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两千零九十六章 反击(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汉时的水战仍然是以舷接挂钩后的肉搏战为主,弓箭这玩意也只能算作中程武器,以先期的小规模杀伤与对船员的火力压制为主要目的,对船体本身是产生不了什么有效的杀伤的。而在这种情况之下,船只的侧舷一般是不能卖给对方的。如果侧舷『露』给了对方,就意味着对方的船只能够快速接近,自己却难有作为。如果对方是有冲撞能力的大船,还很有可能会被对方一击撞沉。

    但是张仁的夷泉水师却并非如此。在有足够的技术力量的支持下,远程投石架与大型弩被合理的安置到了战船上。就以夷州中型战船为例,标准是船上有八个投石架,左右两舷各三个,头尾各一个。在船身部分还左右两舷各配装巨型弩弓两架。因此夷泉战船的侧舷远程对船体攻击能力极强。吕蒙的战术思想仍然是冲入敌阵后挂钩夺船杀人,凌远这些年来的战术却已经演变成了直接击沉敌船。而侧舷的强火力自然就成了攻击主力。这一点,就算张仁不提醒凌远,凌远自己都能想出来并加以利用。

    废话少说。当吴军头排战船已经进入了投石架的『射』程之内,几百部投石架一起发起了攻击。漫天的石弹立刻就给予了吴军首回重创,部分轻快的小船甚至直接就被空中落下的石弹从顶篷直打到船底,来了个“一弹穿船”,马上船只开始进水以至沉没。

    当然吴军战船的绝大多数还没有那么脆弱,众多的石弹砸落下来更多的还是砸伤船体为主。可即便如此,吕蒙与潘璋依旧骇人失『色』,己方战船在攻击方式上已经先输了一阵。虽说伤亡率还不算太大,可是这心理上的压力……

    “全速前行!务必要在对方继续投石攻击之前抢入敌军阵中!”这是吕蒙唯一能下达的命令了。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掉头回航的,唯有尽快杀到敌船的身边登船强攻,让对方的投头架失去用武之地。

    冒着漫天的石弹雨,东吴战舰已经快要接近夷泉船阵。就在此时,夷泉水师扔出来的石弹却变成了酒精燃烧弹。随着东吴舰船越来越接近,中炮着火者也越来越多。而且到现在已经不只是吴军战阵的前排,连船阵的左侧也有不少船只中了招——避开东吴船队的冲击正锋之后,夷泉水师的大多数战船掠到吴军船阵的左侧,进入了侧舷的最佳火力打击角度。这样不打那什么时候打?

    数轮弹雨过去,东吴战船约有三分之一已经着了火,海面上到处都是冲天火光。这是在白天,如果是在黑夜,说不定这一带的海面都会被火光染得通红。

    “加速冲击!船只受损者更要加速夺取敌船以自救!”这是吕蒙。

    “前队避开吴军正锋,继续以石弹、巨弩击伤敌船!后队火速向正南方转向,尽可能的拉开与吴军舰船的距离,不与吴军拼舷接近战!”这个是凌远。

    凌远不止一次被张仁提醒,按旧式的水战方式,夷泉水师远远不能和东吴精于登船肉搏的精锐水军相比,而且按照旧式的水战也不能发挥出夷泉战船远程攻击武器上的优势。其中对凌远影响最深的就是如何抢夺上风进行作战,这和原有的水战方式的抢风位置完全掉了个个儿。

    旧式水战,双方谁处于顺风攻击的位置,谁就占有绝大的优势,因为逆风的一方在船只冲击力度上远远不够。可是张仁的远程攻击武器一出来,却是谁能够处于上风的位置谁就有优势。玩过《大航海时代》系列的人都该知道,在船只『性』能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海战时谁处于上风的位置,那么在攻击对方时便可以采取z字型走位,再用t字战法很轻松的以侧舷强火力攻击追击的敌船。凌远在受到张仁的启发之后,进行过大量的实战演练,后来甘宁归来的那段时间里,二人也各领水师进行过对战,完全证实了张仁提出的战法的合理『性』。

