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两千零八十六章 拼谋略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回到府衙召集群臣,整个泉州马上就忙碌了起来。除去按荀彧先前说的那些发付人手整军备战之外,刘晔也提出了一些补充,首先就是从泉州急调一批兵力去加强泉北关隘的守备;同时派出熟悉山越宗族情况的细作去打探一下,看看哪些宗族比较偏向于张仁以便拉拢扶持;再就是原本对山越全面开放的贸易诸事先暂时切断,不再轻易放山越族人进入泉州地区,借此防备孙权可能会玩的一些卑鄙手段。

    所有这些已经分排妥当,一众泉州官员也都各忙各的去了。人员调动是麻烦点,不过兵力的调动却不算太难,本身这些年刘晔就从来没放松过防备,泉州的军备也一直抓得很紧,因此泉州的兵力配置是很充足的。

    一下子又是几天过去,这时柴桑张氏的张信又差人传了消息过来,说是去年夏中吴国太病故,被张仁送去海外济州的孙尚香闻讯之后,在今天的春天,也就是赶在建安十八年的清明时曾经偷偷的回过一趟东吴拜祭母亲,很可能被孙权发现了——吴郡沿海一带曾有过一只小部队连夜追截某人,只是某人逃到海船上出海后,这只小部队才勉强作罢。因为部队的人数并不多,对外又宣称是在追截吴郡海贼,因此并没有什么人留意。事后是张信打听到孙权对没能追截到这海贼大为震怒,惊动到鲁肃苦劝了好几次才作罢,这才引起了张信的注意。再一打听,说那小部队追截的人为首者是一极美女子,擅长弓箭却在在奔逃时没有『射』死过东吴一人,『射』中的全是东吴将官马匹正额,反过来东吴追截的部队也没有『射』杀过任何一人。这样推算一下,这个所谓的海贼只能是孙尚香,不然以孙氏对待海贼的态度,哪会如此手下留情?

    张仁闻讯哑然,把信件交给荀彧和刘晔过目之后摇头道:“我就说嘛,我也知道我与孙权的和约并没有什么意义,可是再怎么说这也是明面上的东西,孙权为了顾全名望,也不会轻易就和我毁约开战的……现在有了孙郡主这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这一仗只怕是非打不可了。”

    荀彧道:“确实如此,师出无名乃是上位者大忌。若是一个上位者言而无信,对其招纳贤才、治理领地会有太大的损害。这些天我还一直想不出孙权会找出什么借口。必竟在明,孙张两家订立和约天下皆知,前不久你救出圣上亦有美名,孙权对你用兵乃损名之举;在暗,你扶持山越以为泉州屏障终究是拿不上台面的事,孙权纵然不满也只能有苦自知。可是现在的孙郡主一事,实在是给了孙权最好的借口……嗯?世清你是什么时候和孙郡主搭上的线?我在许都的时候到是听说孙郡主在婚配给刘备的路上就被贼人所害,闹了半天原来是你在里面动了手脚啊?还有这个海外济州你从来没和我提起过。”

    张仁当下便把当初为什么要破坏孙刘联姻的事说了一遍,并让刘晔取来海图给荀彧看看。荀彧看过之后沉『吟』道:“世清,按你的船力,从吴郡乘船出发抵达济州要多久时间?”

    “若是直行而且风顺的话,四十天之内就到得了。”

    荀彧道:“眼下刚刚入秋,也就是说孙权发现其妹未死之事到现在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孙权就动了这样的手,很显然孙权一直在暗中准备,只等着一有机会便大肆发难。来者不善啊!世清,论各方面的实力你不比孙权差,但是在领军将领方面却逊于孙权太多,你想先发制人是不可能的了。如今之计,除了严守各地,发挥你将士擅长守城,守城器械锐利的长处之外再无他计。泉北的关隘我也曾看过,只需五千精兵便能够阻挡数万大军,再多发粮草应付,张路上孙权必然无功。只有这海路比较危险,前者也打听到孙权在会稽新增数间船厂大肆造船。度其本意,应该就是想和你打水上决战,好发挥出东吴水战精强的长处。”

