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醒三国 第六百一十九章再灭袁熙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梦醒三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纵然自己胆怯,但是敌将已经提着手中的蛇矛杀了过來,自己麾下的众将都眼巴巴的等着自己怒斩敌将,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退缩了,那自己的一世英名便荡然无存了,

    张飞提着手中的丈八蛇矛來到了高干的身前,挥舞着手中的蛇矛,张飞二话不说便朝着高干横扫了过去,

    高干显然沒有料到张飞的攻势來的如此之快,他的动作也是如此的迅速,看张飞的体形,本以为张飞是个力量型的选手,但是张飞的动作速度之快显然超乎一般的力量型选手,

    高干十分慌张的提枪抵挡,但是他的力量与张飞相比显然不在一个层面上,只听一声巨响,高干顿时觉得自己双臂难以想象的疼痛,待他回过神來,自己手中的长枪已经不知所踪,而自己的双臂也因为脱力而垂了下來,

    此时的高干震惊不已,仅仅是一击,自己便变成了这副模样,看來自己果真是嘀咕了眼前的敌将,高干转身想跑,但是张飞显然沒有给高干这个机会,蛇矛泛着银色的光辉呼啸而來,噗哧一声,整个矛头都沒入高干的胸膛,

    高干只感觉自己胸前一同,身体上的所有热量都随着胸前的那丝丝剧痛流走,他低头朝着自己胸口看去,之见一杆长矛已经沒入了自己体内,而自己体内的鲜血正不断的涌出,

    此时的高干后悔无比,自己一不小心便葬送了自己的姓命,早知如此,自己打死也不会与眼前的敌军交战,不过现在对高干來说这一切都已经晚了,毕竟天底下可沒有后悔药,只感觉眼前一黑,高干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张飞抽出手中的蛇矛,冷冷的看着所有在场的高干将士,高干的士兵都有些傻眼,自己的主公都被敌将所杀,那自己还有什么勇气继续战斗下去,

    张飞杀了高干之后并未对剩下的高干军下杀手,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如今是困兽,如果自己真的对这些困兽痛下杀手的话,他们若是真的反击的话,那绝对会让曹军的将士都承受不住的,

    正所谓狗急了还会还跳墙呢,那就更别说人了,再者说,这些都是并州的精锐战士,只要稍加**,自然能够重新上站成,如今他们已经沒有任何气势可言,所以受降才是最好的办法,

    张飞命人收降敌军,而效果出奇的好,并州众将得知高干已死,而且自己又被曹军精锐困在这么一个狭长的峡谷之中,十分自然的便纷纷投降,不投降又能怎么样,难道在这里等死吗,

    壶关关外一战十分显著,三万高干大军被张飞打的七零八落,此一战,并州來援的三万大军死伤过半,除了少部分逃回了壶关固守不出以外,其余并州大军皆被曹军俘虏,

    就在张飞刚刚解决了并州的援军之后,张燕也要与袁熙交手了,张燕在此地等了袁熙许久,如今总算是见到了目标,这让张燕很是欣慰,让他麾下的将士也兴奋不已,

    张燕知道,消灭了幽州的袁熙,自己绝对是大功一件,自己在冀州过了这么久的苦曰子,如今终于等來了机会,等來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张燕虽然手握重兵不假,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身份,说的好是义士,但是说的不好听的话,自己就是土匪,是恶霸,对于这个名号,张燕十分的不喜欢,男子汉大丈夫,带兵打仗便是为了出人头地,可是自己活了这么久,但是一直被人看做土匪头子,这让他如何能忍,让他怎么可以忍,

    袁熙的三万大军已经要抵达自己的埋伏点了,张燕将自己身边的将领召集起來做最后的战争动员,看着自己麾下一个个精壮的汉子,张燕沉声说道:“兄弟们,我等苦等了许久的机会终于到了,只要能够消灭幽州袁熙的三万大军,我等便能重见天曰,再也不用盯着土匪的名声了。”

    “我等在冀州藏了这么久,虽然从未做过对不起百姓的事情,但是所有的百姓皆知道我们是土匪,是恶霸,这样的生活我过够了,外面世界何其美丽,难道你等便要盯着这土匪的名声进棺材吗。”

    张燕的声音很是低沉,这番话可谓是他的心生,当年自己投身黄巾军就是为了能够出人头地,当年自己的身份是叛军,而到了现在,自己却依旧是个土匪,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是个失利比较大的土匪,

    “不想。”张燕麾下的将领纷纷怒吼道,身为男子,谁想祖祖辈辈做土匪,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要好好的打,打赢幽州的袁熙,你等有沒有信心。”

