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醒三国 第三百六十八章马蹄铁与马镫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梦醒三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鹏举,到底是何物,你能否详细的说清楚。”曹艹有些急不可耐,他想知道赵飞口中的到底是何物,对于赵飞赵飞所说的能够提高骑兵攻击力,能够让马匹跟骑士合二为一的东西十分的好奇,

    对于曹艹來说,自己的前进路上一片荆棘,北方袁绍正在兴兵统一北方四洲,待袁绍拿下北方之后,接下來便会调转枪头來攻击自己,而纵观自己周边的环境,也是险峻异常,

    东面吕布虽未断了爪牙的猛虎,但是要知道,猛虎的余威尚存,如果真的暴起的话,那只年老的老虎一样可以伤人,而再看西南,袁术野心勃勃,俨然已经将淮南经营成国中之国,如此大逆不道之人,自己迟早要讨伐与他,

    再看南面,刘表坐拥荆州,虽然此事平静,但是荆州富足,刘表一届文人虽然沒有什么雄心壮志,但是难保他一辈子都会这样想,要知道,当一个人的实力强大之后,他的欲望以及贪欲也会随之增大,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在现在看來,刘表虽然强势,但是至少可以忽视,

    除了这些之外,西面也不得不防,关中虽然处于十几股军阀割据的局面,但是马腾韩遂却在众多诸侯之中脱颖而已,隐隐的已经压制了其余诸侯,恐怕用不了多久,俩人之中定有一人会成为西凉之主,

    所以纵观兖州四周,皆是强敌环绕,如果自己在夹缝之中壮大再壮大的话,自己一定会被诸多曰渐庞大的诸侯给碾压成成碎片,

    既然乱世已生,那么每个有一定实力的男人都会有一定的想法,那便是统一全国,创立不世之伟业,曹艹也是人,一个曾经很是热血,而且足智多谋手段足够强大的男人,所以他绝对不会甘愿屈居人后,所以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要么自己披荆斩棘以强大的实力与手段统一北方统一全国,要么马革裹尸,死在征伐的旅程之中,

    “吾说的并不是一物,而是两物,两物结合,绝对能够让骑兵战力翻上几番。”赵飞带着些许神秘的笑容,然后他开口问道:“孟德可知,何为限制骑兵的原因。”

    听到赵飞反问自己,曹艹皱眉沉思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首先,骑兵若要形成战斗力,便需要长时间的训练,不然的话,很难有太大成就,除此之外,骑兵机动力虽强,但是防御力底下,这也使得骑兵只能局限于侧面袭扰,难以做到克敌制胜。”

    赵飞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道:“如果让马匹跟将士都穿上盔甲,那样不久可以大大的提高清兵的防御能力。”

    曹艹苦笑了一下,然后无奈的说道:“鹏举说的简单,可是优良的马匹虽然能够承受盔甲的分量,可是它们的马蹄却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重量,所以用不了多久,马蹄裂开,那这匹战马便废了。”

    曹艹刚刚说完,随即便带着一脸的凝重问道:“鹏举你莫不是有办法能够防止马蹄裂开。”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绝对是史无前例的,防御力强大又不失灵活姓,那骑兵绝对能够在今后的战争之中取得愈加重要的地位,

    “不然吾为何由此一问。”赵飞带着惬意的笑容,然后开口说道:“如果将马蹄之上钉上一圈铁,那样是不是会减少马蹄的磨损程度,如果那样的话,便可以给马匹人都披上铠甲,试想一下,如此重装骑兵往战场之中一放,无论是冲击力还是杀伤力,绝对都是以一绝。”

    曹艹眼中一辆,很显然赵飞的话说道了曹艹的心坎之中,如果赵飞说的是真的的话,那对骑兵的战力绝对是相当大的提高,如果此事真的能成,那自己便可以组织一直无敌的铁甲骑兵,到那个时候,兖州的战斗力绝对会得到极大的提高,

    “孟德,可别忘了,吾说的可是两物,还有一物沒说便把你高兴成如此模样。”看到曹艹兴致勃勃的样子,赵飞不禁出言打击道,

    果然,听到了赵飞的话,曹艹立刻收起了刚刚的喜悦之情,露出了一脸的急切问道:“好你个赵鹏举,居然消遣吾,明知吾心中急切,你却在次说风凉话,实在交友不慎。”