    张仁皱眉道:“按说水战我并不怕孙权,我夷泉水师训练已久,各类战船精良程度也是孙权无法比拟的。只是眼下夷泉水师的领兵将领,除了凌远稍堪大用之外,其余的我也不好说什么。最要命的是这些将士虽说训练已久,但是几乎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真正一打起来他们能不能稳住阵脚我都不知道。而甘宁、陈广、蔡沾,还有他们手上比较有海上经验的部队,都在外海商贸未归……”

    荀彧竖起一根手指道:“拖!想办法先拖一拖时间,拖到去香料群岛贸易的陈广、蔡沾回来为止。甘兴霸我听你提起过,去的地方可能太远,等他归还不太现实。”

    “拖?怎么拖啊?”

    荀彧沉声道:“孙权也不可能只凭海上一路。若单凭海路他的大军会无处落脚,休养补给会出问题,所以他一定会先在张地上找出些可以落脚的地方……世清,即然孙权对山越动了手,把山越诸族给搅『乱』,你又为什么不能也『插』一脚进去,把山越搅得『乱』上加『乱』?无论如何,不能让山越尽服孙权!”

    却说谷大利虽死,山越诸族已『乱』,但是张仁在山越各族中的影响力还是有的。而荀彧给张仁的建议是对山越各族不要被动的防御与等待,而是应该积极的派人出去游说拉拢。必竟张仁与孙权不同,孙权对山越一直是采取镇压与利诱,一但山越稍表臣服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繁重的兵役与税赋,使山越宗族不堪重负,要不然山越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在都不会叛『乱』不断。

    而张仁呢?一直以来都是以一个友好商人的面孔出现,平时的交易公平合理,时不时的还会给一些贫困的山越部族一定的帮助。因此在山越族人的心目中,张仁与孙权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孙权想图谋张仁,张路上先得打通山越,所用的手段不外乎分化、拉拢与攻破。但是仔细想想,以孙权与山越之间的世仇,除了一些有野心的山越部族,其余的多半还是抱着不信任的心态。因此真要拉拢山越宗族,张仁的优势更大。

    前者刘晔建议张仁马上切断与山越各族间的交易往来,很快就收到了效果——这么多年来,众多的山越部族已经习惯了与泉州交易互市,换回他们所必须的大量粮米与日常生活用品。张仁突然一下以“山越王暴毙,山越间情况不明,吾泉州恐为『奸』人所害”为名切断了贸易往来,实在是和断绝了许多山越部族的生路差不了太多。由此可见,张仁借用欧州殖民时期,对北美地区印第安人采取的商品攻势、经济控制战略其实是多么成功。

    前后大概两个来月的时间,也就是到建安十八年的秋末,前前后后赶来泉州表示要投靠与依附张仁的山越宗族不下二十个,其中甚至还有谷大利的三子谷南与四子谷北。从谷南与谷北的口中,张仁得到了谷氏宗族的一些内部情报。

    谷大利的死已经无需再去多提,谷大利的东西南北这四个儿子中,长子东已经死在了宗族内部的争权之战,而最先发动攻击的却是次子西,并且在争位成功之后的几天就接待了孙权的来使贺齐,并接受了孙权授与的官位印绶。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谷西暗中肯定是早就和孙权勾结一处,不然凭他一个宗族次子的身份与能力,哪里能在暗中聚集到能够控制全族的兵力?