    “有。”士兵们纷纷的吼道,对于袁熙的那三万人,张燕麾下的那些桀骜不驯的将士还真未当一回事,

    张燕点了点头,将士们士气高昂,此战自己要是还打败了,那自己就真的一死以谢天下了,毕竟,自军的将士士气高昂,而且又准备偷袭敌军,兵力也与幽州的袁熙军队相同,这样自己都打败了,那自己还是一辈子做土匪吧,

    “报,,。”一声低沉的喊叫,一个斥候飞快的來到了张燕的身边,“将军敌军的先锋已经进入了包围之中。”

    张燕点了点头,随即率领麾下的将领偷偷的潜了过去,张燕所选的地点可沒有张飞那般便利,他选择偷袭的地方是通往黎阳城的官道之上,官道的一侧是茂密的丛林,而张燕的部队则隐藏在树林之中,

    此地地势平坦,除了这一方密实的树林之外便沒有其他的便利条件,不过,张燕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出了此地,自己还就真的找不到能够将自己三万大军都埋伏进去的地方了,

    虽然自己沒有地里,但是天时与任何应该都站在自己的一方,有这两点,自己便有取胜的信心,

    袁熙率军走在官道之上,与高干比,他显然并不是十分的相信袁尚,所以,他率兵显然是小心翼翼,尤其是出了幽州,进入袁尚的地盘,袁熙显然是更加的小心谨慎,

    不是袁熙多疑,实在是此事不得不防,袁谭为了袁绍的地位以冀州的地盘便可以与袁尚打的不可开交,那袁尚为了自己的地盘偷袭自己又有何难,杀了自己,谁能阻挡袁尚占据自己地盘,

    不过虽然袁熙担心,但是此战自己还真就沒法推辞,袁尚虽然是狼,但是曹军却是猛虎,要人命的猛虎,猛虎出击,单凭一个袁尚是挡不住的,

    袁熙沒什么野心,能够统领一州之地自己已经很满足了,凭借袁尚想要攻打自己显然十分困难,但是曹军则不同,他们要是占据了冀州,用不了多久便会攻打自己的幽州,到时候,自己一人可沒有能力抵挡曹军的兵锋,

    袁熙心情忐忑,尤其是当他走到树林的边缘的时候,他的心不由的揪了起來,不过他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袁尚集结了四万大军正与曹军对峙,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抽出兵力來对付自己,看來自己真的是太多心了,

    顺着官路走,用不了多久自己便能抵达黎阳与袁尚汇合了,对于能否战胜曹军,袁熙还是颇为担心的,毕竟曹军的能力有目共睹,而袁军那十万大军是否会是曹军的对手,

    就在袁熙惴惴不安的时候,一阵阵冲杀之声响起,随即,官道一边的丛林之中,大批身披袁军铠甲的将士冲了出來,对着幽州袁熙军队发动了攻击,

    袁熙显然有些一愣,但是当双方大军真的开始交战之中,袁熙的惊愕便转变成了愤怒,偷袭的敌军皆是披着袁军的盔甲,不用想也知道偷袭自己的是何人,

    “袁尚,我与你势不两立。”袁熙怒吼了一声,随即便抽出自己腰间的报道,而他身旁的亲卫急忙将袁熙保护了起來,

    身披袁军盔甲的敌军战斗力十分的强悍,而且兵力显然与自己一方相差无几,看到这个画面,袁熙愣了,他很难想到,袁尚麾下居然有居然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这让袁熙又不禁怀疑起來,

    袁尚好不容易才抽调了四万大军去进攻黎阳,而黎阳城中则囤积了三万曹军,如果袁尚调集三万來攻击自己的话,他如何应对黎阳的曹军呢,

    自己都认识到曹军要比袁尚厉害,袁尚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肯定不会不分轻重的攻击,那既然不是袁尚,那敌军为何身披袁军的盔甲,不过想想也能猜出來,敌军的目标是自己,既然要偷袭自己,自然要瞒过自己的眼线,所以身披袁军盔甲并沒有什么,

    既然是敌人,袁熙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指挥大军对敌军展开攻击,但是效果显然有些沒有什么效果,敌军皆是精壮的汉子,他们的战斗力显然超乎袁熙的想像,

    渐渐的,袁熙的幽州军有些支撑不住了,敌军越战越勇,袁熙的将士则且战且退,看到这个情况,袁熙无奈的下了撤兵的命令,再打下去,失败的一定是自己,自己的大军显然不是敌军的对手,再站下去,自己定然会被敌军所擒杀,

    随着袁熙下令撤军,幽州将士蜂拥撤军,而张燕显然不会放过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对着敌军展开了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