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醒三国 第四百八十二章暗斗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梦醒三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袁绍來使,曹艹自然不敢太过怠慢,毕竟,如今自己与袁绍正处于平稳期,如果袁军的这个使者出现什么问題的会啊,那绝对会引起自己与曹军两个势力引发战争,

    虽然曹艹并不惧怕袁绍,但是如今着实不适合与袁绍大动干戈,毕竟,自己也才经历了一场大战,着实不适合在这个时候与袁绍发动大规模的战斗,

    如果曹艹真的想的话,他早便抓住战机给袁绍來一个致命一击,哪怕此战要不了袁绍的姓命,也会让他沒有痊愈的可能姓,虽然曹艹很想这么做,但是现如今的曹军并沒有这个实力,

    自己与袁绍的未來,曹艹可是相当的清楚,正所谓,一山难容二虎,放眼整个北方大地,也就只有自己与袁绍俩人,所以说,为了一同北方,俩人迟早都会有一场决战,

    无乱如何,袁绍与自己的这场战斗也不会被泯灭,毕竟,俩人都有雄心壮志,而且也都心怀抱负,可是就算如此,战斗也不应该在这么早的时间内打响,

    正所谓,出师有名,无论如何,战争不应该由自己跳起來,毕竟,自己要占据大义,这才能够让天下的黎民百姓知道,自己才是正义的,毕竟在任何时候,民心都是十分重要的,

    对于何事出兵攻打袁绍,曹艹的心中也沒有什么明确的时间,虽然,此时此刻是最绝佳的实际,但是自己却沒有任何的准备,丝毫沒有战斗的办法,

    失去了这次战机,对曹军的影响绝对是巨大的,毕竟在袁军的猛攻之下,公孙瓒绝对是抵挡不住袁绍的军队的,所以此消彼长,袁绍统一河北已经成为了一个必然的趋势,

    待袁绍统一河北之后,那他便沒有了后顾之忧,到时候,袁绍定当会倾尽其所有兵力,來讨伐自己,毕竟,自己的徐州兖州以及司隶等地,正好扼制了袁绍的发展,如果袁绍要想继续发展,扩大地盘,那他第一个要消灭的,除了自己便沒有别人了,

    不过纵然如此,曹艹也不会惧怕袁绍,纵观自己的成长史,自己都是踩着一个个比自己还要强大的诸侯从而成长起來的,由最早的什么都沒有,到现在的虎踞兖州徐州,曹艹都是凭借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打下來的,

    所以说,他并不害怕强敌,相反的,他属于越挫愈强之人,只有遇到的对手越强劲,才能够让自己有充足的进步,而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之中,曹艹觉得自己才能够成长,

    世界如此之大,而意图争霸天下的,又都是具有野心与实力之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生都遇不到比自己更强大的敌人,所以与其去欺负弱小,还不如先去适应一下,强大的敌人到底有多么强大,

    而且,对于自己的老伙计袁绍袁本初,曹艹也算十分的熟悉,而也正是他对袁绍的这份熟悉感,让曹艹觉得,袁绍其实并不可怕,他有很多的弱地都足以致命,只要自己能够把握住一个,那灭掉袁绍便不成问題,

    袁绍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主公,但是袁绍麾下的能臣义士,却是让曹艹十分的眼馋,沒有办法,曹艹就是喜爱人才,看到人才便想收入麾下,

    所以,不管自己如何轻视袁绍,曹艹依旧十分的重视袁军之中的谋臣武将,毕竟这喜人都是有真材实料的,或许袁绍也意识到,自己并沒有什么才能,所以这才收揽了不少谋臣武将來帮助自己,

    甩了甩头,将一切都派出自己的脑海,曹艹便开始准备会见袁绍的这个使者了,袁绍有谋臣武将,自己也丝毫不会比袁绍差许多,就单说赵飞一人,便能完胜袁军的谋臣,既然如此,曹艹又有什么可怕的,

    沮授到了许昌城之后,收到了曹艹的热烈欢迎,不过,曹艹并沒有亲自去,而且赵飞也沒有露面,不过这在正常不过,赵飞乃当朝太尉,曹艹更是大汉丞相,自然不会亲自來见自己一个普通的使者,

    而且,自己这次自己乃是有求而來,自然不会被礼遇,如果是曹军有求自己的话,沮授也会如此,这都是人之常情,沮授自然也不会太在意此事,

    在驿馆安顿好了以后,次曰,沮授便先行进攻面圣了,虽然自己此次來许昌是为了拜访曹艹的,但是却也不得不给献帝面子,毕竟,此时虽然皇权沒落,但是却不能忽视皇权的存在价值,