    谷南和谷北在宗族里斗不过谷西,便带着一部分不愿听从孙权与谷西号令的族人来到泉州投奔张仁。而他们带来的谷氏族人,约占整个谷氏宗族的四成左右。

    在此之前,张仁已经派出了细作去打探山越各部族的情报。确认谷南与谷北的投奔属实之后,张仁马上就接待了谷南、谷北,并且把他们暂时安置在了泉北关隘往北三十里的一片山区中,时不时的送些钱粮去安抚一下。为什么要安置到这里,而且还是暂时?原因很简单,按荀彧的提议,对山越不应收,而当助。把谷南、谷北安置到泉北山区,目的就是要借用谷氏原本对山越各族的号召力,把本来就不愿服从孙权,甚至是不愿直接听命于张仁的山越宗族给聚集起来,以谷南、谷北要除掉勾结世仇孙权弑父弑兄夺权的谷西为名,先行击破谷西,把山越重新掌控到张仁的手中。亲和张仁的山越重立,张仁只要在当中稍稍的挑拨一下,孙权就不能对山越这边取得半点的进展,进而就能够保证泉北一带山区张路的安全。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算太难,整个山越现在可以说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依附谷西,另一部分在慢慢的向谷南、谷北靠拢。谷西身后的是孙权,谷南、谷北身后的是张仁。要拉拢与扶持亲己势力,少不了大量的钱粮与军需支持,而这方面正是张仁的强项。张仁随时随地就可以调拨出大量的钱粮军需去支援谷南、谷北,孙权想这样做的话却颇有些难度。要知道一直以来张仁可以说从未参与过什么大规模的战事,几乎就是专注于境内的开发与经济储备,可孙权却是打完赤壁没多久又和曹『操』干过一场大仗,手头不紧才怪了。就算不打,因为两家的行政与开发方式等方面的不同,张仁的经济能力也远远强于孙权。君不见在桂阳,孙权还常和刘备抢张仁提供的有限的军需供应的份额?

    这就是荀彧出给张仁的计策,要扬长避短。充份发挥张仁经济实力强,人缘口碑好的优势,尽可能的先避免与孙权之间的短兵交锋,让孙权在山越的问题上继续头痛。山越情况不明,孙权虽说勉强扶持起了谷西,但是世仇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化解掉的。再者谷西勾结孙权弑父弑兄夺权一事,在山越族人中已经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张仁再有意的散播一下流言,同时孙权对谷西这些依附过来的宗族不能及时提供经济支援的话,山越各族渐渐离心改而投奔张仁只是早晚的事。而山越中只要还有较强的反对孙权宗族势力在,孙权想一口气拿下山越只是一句空话,更何况山越部族的背后还有一个张仁在?

    “打仗,并不一定就是要两军阵前厮杀不停。上兵伐的是谋,兵争只是其末也。”这是荀彧在得知又有几个山越部族投奔到谷南、谷北那里时笑着说出来的话。

    张仁望了望眼前颇有几分悠然自得的荀彧,迟疑了一下问道:“荀公,现在聚集到谷南、谷北那里的山越部族已经不在少数,你看是不是可以让谷南、谷北兴兵攻讨谷西了?”

    荀彧连忙摆手道:“万万不可!现在千万不能让谷氏兄弟打起来,至少是大规模的争斗不能打。世清,谷氏兄弟间的相争可不比得之前的袁氏兄弟,袁氏兄弟相争时,除曹公在暗图之外再无外力,故此袁氏兄弟打得越激烈越好。可是谷氏兄弟相争,站在两方背后是你和孙权。论人丁实力,谷氏兄弟相差不远,但你和孙权相比,你的长处是钱粮,真正两军交锋你却因为手中无将而逊于孙权太多太多,总的来说你擅守不擅攻。如果谷氏兄弟暴发大战,你和孙权也势必会各自派出援军参战,两军一交锋,之前我建议给你的扬长避短之计也就失去其效用,你必有大失。所以于谷氏兄弟之争,先尽可能的保持现状对你才比较有利。”

    张仁点头道:“也是,黄老将军虽然从交址调来了这里,但本意还是为了加强关隘与城池的防备。水师方面,陈广可能再过半个月就会回来……荀公,这便是所谓的‘拖’字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