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与笼络:孙吴政权的建国之路

2017-07-26 10:40  阅读 914 次 评论 0 条

东汉末年纷乱的政局,很大程度上是黄巾起义所造就的。黄巾起义的爆发,除了东汉末年的暴政,和道教史自身的发展也不无关系。孱弱的东汉政府无法独自镇压如此大规模的起义,只能依靠地方上的望族,让他们自己组织乡曲武装来保护自己。当黄巾军被镇压下去后,各个地方的武装力量也得到了充分发展,并原封不动保存了下来。东汉两百年的大一统局面也终于在地方割据势力的林立中走向崩溃。

三国的历史就是由几个有实力的割据政权主导,将无序的社会秩序重新拉回有序轨道的过程。地处江东孙吴政权就是如此。他们是如何做到芟夷群雄、立足江东的呢?

老版三国演义电视剧中濮存昕饰孙策

孙策集团的淮泗地方属性

考察一个政权集团,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要素就是其地方属性,以及这种地方属性的转移。随后关于魏、蜀汉乃至隋唐的建国的文章都会对这一因素进行讨论。

孙坚是吴郡富春(今浙江杭州附近)人,本是土生土长的江东人士。但事实上,这个籍贯并没有让孙氏家族获得当地大族的认可。原因简析有二:

首先,孙坚军队的主力已不是江东籍士兵。自从孙坚招募江东子弟兵北去,奉袁术之命争夺中原二十多年后,江东部卒早已经零落殆尽。这期间孙坚只能就近补充兵力,这就导致江东兵的比例越来越低。孙氏部曲的乡土中心转移到了中原地区,不再具有江东特色。

淮泗地区是中原与江东的交界过渡地带

其次,孙坚所在的家族本非江东望族,在当地大族间不受重视。有零散记载称孙坚的祖父遭遇荒年,只能卖瓜为业。另孙权称帝之后,没有按惯例设祖宗七庙,仅仅为孙坚、孙策设立了祠庙;一方面这可能与孙权称帝后不“郊祀”一样,出于对孙吴政权正统性的不自信,另一方面更有可能是祖先无可称述,以此略去不表,遮掩隐情。孙坚“迹发孤微”(《三国志》陈寿评语),江东的望族们当然不予以接受。

孙策向袁术讨回孙坚余部、准备过江时,手下的将领多是江西人,多出于淮泗地区,不乏很多如张昭、张纮、程普等核心人物。尽管有的谋士或将领和孙坚一同出自江东,但经过多年的征战已经融入了淮泗集团,不能再视为江东人物了。而且孙策出自于“篡汉逆贼”袁术手下,此番对江东用兵,在相对偏僻隔绝的江东士大夫看来,无疑是对东汉法统的蔑视和挑战。

此时流寓江表的名士许靖再给曹操的信中,描述孙策平定江东的过程说:“正礼(当时的扬州牧刘繇)师退,术兵前进;会稽倾覆,景兴(会稽太守王朗,也就是后来的“王司徒”)失据。”(《三国志·蜀书·许靖传》),直接描述孙策为“术兵”。其出于对东汉法统的角度,对孙家的排斥抗拒也就不言而喻。

王朗王司徒

这种局面预示的就是,孙氏家族试图在江东地区建立一个稳固政权的过程注定很不轻松,充满曲折。这也是孙吴在江东地区建立统治最早、称帝却最晚的原因之一。

孙策与江东大族矛盾的爆发

原本孙策想要靠尊奉东汉的宗室刘繇,来博得江东望族的好感。可孙策进攻江北的庐江,杀死吴郡大族的陆康宗族近百余口,让整个江东感到震恐。驻在江南丹阳的刘繇也感到震惊,将孙家手下的部曲遣回了江北,设兵防备。孙策从此才过江作战,开始了对江东的征服。

《后出师表》言:“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策坐大,遂并江东。”刘繇和王朗都并非将才,在用兵作战上根本不是孙策的对手。事实上,刘繇和王朗作为外来者,只能作为东汉王朝的象征,本来就没有什么坚固的根基。孙策消除了代表东汉的武装抵抗,却无法获得当地大族的支持,这种或明或暗的冲突和抵抗,几乎延续了整个东吴时代。

孙氏诛戮江东英豪,在吴国的史书中并不彰显。有的说孙策“斗转千里,尽有江南之地,诛其名豪,威行邻国”(《三国志·吴书·吴主权传》注引《傅子》)。经过史家寻绎,找到了在孙策所诛的多个江东大族,如许贡、盛宪、周氏兄弟和王晟等。除了许贡本是中原人士,来吴郡做太守外,其余数姓江东本地望族都几乎不再见于其后的江东政权当中,其家湮没草莽,良足嗟叹。

