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醒三国 第三百九十九章陷阵战狼群上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梦醒三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陈宫冷冷的看着陈登,脸上尽是阴霾,通过陈登刚刚的话语,让陈宫更加的觉得陈登有问題,身为一个谋士,理应为主公想尽一切的可能姓,而以陈登的资质,他却沒有这样做,这不是很明显的有问題,

    “元龙此话差矣,战争可不是三言两语的便能说的清楚的,此时的你我,谁也不敢确定,曹军是否有沒有什么阴谋,所以在战争沒有结果的时候,一切皆有可能。”陈宫冷冷的说道,

    “元龙的话也颇有些道理,公台你确实有些多余,既然曹军已经撤退,那还能有什么阴谋。”听俩人争论了半天,吕布终于沉不住气的开口说话了,

    听到吕布这样说,陈登自然是露出了一个获胜者的表情,而陈宫更是面色阴沉,然后开口说道:“曹军狡诈,不得不防,而且,曹军突然撤退,一丝预兆都沒有,其中自然是隐含着几大的阴谋。”

    陈宫的苦口婆心,在吕布听來却是有些烦躁,曹军好不容易撤退了,而陈宫却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的提示自己曹军有多么的强大,这让吕布的心情如何能好,只见他挥了挥手道:“此事无需再说,我有些累了。”

    陈宫上前一步,刚要开口,陈登却挡在了陈宫的跟前说道:“军师,既然主公已经累了,我等就别在打扰主公了,我看我等还是先行告退吧。”

    陈宫狠狠的瞪了陈登一眼,随后便满腔怒火的拂袖而去,而见陈宫离去,陈登还不忘在吕布面前给陈宫抹黑,

    吕布自然不是傻子,他冷冷的看了陈登一眼,然后开口说道:“好了,此事就此作罢,你也先去吧。”

    闻言,陈登急忙对吕布俯身施礼,随后他便转身走了下去,就在他转身的霎那,陈登露出了一个十分阴冷的表情,不过随即便被自己隐藏了下去,毕竟自己还在吕布的跟前,不小心不行,

    离开吕布的府邸,陈宫越想越气愤,他在气愤陈登的同时,也在气愤吕布,以他的头脑自然能够看出來,吕布此举就是为了寻找一个牵制自己的人,这让陈宫感觉不值得,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是虽然陈宫有些心寒,但是拿下徐州毕竟倾注了自己的心血,所以他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徐州毁在陈登的手中,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想尽办法除掉陈登,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要搞清楚曹军到底有何阴谋,

    不过眼下自己肯定是势单力薄,吕布绝对不会给自己提供帮助,那出城调查之事也就只能落在自己的身上,可是自己虽然是军师,但是却沒有调动军队的护符,所以不能调动任何一直军队,

    不过正在陈宫发愁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随后陈登急忙加快了脚步,朝着那人府邸走去,

    徐州城,高顺的府邸,面对连绵不绝的雨水,高顺表现的有些局促不安,虽然在连雨的刚开始几天,高顺表现的很是兴奋,可是接下來,高顺的高兴逐渐的演变成为了担忧,

    正所谓,水火无情,所以在两军交锋的时候,最经常利用的便是火与水那强大的威力,

    水要收到地形与天气的限制,左右不怎么经常出现在战争之中,但是它却绝对起着至关重要的左右,只要一念之间,整个河流的下游便会瞬间变成一片泽国,这是多么可怕的破坏力,这是人么多么渴望借助的能力,

    而就在这时候,高顺府中的下人突然跑到高顺的面前,对他说陈宫來了,

    听到陈宫居然來到自己的府邸,高顺急忙的派人请到了书房,在整个吕布营中,高顺除了佩服吕布之外,最为佩服的便是陈宫了,虽然陈宫看起來文文弱弱的,但是在他那文弱的身体之中,却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快步來到书房,看到书房内的陈宫,高顺急忙上前施礼说道:“某将见过军师。”

    陈宫急忙上前一步,急忙扶起高顺开口说道:“将军这是作甚,要知道你乃是我军的支柱,当曰如果不是你死守彭城,拖延了赵飞的进攻脚步,这徐州城到底是谁可可就不好说了。”

    “军师说的这是哪里话,身为一名将领,需要做的便是领兵作战,而且,彭城之战也要靠军师安排得当。”在陈宫的勉强,高顺表现的十分谦卑,

    而正是这些许的谦卑,让陈宫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陈宫开口说道:“今曰來找你,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军师有话可以但说无妨,只要顺能够做到的,顺绝对而哈不说。”高顺语气异常肯定的说道,

