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醒三国 第六十九章张保的敲打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梦醒三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求鲜花!求收藏啊!

    “无妨,有些事我懂。**”张广见怪不怪,要知道游侠界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并没有怪赵飞有所隐瞒。

    “谢张监工体量。”赵飞拜谢道。

    张保听着俩人的对话,并未插嘴。他以前也见过赵飞练拳,也问过,而赵飞的回答同样也是瞎练。张保并不懂这些,而赵飞又执意不说,张保也就没有细问。今天听见赵飞跟名家学过武艺,不由得又对赵飞另眼相看。“想小飞的这位武学老师一定是位高人,不然以张广的眼境也不会如此高看。这以后也对小飞是个帮助吧,万一时候发生了什么,还能请这位高人相助,保住赵飞性命。”张保不禁想到。然后又摇了摇头,“小飞又怎会有生命危险呢,我想这是作甚。”可张保并未聊到,他今天所想以后会真的发生。而且还是千钧一发。

    “听说你想跟我学习酿酒?”谈完别的,张广又转到了正题上。张广盯着眼前的瘦弱青年,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错!”赵飞跟着张广对视,不落一丝下风。

    “为何想学酿酒?”张广的话很直白,句句都在主题,言简意赅。

    “喜欢!”赵飞也受其感染,说话十分的简介。

    “好好一个喜欢。”张广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也十分之肯定。“可能吃苦?”张广再一次问道,眼神越发的犀利,直勾勾的盯着赵飞。

    “当然能!”赵飞并不为所动,丝毫不收张广的影响。心想:“我连枪神童渊都见过,这眼神在他老人家勉强可真算的上关公面前耍大刀。”

    “好!”张广豪气的说了一个字,然后对张保说道:“这小子对我路子。哈哈哈。”说着还大笑了几声。

    “那张监工是收下了?”张保问道。要知道得到张广的认同,可是十分不易的。

    “嗯!”张广豪爽的点了点头。

    “还不谢谢监工。”得到张广的肯定答复,张保也是异常的高兴,急忙对赵飞说道。

    “谢谢监工!”赵飞也十分高兴,万里长征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没事。”张广拍了拍赵飞的肩膀,“今天就此作罢,明早吃了早饭,你便来着儿等我,我便开始教你学习酿酒。”

    “那以后全赖张监工您提携了。”赵飞裂着嘴,对张广说道。只顾着心里高兴,完全没注意自己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旁边的张保都看的连连称奇。暗自想道:“平时倒是没发现,想不到小飞的嘴却是如此之大。”多亏这话没有说出来,不然赵飞指不定多纠结呢。

    “哈哈。你小子如此客气作甚。”说话间张广又用他那宽厚的打手在赵飞的肩膀上拍了几下。霎时间赵飞的嘴咧的就更大,那略微颤抖的嘴角,证明赵飞现在正在承受多大的痛苦。“这手劲也太大了,就咱这小身板能禁得住几下啊。”

    张广并不会读心术,所以并不知道赵飞心中所想。豪爽的刚想起手再拍,却被赵飞一个闪身躲了过去。然后就听见赵飞说道:“明天我就在次恭候张监工您了。”不等张广回过神来,赵飞已经拉着张保离开,并朝着前院走去。边走边想:“还好哥们我躲得快!不然半条命还不交代了。”

    收回悬浮在半空中的手掌,张广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赵飞离去的背影,张广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倒是有趣。”说完扭头回了屋去。

    “我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张保不温不火的来啦一句,说的赵飞有些一愣。不知道张保说这话的意思。

    赵飞停下身形,疑惑的看着张保,希望张保给予解释。

    “没什么,突发奇想罢了。”张保摇了摇他那肥硕的手掌,继续说道:“最初见你,你只不过是一农户之子,不过你却知书达礼,胸中沟壑万千。既精通算数,胸中还藏有点墨。本以为你止步于此,没想到我还是轻看了你。没想到你武学之上也有不凡的机遇。所以我说我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听完张保的话,赵飞心里一想也是。文学之上,有村长这等隐士大才悉心教导。武学之上,又有童渊这等神人级别指导。倒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想到这儿,赵飞也不禁洋洋得意。神色上也喜庆了许多。

    看见赵飞那略有得意的神情,张保暗叫不好。急忙说道:“怎么,这边洋洋自得了吗?你还差的远呢。瞧你昨天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多么为止可笑。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安能在此。”

    张保的话有如当头棒喝,一棒子敲醒了得意之中的赵飞。“是啊!想想以后那人如草芥的乱世,大神多如牛毛。我这点本事给人家塞牙缝还不够呢,难道以后一直指望老实跟童师么?”想玩,赵飞急忙超张保拜谢:“多谢掌柜赐教,小子谨记于心。”

    “孺子可教也!”张保背着手摇晃着脑袋,满意的回答道。不过次形象在赵飞眼里确实如此可笑,尤其是配上张保那比较丰满的身躯以及圆圆的脑袋。“噗哧。”赵飞再也忍不住笑意,轻声小了出来。

    “你小子又看掌柜的笑话。”张保看了赵飞一眼,神色满是笑意,既然小飞能清楚的认识到就好。抬头看了看天,日头虽足但也偏西了,昨夜一觉一直睡到刚刚才起。摸了摸肚子,只感觉肚中羞涩。便扭头问赵飞道:“吃了午饭?”

    “还没有!”赵飞如实回答道。

    “那正好。陪我吃饭去!”说着不待赵飞回应,一把将赵飞搂了过来。其实哪怕赵飞不满,就他这小胳膊小腿,又怎能扭得过张保那肥硕的身躯呢。

    看着“蛮横”的掌柜,赵飞真是欲哭无泪。

    吃饭的间隙,张保对赵飞说了很多。说道最后,张保拍桌决定,要榨干赵飞没一点体力。当张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赵飞当时就是浑身寒战,看着张保那肥硕的身躯,又看了看自己那瘦弱的身板,赵飞当时就想了很多。(你们是不也想了很多?坏笑ing)

    随后张保解释道,从今以后赵飞不仅要按时跟着酿酒,还要跟着张保处理酒坊上的生意问题,然后呢,有空的时候还要管理酒坊财务问题,毕竟赵飞是算术水平很高。

    听着张保一项又一项的提出问题,赵飞就觉得自己是卖身的努力,没有了一丝的权利。最后赵飞“拼死相抗。”但却被张保一句工钱加倍而彻彻底底的出卖了自己。最后赵飞不仅承认,有钱的才是大爷啊。而换来张保一阵恐怖的奸笑。

    一顿午饭,在赵飞与张保的相互扯皮之中,整整吃了半个时辰。吃玩饭后,由于赵飞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当然是赵飞自认为的不平等。)张保便寸步不离赵飞,指挥教导赵飞做事。半天下来,赵飞身心疲惫。感觉走路回屋都是轻飘飘的,身体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见赵飞与张保如此之亲近,李进神情出奇的平静。就连张保都十分的惊异。“难道这小子被我昨天一吓转性了?”张保暗自琢磨,但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既然琢磨不出来,张保也懒得再去想,尽量往好的方面像吧。可是张保哪知道,越是平静之下,越隐藏着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