这场整肃,一方面成为了曹操对江东发动战争的借口。江东士人和中原交流紧密,互通声气。江东的盛宪“有天下大名”,当时的中原大名鼎鼎的名士如孔融,都是其晚辈,以能与盛宪结交为荣,一直写信给曹操,希望能以汉帝的名义征盛宪入朝;因此他受到孙策深深忌恨,终为所害,除了家人罹难,连门生故吏都湮窜草野。因此,这些事件都给了曹操以征伐的口实。

另一方面长期困扰东吴的山越问题也与此不无关系。山越正如名字所显示,是流窜山间的越人;虽然名之为越,但又不仅仅限于越人。一方面,北迁的越人经过从西汉到东吴的浸染,已经很大程度上汉化,和汉人没有什么区别;另一方面,江东汉人回避孙策,往往一同流入山林,构成了乡野武装,长期进行游击战争。其中在州郡的大族英豪,本来就有自己的宗族武装,加上收留流民,和山越沟通消息相互配合,在南方丛林之间阻挠孙吴对土地和劳动力的占有。许贡门客流落之后,埋伏山林,击伤孙策致死,不得不说就是孙策残酷政策的直接后果。

孙权政权与江东大族的结合及其江东化

孙策征服江东之后面对着多重困局。除了江东大族的长期抵抗外,还有淮泗集团的内部团结问题。东汉末年政局多变,谁能保证孙家真能长久立足江东呢?其中,道士于吉来到吴会,正逢孙策在郡城门楼上集合宾客将领。

三分之二的诸将宾客都走下城楼,迎接于吉,置孙策于不顾。结果就是孙策不顾众人劝阻,怒杀于吉。这段颇有戏谑性的历史被《三国演义》演化为了孙策之死的直接原因。从中就可以看到孙策很大程度上并不被淮泗集团的部下所尊重。

影视中,在江东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宗教领袖于吉

因此北方稳定之后,曹操发布的征发流寓各地士人的诏令对南来的宾客有很强的震动。孙策几乎不放自己手下的北士应召,才得以保持住了淮泗集团没有瓦解。孙策临死之前对孙权说了这段著名的话:“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三国志·吴书·孙策传》)。这也可视为孙策对孙权提出的的政策转向要求。

相比之下,孙权更加注重选贤纳士。孙策去世后托命的张昭和周瑜,作为北士,共同营造了尊重贤能、优礼士人的政治环境。淮泗人士诸如鲁肃、诸葛瑾等后来在东吴发挥重要作用的将军谋士,本不亲附孙策,但在新的环境下都进入幕府,成为了孙权的得力干将。淮泗人能够在江东立足,有所依靠,才能保证淮泗集团内部的稳定。这是孙氏家族进入江东建立政权的政治基础,随后出于长远考虑,吸收江东人士进入政权、乃至最后彻底的江东化是孙吴的必然选择。

在开始的时候,孙权一方面需要江东士族来补充统治力量,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对这些大族有所防备;江东大族们一方面看到自己的前途只能依靠孙氏,在等待孙氏政权更有分量的政策,另一方面也不肯真正倾心辅佐,不肯相信孙吴政权。相比之下,会稽的魏、虞诸族要比之前盛、周家族好一些,但仍然在孙权的虚与委蛇中贬徙他乡。

孙权对江东士族的接纳也是有选择的。到了中期,吴会望族,比如陆氏、顾氏,命运就比会稽望族命运要好很多。

陆绩是吴郡大族陆康之子,出于身家仇恨,还对孙权有着比较抗拒的情绪;但到了陆绩之子陆逊,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陆逊不是吴郡望族陆氏嫡传,在侍奉孙氏政权的道路上更加隐忍。他从平定山越起家,逐渐发展自己的军事势力;直到主持夷陵之战时,仍然不被淮泗旧贵族所尊重接纳。但他在夷陵之战的巨大成功,奠定了自己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自此荆湘上游诸军事无不由陆家子弟把持,在军事上完成了江东化的进程。随后孙权称帝,第二任丞相顾雍上台,标志着政治上的江东化也几近完成。

孙吴政权和江东大族完成了和解。孙吴政权在大族的支持下的以稳固,而江东大族们在孙氏的包庇和纵容下,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各地盘踞,不可动摇。尽管出于长远考虑,孙氏政权不得不走江东化的路子。但这也导致了孙吴失去了逐鹿中原的机会,自甘于地处江南一隅,只能作为一个地方性的政权,成为中原王朝的前声和映像。

作者 简介

1、田余庆:《孙吴建国的道路——论孙吴政权的江东化》,《秦汉魏晋史探微》中华书局2004年版。

2、田余庆:《暨艳案及相关问题——再论孙吴政权的江东化》,《秦汉魏晋史探微》中华书局2004年版。

3、唐长孺:《孙吴建国及汉末江南的宗部与山越》,《魏晋南北朝史论丛》中华书局2011年版。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