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醒三国 第九十九章 迷离(求鲜花求收藏0.0)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梦醒三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就在赵风赵云走了不久,一大批骑兵便到了赵家村。骑兵的带头人便是张广跟张保俩人。每个骑兵都拿武器,身穿皮甲。看着好似正是的军队,但这些却是张家的私兵。而带头人正式张广。得知赵风回村的消息,张忠为恐有变,马上便让张广带着张家最精锐的私兵来营救赵风,但是貌似还是晚了。

    看着村口那一具具的尸体,张广便知道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张广左右看了一下,便带着私兵进入,策马走进了村庄。

    “嘶!”看着宁静的村庄内那人间惨剧,张广不禁深吸了一口冷气。

    “这……”看着地上的鲜血,看着院内那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张保更是久久无语。

    “啊!小飞。”猛然间,张保仰天一声大吼。“快去与我寻找小飞。”

    这群骑兵不愧是张家的精锐,得到了命令,马上便分散开来,寻找赵风。

    而张保张广也策马缓缓的朝着村内走去,越走俩人越心惊;越走俩人越愤怒;越走俩人的心越凉。

    不一会,骑兵们便都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跟俩人心中所想的差不多,便是全村已经一无活口。

    听了这话,张保眼前一黑,险些掉下马去,多亏张广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张保。周围的骑兵也急忙翻身下马,来到张保身前,小心的将张保搀扶下马,选了一个干净的地方便让张保坐下。

    就先张保瘫坐在那里,手紧捂着心口,神情悲愤。

    “可……可找到小飞的尸身?”沉默了半响,张保终于说出一句话来。

    “这……”骑士们面面相窥,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因为他们都没见过赵飞又怎么可能找到赵飞的尸体呢。

    张广明显想到了这点,忙说道:“他们都没见过小飞,怎能知道那具尸体是小飞的。”

    “唔!”张保先是一顿,随后眼神一亮,“也许小飞并未在这里!”有了注意,张保咬牙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朝着一个院子走去。

    “这……”看到张保的样子,骑兵们有些担心,他们可是亲自接受了张忠的命令,要保护好张保。一众人有齐齐的看了看张广。

    “随他去吧。”张广看着张保的背影摇了摇头,然后又对骑兵们说道:“在去寻找一下,看看村里有没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尸,身材瘦弱。”

    “诺!”接受了张广的命令,骑士们又四散开来。

    就在张保寻找赵飞的时候,赵飞却陷入了危机之中。

    黑暗!无尽的黑暗!没有尽头!赵飞只感觉自己处于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知觉,没有触觉,有的仅仅是无尽的黑暗。

    忽然,一个奇怪的声音由耳边想起。嘀~~嘀~~嘀~~这声音很奇怪,好似在耳边,好似又离自己很远。赵飞努力的去听,想听清楚这声音到底是什么。嘀——随着一声刺耳的低鸣,赵飞只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消散。

    忽然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随即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但是任凭赵飞如何努力,也无法听到到底是什么声音。

    碰!碰!碰!随着几声声响,赵飞只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酥麻。随后有在此传来嘀嘀嘀的声音。

    常山山中,童渊隐居的茅草屋内,赵飞一脸煞白的躺在床上。而童渊正一脸凝重的给赵飞把脉,一会儿,童渊收回了手。

    “老师,小飞情况怎样。”见童渊把完脉,赵云急匆匆的问道。

    “唉~~”童渊叹了一口气,随即有摇了摇头。

    赵云心中一沉,“莫非小飞他。”赵云也只说出了个他,却不敢在继续说下去。

    “听天由命吧,若能醒过来便能活过来,但是若不能。”童渊并未说完便负手走出了茅草屋,但是虽然没说,但是意思却是不言而喻的。由童渊那凝重的表情来看,赵飞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

    “小飞,你可一定要挺过来。”望着床上脸色惨白的赵飞,想着赵飞那并不乐观的身体。赵云不禁虎目一湿,一颗斗大的泪珠由脸上划过。咬着牙,紧紧地握紧双拳,指甲已经深深的插入了肉里,但赵云却丝毫没感觉到。

    吱~~屋门被打开,赵云快速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扭头看去,确实赵风推门走了进来。

    “小飞怎样了?”到了屋中,赵风看口问道。

    赵云摇了摇头,并未说话。而赵风看了赵飞一眼,顿时也陷入了沉思。屋中陷入了宁静,气氛也很悲伤。

    “朵儿怎么样了?”赵云看口问道,打破了屋内沉重的僵局。

    “哭闹了半天,现在哭累了,睡下了。”赵风轻声说道。

    “唉~~”赵风又是一声叹气。

    “以后该怎么办?”赵风又轻轻的说了一句。

    碰!赵云拍了一下床板,站立起来吼道:“还能怎么办,此仇不报非君子,如此血海深仇,如若不保,不枉为成人。”

    “呃~~”床上的赵飞发出了一声轻吟。

    赵风赵云面露喜色,立刻朝赵风看去,并且轻声的呼唤着:“小飞小飞。”

    可是赵飞并没有苏醒的迹象。可能仅仅是赵云那一拍,使得赵风有些反映。

    “唉~~”俩人又是一阵叹息。

    而黑暗中的赵飞现在却是苦恼异常。迷迷糊糊,耳边尽是响起一些奇怪的声音。有人的对话,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还有那嘀嘀嘀的声音,隐约间,好似还能听到一些熟悉的轰鸣。

    赵飞十分迷茫也十分迷离。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不知道朵儿云哥风哥怎么样了,不知道父母老师的遗体有没有被收敛。

    一想到这儿,赵飞又是一阵阵揪心的疼痛。回想到爹娘,老师一个个躺在血泊之中,赵飞便感觉自己全身都在疼痛,犹如万蚁噬身,痛苦不堪。

    真定太守府内,太守看着桌上的三个木盒,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微笑。

    “好!很好!”看着下面躬身站着的赵猛,太守冲其满意的点了点头。“某说过,只要你将此时办的漂漂亮亮的,那你便是本郡的都尉。放心,某说过便会做到。任命文书某马上便让人起草。”

    “多谢主公,多谢主公。”赵猛急忙跪拜叩谢。

    “起来吧,只要你以后诚心辅佐本官,好事少不了你的。”太守挥了挥手,然后高声说道:“帮我拿着这三个木盒,某要去拜会张忠。”

    “诺!”得令,赵猛起身上前,抱起了桌上的三个盒子,神色有些迟疑。内心不停嘀咕。毕竟自己手头的这三个头是假的,万一让张家认出来,不要说前途不保,估计以后这性命都保不住了。

    “走,哈哈哈。”太守大笑三声,起身走了出去。

    真定城,张家。面对一脸微笑的太守,张忠心中尽是愤怒。张忠早已得到了消息,赵家村全村老幼一并被屠,赵飞一家父母身亡,赵飞不知所踪。当听到赵飞不知所踪,张忠险些同张保一样晕过去,但是随即便忍住了。消息刚刚传来没一会,便接到下人来报,太守已经到了府邸门口。

    “不知大人今日前来有何见教?”张忠语气不善,怒视着太守。

    “没事,只不过今日得了几件宝贝便想跟忠义你一起鉴赏一下。”太守眯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根本没有在以张忠的语气。

    “嗯!”太守冲着赵猛使了个眼神,赵猛抱着木盒走了出来,将木盒放在了张忠身前的案上。

    “打开。”见木箱放好,太守有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