    与吕蒙的对阵,初时凌远已经看出了吕蒙想抢回顺风战位的想法,这也和吕蒙的旧式战术有关。于是凌远故意处于正西面看似稍处逆风的不利战位。等到吕蒙舰队一发动攻击,凌远马上就改为上风远程战术,借此来大占便宜。现在的战况,可以说就是旧式战船与半新式战船{因为没有海战火炮,所以只能称为半新式}、旧式水战战术与新式水战战术之间的较量。至于结果,完全可说是夷泉水师方一边倒。

    各位可有看过一些与大航海时代有关的电影电视?有的话,应该对那种舰队不停的围着目标转圈并加以火炮攻击的场面不陌生吧?现在凌远所率领的夷泉水师也是在做这种事,只不过绕的圈要大得多,必竟要攻击的目标也大得多。

    投石、放箭,再投石,再放箭……夷泉水军的攻击手们反复而快速的重复着这些攻击动作,而整个吴军水师的左侧翼被掠阵而过的夷泉水师从头打到尾,却连对方的边都『摸』不到。吕蒙在帅船上气得顿足垂首,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身为一个精通水战战术的人,他又曾几何时被人打得如此郁闷过?

    此刻的凌远在虎鲨战舰上强行压制住心中的兴奋,极力保持着应有的冷静,用望远镜观看夷泉水师是如何虐待吴军水师的战况。打了一阵,凌远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哼!水战?若真是临江水战,我们夷泉水师的确不如吴军,但是这里是大海!江河水战,夷泉水师不会有如此广阔的迂回空间,但是在毫无阻碍的海面上,却正是我夷泉水师的用武之地!”

    “将军,前排战船已经驶过敌阵,请下达下一个命令!”

    凌远又扫了几眼,冷哼道:“向东北方向再驶出五里,抢回顺风战位后掉转船头……吕蒙,就让我用旧式的水战战法来彻底的击败你们东吴水军!”

    一边是大火中的混『乱』,另一边是从容不迫的掠过敌阵抢回了顺风战位。

    东吴一方,吕蒙查觉到了凌远的意图,急令舰队再向前开出一大段距离,一边让着火的舰船救灭余火,一边让全舰队开始调头重新列阵。至于一开始本来能切割下来的夷泉水师阵角的三十余只舰船,此刻早就已经向正南方开出了老远,东吴水军根本就追击不上。借此吕蒙也判断出夷泉舰船的航速高出东吴舰船许多,想顺风向西南方向逃避开凌远的主力舰队的追袭是不太可能的。与其如此,不如干脆掉回头来和凌远硬拼一下,兴许还有机会取胜。

    凌远这边是向东北方又开出了数里,然后才开始掉转船头重列船阵。这回列的并不是锥行,而是鱼鳞。前排夷泉水师的大型、重型战舰一字排开,船头的锋利撞角在阳光下闪闪生辉。此外几乎所有的大型战舰都向船只的左右两舷各放下了一只小船,这种小船周身上下几乎全被铁皮与硬革所包裹住,唯一的攻击武器只有那个尖锐的船头,却是张仁与马钧合力搞出来的专业撞击船,船只系列名为——金枪鱼。

    凌远的虎鲨战舰战位在最前排的正中央。看看水师战阵已经布好,凌远忽然爱惜的抚『摸』了一下身前的护栏,呐呐自语道:“虎鲨,虎鲨,自你下水至今已有数年,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战事让你大显神威。今日一战便是你威振四海的日子,可别令人失望了。”

    话音虽轻,可是却感染到了凌远身边的副将与水手们。夷泉水师成立十多年,到后来三只虎鲨成功下水,能够成为虎鲨战舰的船员的水手与将官都是夷泉水师中的精英。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成为虎鲨船员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与自豪。现在凌远颇有感触的说出了这番话,副将与水手们不约而同的都在低声齐喝道:“虎鲨、虎鲨……”

    随之而来的便是摩拳擦掌与跃跃欲试。巨型虎鲨战舰并不是摆着好看的,必须要在实战中显示出它的巨大威力!或许并不仅仅是虎鲨要证明,船上的船员们又何尝不想证明一下,自己以登上虎鲨为荣?

