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润安:北魏平城墓葬的“魏晋之变”

2018-03-14 19:30  阅读 159 次 评论 0 条

倪润安

对平城来说,北魏的陵墓和都城都不是很清楚。所以倪润安主要阐释的是平城墓葬的发展趋势。汉代的墓葬内容庞杂,体系和来源多样,到了唐代,墓葬变得规整、单一。在从汉到唐的演变过程中,实际上就是魏晋南北朝对墓葬制度进行了处理。西晋时期的洛阳完成了墓葬制度的一个改变,墓葬制度从所谓的厚葬变成薄葬。而北魏洛阳的很多墓葬特征和西晋洛阳非常相似。这种相似性是如何产生的?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平城。

西晋洛阳的晋制产生之后,一部分南迁,一部分留在了北方。到了北魏,统治者又做了两次选择。第一次选择建立一个所谓的曹魏的特征,吸收了边疆的做法。但是最后他们又不得不回到晋制。

倪润安认为,拓跋珪受慕容垂的影响,对魏地的历史和重要性有自己的理解。这个可能是拓跋珪后来想要以魏为都城的重要原因。而建立魏这个国号,必然要建立一套相应的制度。整个北魏前期共有两次努力。一是道武帝学习后燕。二是北魏统治者在统一北方的过程中又做了调整。

一、魏制的建立

第一次努力,史学研究将它总结为“天兴新制”。拓跋珪灭掉后燕之后,迅速地在天兴元年把后燕的制度全部学习并施行。但北魏入主中原的意图在燕亡后已由过去的针对后燕转向了针对东晋,欲继承曹魏而为中华之主,排斥东晋以致其所承继的西晋。然而天兴新制所吸收的后燕制度多是承自西晋,这与拓跋珪崇魏抑晋的意图不相符,所以很快被废除了。这是第一次建立魏制,实际上是模仿了后燕的制度。

模仿而来的后燕鲜卑旧俗是单薄的草原文化的特征,不能支撑北魏统一北方。太武帝在延和元年的时候意识必须要整合和改革,于是重新颁布诏书。倪润安称这次改革为“延和新政”,认为正是这次改革之后平城的墓葬产生了一个新的文化面貌。

整体来看,墓葬文化的因素比较庞杂,尤其是其中的壁画因素重点来源于东北地区和河西地区,也有些中原的少数因素。太武帝有意避免了陶俑等受“晋制”影响的关中地区,目的是整合出一套“曹魏”制度,但是实际上形成了自有特色的“北魏制”。

二、复归“晋制”

平城后期的墓葬形制恰是西晋洛阳墓葬演变到最后阶段的形制。北魏早期,墓主生平的记录可以附着在葬具或壁画上,同时也出现了专用的砖、石墓铭。到北魏中期则与西晋一样,集中到长方形砖志、碑形或长方形石志等专用墓志上。西晋洛阳墓葬没有壁画,但有俑群和模型明器;北魏中期平城墓葬就明显地抑制了墓室壁画,而恢复出完整的俑群组合。

三、平城墓葬的“魏晋之变”

为什么会从北魏自有特色的制度有些机械地去模仿西晋的制度?倪润安认为与南北方的正统争夺有关系。太武帝这套有别于“晋制”的文化体制,在正统争夺中的实效并不好。所以他宁可放弃比较丰富的内容,也要学习西晋。这一学习过程从文成帝时期应该就已经进行了,只不过到了孝文帝时期才形成了潮流。从此,北魏文化沿着既定的复归“晋制”的目标前进,在北魏晚期的洛阳地区更加快了转变的节奏。北魏平城墓葬文化也便由此经历了“魏晋之变”的二次循环。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