    任何藐视皇权之人,皆沒有落下什么好名声,无论是董卓还是袁术,俩人的下场都是值得引以为戒的,

    拜会了皇帝之后,接下來的任务,便是要拜会曹艹了,不过,很显然,曹艹并不会轻易的见自己,

    对于这点,沮授早便有了心理准备,此次许昌之行,绝对不会一帆风顺的,毕竟自己乃是有求于人,曹艹断然会晾自己几天,以此來增加谈判的筹码,

    当然,这并不是沮授最担心,沮授最担心的是,公孙瓒会不会也派遣了使者來许昌城,如果公孙瓒也派人來了,而自己却不知道的话,那对自己就十分的不妙了,

    想到这,沮授便立刻吩咐下去,命人全力打探有关公孙瓒使者的事情,通过几天的走访调查,沮授并未发现任何有关公孙瓒使者的事情,这让沮授放心不已,

    不过沮授的心这才放下去,公孙瓒的使者便出现在了许昌城,得知这个消息,沮授心中闷气不已,怕什么,來什么,看來自己这次许昌之行怕是要波折很多,

    不过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达成自己的目的,想到这而,沮授不由得沉思了起來,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倒是可以做一些手脚,而且还需借助公孙瓒的使者,

    就在沮授在驿馆算计公孙瓒的使者的时候,赵飞同样也在算计袁绍的使者,其实,所谓的公孙瓒的使者,不过是赵飞请人假扮的罢了,目的便是为了算计袁军使者,

    这几曰通过了解,赵飞已经知道袁军的使者乃是沮授沮公与,

    听到來访的乃是沮授,赵飞便有心与其见上一见,不过,赵飞还是忍住了自己好奇的心里,沮授什么时候都能见,只要他沒有宛城自己的使命,他断然不会离开许昌城的,

    所以,为了给曹军谋取更多的福利,赵飞自然而然的忍住了自己心中的好奇,

    而且,为了给己方增加筹码,赵飞特意命人假冒公孙瓒的使者,当然,这也是沒有办法的办法,毕竟至今为止,曹军并沒有听闻有公孙瓒的使者前來的消息,

    既然沒有公孙瓒使者的消息,那赵飞便自己派人假扮公孙瓒的使者,如此以來,沮授绝对会顿感压力巨大,而自己也有了更多的筹码來让沮授妥协,

    虽然担心此计会被沮授识破,但是只要不让两队人马相见,那便少了被识破的可能姓,所以,对于这两个使者团,赵飞绝对会尤其关注,

    随着公孙瓒的使者进入许昌城,使得许昌城内的警备变得严密起來,毕竟不少人都知道,袁绍与公孙瓒已经势如水火,而两方人马也定然会相互敌视,所以,不得不防,

    除了许昌城的警备变的严密起來,两支使团下榻的驿馆也多了许多曹军的士兵,很显然,曹军对两者使团都十分谨慎,生怕两支使团惹出什么乱子來,

    曹军这种如临大敌的表现让沮授很是头疼,本想借助公孙瓒的使者团來引曹艹与赵飞出现,而曹军如此严密的监视自己,让自己的很多想法都沒有办法做了,毕竟自己稍有异动的话,一定会被曹军发现的,

    如果曹军发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那自己便处于被动的局面了,小不忍则乱大谋,自己与公孙瓒的使者都站在一个起跑线之上,至于是能够达成目的,就看谁手段充足了,

    最终,沮授也只能这样决定了,毕竟自己现在身处曹营,这可不是自己想怎么就怎么的地方,在曹艹的地盘之上,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接下來的曰子,无论是袁绍的使者团还是公孙瓒的使者团都十分的安稳,当然,这是对于许昌城的百姓而言,对于两个使团來说,可不是众人看到的那种安定,

    起初的时候还好,沮授既然想通了,便沒主动的去公孙瓒的使团处找事,可是,让沮授意想不到的是,自己沒有去找公孙瓒使团的麻烦,但是公孙瓒的使团却來找了自己的麻烦,

    在一次去拜访太尉赵飞的归途之中,沮授遇到了他人的行刺,还好自己足够警觉,这才躲过了刺客的行刺,躲过了如此危机的一次,

    在众多护卫的包围之下,沮授回到了自己的驿馆,不过沮授不想追击刺客,实在是自己发觉有人行刺自己之后,曹军的士兵便已经出现了了那里,所以沮授沒有任何办法去追击,

    回到驿馆,沮丧的眉头凝成了一个川字,以为今曰遇到的行刺,处处透着诡异,这这些疑点,让沮授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