?前者主公想递封信给伏完,可是伏完多数时候都在宫中陪伴圣上,细作根本就见不到面,主公要和伏完暗通消息的信现在还在我身上。要是不能先和伏完暗通消息,救圣上的事也就无从下手。”

    月英道:“这到是个问题……嗯,这样吧,我看你不如把布幔上的两个字换一换。换成‘医者’二字好了。”

    “哎——”徐庶想了想摇头道:“不行不行,我又不懂什么医石之术……这万一到了城里真的让人请去看病那不得出问题?”

    月英道:“又没说要你一个人去,我也和你一起去好了。说起来对医石之术,我还是颇有几分心得的。再说许都城里的官宦人家甚多,少不了许多的『妇』科杂症,这种场合我出马也远比你合适。”

    “可是……”

    月英笑道:“放心,我自有分寸。我易过容之后就暂且扮作你的妻子,然后你再扮作一个哑巴。一但真的碰上什么要寻病问『药』之类的事,我就推说你口齿不便,然后由我去诊脉探症,回过头来我假装轻声告诉你病人的病症,这个时候再把应该用的『药』告诉你,你装装样子再写下来也就行了。”

    徐庶点头道:“如此到也可行……不过月英,你是打算扮美一些还是扮丑一些?”

    月英白了徐庶一眼道:“丑!丑到不堪入目的那种!我可警告你一句,你要是敢『乱』来一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该清楚。”

    徐庶咋咋舌,诸葛亮和月英可都是他在某些方面不敢得罪的人物,而且自徐庶成为桂阳太守之后,月英就和徐庶的夫人杨清关系十分要好。

    月英又看了看徐庶手中的大招牌,摇了摇头伸手去接过来道:“你这两笔字还是和以前一样难看,交给我来改改……嗯?”

    竿到手中月英便查觉到重量有些不对,徐庶笑了笑道:“这不是普通的竹竿,竿底暗藏着我请徐老为我特制的一柄长剑。许昌城里的变数说不清楚的,得有些准备。”

    天入初冬,已经在许昌城里转上了好几圈的徐庶与月英除了与张仁安排在这里的细作们接过几次头,了解到一些相关的情报之外,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获。几次想找机会接近一下伏完的府坻,或是荀彧说出过的另外三个人的府坻,徐庶又考虑到曹『操』肯定会派人暗中监视,自己这样过去太过显眼容易暴『露』,于是就暂且作罢。不过徐庶与月英到也不是真的一点收获都没有……这二位冒牌医生竟然还真的有在许昌城里为人看过病,诊金也赚回来不少。

    这一天转至正午,二人没什么收获,肚子到是有些饿了,便进入一间小酒肆吃些东西。因为徐庶是“哑巴”不能交谈,二人便静悄悄的吃着。忽然间有几个平民模样的人的交谈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老哥,这么冷的天你还出城打柴啊?”

    “生活所迫也是没办法!这天马上就要冷下来了,那些官家都在备些过冬的柴草,趁这个时候多赚点,我的冬也好过。”

    “哎,他们不是都烧煤石的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煤石虽说耐烧,可是开头不易点燃,所以还是要先用柴草来引燃的。不过我听说今年因为出了点什么事,一些常往许昌城里贩煤的人今年没有贩进来,张氏镇那里出产的煤又基本上全部直接送入宫里,许多官家今年都没多少煤石可用那!”

    “还有这事啊……”

    徐庶与月英对望了一眼,各自微微点头,起身结帐出城。

    数日之后,伏完府坻的边上有位樵夫高声大喊道:“卖柴啦!上好的干柴!卖柴啦!上好的干柴!”

    府门开启,一个下人模样的人出来唤住樵夫道:“樵夫,这里买柴!挑过来看看!”

    “哎,好咧!”

    这“樵夫”把柴挑将过去,稍稍的讨价还价了一番之后复问道:“大爷,我看您这府上非官即贵的,怎么还差这点柴草啊?”

    “唉,别提了……”和之前酒肆中说过的话差不多。

    柴草送入柴房,“樵夫”又问道:“大爷,即然是这样,那你关照一下小人啊!每天我送两担柴来,钱我少收点没关系,您也饶些余钱喝几杯怎么样?”

    “嗯?好说好说!不过你一定要送上等的好柴才行啊。指不定哪天我家主人碰上,见你怪可怜的,当面再赏你些辛苦钱也说不定,不过嘛……”

    “小人明白,小人明白!劳你多关照了!”

    千恩万谢的离开伏完府,这“樵夫”『揉』『揉』酸痛的肩膀,心中苦笑道:“这都多少天了?柴是卖出去不少,却直到今天才碰上正主。”

    晃了晃柴刀,这“樵夫”装模作样的数着柴钱,哼着打柴小调转出城去。

    “元直回来了!今日结果如何?”

    徐庶舒展了一下筋骨,点头笑道:“今天不错,总算是混进了伏完府上一趟。你还别说,周边监视的人可不在少数,我出城之前都还查觉到有人在跟踪我。见我没『露』出什么破绽才没跟下去。”

    关平凑了上来,把手向徐庶面前一伸,徐庶愕然道:“干什么?”

    “打柴的钱啊!你卖的那些柴里可有我一份。”

    徐庶当真有些哭笑不得:“小将军你就饶了我行不行?干嘛要和我争这点蝇头小利?你打柴当练武,我卖柴可是实挑实……”

    月英笑道:“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元直只怕你还得多辛苦一阵,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和伏完碰一碰面。哦对了,你真和伏完见面的话有没有办法开口?”

    徐庶道:“当然有!你们看这个——”

    说着徐庶取出一个精巧的古玉腰饰笑道:“细作有探听过,伏完平时最喜欢收集各类古玉。只要一有机会碰到面,我装作无意中把这个古玉显『露』出来,再推说是传家之宝,伏完肯定会心动与我密谈购玉之事。”

    月英看了数眼呀道:“好漂亮的玉!哪来的?”

    徐庶笑道:“各位忘了夷州美女三别驾之一的甄别驾本是河北最有名的玉石商家吗?这玉可是甄别驾亲自挑选出来的上好玉石,后来送给主公,主公再转送给我……”

    “那你岂不是亏大了?”

    徐庶笑道:“不怕!反正这样的东西我还有好几件。东西要用到刀口上才会有其真正的价值,是不是?”

    众皆哂笑。笑过之后赵云问道:“这段时间怎么没看见史剑师?”

    徐庶道:“史剑师与一百死士打探附近的详细地型去了。救圣上一事太过重大,要事先就留好退路。”

    赵云点头道:“不错,事求万全为妥。到是这段时间还是要多劳累徐先生……为何不直接以重金买通伏完府的下人?”

    徐庶连忙摆手道:“万万不可!谁也说不清楚伏完府里是不是有曹贼安排的眼线,万一被人查觉我这个‘樵夫’身怀重金贿赂于人,事反败矣!有些事我累是累点,但这样还是比较稳妥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