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力挺汉献帝却丧命?身后暗藏太监生存秘密!

2018-01-12 22:13  阅读 163 次 评论 0 条

作者简介:立早闲人,泉州人,公共管理硕士,早年因追求名利而奔波劳累,在而立之年遭遇人生第一坎后淡泊明志,致力将自己的人生阅历转化成文字,写出人性之廉耻,告诫世人勿疯癫。

蹇硕虽满腔对汉灵帝一片愚忠,却无力完成汉灵帝的临终托孤;紧要关头依然看不清,识不透汉灵帝死后朝中内外的形势﹑潮流,一味愚昧地忠实执行汉灵帝的废长立幼的政策;最终被同伴一刀了结性命,落了个身首异处的可怜又可悲的下场。

蹇硕本是个宦官,本是个在皇宫里替皇室服务,负责宫廷杂事的奴仆。汉灵帝膝下二子刘辩刘协间的争储,甚至是刘辩刘协背后所倚仗的势力,即何家董家两大外戚互争最高权力都不关蹇硕什么事。然而蹇硕却主动卷入刘汉皇家争储的漩涡之中,先向病重的汉灵帝提议杀死大将军何进,一厢情愿认为只有成功杀死何进,就能确保汉灵帝最爱的刘协能够顺利登基为帝;后是隐瞒汉灵帝的死讯,假传汉灵帝的诏书,本想骗大将军何进入宫,杀死何进,扶持刘协当上皇帝。

《三国演义》原著里没有正面讲蹇硕卷入外戚之争,而是通过其手下军司马潘隐的口中叙述,即正踌躇间,潘隐至,言:“帝已崩。今赛硕与十常侍商议,秘不发丧,矫诏宣何国舅入宫,欲绝后患,册立皇子协为帝。”蹇硕在汉灵帝驾崩后,仍然谋求杀死何进,扶持刘协顺利登基。

表面上看,蹇硕信守汉灵帝的托孤承诺,堪称是忠君爱国的典范。实际上却非如此,蹇硕心中早就有自己的小九九——让刘协成为自己掌中的傀儡,以便自己可以继续权倾朝野,保住荣华富贵。

原因有三,即其一,宦官与皇帝的关系。

宦官只是依附在皇权之上而生存,充其量是皇帝的传声筒或是皇帝跟外戚争权的工具而已。再者,由于宦官是一种特殊的群体,无法繁衍后代,对皇权产生不了危害,最多就是专权乱政,总不至像外戚那样会想着推翻皇帝。蹇硕深知古往今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历史规律。而宦官只是服务于皇家的奴仆,即无治国理政的水平也无开疆拓土的能力,最终都是被新皇帝拿来收买人心的工具而已。老的宦官没了,大不了重新招新的宦官入宫。因此蹇硕才会不遗余力地坚定执行汉灵帝的临终决策,以期能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

其二,宦官与官员的关系。

在汉灵帝时期,发生第二次党锢之祸,宦官借汉灵帝的皇权害死了太多的党人。党人,原义是指同乡里的人,而后一般是指朋党,现在指政党成员。东汉时期的党人通常指士人,即朝廷官员。两次党锢之祸,将宦官和朝廷官员的关系搞得水火不容,不可调和,根本无法解开两者的死结,不是宦官死就是官员亡。蹇硕作为唯一掌握禁军兵权的中常侍,在党锢之中,充当宦官与官员之争最直面的打手。为此,官员对蹇硕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碎其骨。所以蹇硕只能始终如一抓住汉灵帝这一根救命稻草,一如既往扶持汉灵帝所属的后继者刘协,方能活命。

其三,也是最为重要,即何进的合作对象的选择。

刘辩初登大位,何进一旦掌权,其首要任务就是尽量收揽民心,相对那些一无是处,只会服侍人的宦官而言,本身就具有治国管民价值甚至还拥有私兵的党人,绝对更值得何进收揽。虽宦官与何家昔日深厚的交情,但相比较于满朝中各自都有各自价值的党人以及最高权力,何家与宦官曾经的感情根本不值钱。因此,何进一定会帮官员来对付宦官。那样的话,宦官就没有生存之路,只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蹇硕身处弱势,面对强势,表面上看依然信守汉灵帝的托孤之诺,实际上却是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荣华富贵。临了临了,却想奋力一博,以期能出现逆转。终了终了,不能如愿以偿,一切都是空幻想。

笔者按:不通时宜,指不明白当时的形势﹑潮流。蹇硕,一个久浸东汉官场的中常侍,在汉灵帝死后,以大将军何进为代表的外戚何家在朝中势力发生逆转之际,依然抱守住汉灵帝的托孤之诺。事与愿违,蹇硕以一人之力始终未能完成汉灵帝的临终遗愿,最后连自己都被曾经合作者郭胜一刀了结性命。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