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醒三国 第二百二十九章抚琴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梦醒三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卫宁念完诗以后,先是看了看蔡琰,随后便给赵飞递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看到卫宁那挑衅的眼神,赵飞是一阵阵的恼怒,不过对此,赵飞也很是无奈。因为他自幼便对古诗这东西不感兴趣,别说让他自己作诗一首,便是让他背诗他都觉得自己头疼。而此时面对卫宁的挑衅,赵飞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毕竟作诗非自己的长项。

    不过虽然赵飞不善作诗,但是太却有着一项绝活,那边是抚琴。要说这抚琴,还有着一段故事。这事情要追溯到上学期间,赵飞疯狂的喜欢上了学校的一位女生。而这位女生最喜欢的便是古琴,所以为了引起这名女生的注意,赵飞下狠心,花费了好长的时间来学习古琴。

    功夫不负有心人,赵飞在高强度的学习之下,很快便学会了弹古琴,正打算借此向女生表白的时候。却发现女生身边多了一个男生,而且俩人经常成双入对的出现在一起。顿时,赵飞便觉得天崩地裂。自从那次,赵飞黯然伤心,决定以后都不在弹琴。

    而此事面对卫宁的挑衅,他也就只能重操旧业,震慑一下他人。

    “卫公子好生文采,琰儿受教了。”蔡琰委身施了一礼轻声说道。

    听闻蔡琰夸赞自己,卫宁显然很是高兴。他那苍白的脸色明显多出了一丝的红晕。然后他急忙说道:“宁要向小姐请教才是,何德何能教导小姐。”

    一旁赵飞闻言很是无语,人家不过是客套一句罢了,而这个卫宁却没有听出来,显然这人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书呆子。

    而蔡琰听完了卫宁的话,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

    看到蔡琰笑了,卫宁随之一阵失神,随后便是一阵窃喜。随后卫宁开口对赵飞说道:“这位兄台仪表不凡,相比也是出口成章之才,不如也现场作诗一首如何。”

    “来了。”赵飞暗叫不好,随即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仲道兄折煞飞了,飞那是那出口成章之才,让飞作诗可是实在太难为飞了。”

    “鹏举兄实在客气,既然鹏举不愿那宁也不勉强了。”见赵飞如此,卫宁很是高兴,一是他在美女面前露出了自己的才华,给美女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印象。

    “飞虽然不通诗词,但对歌赋还有一丝研究,今日便献丑弹上一曲如何。”赵飞没有理会卫宁那小人得知的样子,而是扭头对蔡琰与蔡邕说道。

    “鹏举还会抚琴?”蔡邕上下打量这赵飞,饶有兴趣的说道。

    “略通一二。”赵飞含蓄的说道。

    “好,瑞伯去将我的焦尾琴取出来。”蔡邕对一旁的瑞伯说道。

    “爹爹还是我去吧。”还未等瑞伯又说动作,蔡琰便开口说道,随后便转身退了出去。而莫莫也急忙这个小姐跑了出去。

    “小姐既然赵飞公子已经来了,为何你却不将自己的相思之情告知公子呢?”俩人出了房子,莫莫一脸好奇的问道。

    “唉~~”蔡琰长叹一声,随后开口说道:“那卫宁乃是河东豪门,如果轻视了他相比会得罪那河东卫家。现在爹爹在这洛阳之中如履薄冰,我又怎么能再这个时候得罪与他呢。”

    “那……”莫莫拉长着问道:“那小姐就舍得赵飞公子?要知道小姐您可是想了赵飞公子这么久呢。”

    “但愿他真的能弹出一首好琴吧。”蔡琰暗自嘀咕道。

    没一会儿,蔡琰便抱着一直古琴悠然而来,料想便是那焦尾琴无疑。焦尾琴乃是中国古代四大名琴之一。是蔡邕亲手根据木头的长短、形状,制成一张七弦琴。由于琴身是蔡邕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声音异常的梧桐木。由于琴身被烧过,所以故称为焦尾琴。

    蔡琰将琴抱进屋内,放到了瑞伯早便准备好了桌案之上。

    赵飞缓步走了过去,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琴身,赵飞感觉自己很是激动。

    看着赵飞那虔诚的抚摸这琴身,蔡邕不禁点了点头。这副模样是装不出来的,显然这赵飞也是一个爱琴之人,也只有爱琴之人才能弹奏出惊世的曲子。

    跪坐在桌案之前,赵飞凝神静气,开始想自己到底要弹一首什么曲子。随后,赵飞灵机一动,将手放在焦尾琴之上,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便开始弹奏起来。