    “既然孟德认为吾是损友,那此物不说也罢。”赵飞心中窃笑的说道,他就是想故意气气曹艹,以來安抚自己刚刚不忿之心,

    而曹艹显然沒有坚持住,他在听到赵飞的话之后,瞬间便软了下來,与此同时,曹艹也不禁暗自摇头,因为他十分的好奇,赵飞的脑袋之中到底都装着写什么,为何他所发明的物品都这么的非同凡响,且不说蒸馏器与桌上的麻将,单单是那个给马蹄钉铁掌的想法,便让人觉得十分的匪夷所思,

    “鹏举你便别难为主公了,而且吾也确实想知道,你脑海之中到底都想了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曹艹一旁的荀彧终于开口说话了,刚刚他震惊与赵飞的言论之中,而现在他更加的好奇,赵飞打算做什么,

    “此物名叫马镫。”见荀彧都开口帮助曹艹,赵飞知道自己也沒有办法再继续下去,最终只能如实交代,

    “马镫。”荀彧疑惑的说了一声,而其余的文臣武将也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很显然,赵飞说的这个东西从未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不过还是有聪明人能够通过名字來想象出赵飞口中的马镫到底是何物,

    见众人或是若有所思,或是满脸疑惑,赵飞便又开口说道:“马镫,顾名思义,它是一对挂在马鞍两边的脚踏,供骑马人在上马时和骑乘时用來踏脚的马具,它不仅仅供将士上马之用,更主要的是在骑行时支撑骑马者的双脚,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骑马的优势,同时又能有效地保护骑马人的安全。”

    赵飞皆是完毕之后,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尤其是几位武将,更是眼中放光,身为武将,众人自然知道马镫的作用,马上作战的确很是不利,不仅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还要分散精神夹住马腹是自己不会跌落马下,可是如果马镫真的做出來了,自己以前担忧的便不成问題,而且双腿有了支撑点,自己在对敌的时候便能全力以赴,

    见众人都已然了解,赵飞有寻來了笔墨纸砚,然后凭借自己的印象,画了一副草图,不过赵飞的画技的确是有些不尽如人意,不过大体上还是能让人看出赵飞到底画的是个什么东西,

    看着赵飞递给自己的“大作”,曹艹的内心十分的难以平静,眼前的这个东西看起來十分的简单,可是其作用绝对是不可估量的,有了马镫之后,将士们可以自由的在马背之上飞驰,而自己的双手也得以解放,而且借助马匹的力量,士兵可以在马背之上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

    尤其是骑射,有了这马镫之后,扩充白马义从便不是梦想,因为有了马镫之后,骑术无需太过高超,也能够在马背之上弯弓射箭,

    “孟德是不是在想扩充白马义从。”赵飞看到曹艹眼露精光,忙在一旁开口问道,

    而曹艹闻言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默认了赵飞的说法,不过赵飞则是摇头说道:“孟德可知,兵在精而不在多,白马义从的将士个个都是精锐,一手骑射功夫无人能敌,可是如果你贸然的安排借助马镫之利,而无白马义从将士之精的士兵进去,恐怕会适得其反。”

    赵飞的话有如当头棒喝一般,一下子将曹艹敲醒,赵飞的话一点都不见,真正有实力的人向來会瞧不起,而白马义从的将士便是有实力的,而自己安排的他人则是利用马镫之便的,两者定然格格不入,万一在出现什么状况,自己可就是真的损失惨重了,

    “托亏鹏举提点。”曹艹急忙起身说道,然后手里拿着赵飞给的草图对赵飞说道:“马镫乃是神物,吾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一下它的威力到底如何,鹏举,速速一同前去工坊,吾已经迫不及待了。”说着曹艹便伸手朝赵飞抓去,而赵飞一个沒留神便被曹艹抓了个正着,

    赵飞那瘦弱的身材,如何能抵挡曹艹的力量,所以在曹艹的强拉硬拽之下,赵飞十分杯具的被曹艹拽出门去,

    而看到这幅场景,郭嘉荀彧等人则是笑开了花,笑罢,众人也不敢担待,都纷纷的朝着工坊而去,

    赵飞的这个东西实在是太有魅力,尤其是对武将來说,更是十分的吸引,所以在场的武将更是着急,纷纷的快步走出了太尉府,

    看着刚刚还人满为患,现在却门可罗雀的太尉府,贾诩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以此同时他眉宇之间也产生了一丝好奇与震惊,他十分的想知道,赵飞为何有这样的奇思妙想,

    一众朝廷重臣來到工坊之后,可是把监工吓了一跳,虽然许昌乃是如今的国都,可是谁有见过如此众多重臣齐齐出现在工坊的,尤其是最前面的俩人,被抓这的那个人一看便知是当朝的太尉,而抓着太尉那人,则是当朝丞相,一时之间,整个工坊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