    陈宫点了点头,然后道:“你也知道,曹军已经撤军了,但是,我总是在怀疑,曹军撤军另有所图,所以,我想让你带领陷阵营的将士出城去巡查一番,尤其是河流上游,曹军是否有做手脚。”

    听完陈宫的话,高顺自然能想都沒想的答应了,不过随后的一句话,让高顺脸上有些微变,因为陈宫跟高顺说,自己手中并沒有虎符,

    陈宫这样说,让高顺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他以严格军纪著称,所以对于军纪他比任何人都要遵从,毕竟身为大军的统帅,他要以身作则,如果自己都屡犯军纪,那自己又有什么能力來约束他人,

    而在众多军纪之中,不可擅自调兵遣将可是排在任何军纪的最前面,擅自调兵遣将,可是有着谋反作乱的嫌疑,所以,当高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

    “陈登小儿妖言惑众,在主公面前搬弄是非,而曹军撤军,使得主公骄傲轻敌,所以,主公并未在意曹军的动向,而如今已经处于危机时刻,如果曹军真的有什么阴谋的话,那边悔之晚矣。”见高顺有些由于,陈宫急忙开口说道,

    可是饶是如此,高顺依旧沒有点头答应,毕竟在他心理面,军纪可是站则十分重要的分量,

    “此事皆有我一人而起,如果主公追究起來的话,我一力承当,还望将军深明大义,确保徐州无碍。”说着,陈宫对着高顺施了一个十分庄重的大礼,

    而高顺急忙扶住陈宫,喝声说道:“军师当我是何人,我就是那不识大体之人吗,此时我做了,如果主公责问起來,全有我一力承当,军师在此稍做休息,我这便去集结陷阵营。”说完,高顺便走出了书房,

    才沒一会儿,高顺便回來了,而陈宫见高顺回來之后,便语重心长的跟高顺说道:“曹军要想攻城,只有水攻一法,将军你出了徐州城以后,便沿河朝上游查询,如果曹军真的有什么阴谋,及时來通知我。”

    “军师放心,我晓得。”高顺对着陈宫一抱拳,然后便转身走出了书房,随后消失在层层的雨幕之中,

    见高顺离去,陈宫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來了一点,随后,便听到陈宫喃喃自语的说道:“但愿自己是多虑的,但愿高顺将军能够平安归來。”

    硬着大雨,高顺率领这陷阵营的将士正艰难的沿着河流查询,雨势很大,十分的影响众人的视线,而且道路十分的泥泞,每走一步都十分的艰难,不过对此,每个陷阵营的将士都沒有半分的,他们有着精锐的觉悟,

    一切的艰难并未影响高顺的心情,反而暴雨越下越大,更加的坚定了高顺的决心,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但是忽然之间,高顺透过雨幕好似发现前面有恍惚的人影,不过暴雨十分的影响视线,使得高顺也不敢确定,所以,他便带领着麾下的将士继续超前探查,不过这次,他们小心谨慎了许多,

    但是这一切并沒有逃过隐藏在暗处的曹军的眼睛,看到有人慢慢的朝着自己的营地摸去,那将士缓慢的脱离了敌军的视线,然后飞快的朝着营地赶去,

    水库营地内,画风正百无聊赖的坐在营帐之内,对于这连绵不断的雨天,画风觉得自己连行动都有些迟缓了,浑身上下都透着十分难受的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帐外突然有人报道,说是安插在外围的斥候回來了,而且还带來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闻言,画风急忙命人去叫曾沛,而自己则忙将那个斥候请入账中,

    斥候进入画风的营帐之中,便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知无不言的告诉了画风,画风听后,可是把他高兴坏了,自从下雨之后,自己便一直都沒有跟人交手,身子骨可是正痒着呢,如今敌军送上门來啦,那自己还不杀个痛快,

    就在画风用这样想法的时候,曾沛风风火火的由帐外走了进來,看到画风之后,曾沛忙开口问道:“画风,你叫我來到底所为何事。”

    “大事,大事,天大的事情。”画风满脸笑意的说道,随后他便将斥候的话重复了一边,

    闻言,曾沛的表情立刻变的凝重了起來,随后他开口说道:“你去集结士兵,我去告诉贾诩大人一声。”说完曾沛便要离去,可是猛然间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情,随后开口对画风说道:“告诉将士们,此战要小心一些,你还记得大人口中的陷阵营吗,我怀疑來犯之敌便是陷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