    叮叮咚咚,一阵悦耳的琴声在赵飞手下的焦尾琴诞生。起初,琴声很是平缓,可是随着曲目的进行,琴声便的越发的紧凑。

    这是一首尚未被人弹奏过的曲目,蔡邕刚刚听到前奏,便明显的感觉到了。因为这曲目他从未听人弹奏过,也从未听到过类似如此慷慨激昂的曲目。

    一旁蔡琰也是十分震惊,因为她收到蔡邕的影响,也从小耳习目染,熟识音律。各种曲目,她也都听过不少,但是也从未听过赵飞弹奏的这首曲目。就听这首曲子旋律激昂、慷慨,而且曲中具有戈矛杀伐战斗气氛的乐曲,这是其他曲目所不具备所没有的。

    没一会,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赵飞的琴声之中,那慷慨激昂的曲风是每个人都不禁的沉迷其中。就连视赵飞为仇敌的卫宁也不禁感受到了赵飞琴声之中到哪种种不凡。

    一曲过吧,赵飞停下手来。半响,众人才冲震惊与沉迷之中回过神来。随后,蔡邕第一个带头鼓起掌来,随后众人也都回过神来,为赵飞鼓掌,而唯一一个没有鼓掌的便是卫宁。此人一脸古怪的看着赵飞,心中不知做何感想。

    “鹏举这曲子如何而来?”来到赵飞身边,蔡邕急忙问道。以他的音律造诣可以听的出来,此曲绝对算得上世间少有的佳作,能与之媲美的曲子很少很少。

    听到蔡邕由此一问,赵飞不禁有些尴尬,要知道此曲乃是自己抄袭十大古琴曲之中的广陵散,而广陵散最早见于明代,跟汉末相差了好多个朝代,自己如何能说的清楚,此曲的出处。最后,摘蔡邕那炙热的双眼之下,赵飞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此曲是我自己创作的。”

    闻言,蔡邕心中异常翻腾,虽然已经料定了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他却不敢这样想。因为赵飞才多大的年纪,以这这般的年纪,就算是生下来便会抚琴,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音律造诣来创作一曲绝世的曲目。可是如果不是赵飞创造的,为何此去的作风与自己所听过的曲风完全不同。

    “不!不可能!”一旁卫宁听到刚刚那首曲子可能是赵飞所做的时候,顿时有如失心疯一般的吼了出来。要知道作曲可是要比作诗难上很多,一首名曲是要经历很多人生感悟才能谱写的出来。就好比高山流水,当年先秦的伯牙可是在琴技达到水平之后,又感悟了大自然才创作出来的。而这赵飞才多大的年纪,难道便会有如此的造诣。

    “既然仲道认为此曲不是鹏举所创,那仲道便拿出证据来证明,仲道何时何地听到过与此曲想通或者相近的曲目。”听到卫宁的言论,蔡邕有些面色不善的说道。蔡邕爱好音乐,他本人也通晓音律,精通古典。自己都不敢否认赵飞的话是真的假的,而这卫宁明显是在质疑自己的音律水平。

    卫宁何等聪明,在蔡邕刚说话,他便已经知晓蔡邕的意思。所以,蔡邕刚刚说完话,卫宁便忙出言说道;“蔡中郎勿怒,宁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蔡邕得理不让人的问道。也不乖蔡邕如此,毕竟自己爱琴深切。

    “这个……这个……”卫宁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算了先生,我看中道并没有恶意,他只不过是认为飞年纪尚浅罢了。”一旁赵飞出来对蔡邕安慰道。

    见事主都出来帮腔,蔡邕也不好意思在说些什么。

    不过一旁的卫宁却露出了一个芬芬不恨的表情,他认为赵飞此举是最可怜自己,是在嘲笑自己无能。想到这儿,卫宁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对着赵飞开口叫骂道:“不用你在此假仁假义,你算个什么东西。”

    此言一处,众人看向卫宁的眼神便变了。要知道这可是在蔡邕的府邸而不是在你河东卫家。就算赵飞真的是一介平民,但是此事他在蔡邕府邸。而蔡邕没有将至轰走,显然那赵飞当作了了客人。而现在卫宁这样说,显然是不给蔡邕留丝毫的脸面。

    果真,听到卫宁的话以后,蔡邕的脸色瞬间大变。

    “你又是什么东西?”李儒迈着缓慢的步子来到众人身边,那双眼睛死命的盯着卫宁,使得卫宁的浑身上下不禁一阵阵的寒颤。

    听到李儒的话,卫宁本想发怒,但是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卫宁却是不敢在蹦达了。因为眼前众人卫宁熟悉,这人正是家族之中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得罪的人物之一,董卓的心腹以及首席谋士,李儒李文优。

    虽然自己家大业大,卫士更是河东第一家族,可是与董卓与李儒比起来,他们可是还差得远的。不过事已至此,卫宁也没有敢在说些什么,毕竟就算自己愤愤不平,也没有人会想着自己,毕竟真的是自己说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