    “将军,阵已列好,请下令出击!”

    凌远用力的点点头,猛然下令道:“擂鼓出击!前排战舰全速撞击吴军战舰,后队中小型战舰侵入敌阵后先以弓弩制敌,再全力登船杀敌!”

    战鼓隆隆,夷泉水师终于向东吴水军发动了总攻。凭借着西北顺风战位,夷泉水师前排的大型战舰与金枪鱼全速驶向东吴船阵,同时各船也在极力保持的阵形的步伐一致,务求第一波的撞击便给予东吴水师以重创。

    夷泉水师来势汹汹,吕蒙的东吴水师在逆风下纵然想避也避之不及,只能硬接。此刻再看夷泉水师的战阵,前排的大型战舰航向不变,但是中、后排的中小型战船却开始左右分流,似乎是要在大型战舰冲入敌阵之后便从两翼包抄东吴船阵。

    “五百、四百、三百五十、三百!”

    数完这些大致的距离,凌远再次下令道:“着令所有前排进行撞击的舰船,螺旋桨桨手全速作动!”单是顺风的撞击力度凌远还觉得不够,这是让参与撞击的战船再次加速,要撞就撞得越狠越好!

    转瞬间已经到了两百步左右,各战舰船头的投石架开始作动。夷泉标准的大型战船船头是两架投石架,而虎鲨却是三架!除去制式标准的两架之外,稍后一些的主炮位上是一部加强型的投石架,投出的石弹几乎比制式投石架大一倍!果然不负其加强型之名!

    又一轮的石弹雨落下。只是因为这都是正攻的大型战舰的船头投出,数目上并不多,可是同样令吴军胆寒不已。

    “妈呀!又是这个!我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从来没见过打成这样的!”某吴军老兵油子。

    吴军船阵中央帅船,吕蒙在气愤中狠狠的捶了一下护栏,怒骂道:“卑劣、卑劣!两军交锋,全仗着我东吴不曾有的利器取胜,算什么豪杰!夷泉水师,一群鼠辈,就没有胆量堂堂正正的和我东吴水师交锋吗?”这也是气话了,其实谁都知道海战可不比得张战。张战你武器装备落后一些不要紧,只要有足够的战意与精细的谋略,善加利用之下打败武器装备强于已方的对手也不是不可能。可是海战不一样,特别是实实在在的海面上作战,谁的船坚炮利谁就有极大的胜算。当然,也要在双方都不出什么差错的情况下才成立。

    借着着石弹雨的炮火掩护,夷泉水师的战舰已经全数压了上来。而在此刻因为距离太近,投石架也就失去了其攻击作用。接下来的就是真正的硬碰硬。

    只是夷泉水师的大型战舰尚未接近,众多的金枪鱼撞击船已经先一步冲进了东吴船阵之中。金枪鱼撞击船相对来说船小,而且由于使用内置螺旋桨与双导向舵的缘故,转向灵活且船只轻快。侵入东吴船阵之后大船不撞,专挑中小型的船只侧舷下手。因为大船相对的船甲比较厚,很可能会撞不穿,而中小型的船只却是一撞就破,更有甚者是被金枪鱼左舷撞入右舷撞出,来了个直接撞穿船身而过——这方面夷泉水师可没少演练过,拿来测试用的木板、木料都不知撞破了多少。而且因为演练费用的事,一向文静的甄宓可没少向张仁抱怨。

    这一下东吴船阵中弃船跳海的扑通扑通声不绝于耳,而有少数金枪鱼因为撞击力度不够,又没来得及反摇螺旋桨,卡在了撞击目标上。有一些胆大敢玩命的吴军或跳下水或跳上金枪鱼的船背,却愕然发现这金枪鱼周身上下根本就没有能容其下手的地方。

    金枪鱼撞击船的形态就像一枚现代的狙击枪子弹,外侧基本上全是铁皮,全船进入战斗壮态的话水面部分几乎和全密封差不多,几处透气口应用的也是百叶窗结构,连船只的航向观察用的也是类似于潜望镜的东西。这种撞击船一冲进敌方船阵里就和玩命差不多,一些必要的防范措施张仁与马钧早就考虑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